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见面先吐一口血?

    既然已经活下来,那就要思考一些别的事情了。

    那二十多个神魔行走看向散落在地上的十多件装备,双眼放光,发了发了!

    技能他们没拿到,已经消失,可装备不会消失。

    看见那把金色的ak没有?就算自己不用,肯定也能卖出去,甚至还是大价钱。

    不可否认,神魔行走中绝对有这种喜欢金灿灿的家伙存在。

    低调?我低调你个二舅姥爷,一部分神魔行走在现实世界压抑得厉害,在任务世界可谓狂放,肆意妄为,不用说,这种神魔行走很多都活不长。

    他们也知道自己活不长,没有那么精打细算。

    一切以自己开心为主。

    二十多个神魔行走默不作声,不约而同朝着那些散落的装备走去,刚走了几步,发现大家都是一样的意图。

    立刻光明正大冲向那些装备,谁抢到就是就谁的。

    因为僧多粥少,很快就动起手来。

    同一阵营又不意味着不能相互攻击了,大家相互厮杀没有任何问题。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地上散落的装备足够引起这群神魔行走彼此间的斗争,好在这种斗争还不至于发展到相互要命的程度。

    大概十来分钟后,地上的十几件装备就有了各自的归属。

    这些原本没有怎么受伤的神魔行走,现在一个个都伤的不轻,没想到突袭“土著根据地”,没有造成太多损伤。反而是自己人打出了狗脑子才受了伤。

    不过还是值得的,一件装备的入账,用这些伤势去换,不亏。

    那些没有抢到装备却受伤不轻的神魔行走,自然是亏大了,但这个时候也是敢怒不敢言。

    万一被补刀怎么办?

    就在一群人得意,几个人失意不爽的时候。

    天空中有一道身影快速飞来,一群神魔行走立刻警惕,摆出戒备的姿势——这里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给他们躲藏。

    很快,天空中身影停住,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离开的猪八戒。

    “差点忘记了——咦,你们还没走啊。”猪八戒落下,看向这些神魔行走,“既然没走,很好。化缘,把你们身上所有的装备都交出来。”

    “……”

    “……”

    痛苦来得太突然,有人的受伤之躯承受不住,当场吐血晕了过去。

    师父不在乎,大手大脚惯了。

    老猪我这个当弟子的,肯定要精打细算,西行时候,就是队伍里面的管家,持家有道呢。

    这些装备可不能丢。

    大家是对立阵营,放过你们已经非常大度了,要装备作为买命钱,一点都不过分。

    那些神魔行走一个个都表示的确不过分,干脆利落地上交了买命钱。

    非但刚刚收获的装备交出去,自己还赔了。

    能够参与到这次任务的神魔行走,实力都不算弱,最差的也是二阶水平。

    基本上是人手一件装备。

    猪八戒收起装备,眼珠子转了转,又看了这些神魔行走一眼,才收起周扒皮的模样,转身离开。

    留下一群神魔行走差点吐血而亡。

    追上正在原地等他的唐洛等人,猪八戒说道:“师父,我帮你把玄变改造一下吧,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好啊。”唐洛点点头,取出玄变给猪八戒。

    猪八戒干脆地坐下,然后把那些装备全部都取出来,就这么散在敖玉烈宽阔的龙背上,拿着玄变比划来比划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哮天犬凑过来,用爪子播弄着其中一个类似于圆盘一样的装备。

    面前稍远一些,龙首位置的唐洛伸手一抓,那圆盘飞到他的手中,连装备信息都懒得看,就往前面丢了出去。

    哮天犬猛地跃起,追着那消失的圆盘飞去。

    敖玉烈身子往下沉了沉,提醒哮天犬:“给我小心点!”

    然后继续哼着“心爱的小摩托”的调子,飞得不紧不慢。

    好半天才见到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敖玉。

    “你们好慢啊。”看到唐洛他们终于出现,敖玉说道。

    “还行吧。舒适度第一,最重要,光快是没有用的。”敖玉烈说道。

    敖玉不理会这个娘了吧唧的家伙,看向唐洛:“魔尊,我们什么时候去打那些灭世天魔?”

    很怀念在唐洛手下一路砍杀的岁月,那叫一个酣畅淋漓,才是真正的龙生。

    “不着急。”唐洛说道,“你们现在大部队在什么地方,先去那里吧。“

    敖玉身为强大的灭魔之龙,肯定知晓此方世界反抗修士们的主力,至少是那些强大的修士在什么地方躲着。

    “知道了,我来带路。”

    一天后。

    唐洛他们出现在了一片光秃秃的崇山峻岭外,敖玉烈盯着看了一会,突然说道:“这不是我家嘛!”

