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我们直接来场大决战吧!

    “天龙尊者。”

    “天龙尊者。”

    一路靠近诸多强大修士所在的中心位置,路上遇见的修士也越多,纷纷恭敬地对敖玉行礼。

    敖玉风风火火,随意一点头就当回应了。

    那些修士对敖玉身后唐洛这些陌生人也没有什么表示,顶多就是多看了两眼,当做是新人。

    敖玉是所有“人”中,灭杀天魔最多的,也是发现其他“遗落修士”最多的,虽然以前有带回来二五仔的经历。

    但这三五年已经没有过这种情况了。

    天龙尊者敖玉自我领悟,掌握了一套辨别二五仔的办法。就是见到陌生修士直接钦定对方为二五仔,当场打一顿,看上区要把人活活打死的那种,很残忍的。

    没有二五仔可以抗住这套辨别方法,绝对会直接暴露。

    有那种心性大毅力之辈,也不会去当二五仔了。

    毫不客气地说,这主要根据地的六成修士,都被敖玉揍过。

    他们看见敖玉如此恭敬,也是有原因的。

    强者为尊嘛。

    很快,一群人就来到了地下迷宫根据地的最重要区域,也就是一个简单的地下空间房间,大概是一个足球场大小,高度在二十米。

    已经比较开阔了。

    刚刚进来,就有人走了过来。

    一身白衣,气息凌厉,年轻却不年轻,前者指她的容貌,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后者的不年轻,是指其气质。

    如果不是那凌厉的气息冲淡了沉稳的感觉,眉宇间甚至可以能够看到几分沧桑。

    “果然是她。”敖玉烈在心里暗道。

    青琅走过来,身后还亦步亦趋地跟着几个人。

    看到敖玉,青琅点点头,正欲说什么,脚步却突然停下,目光凝在唐洛身上。

    他!

    “阿弥陀佛。”唐洛微笑着喧了一声佛号,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女菩萨,多年未见,风采依旧。”

    “噗!”

    青琅嘴巴微张,面色一变,却是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

    “吐了!吐了!果然吐了!”敖玉烈好像中了十万大奖。

    不愧是师父,这才是最强的魂牵梦绕。

    “师父!”

    “师姐!”

    “上仙!”身后一群人大惊失色。

    青琅身子摇晃一下,重新站稳,擦去嘴角的鲜血:“没事,不过是旧伤复发,别这么大惊小怪。”

    “是你!”

    青琅身后一个中年男子指着唐洛大喊道。

    他认出来了这个白发男子是谁。当年的妖僧唐玄奘,这个家伙不是已经死了吗?没想到又跳出来了,真是阴魂不散。

    “你是谁?”唐洛觉得这人有点眼熟,但懒得去想。

    “我……”昊天差点一口吐出来,我是谁?我是当年被你的真龙坐骑一爪子拍翻在地的那个人。

    他肯定不能这么回答。

    “哦,师父,是以前被我一爪子按在地上的那个小东西,叫……昊天来者?你这个名字自己取得吧?”敖玉烈认出昊天,竖起大拇指。

    小家伙,你可真有志气。

    “怎么每次见面,你都受伤?难道你有百分百受伤体质?”唐洛看着青琅奇怪道。

    浑然忘记了自己才是那位一直受伤没有痊愈的伤员。

    青琅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唐洛。

    唐洛伸手,功德玉莲浮现出来,飞到青琅头顶,落下温暖的光辉。

    青琅闭上眼睛,静静感受着很多很多年没有再感受过的感觉,脑海中的画面不断闪烁。

    一时间,似乎回到了当初。

    那个时候,她不是如今的龙涯道门太上大长老,青琅上仙,还只是无涯派的天才大师姐,下山历练。

    一开始还算顺利,直到在一座小城,遇见了这个自称是大雷音寺斗战胜佛的妖僧唐玄奘。

    从此心魔渐生,纠缠一生。

    今日再见,顿时引动旧伤,吐血算是常规操作。

    被疗伤,也算是吧。

    过了一会儿,唐洛召回功德玉莲:“好了,帮你把身上的暗伤,积年损毁一并开光治疗,如果不是现在此方天地有问题,不出百年,炼虚必成。不用谢。”

    青琅重新睁开双眼,看了唐洛一会儿,口中轻叹一声,躬身道:“多谢大师出手。”

    “贫僧出家人,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基本操作。”唐洛笑了笑。

    得道高僧气质显露无疑。

    好久没有装……重新显露圣僧的一面,感觉相当不错的。

    “魔尊,原来你们认识?”敖玉转头看向唐洛奇怪道,“难道这个世界也有天庭、大雷音寺,被你灭了?”

    “啪嗒!”

