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敖玉烈的空前危机!

    花了一点时间,和这几个人进行一番深度交流,唐洛他们以理服人,让这五个人相信自己不是什么二五仔,而是救世主。

    同时把一些情况一一介绍。

    在这些人的说法中,大幽皇朝存在过,不过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如今——应该是天灾降临前,凡人皇朝不是大幽,天下有不少凡人国度,彼此对立竞争,偶有摩擦。

    而仙凡的界限也相对分明。

    各大门派很少插手凡人国度的纷争。

    天灾降临的时间是在五十年前,根据这些人的说法。

    五十年前,修炼界还在鼎盛时期。

    不仅有元婴修士活跃,更有化神修士成为修炼界巨头,连炼虚之境也“触手可及”,不再是纯粹的传说。

    直到那一场黑色的雨落下。

    一场黑色的雨,几乎覆盖目光所及之处所有范围。

    这场雨下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万物凋零。

    黑雨之后则是妖兽狂潮,不知为何,在万物凋零,凡人乃至植物大量死去的情况下,野兽、妖兽们数量减少不多。

    同时发生了古怪的变异,数量暴增,开始席卷天下。

    大量的妖兽出现,吞噬着眼前所有的一切,像是一群饥饿的饕餮,过境的蝗虫。

    天下修士门派无一不遭到攻击。

    在和妖兽们的战斗中,修士们损失惨重,长达十多年的战争,修仙门派大量分崩离析,十不存一。

    同时,黑雨依然会时不时出现。从原本的万物凋零变得更进一步,还带着剧烈的腐蚀剧毒效果。

    就连修士们都无法承受。

    一般练气修士,在黑雨范围内,如果是暴露状态,不出半个时辰就会受到影响,甚至生病。

    是的,就是生病。

    长达一个月时间的黑雨之后再下的黑雨,还会让修士们生病,变得虚弱乃至死亡,更严重的是,不止是淋雨后才会这样。

    黑雨的毒,会在修士之间相互传染,造成更大影响。

    当修士们注意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黑雨之毒已经感染了很多人。

    如瘟疫一般蔓延开来,再度重创修炼界。

    在黑雨灾毒,妖兽狂潮,不断削弱修炼界实力后,真正的灭顶之灾降临,有“灭世天魔”从天而降,带着诡异的大军,以强大的实力,铁蹄踏遍世间。

    饥荒天魔、瘟疫天魔还有死亡天魔。

    几乎将此方世界文明覆灭……不对,不仅仅是文明,是要把整个世界归于死寂之中,变成一方死地。

    唐洛回想起自己找哪吒的时候路过的世界。

    仔细回忆一下,似乎的确有那么一两个死寂的世界,并非“自然形成”,人为的痕迹有点明显。

    至于猪八戒,则是想到了他们经历过的一次任务。

    那次任务,其实主要目的是为了“拯救大师兄孙悟空”。

    神魔游戏的任务是顺便附带完成的。

    但那次也是“域外天魔”降临,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其形式,是战争!

    “那什么,是不是末日、天启四骑士?”猪八戒在灰雾之间说道,“战争、死亡、饥荒、瘟疫。师父,你还记得刚刚从黑茧出来,就被大师兄一棍子打死的家伙吗?”

    “想起来了。”唐洛说道,“那个家伙就是战争?现在在这个世界灭世的就是另外三个。这也算神灵?”

    “咳。”敖玉烈轻轻咳嗽一声,“师父,不要以你的眼光来看啊。”

    都足以灭世了,称呼“神灵”并不为过。

    “天启四骑士,他们会是超脱者吗?”猪八戒猜测道。

    现在确定能够穿梭世界的,一是天庭的人,二是超脱者。

    天启四骑士,画风明显不对,估计不属于天庭,多半是超脱者。

    当然,也有可能是有着类似于天庭一样的庞大势力,天气四骑士是那庞大势力中的一员,和秦广王这些一样,被赋予了穿梭世界之能。

    又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

    既是超脱者,又属于某个强大势力,类似气运主宰者。

    “那么,这些灭世天魔又在什么地方呢?”唐洛看着几个修士问道。

    几个修士俱是摇头。

    包括那位假丹修士也表示不知道,灭世天魔并没有占据什么根据地,他们的出现只是为了毁灭此方世界。

    会带着他们的灭世军团出现在任何需要他们出现的角落,覆灭残存的修士。

    总部?这种地方就算有,也不是区区一个假丹修士知晓的。

    说不定现存,勉强能够抵挡灭世天魔一二的大佬们知道。

    对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灭世天魔不是不可交流的存在,因为出现了一些二五仔。

    证明他们是智慧个体。

    “为什么我们上次遇到的战争看上去跟没有感情的‘战争机器’似的?”敖玉烈有些疑惑。

    “那不是还来不及开口交流就被大师兄打死了嘛。”猪八戒说道,“估计别人临死前想求饶呢,大师兄没给机会。”

