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想要的话,就过来拿

    瘟疫骑士又笑了一声,他似乎很喜欢笑的样子。

    “走。”

    拍了拍八足骷髅火焰马的脖子,或者说骨头。马儿向前迈步,身后的瘟疫军团化作洪流,从瘟疫骑士身边呼啸着袭向前方。

    瘟疫骑士悠哉策马而行,和身边的瘟疫洪流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群神魔行走则是被瘟疫军团裹挟着,一同向前冲去。

    很快,他们就看见了一群修士正在天启军团的围攻下艰难作战。

    尽管这些修士战意高昂、热烈,但明显给人一种强弩之末,背水一战的感觉。

    随着大量瘟疫水母的加入,由法术洪流构成的防线岌岌可危,摇摇欲坠。

    “唐玄奘呢?”

    神魔行走们看向修士群,没能看见唐洛的身影。

    “恐怕躲在人群中,看来他也知道怕。”

    “杀了他!不能让他跑了!因为这个家伙,我们被压了太久!”

    因为唐洛的存在,神魔行走的东西方力量已经失衡。

    很多次阵营任务,都是西方神魔行走主动,不得不退让,损失惨重。

    现在有机会,他们自然想要翻盘。

    大概是神魔游戏也觉得这种失衡的情况不好,才特别安排了这场其实并不对等的阵营任务。

    这次任务,恐怕就是在针对唐玄奘。

    有天启军团在前面冲锋,吸引火力,神魔行走可以毫无顾忌地靠近,对着那些修士发动进攻。

    “这些家伙是谁?”

    一个照面,不少修士顿时受伤,差点没能稳住阵型,被天启军团分割绞杀。

    “佛法无边!”唐洛再喧佛号,稳住所有修士,让他们有着再战之力。

    就像是不断被挤压的海绵,感觉一滴都没有了。

    其实还有很多。

    修士们的战意再度高昂,神魔行走们则是在心里暗骂。

    唐玄奘果然是个妖僧,把任务世界的土著丢出去当挡箭牌,自己躲在人群中不出来。

    就在这些神魔行走准备以各自的方式把唐洛逼出来的时候。

    虚空中传来了一阵声响,像是某些金属物质相互敲击的声音。

    哗啦啦练成一片,听上去还颇为清脆。

    只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数百个神魔行走中,有一百多个实力较弱的神魔行走,身子顿时一僵。

    有一股冰冷的感觉从内心深处蔓延开来,席卷全身。

    那是……属于死亡的气息?

    勾魂锁链从虚空中蔓延出来,蜿蜒蛇形,快如闪电,刹那间洞穿了上百神魔行走。

    另外的神魔行走,则是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勾魂锁链。

    一部分人是真正意识到了勾魂锁链的存在,进而躲开的,另一部分人只是凭借危机感应,本能地躲闪。

    勾魂锁链洞穿百余神魔行走,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任何伤口,却直接勾走了他们的魂。

    上百个神魔行走顿时变成了毫无声息的尸体,栽倒在地。

    不少技能、装备散落。

    另外的神魔行走悚然而惊,这是唐玄奘的技能,还是装备能力?

    这妖僧手段当真层出不穷,唯一g级神魔行走的强大,可见一斑。

    勾魂锁链碰撞的声音没有消失。

    很快,人群中手持生死簿副册的唐洛再度催动。

    大量勾魂锁链袭向那些神魔行走。

    逼得那群神魔行走狼狈躲闪,有本事真正对抗勾魂锁链的,只有五十人而已。

    更多的,只能躲闪。

    这次,又有几十个神魔行走死在勾魂锁链之下。

    两轮!

    他们连人都没有看见的两轮进攻,神魔行走死伤过半,这还是身边其实还有瘟疫军团的情况下。

    如果不是有瘟疫水母,唐玄奘直接杀出来,他们又会死多少人?

    幸存们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唐玄奘的实力太可怕了。

    这妖僧,根本不是他们这些正儿八经的神魔行走,可以依靠人数堆死的,只能靠超脱者来处理!

    “你们在犹豫什么?”一想到超脱者,瘟疫骑士便适时出现。

    “难道怕了?真是一群废物。”

    瘟疫骑士的语气带着鄙视,优越感十足,作为超脱者,看到一群不咋滴的试炼者,他似乎的确有这样鄙视的资格。

    “真没办法,让我来帮你们一把。”鄙视之后,瘟疫骑士又笑了起来。

    “别——”

    “不用!”

    剩下神魔行走的带着惶恐的叫声戛然而止。

    瘟疫骑士话音刚落,那些神魔行走附近的瘟疫水母就动了,不是进攻,而是争先恐后地聚拢,钻进了那些神魔行走的体内。

    凄厉的、痛苦的,还夹杂着快意的叫声从这些神魔行走口中传出。

    和那几个瞬死的倒霉蛋一样,剩下所有神魔行走也开始异化。

    有些长出翅膀,有些长出节肢,有些长出尾巴。

    还有一些整个融化,变成了一团墨绿色的半透明泥团,乍看之下,像是低等野怪史莱姆。但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远比身边那些还保持着大部分人形姿态的同僚要可怕。

    那几个神魔行走姿态扭曲着,勉强凝出一张面孔,朝着唐洛所在的位置发出一阵咆哮。

    他们变强了!可他们不希望以这种方式变强。

    所以,要有人付出代价!