    一声脆响,她飞到了旁边的岩壁上,整个人呈现“大”字陷入其中。

    唐洛悠然地收回手,继续拈花微笑,完全无视敖玉:“贫僧此次出山,是为了度化灭世天魔而来。”

    青琅看向趴在墙里不敢动的敖玉,收回目光,突然笑了起来:“大师还是没变呢。”

    “大师有意救世,再好不过,走吧,我们过去详谈。”

    唐洛和青琅过去详谈了。

    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敖玉把自己从墙壁里拔出来,飘了,差点忘记魔尊唐玄奘手撕神佛的本性。

    “小丫头,路走窄了啊。”敖玉烈走过来嘲笑道。

    “呵呵。”敖玉毫不示弱,“这是亲近的表现,你懂什么?你难道没被打过?”

    敖玉烈突然龙躯一震,被敖玉这么一提醒。

    他才想起来师父已经好久没有打过他了。

    难道,真的要失宠了?

    “这里有没有安静一点的地方。不要人打搅,我打算炼器。”猪八戒问道。

    “跟我来,你自己随意吧。”敖玉不是一个会招呼人的主,丢下敖玉烈,带着猪八戒找个安静的地方炼器去了。

    敖玉烈当然不会生怕,面对一群修士头来的目光,昂首挺胸:“你们住我家这么久,这个费用,是不是要算一下?给你们个八八折,随便来八十八吨天才地宝就行了。拯救世界的费用,后续另算。”

    我,敖玉烈,交际之王。

    另一边,特别隔离出来,安静干净的石室中,唐洛和青琅对坐。

    青琅正在向唐洛介绍天启骑士的情况。

    她是本方世界少数和天启骑士真正有过接触的,尽管接触的对象同样是对方的化身。

    也就是另外神魔行走所见“墨绿骑士”形象。

    死亡骑士的形象是红色,饥荒骑士是灰色,实话实说,挺普通的。

    “这么说,他们的真身躲在什么地方,你们也不知吗?”唐洛问道。

    青琅点点头,随即皱起眉头:“我感觉,他们似乎并不是单纯要毁掉所有的一切。”

    “哦?”唐洛看着青琅。

    青琅目光偏转了一下:“他们可能在寻找某些东西。”

    “某些东西,那会是什么?”

    “不知道,以灭世天魔的实力,如果真的铁了心要彻底毁灭此方世界,我们其实抵挡不了这么久。”青琅摇摇头。

    “让贫僧想想……”唐洛沉思片刻,“他们寻找之物,我倒是有点猜测,大概是‘源的具象之物’。”

    “具象之物,那是什么?”青琅问道。

    “就当做是某种比较特殊,层次更高一些力量的‘结晶’吧。”唐洛说道,“或许他们就在寻找这个。”

    源的具象之物,唐洛手上就有一个,那就是召唤之心。

    另外还有一些,不出意外也是源的具象之物,比如孙悟空、杨戬疗伤世界的那种特殊的结晶矿石。

    对修士短时间内还有一定的削弱作用。

    青琅摇摇头:“就算他们在寻找那个,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不管如何,他们要毁灭世界是肯定的。”唐洛说道。

    天启骑士的力量就来自于“毁灭”,他们掀起的战争、瘟疫、饥荒还有死亡都会增强他们的力量。

    “修士也绝对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只是未必有那么重要罢了。”

    “大师的意思是……”青琅询问道。

    “我们直接来场大决战吧。”唐洛伸手轻轻一敲,“你把所有修士都聚集起来。天启骑士肯定被吸引出现,再由贫僧将他们度化即可。”

    “大师有多少把握?”

    “十成,最糟糕的情况也只是让他们脱逃。”唐洛非常肯定。

    “好。”青琅二话不说,站起来立刻动员去了。

    可谓雷厉风行。

    说服其他修士聚集一起,来一场大决战,理论上来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毕竟双方实力摆在那里,贸然行动就是去送死。

    但敖玉和青琅两人,一是灭魔之龙,天龙尊者,消灭天魔的急先锋。

    二是青琅上仙,幸存修士的领袖,而且还是精神上的支柱,地位比终结者的康纳还要重要。

    两人共同发话,就算修士们觉得这样不行,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大不了,跟着两人一块赴死。

    就这样,花了三天时间,青琅她们一共聚集起了近万修士,剩下有一千多修士充当最后的火种。

    另外几百修士当真不看好此战结果,选择离开。

    近万修士聚集在一起,一起冲上天空,共同将压抑了几十年的愤怒、绝望、痛苦、悲伤化作汹涌的战意,彻彻底底地释放出来。

    狂暴的战意冲天而起,很快,天边就浮现天启军团的影子。

    像是潮水一般涌来。

    很好,修士们成功地引起了它们的注意。

    “佛法无边。”

    唐洛混在人堆中,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给一众修士上buff。

    佛法无边过后,他虚空画符,随手一甩。

    血光闪过,大量的铁甲符被他丢出,落在每个修士身上。

    剩下的血之符箓因为数量不够的关系,则是随便给了几个人。

    buff添加完毕,你们被强化了,快上!

    唐洛表现的就是一个完美的辅助,很容易成为敌人集火目标的那种。

    快,快来打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