    这就很尴尬。

    所以这次倒是可以给剩下的三位骑士说句话的机会,证明他们不是莫得感情的灭世机器。

    很快就确立了目标,剩下的就如同猪八戒所说的那样,找到目标,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简单轻松很擅长。

    “在什么情况下,会引来那些灭世军团?”唐洛看着五个修士问道,“相信我,贫僧是来消灭灭世天魔,拯救世界的。”

    为了表达自己的建立立场,唐洛向天一拳,轰散头顶的黑云。

    结束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黑雨。

    几个修士一阵沉默,这位自称是“玄奘”的佛修从哪里冒出来的?是不是二五仔两说,这份实力的确让人心惊胆战。

    而怎么样引来灭世军团,他们还真不清楚。

    前面几十年还可以说是对抗期,最近的这十年,修士方面已经彻底被击败。大量功法失踪,传承断绝,修士们分散各处苟延残喘,根本无法真正有效的反击。

    躲藏灭世天魔,活下去,几乎成为了全部。

    主动寻找灭世天魔,怎么可能?

    要怎么躲灭世天魔,?实和一般的躲猫猫区别不大,安静、低调,往地下、山腹之类的地方躲藏。

    没事能不出去就不出去。

    而寻找灭世天魔,只要反其道而行就可以了。

    吵闹、高调,没事就往高空、天空中飞。

    引来一群灭世军团干掉,在它们坟头蹦迪,很快就可以引来下一批,让它们坟上长草,不用坟头草丈五估计就会来下一批。

    什么叫做引怪?这就叫做引怪,一需要几嗓子的事情。

    “为了让你们相信,贫僧是来拯救世界的。先杀点灭世天魔送你们一点见面礼。”唐洛遵从了这个世界的称呼。

    “小白龙,打声招呼。”唐洛说道。

    “师父,你不能嘲讽吗?”敖玉烈表示打招呼也是分各种方式的。

    其中又以唐洛的“嘲讽神通”最为有效,有招呼就有回应,不必担心对方不理这种尴尬的情况。

    “没个目标,不能嘲讽。”唐洛摇头。

    “好吧。”敖玉烈清了清嗓子,一阵龙吟之声响起。

    响彻云霄,传向四面八方。

    哮天犬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致,一跃而起,化作巨大的战斗形态,仰天长啸。

    真正的虎啸龙吟,声音重叠,都形成了音波。

    唐洛他们脚下原本就饱受黑雨璀璨的建筑废墟更是彻底坍塌,就连大地上的碎石都在不断震动,变得更为细碎。

    哮天犬加入,敖玉烈可不能输给她,选择提高音量。

    哮天犬不甘示弱,“狼啸”之声更进一步。

    敖玉烈岂能能忍哮天犬放肆,压他一头?龙吟中顿时带上了无尽的威严。

    天赋异禀,真龙之威,就不是单纯的声音可以压下的了。

    而哮天犬有“哮天”之名,区区龙威自然不会让她退缩。

    正欲敖玉烈好好比一比,从远处天边,也传来一阵咆哮之声。

    煞气冲天,席卷而来。

    而且,听这声音还有传来的威压,同样是一阵龙吟。

    不知道是出自真龙之口,还是什么特殊的神通法术,很快就有分晓。

    “呵,还敢学我的龙吟?”敖玉烈停下龙吟,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不屑一顾,快来领死,马上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带着一股肆意狂暴的气息,龙吟声越来越响亮。

    天空尽头出现了一条修长的龙躯,优雅中带着狰狞威严,只是,看上去居然和敖玉烈的真龙形态极为相似。

    不过上面多了不少伤痕,双目为赤红之色,有着敖玉烈所没有的煞气冷峻。

    除此之外,一对龙角锋利如剑,看上去不像是正常生长,而是修改过的。

    “哈,不仅学我的声音,还模仿我的‘人’?”敖玉烈俨然失笑,你这条二五仔小龙,路走窄了。

    靠近唐洛等人,那条白龙速度骤然加快,化作一道银白流光来敖玉烈面前。

    紧接着,光华一闪,一俊美英气的白衣女子出现,面貌和敖玉烈有七分相似,有着女性柔美的特征,眉宇间的英气又胜过敖玉烈。

    “魔尊?”白衣女子看着唐洛,颇为惊讶,“你……又找了一条龙?”

    那五个修士瞪大眼睛看向唐洛。

    你还说你不是灭世天魔?连魔尊的称呼都出来了!

    你就是三个灭世天魔背后的魔尊吧!

    危!

    霎时间,敖玉烈脑门浮现鲜红大字,师父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有龙了?!

    空前绝后大危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