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唐洛不死我们死

    墨绿色的云团靠近,那是属于瘟疫骑士的军团。

    一个个半透明,有些类似于水母一样的玩意,只为传播瘟疫、杀戮和毁灭而生。

    其实光从外表来看,这些瘟疫水母还挺好看的,就是要忽略那浮动之时诡异抽搐的触手。

    瘟疫骑士的军团,来最早最快。

    修士们被唐洛佛法无边加持,一个个热血沸腾,觉得能把天给掀翻。

    看到瘟疫水母,一众修士的仇恨燃烧,化作实质化的法术、神通,隔空袭向那团墨绿色的云朵。

    佛法无边是一种加强,可不会让人失了智,主动冲上去和瘟疫军团肉搏。

    除非本身就是那种脑子里面全都是肌肉,一点就炸的炮仗。

    雷霆、火焰、剑光、匹练、阴气、血煞。

    绚烂的法术洪流,轰击到墨绿云团上。

    很快,这些先出现的瘟疫水母就尽数死在近万修士的攻击之下。

    可它们死了,可怕的瘟疫之毒却没有消失,反而扩散出去,将半边天空污染得墨绿一片。

    几个修士捏起法决,催动法力,狂风呼啸着卷起那些墨绿瘟疫毒雾,吹向另一边。

    那里,属于灰色饥饿骑士的军团刚好出现。

    被绿色毒雾吹了个正着。

    饥饿军团是由一个个长相古怪的人形生物构成,他们通体灰色,有着人类的身躯,却没有五官。

    灰色的身躯上有着密密麻麻,一道道并不交织叠加,错乱无比的白色线条。

    其中以脑袋上的白色线条最为明显。

    一道白线从下巴向上延伸到头顶,再向下到后脑和脖子相连的位置。

    这些白线不是白线。

    而是……一张张闭合的嘴巴!

    狂风吹来瘟疫毒雾,饥荒人怪身上的嘴巴纷纷张开,露出里面两排牙齿,那两排牙齿和人的没有区别。

    看上极为整齐,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锋利,反而像是磨盘。

    不是把塞入口子的东西咬碎,而是要碾磨粉碎。

    张开的嘴巴上下不断地咬合摩擦着,传出“咯咯咯”的声音,那些被吹过来的瘟疫毒雾被饥荒人怪尽数吞噬。

    让那两排洁白的牙齿都染上了一层墨绿色。

    吃掉瘟疫之毒,对饥荒人怪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大量人怪如落雨一般从天空中落下。

    效果似乎比对修士还要好。

    也有可能是因为瘟疫之毒被饥荒人怪直接吃掉的关系。

    也只有饥荒人怪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因为它们的攻击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吃。

    不像是战争,有着海陆空地下全方面作战,各种奇奇怪怪的兵种。

    另外的三位骑士,他们的天启军团构成比较单一,进攻的方式也比较单一。

    饥荒人怪可以消化绝大多数东西,但它们消化不了瘟疫之毒。

    瘟疫之毒也可以污染“宿主”,让它们变成毒源,可无法透过饥荒人怪的身躯,只能在里面不断翻腾着。

    相互消磨,双双同归于尽。

    效果意外得很好,一群修士一看,赶紧加大力度,法术、神通的洪流不断轰击着瘟疫军团。

    然后把瘟疫之毒送给饥荒军团。

    饥荒军团就是一个黑洞,不管不顾吞噬着一切。

    它们连法术的攻击都能吞掉,连饱嗝都不会打一个,面对呼啸的狂风自然也会张开嘴巴。

    偏偏狂风中有毒,还是真的能把它们毒死的毒,这就很尴尬。

    不断出现的瘟疫、饥荒军团就这么硬生生被近万修士拦住步伐,不得寸进。

    脚下的大地上,饥荒人怪的尸体越来越多。

    修士们从来没有杀得这么爽过,一方面,以敌杀敌很爽,另一方面,佛法无边让他们不断涌现出力量,感觉自己可以一直这么杀下去。

    说实话,这些修士们出手真的没有太多保留。

    如果不是佛法无边的强化效果,法术、神通洪流肯定已经减弱了。

    而现在,他们越战越勇。

    眼看情势大好,另一边,死亡军团出现靠近。

    瘟疫军团是“毒之水母”,饥荒军团是饥荒人怪,而死亡军团,则是一只只凶兽。

    它们相貌形态不一,唯一相同的就是散发出来的死亡气息,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凶兽。

    一眼看过去,可以看到外形和地狱三头犬、芬里尔、多头蛇这些著名西方怪物比较接近的凶兽。

    也由狼人、仗着蝙蝠翅膀的人形怪物,还有石像鬼之类的。

    死亡军团由怪物构成。

    而它们的战斗方式是最为原始的厮杀,用爪子,用牙齿,用身上一切可以用来进攻的地方去战斗。

    近距离靠近死亡,制造死亡,感受死亡的“诞生”。

    “吼!”

