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在逃的错觉

    “一群靠不住的蠢货!”

    金翅大鹏雕在心里暗骂一句,这些家伙,就连当年狮驼岭的小妖都比他们要来得靠谱。

    不就是一个唐玄奘?

    再加上一个猪八戒还有假的孙悟空,他金翅大鹏雕难道还真的会怕了不成?

    如果是真正的孙悟空和唐玄奘出现,金翅大鹏雕才会忌惮。

    没错,就是这样。

    单纯一个唐玄奘怕个屁!至于猪八戒更不用放在眼里,二哥白象都可以对付那头猪。

    “你们不肯动手,又不肯自裁。”唐洛看着天空的妖魔鬼怪,“让贫僧很为难啊。”

    “此事,乃是此妖主导。”一和尚沉声说道,“我等只是适逢其会,帮大圣去除魔性,还请圣僧明鉴。”

    卖了,卖了!

    金翅大鹏雕和白象同时看向那和尚。

    “……哈哈哈!”唐洛笑了起来,“贫僧觉得你说得对。无天,去,帮这位大师也去一去魔性。”

    “是,师公!”

    孙无天一跃而起,一棍子砸了过去。

    那和尚双目一凝,双手在面前合十,勉强夹住孙无天的棍子,身子骤然下坠到山峰上。

    “大师你不行啊!居然拒绝当头棒喝,心中无佛有魔。”

    孙无天大笑着,手中的棍子一震,震开那和尚的双手,一棍落在他的脑袋上。

    成功棒喝。

    那和尚倒下,顿时心中无佛也无魔,唐洛打开生死簿副册,收取其魂魄。

    “生死簿……”金翅大鹏雕双眼眯起,眼神锐利。

    这和尚居然玩起了法宝流?他又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生死簿的?

    “三弟?”白象看向金翅大鹏雕。

    “动手……”金翅大鹏雕目露凶光,轻声低语,话音还在缭绕,身子却已经消失不见,无声无息间出现在唐洛身侧。

    已经手握一把三叉长柄武器刺向唐洛。

    呼啸的破空声在他刺出的瞬间才传来,周围的空气被排开,形成白色的波纹扩散出去。

    所过之处,如同无坚不摧的利刃切割而过,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裂痕。

    金翅大鹏雕所用武器,名为鎏金镗,形似叉而重大,中有利刃枪尖,称为“正锋”,两面出锋,侧分出两股,弯曲向上成月牙形。

    乃是金翅大鹏雕本身的利爪幻化而成,实则为本体的一部分。

    人形状态下,多以鎏金镗或方天戟的形态出现。

    化作武器,坚固锐利,撕天裂地!

    唐洛瞬间转身,手中玄变形成长枪,架在身前,刚好卡在鎏金镗两刃之间,让其不得寸进。

    “唐玄奘!你当真要跟我你死我活?”两人角力,狂暴的力量涌向四周,冲击得那群妖魔鬼怪站立不稳,趁机四散而逃。

    “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唐洛手中玄变之枪一甩,格开鎏金镗。

    抬手一刺,寒芒迸发,枪头出现在金翅大鹏雕眼前。

    金翅大鹏雕脸色狰狞,嘴巴突然向前凸起,形成一张鸟嘴,大鹏雕的喙,狠狠啄在枪头上。

    玄变之枪崩碎,金翅则是大鹏雕倒飞出去,撞在背后的山峰中。

    伴随着轰鸣巨响,山峰瞬间倒塌,金翅大鹏雕原本的住处,比大雄宝殿所在山峰还要金箍的地方,一下子变成了一堆废墟。

    “大雷音寺”的和尚们,一个个脸色惊恐,仿若天灾降临。

    不,对他们来说,真正的情况就是天灾降临。

    山峰废墟中,金翅大鹏雕缓缓站起,他的脑袋已经变成了一个鹰头,长在上面的喙看上去有几分歪,鲜血缓缓流出。

    看上去只是一些,但落到半空中,到地上的时候几乎已经形成一条血色的溪流。

    足见受伤不轻。

    “二哥!”金翅大鹏雕厉喝。

    白象心领神会,立刻念起了紧箍咒。

    紧箍咒依然是架在孙无天脖子上的利刃,随时都可以要了他的性命。

    剧烈的疼痛,还有虚弱感再次爆发,孙无天用最后的力气大声喊道:“师公不用管我!杀了他们为我报仇!告诉大王,我孙无天没有给他丢脸!”

