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1148章没完没了的挖坑公司(3更)

    吉安娜如今的态度也不难理解。

    夜魔约翰不光放过了她,还帮她除掉了桑提诺,得到了家主之位,她当然不愿意承认那份委托。

    而互助会才派出名号杀手,插手进这场克莫拉家主争夺战,夜魔约翰就立刻上门,击杀包括斯隆在内的十九名传奇杀手。

    这情况,白痴都能看出夜魔和吉安娜是同盟。

    同样,吉安娜除非是个白痴,才会让高台桌对付夜魔约翰。

    她才当上十二主脑,位置也没那么稳。

    但只要有夜魔这个盟友在,她就有了一张“要命”的王牌。

    这次谁开口赞同绝罚和悬赏,那吉安娜想必很乐意把这人的名字转告夜魔。

    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十二主脑,也不太想去招惹现在的夜魔。

    这家伙莫名其妙退休了四年,再次出手后居然变得恐怖如斯。

    相比之下,互助会和塔拉索夫最近死得人够多,空出了很多地盘,大家完全可以从中分一杯羹。

    这事风险极小,收益较大,比对付夜魔那个臭又硬的独狼划算得多。

    最后在吉安娜的努力下,高台桌十二主脑只能暂且搁置了对夜魔约翰的处罚。

    路克知道这个结果时,只能深表遗憾。

    但他又不能冲着吉安娜大吼“你辣么积极干嘛”,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高台桌这个副本暂时搁置也好。

    这么大一个暗面势力也不可能消失。

    等他刷完了哨兵特勤处,回头再来慢慢来薅高台桌的羊毛。

    到时候,该他的经验积分还是跑不掉。

    沉迷手工课了好几天,这天吃晚餐时赛琳娜突然说起了近在咫尺的一件事:“喂,隔壁那个挖坑的房地产公司,你真不去看看?”

    路克愣了愣,吃惊道:“挖坑?等等,他们还在挖?”

    赛琳娜无语地瞪着他片刻,摇头叹息:“虽然我们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但其他居民早就受不了了,隔三差五就听见他们那里的机器嗡嗡嗡,几个小时不停,就像是在开矿山一样。早上上班,凯伦还专门叫住我,让我把这情况给你说一声。”

    路克尴尬地挠头。

    这事他还真给忘了。

    在福吉说过那家莫名其妙的房地产公司搬迁住户,偷偷摸摸搞工程后的几天,他就飞了架微型无人机摸地去看了一次,发现对方是在楼底下挖坑。

    无论这家房地产公司的目的是什么,绝不可能是他们明面上说的那个改造旧楼下水道。

    因为那栋楼的价值,根本不用不上一个直径十米的下水道工程。

    对方为什么挖坑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转告福吉这事后,纽约房屋管理处和市政局的人都来过,最后就没了动静。

    显然,对方的势力轻易就拦下了官方的行动。

    让这些部门知法犯法不容易,但让他们降低办事效率,拖延几个月再来干涉那个挖坑工程却很简单。

    路克这里也没什么证据,说人家挖坑制造违禁药品好像也太离谱,也就暂时将这事挂了起来。

    现在听赛琳娜这一说,他才想起这事。

    摩挲着下巴,他看着赛琳娜:“要不,今晚我们去看看?”

    赛琳娜:“好。”

    最近路克都都很少带她去看“夜景”了,她一个人揍起那些混混有点没劲。

    她觉得,主要因素是自己没某人那种骚气,打小怪只会简单粗暴地咔嚓咔嚓,为医院送去一片骨伤科患者就算完事。

    而路克带着她,却总能从这些小行动中寻找新乐趣。

    比如几句话,几个动作,就把某些小混混直接吓得大小齐齐失禁,充满了黑色幽默的味道。

    一开始,她对于这种恶趣味是拒绝的。

    但等看过路克逼着那些失禁的混混叉着双腿,手拿违禁药品,直奔巡逻警车自首后,她就爱上了这种感觉。

    难闻?不存在的。

    新的战甲战服能完全屏蔽气味,而那些排泄物基本都在小混混们的裤裆里,最多看见一点水渍。

    夹shi狂奔的滋味,也只有那些满脸纠结与痛苦的小混混自己才知道了。

    两人说好,也没急着出门,而是各自先去完成日常的训练和工作。

    到了九点钟,两人一狗才穿上隐身战服,离开家门。

    这边距离他们克林顿区的家太近,路克两人不得不在地下通道里走出去一段,再绕回来。

    那栋公寓楼的住户基本已经搬走,绝大部分房间都没了灯光,整体黑洞洞的感觉像个鬼楼,倒是方便了两人一狗的秘密潜入。

    熟门熟路地摸到那个地下大坑处,路克往下瞅了一眼,有点惊讶,在内部通讯频道里说到:“这都挖了……起码二十米深了吧?”

    赛琳娜:“有了。前几天我来过,还没挖到这深度,底部也没有那块塑料篷布。”

    路克:“下去看看。”

    那个塑料篷布并不是单纯的一块,而是把大坑底部的某处全部遮蔽了起来。

    单从大坑上看不见篷布内的任何东西,只能见到灯光投影到篷布上的一些影子,有些是静止的杂物,有些却是移动的人影和机械。

    进入这里,不光能听见附近居民抱怨不已的嗡嗡机器声,还有另一种更难听的吱吱呀呀声,似乎是金属在石头上用力摩擦的动静。

    两人摸进去后,就见一台类似盾构机的玩意儿在工作,只不过体积偏小。

    路克愕然:“他们怎么把这玩意儿弄进来的?”

    赛琳娜也很吃惊。

    哪怕是小型盾构机,想无声无息弄进了人多眼杂的克林顿区也很难。

    但这家房地产公司就做到了。

    两人进入篷布内部后,只是躲在角落,没有靠前,就看着那盾构机钻着一扇石门。

    看了片刻,赛琳娜忍不住问到:“这门也不算太大吧,为什么不从旁边挖过去?”

    路克微微摇头:“这石门只是露出来的一面,你把它想像成一个石头箱子就好。”

    赛琳娜哦了一声,又发出了第二个疑问:“这石门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那机器弄了这么久,上面连条划痕都没出现?”

    路克:“肯定不对劲。按照那些居民的说法,这种嗡嗡的机器运行声有几天了,但这个石门却完好无损。它不是单纯的坚固,应该有其它原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