    死亡军团的怪物发出咆哮。

    敖玉越众而出,化作龙人战斗形态,身上雷霆缭绕,像是穿上了一身雷霆铠甲,主动冲向死亡军团。

    恐怖的死亡气息冲击,死亡军团的凶兽被吸引,杀向敖玉。

    那旺盛、浓烈的生命力,对死亡军团来说,是最想要撕碎,变成死亡的东西。

    “这家伙好乱来啊。”敖玉烈说了一声,呼风唤雨,闪电雷鸣,帮着敖玉减轻压力。

    情况看上去还算不错。

    可也仅仅是看上去而已,源源不断的天启军团出现,进一步挤压着修士们的生存空间。

    战场从最开始的天空已经变成了地面。

    唯有敖玉和少数几个修士,还飞在半空中和死亡军团短兵交接。

    因为不少修士已经没有更多的余力飞行了,他们的每一滴法力都用在杀伤天启军团上。

    佛法无边带来的加持效果,开始减弱,疲惫的感觉比以前死战过后还要浓烈数倍,不断袭来。

    手臂沉重,手指麻烦,连捏动法决提升法术、神通威力都显得困难。

    “佛法无边。”

    在这个关键时刻,又是一声佛法无边,修士们原本疲惫的身躯,再度涌现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们又被强化了!快上!

    一部分偏向于体修,近战作战的修士主动冲向天空的死亡军团。

    不手撕这些玩意对不起涌动的力量!

    “大概还能强化十来次吧。”唐洛看了一下周围人的状态。

    修士们的潜力还是比较足的,十多次后才会被彻底榨干。

    到时候还要强化,代价就是他们的性命了。那个还不如直接上琉璃焰,强化效果比佛法无边还要好。

    “听到了吗?”

    在不断聚集过来的瘟疫军团附近,一群西方神魔行走正在赶来。

    恰好听到那一声恢弘的佛法无边。

    唐洛身为辅助,肯定要张扬一些,才好吸引仇恨,方便对方boss出现,第一时间集火他。

    这样对面boss比较不容易跑掉。

    “听到了。”

    “真的是那个妖僧唐玄奘!”

    “你们说的那个妖僧,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是啊,别说我们这么多人,我们背后还有瘟疫骑士大人呢!”

    不是每个神魔行走都知晓唐洛的危险性。

    “你们懂个屁!那妖僧当年瓦解众神联盟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

    “不知所谓,如果不是这次任务有瘟疫大人,早就可以放弃了。”

    “你们在说谁?”

    阴冷的声音如同寒风灌入众人体内,似乎要把他们完全冻结。

    同时又觉得一阵发痒,好像皮下有大量毒虫正在涌动。

    周围的瘟疫军团分开道路,一个由墨绿雾气构成的骑士策马缓缓而来。

    马蹄每次踏在半空中,都会泛起墨绿色的涟漪。

    随着靠近,原本雾气构成的身躯也开始变得凝实,骑着的墨绿毒雾之马,变成了一头八足骷髅马。

    墨绿色的火焰从双眼中冒出,席卷全身。

    瘟疫骑士坐在上面,不受任何影响,他浑身包裹在墨绿色的袍子中,兜帽之下带着面具遮住面孔,一双眼睛泛着幽绿色的光芒。

    吐息像是破风箱在运作,发出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

    “有个神魔行走,很强……”有神魔行走把唐洛的情况描述一遍。

    正是当日的神魔行走之一。

    一开始他们想着不卷入大佬之间的斗争,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可猪八戒抢走了他们的装备,这还得了?肯定要报复回来。

    报复的方式当然不是去送人头。

    而是把消息带回去,最好能够告诉瘟疫骑士。

    一开始没有遇到,现在终于遇到了,肯定是要上眼药的。

    “很强?有趣。”瘟疫骑士笑了起来,“让我看看,区区一个试炼者,能有多强。”

    说着,随手指点两下,墨绿色能量顺着指尖涌出,落在几个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的神魔行走身上。

    那些神魔行走痛苦地咆哮着,身上燃起墨绿色的火焰,在火焰中,模样迅速发生变化。

    有一个背后长出了一对蝙蝠似的翅膀。

    有一个身上覆盖了一层鳞甲,还有两个手脚变得奇长,看上像是一只诡异的人形蜘蛛。

    最后一个则是腰部的位置,环绕一圈长出和瘟疫水母一样的触手,漂浮在半空中。

    “去,杀了那个唐玄奘,没能带回他的尸体就不用回来了。”瘟疫骑士轻描淡写。

    那些被他异化的神魔行走,二话不说杀向修士的聚集地,彻底成为瘟疫骑士的走狗。

    伸手在骷髅马上轻轻抚摸,瘟疫骑士发出渗人无比的笑声。

    剩下的神魔行走,都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天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把他们也变成那个样子,虽然变强了,可那也不是人了。

    倒不是大家纠结于是否为人这个问题,而是接受不了模样异变成那样的怪物,太丑。

    瘟疫骑士低低浅笑声没过两分钟,戛然而止。

    他派出去的那几个神魔行走,死掉了。

    一瞬间全死,干脆利落。

    忠实地执行着瘟疫骑士的命令,唐洛不死我们死。

    这其实有点没道理,毕竟这些神魔行走可不是麾下没有什么脑子的瘟疫军团,不会一股脑往前冲。

    会死得这么快,而且整整齐齐,只在一瞬。

    看来对方的确有点本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