    “说什么遗言呢……”唐洛无语道,对金翅大鹏雕伸手。

    金翅大鹏雕背后长出一对羽翼,速度骤增,躲过唐洛的一抓,在半空中飞舞。

    不同于刚才一闪而过的金光,整片天空重重叠叠尽是他的身影,连白象都被他遮掩住。

    找不到在什么地方。

    “唐玄奘,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金翅大鹏雕厉声道。

    唐洛抬头看去,突然抬手,玄变化剑,施展千手不能放。

    剑影交织,不是成网,而是形成一片剑刃的海洋,向着天空中无数的金翅大鹏雕覆盖而去!

    任你速度再快,不留任何一点空隙,又能躲到什么地方?

    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地图炮。

    “唐玄奘!”金翅大鹏雕惊怒不定,这妖僧居然连孙悟空猴子猴孙的性命都不顾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瞬间,金翅大鹏雕看到了在紧箍咒下的孙无天,非但没有倒下,反而已经重新站起来。

    头顶的功德玉莲悬浮着,散发着温暖的光笼罩孙无天。

    功德玉莲在给他开光疗伤,足以抵消紧箍咒带来的伤害!

    “一点功德之力罢了。”唐洛语气平淡,“贫僧消耗得起。”

    剑刃海洋不断攀升,追逐着金翅大鹏雕。

    一道残影中,猛地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白象,他停止念动紧箍咒,发出长鸣之声,两条粗壮的象腿抬起,往下狠狠一落!

    剑刃的海洋撞上两根“定海神针”。

    顿时风平浪静,没等白象露出笑容,就觉得阵阵钻心剧痛从前肢袭来。

    天空中出现了两道血色瀑布,洪流冲向整座灵山。

    更远处,虚空中黑色的电弧浮现,缭绕成网,困住想要逃离的妖魔鬼怪们。

    猪八戒已经布下天河大阵,防止这些家伙逃走。

    不肯自裁就想要跑?这是不把师父的话当回事啊。

    “小猴子,小猪,解决他们。”猪八戒说道。

    “好!”

    孙无天一跃而起,有功德玉莲开光疗伤,他丝毫不用担心紧箍咒的问题。

    而等到这些会紧箍咒的家伙都死了,也就没有什么紧箍咒了。

    “佛法无边。”唐洛顺势给孙无天还有一块跟上的猪悟能加了一层状态,让他们杀起来更加狂暴。

    至于那条白龙,偷偷摸摸已经准备开溜了。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去管他。

    对白龙来说,如同天谴之灾的金翅大鹏雕站在白象宽阔的背上。

    显出原形的白象,像是一座小山,只是两只如擎天巨柱一般的前肢,已经是千疮百孔,连里面的骨头都被刺穿。

    动弹一下,都会彻底化作碎块,从身躯脱离。

    “怎么会……”金翅大鹏雕目光如刀。

    没可能!

    当年的唐玄奘绝对没有这么强。

    虽然没有跟唐洛交过手,可唐洛和他的大哥打过,金翅大鹏雕管中窥豹也能判断出他的实力。

    如今的金翅大鹏雕实力胜过当初。

    而唐玄奘出场那股气息,尽管令人有些心惊,可金翅大鹏雕还是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一丝不稳。

    妖僧受伤未愈。

    此消彼长,他金翅大鹏雕肯定还要胜过唐玄奘才对!

    可现在,仅仅一招,这妖僧就重创白象,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二哥,弃了。”金翅大鹏雕咬着“牙”道。