    这人不可能会是身后的瘟疫骑士,那么,就只有妖僧唐玄奘。

    身边的瘟疫水母同时动了起来,瘟疫骑士还非常大方地赋予了他们指挥自己瘟疫军团的能力。

    一瞬间,攻势远比刚才还要狂暴。

    “怎么才来一个?算了,总要先意思一下。”人群中,唐洛皱了皱眉头,收起生死簿副册,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张铁甲符。

    这次唐洛特意稍微做了一点改动,让铁甲符显现出来。

    黑红色的铠甲套在身上,包裹全身。

    看上很威风。

    “这样差不多了。”唐洛看向身边的修士,“你们谁有什么不用的法宝,借我一下,适合近身作战的那种。”

    说得更贴切一点,他要的是兵器。

    一道流光飞来,停在唐洛面前,一把非常漂亮的飞剑。

    青琅的天晶流霜。

    “你不用吗?”唐洛看向人群最前面的青琅。

    “不用,我很久没有用过了……”青琅状态还算不错。

    这话略微有些不尽不实,事实上,自从和唐洛那一战后,天晶流霜她就没有再拿出来对敌过了。

    从来都只是温养着。

    “嗯,那就让它再见见血。”唐洛握住天晶流霜,一跃而起,形成一道黑红残影,主动杀向瘟疫军团。

    和庞大的瘟疫军团相比,唐洛带出来的残影只是很小的一道。

    然而,双方对撞的瞬间,瘟疫军团的洪流就被分成了两半。

    唐洛锋锐如刀,刺进瘟疫军团“体内”,撕裂着眼前的一切。

    里面的神魔行走,堪堪靠近,就被唐洛一剑枭首。

    短短几个呼吸间,那群刚才还想着向唐洛宣泄怒火的神魔行走就全死了。

    死得干脆利落,而且他们死亡后,明明应该迸发的瘟疫之毒也没有出现。

    不仅仅是他们,周围死在唐洛手中的瘟疫水母,竟然也没有任何毒雾爆发出来。

    它们被唐洛一剑劈成两半,然后死得干干净净。

    唐洛一人清理出了一条狭长的空间,一时间都被重新填满。

    “什么情况?”唐洛停下,低头看着手中的天晶流霜。

    这把一直以来平平无奇的剑,似乎有点不一样。

    “源的具象之物?”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接着,唐洛抬头看向前方。

    远处,瘟疫骑士坐在马上,正看着他,或者说,看着他手中的天晶流霜。

    带着面具,看不到任何表情,但双眼位置幽绿色的光芒闪动,正在传达一个意思“找到你了”。

    找到天晶流霜了。

    周围的瘟疫军团停下所有的攻势,缓缓退后。

    与此同时,天空中传来死亡怪物癫狂肆意的咆哮,天边,红色的死亡骑士出现。

    但他并非像瘟疫骑士那样骑着马。

    死亡骑士一身长袍,背后有着六对血色光翼,身边悬浮着两把巨大的死神镰刀。

    他没有带着面具,长袍之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本体是一具骷髅。

    死亡的怪物簇拥着他,迎接着自己的君王。

    紧接着,另一边的天空,饥荒骑士出现,脚步踏在空中,发出一阵阵沉闷如雷的声响。

    仔细去听,却像是肚子饥饿时候的“叫声”。

    饥荒骑士看上去是三个骑士中最像人的一个,他不高不矮,但很瘦,只是比皮包骨头好一点。

    穿着宽松的黑色裤子,赤着上身,光头。

    灰黑色的皮肤,上面和人怪一样,有着白色的线。

    不过这些线不细,仿若活物一样不断游动着,有时候组成嘴巴的样子——张开的嘴巴。

    而真正的嘴巴,饥荒骑士反而没有。

    他的脸上只有一对耳朵,一双纯白的双眼,往下是鼻子。

    嘴巴的位置,空无一物。

    饥荒人怪们迅速退后,在饥荒骑士脚下,用身躯铺铺成一条凌空道路,让饥荒骑士踩着前进。

    四个骑士,好像也只有瘟疫骑士真正骑马。

    战争、饥荒、死亡都不骑马。

    “切,只有这种时候才来得够快。”瘟疫骑士不屑道,“我先发现的。”想要宣告主权。

    “谁抢到就是谁的。”

    “具象之源很罕见,这个的特性,似乎还要更加罕见。”

    另外两个骑士分别开口,表示瘟疫骑士宣告主权无用。

    对这个结果,瘟疫骑士并不意外。

    “咳……”

    唐洛轻轻咳嗽一声,身上铁甲符的铁甲被他震碎,消失。

    成功吸引三个骑士的注意。

    唐洛举起天晶流霜,反手一握,众目睽睽下将其收了起来。

    这是我的囊中之物。

    “看来你们是真的想要,想要的话,就过来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