    他曾经在这个世界呆了很长时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哮天犬还是邻居,只可惜,一个半残,一个残魂。谁也没发现对方。

    “这里我比你们熟。”敖玉烈看着敖玉说道。

    他在此方世界养伤(瞎混)的时间不短,还在妖界混出了一个“黑山老妖”的名头。

    但说白了,其实就是当一个足不出户的死宅,然后庇护一下那些美貌如花的妖精——可以不止是妖精,但必须貌美如花,单纯如花肯定不行。

    他玉龙公子就是这么一条肤浅的龙。

    龙生苦短,谈情太累,不如我们只看脸,大家各取所需。

    脚下的连绵山脉,尽管部分地形有了改变,地貌则是大改,敖玉烈还是认出了这是他老家。

    “我们在这里发现合适的居所……”敖玉回了一句,“原来是你住过的地方,难怪这么花里胡哨的。”

    “什么叫做花里胡哨的?你不是说合适吗?”敖玉烈觉得敖玉脑子有问题,大概里面长得都是肌肉。

    “就是因为花里胡哨才合适。”敖玉轻轻哼了一声,“跟个迷宫似的,还很坚固,不知道原主人多怕死。”

    “我这个叫慎重,慎重你懂吗?”敖玉烈不满道,“没有我留下来的府邸,你们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这条龙明明超强却过于慎重。

    嗯,没错,敖玉烈所在的时期,他在此方世界基本上是没有敌手的。

    但他却非常慎重地不断加固自己呆的地方。

    后来跟着唐洛离开,倒是便宜了后来人。

    这条母龙居然不知道感恩,生气!

    敖玉张了张嘴巴,没有说话,沉默就是最大的示弱。

    四舍五入就等于道歉了。

    “行了行了,我来带路。”敖玉烈摆摆手,不和没有脑子的小丫头片子计较,主动给唐洛他们带路。

    原本居于山谷中环境优雅无比的府邸,自然早就已经破损。

    似乎在敖玉烈离开后,这里还发生过战斗,后续天启骑士的灭世军团又肆虐了一波,只有一点点往昔的痕迹。

    敖玉烈的那些“遗产”,当然都已经没有了。

    他走后,那些被他庇护的小妖怪们就开始了内部斗争,同类相残。用同类相残其实不太正确。

    因为她们本就不是同类,敖玉烈“有教无类”。

    黑山老妖时期,他身边天天上演甄嬛传,不过他这个皇帝实力强,稳得住,也不需要担心被戴绿帽子。

    这种帽子,他敖玉烈这辈子只戴一次就够了。

    还有下次,那些敢给他戴帽子的人死定了,耶稣都留不住,他师父唐洛说的。

    “这里是入口之一……”

    “太显眼,所以我们做了手脚,进入之后只会来到一个死地,还会‘bong!’。”敖玉做了一个爆炸的手势。

    敖玉烈倒是没有嘀咕“你们把我的家都破坏了”之类的话,又找了新的入口。

    敖玉瞪大了眼睛,这个出入口,他们没有发现。

    要知道,发现这个地方并且入住已经快有一年时间了。

    那些修士们都以为自己里里外外已经彻底探明干净,没想到居然还有隐蔽的出入口和通道没发现。

    这已经不是狡兔三窟的程度了。

    “那个谁,你到底是有多怕死啊!”敖玉忍不住吐口而出。

    “什么叫怕死?都说了这个叫做慎重,跟你这种满脑子肌肉的野蛮龙说不清楚。”如果不是他敖玉烈这么慎重,说不定就等不到师父来了。

    “至少我身为一头龙,不会在地下打洞,那是胆小的老鼠该干的事情。”

    “没有我的洞,你这条肌肉龙,早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随着两人的斗嘴,大家一块深入到山体之中。

    不仅仅是敖玉烈当年打过洞,后面修士们也做了不少改变。

    山体内部就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地下迷宫,而且通道坚固又脆弱。

    说坚固是寻常手段根本难以造成损伤,至少也要金丹期修士全力施为才能够造成塌方之类的情况。

    而脆弱,是因为很多地方会有连锁反应,一旦破坏了某个点,另外不少地方同样会塌陷,原本四通八达的地下迷宫,百分之九十九的出入口都会被封死,变成一口地下棺材。

    和敌人来一手同归于尽。

    这就不是敖玉烈的手笔,而是这些修士们最后的手段。

    如果这个地方被发现,被天魔入侵,他们能走则走,走不了就一起死。

    目前在这里的修士数量,足有三千多。

    唐洛他们一路走来,遇见了不少,都会恭敬地和敖玉打招呼。

    足见这位“灭魔之龙”的威望。

    不客气地说,如果不是敖玉本身身份比较特殊,她完全可以成为修士反抗军的领军人物。

    现在的话,领军人物是一个化神修士,实力极强,最接近炼虚之人,炼虚有望说的就是这位。

    只可惜,随着灭世天魔降临,有望也变成了奢望。

    同时,此人也是修炼界传承已久的第一大派之人,绝对的德高望重。

    曾经的无涯派,后来合并后龙涯道门的太上大长老,青琅上仙!

    当敖玉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

    敖玉烈顿时“嘿嘿嘿”地笑了下来。

    他清楚得记得,这位就是被师父打出,不对,不是打,是玩……好像更不对了。

    总之,搞出心魔的“女菩萨”。

    这次不会见面又先吐一口血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