正文卷 第1414章 阵前倒戈

    “完了,咱们这回耽误对面的事儿了!”老小一边往前跑一边叨咕。

    “那咋整?”跟他跑在一起的伪军就问。

    伪军队长处心积虑在日军与抗联之间维持着摇摆着以求保住自己这些人的小命。

    可是,他的弟弟老小却已经潜意识的把自己和抗联当成一伙的了。

    世上之人有千般。

    有人有信仰有觉悟,知道国家,知道没有国哪有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于是便成了东三省抗日的柱石,如雷鸣小队

    有人为了一己之私无所不用其极,便成了汉奸。

    有人既想活命又不想让侵略者奴役,便成了那名伪军队长那样的墙头草。

    有人最初抗日很坚决,可是后来却又怕死了,便成了叛徒。

    有人凭性情做事,不在乎私利甚至就是觉得死了也没什么,这就是所谓的性情中人。

    而这个老小无疑就是最后面的这种人。

    他看不惯日本人,所以他也想打日本人。

    他很听他大哥的话,可是他大哥不在身前的时候他便有他的性情。

    现在老小这样说,那就是觉得肯定是自己这些伪军已经成为了后面日军的人肉护盾了。

    “那你说咱们要是跑得再快点是不是对面就敢开枪了?”旁边又有伪军说道。

    老小听这么说稍稍侧了下头往后瞥了一眼,后面三十多名日军可就在他们身后十多米的地方跟着呢。

    “不是我说,你们就确定人家不会开枪打咱们吗?或者咱们再往前跑几步人家就把手雷扔出来了!”终于有伪军提出异议了

    “都听好了,把话往前传,我一跑大家就一起玩命的跑!”老小下命令了。

    伪军队长不可能自己带队冲锋,所以老小却是在冲上来的这些伪军的最后面呢。

    老小下完了这个命令后才怼了刚才提出异议的伪军:“净扯犊子!人家要打咱们早就打了!”

    伪军们依旧在往前跑,可是他们却已经在小声的传递老小的命令了。

    而此时那名伪军队长盯着前面战场的形势却也在紧张的思索了。

    在昨天的战斗里他们就给日军当了一天的炮灰了。

    可是那最终的结果却着实让日军来气!

    日军被打死了不少,甚至那个担任临时指挥员的军曹又被打死了,而伪军被打死的人却依旧是那三个!

    这都说战场上子弹是不长眼睛的,可事实却已经证明了,人家对面抗联打出来的子弹那就是长眼睛的!

    所以这回又一位顺延指挥的日军曹长便依旧让老小带着伪军们冲在前面,而伪军队长和一部份伪军却被留在了后面。

    此时那伪军队长也已经觉出不妙来了。

    自己的弟弟老小带人冲在前面给日军当人肉护盾,而自己带了点人却被日军留在了后面。

    那自己这些人被留在后面也就罢了。

    可是那名日军军曹却又带了部分日军在他的后面,这不就是摆明日军已经不信任他们了嘛!

    自己这些人倒是有点象被山林绺子给绑票了!

    此时的伪军队长毫不怀疑,如果这次进攻失利,老小带着那部分兄弟要是被对面抗联给灭了,那么下一拨就得自己带人去给日军当肉盾了。

    可是现在对面的抗联除了一开始示警时打了那么一枪外,现在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抗联那些人已经跑了吗?

    伪军队长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他比手下伪军知道的事情自然是多的,前面可是卧里屯,以抗联的作风哪能任由日军把那些老百姓都杀了。

    更何况先前他可是亲眼所见,日本人的那架飞机可是“掉”下去了。

    虽然说当时那架飞机掉下去的时候他带队还在远处,可他还是隐隐听到了枪声的。

    说那架飞机是开飞机的日本人打了个喷嚏就自己把飞机弄失事的他又怎么可能信?

    对面的抗联真的是那支雷鸣小队,雷鸣小队都这么厉害了吗?那枪法准的都能把日本人的飞机给打下去了吗?

    既然雷鸣小队都能把飞机打下去,那怎么可能对现在马上就冲上那个山丘的自己一方的人无动于衷?

    人家不是在准备手榴弹手雷在那憋大招儿呢吧?

    雷鸣小队要是撇手雷的话把自己的人给炸了,那自己一定要给老小他们报仇!

    可是雷鸣小队要是还只是攻击日本人的话,那自己和日本人原本没仇这回却也有仇了!

    要说伪军队长的脑袋瓜儿那真的不是一般的好使,就在他弟弟带人冲锋的这一路上,他却已经推演出了好多可能来。

    可是,不管出什么样的可能,但伪军队长那也是有原则的人。

    他的原则就是,自己和自家的老小不能死,自己的那帮子兄弟不能死!

    他才不管什么日本人中国人呢,他和他的兄弟手里有枪,谁让他们死,那他们就会举枪打回去,要死大家就一起死!

    伪军队长已经暗下决心了。

    于是他同样偷偷的瞥了眼身后的那些日军却是偷偷的跟自己身边的一名伪军耳语了几句,那名伪军便跑开了。

    后面的那名日军军曹当然能看到伪军动了,他已是有些怀疑这些伪军了。

    可当这名日军军曹看向伪军队长的时候,伪军队长却转过了头来看向他还伸手一指两翼。

    伪军队长的这个动作代表了什么意思日军当然也是明白的。

    于是那名伪军军曹便将手中的指挥刀猛的一落同时大喊了一声。

    刹那间,日军掩护前方进攻的枪声便停了下来。

    前方那些伪军已经快接近山丘了,掩护火力自然是需要停下来,否则,会误伤自己人的。

    而就在这掩护火力停下来的刹那,后面的日伪军就听到前方隐隐的发出一阵喊,冲在最前面的那些伪军已是向那个山丘发起最后的冲锋了!

    后面的日伪军距离那个山丘也有四五百米呢,他们自然听不清伪军们喊的是什么,他们隐隐的听到的是“杀啊”什么的。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此时那些突前的伪军中固然有人在喊杀,却也有一部分人用大不大不小的声音喊的却是:“抗联弟兄别开枪,我们和你们是一伙的!”

    前方的伪军离那个山丘越发的了近了,马上就要登顶了。

    而这时就在后面日伪军的紧密注视中,战斗终于发生了。

    他们所有人就看到从那山丘的后面突然便飞出一片细密的黑点来,那是手雷!

    抗联终于动手了啊!

    就在后面日伪军的感叹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手雷扔的好象有点远啊,感觉那落点怎么象是奔着后面的日军去的!

    而这时眼睛一直在紧盯着前方动向的那名伪军队长就觉得自己脑袋里是“嗡”的一声!

    在也不知是那几分或者几十分之一秒的空白的与震惊之后,伪军队长突然就大喝了一声:“动手!”

    然后他一转身,手中的盒子炮就向身后的日军指了过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