    白象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两条前肢崩断,伤口紧缩起来,没有让鲜血继续流淌。

    看向唐洛的眼神,已经快要被惊恐占据。

    “你这些年看来过得不错,养尊处优,连以前的痛都忘记了。”唐洛看着白象说道,伸手一抓。

    涅琉璃大手印。

    巨大的掌影浮现,抓向白象。

    “冲!”金翅大鹏雕站在象头,手中的鎏金镗前伸。

    白象双眼的惊恐情绪化作狂暴,低下脑袋,象首还有还完好的象牙对准大手印,冲撞了过去。

    比本体还要庞大的白象虚影在背后出现,一只金翅大鹏雕在象首展开羽翼,跟着白象一同冲锋。

    大手印和两妖虚影对撞。

    同时消散,唐洛脚下的山峰轰然破碎,整座灵山还在震动,地龙翻滚。

    雷音寺的建筑不断倒塌,传来那些修为不高和尚的惨叫。

    唐洛脚下生莲,追向倒飞出去的两妖。

    白象在半空中不断翻滚着,原本的伤口再度崩裂,染红天际。

    他那颗还保持完好的象牙,现在也已经碎裂,一些碎块镶嵌进象首中。

    金翅大鹏雕却是已经消失不见。

    他的速度太快,在跟大手印对撞的刹那,就借助其力量远遁。

    猪八戒的大阵还困不住这只大鹏鸟。

    意识到妖僧唐玄奘无法力敌后,金翅大鹏雕依仗自己的速度,果断抛弃白象。

    白象在半空中稳住勉强稳住身子,晃着硕大的脑袋,依然觉得天旋地转。

    接着,一只手按在他的脑袋上,稳住晃动的脑袋,也禁锢住了他的身躯。

    “我是普贤菩萨的坐骑!”白象求饶道。

    “嗯,我知道。”唐洛点点头。

    就在这个瞬间,断裂的象鼻一卷,看似轻柔甚至无声的动作,乃是白象最强的杀招。

    轻轻一卷,任你钢筋铁骨,铁背铜身,也要魂亡魄丧!

    狮驼岭之战,猪八戒就被白象象鼻卷中,以他之能也差点吃不消。

    单打独斗之下,还未必会是这白象对手。

    后来和沙悟净联手才杀得此妖节节败退,狮驼岭三妖的实力,在众妖中,绝对不容小觑,可算前列。

    残缺象鼻威力非但没有弱于当初,再加上白象乃是拼死一击,威力无穷。

    唐洛却连看都不看一眼,按在白象脑袋上的手掌,五指猛然收拢。

    迸裂!

    庞大的白象刹那间崩碎,形成漫天血雨,一点象鼻残骸轻轻触碰唐洛的锦斓袈裟,坠落下去。

    再厉害的攻击,打不到也就没有了作用,连闪避和抵挡都不需要。

    哪怕防御力并不强的锦斓袈裟,就足以抵消一点“惯性余波”了。

    一道清风飞掠过大地,速度快到了极致。

    “二哥,等我找到机会,就为你报仇。”

    无形的清风之中,是一只微型金翅大鹏雕。

    他的右爪蜷缩成一团,略微颤抖着,这是刚才对撞之时受的伤。

    抛弃白象的瞬间,就意味着白象的死亡。

    金翅大鹏雕可不觉得那妖僧会放过他,什么菩萨坐骑,在那妖僧眼中绝对算不上什么身份。

    要是还在山海界或许可以,如今此方世界,哪来的菩萨?

    妖僧唐玄奘要是能被一个名头吓退,那他也就不会被弥勒叫做妖僧了。

    就算这个名头是“如来”,结果也未必会改变。

    金翅大鹏雕留下白象“断后”才是明智之举。

    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说小是因为以金翅大鹏雕的速度,还是可以在这些年不断探寻,探索个七七八八。

    说大是因为,还是有些隐秘之地,可以让金翅大鹏雕用来躲藏。

    不会被唐玄奘寻找到,等到复仇的那一天。

    而复仇,可以从孙无天、猪八戒那些人开始,他对付不了唐玄奘,还杀不了他们吗?

    金翅大鹏雕很清楚,那真的猪八戒并不比当年强。

    至于那个冒牌孙悟空,更是一个笑话,当年觉得“孙悟空”他虚弱,并不是因为真的虚弱。

    而是那该死的小猴子本身就是这个实力,以至于他们出现了误判。

    也就打不死方面有点像是孙悟空,早知道如此,就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了。

    孙悟空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厌恶的情绪,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阴影,他们才如此小心,生怕释放出猴子潜在的凶性。

    没想到却不是本尊,只可惜没有后悔药吃。

    金翅大鹏雕如今能做的,就是复仇。

    突然,金翅大鹏雕疾驰的速度骤然减慢,在一个呼吸间化为静止。

    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白发红衣的身影,正看着他。

    没有半分犹豫,也不知道唐玄奘是怎么追上来了,金翅大鹏雕掉头就“走”。

    这次不需要隐藏,速度比刚才还要快,几乎化作一团“虚无”。

    连视线都无法捕捉到,跟别说追上了。

    然而,下一息,唐洛再度出现在金翅大鹏雕面前。

    再换方向,再逃!

    又是必经之路上白发血衣的身影,就好像他原本就在那里一样。

    这次,金翅大鹏雕停下来了:“你是怎么追上我的?”

    速度,他最引以为傲的速度,便是孙悟空都无法追上他。

    唐玄奘强则强已矣,却绝对不可能追上他,更别说赶超了。

    “你是什么时候产生了,自己在逃的错觉?”唐洛轻声道。

    金翅大鹏雕悚然而惊,觉得如惊雷炸响,此话就结束在耳边。

    两者之间上百米的距离,被唐洛一步跨越。

    这其实很正常。

    可是,明明金翅大鹏雕是在退的,问话后便以绝对的高速退后!

    对方却如影随形而至,彼此间的距离,只在十米。

    等到这句话说完,唐洛已经在金翅大鹏雕身边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