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 我们是代表毁灭的天启骑士!

    拿到天晶流霜,结果是源的具象之物,着实是意外之喜。

    当然,真正的意外之喜是天晶流霜的出现,直接把另外两个骑士也引了出来。

    效果这么好,真是没想到。

    “呵呵呵呵……”

    看到唐洛的举动,瘟疫骑士再度笑了起来,笑声尖锐刺耳。

    饥荒骑士看向唐洛,双眼中的全白似乎在扭曲旋转,隐约可见两个针尖大小的黑点,配合他的外貌,显得极为恐怖。

    死亡骑士不说话,完全包裹在长袍中的右手抬起,露出一根白色的指骨,朝着唐洛一点。

    身边悬浮着的巨大死神镰刀,旋转呼啸,划过一道弧线袭向唐洛。

    四大骑士中,战争和死亡的话比较少,战争最为沉默寡言。

    死亡也比较喜欢用行动来代替话语。

    唐洛说“想要的话,过来拿”,死亡骑士就“来了”,不过来的是他的兵器,带着死亡气息的兵器。

    面对袭来的死神镰刀,唐洛抬起手,五指张开,就要伸手去接。

    那淡定的姿态,不像是在挡下敌人的攻击。

    更像是在接下“朋友”送来的武器。

    刀刃和唐洛手掌即将相撞的刹那,两者似乎同时模糊了一下,接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刀柄就来到了唐洛手中。

    被他握住。

    随意挥动两下,发出呼啸的破空声,唐洛有些失望地摇摇头,亏他还特意接过来,原本以为可以用两下。

    没想到,这镰刀是个垃圾,完全不行。

    至于玄变,还在猪八戒那里,他正因为一个全新的想法,在改造玄变。

    大概要花一点时间。

    握住的手微微用力,直接把镰刀捏爆,唐洛的身影同时消失不见。

    死亡骑士空洞双眼中摇曳的红光一闪,伸手抓住另一把镰刀横在身前。

    饥荒骑士的身子也微微低伏,脚下饥荒人怪组成的道路都下沉了一些。

    唐洛消失的刹那,两个骑士同时感觉到了一股威胁之意。

    彼此都做出了反应。

    不过,他们的行为就是单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因为唐洛的目标根本不是他们。

    而是瘟疫骑士。

    这位看上去似乎最能跑的样子,所以唐洛打算先干掉这位。

    狂暴的风吹熄八足骷髅马上火焰,撕裂瘟疫骑士身上的绿袍。

    绿袍之下,竟然是一具凹凸有致的婀娜身躯,不过任何男性看到了,都不会对这具身躯产生任何兴趣。

    因为上面布满了细细密密的绒毛——极为坚硬,像是短刺的绒毛。

    绒毛呈现出五彩斑斓的颜色,夺人心魄,似乎看向一眼就会中毒。

    物理意义上的中毒。

    而瘟疫骑士的背后,更有八只狰狞的蜘蛛脚,随着绿袍的消失完全显露出来。

    面对席卷狂风而来的唐洛,瘟疫骑士依然在笑,端坐在被吹熄毒焰的八足马上。

    她背后的蜘蛛脚向前刺出,越过马头,悄无声息间带出八道扭曲的墨绿色痕迹,刺向出现在马儿面前的唐洛。

    在八个尖锐的蜘蛛脚即将临身的瞬间,唐洛右手握拳,往前一送。

    是的,只是往前送。

    略显轻飘飘的姿势,甚至都不能说是出拳,更像是“递拳”。

    他拳头对准的不是瘟疫骑士,因为那匹骷髅马其实很高大,尽管到处镂空,可光是“马脖子”就遮住了瘟疫骑士。

    唐洛这种正面突袭,只能打到马。

    在其他人,比如瘟疫、死亡两个骑士眼中,用自己去换一匹马,先别说能不能换掉。

    就算换掉了,也是相当不合算的买卖。

    而在唐洛眼中,没有什么区别,无论前面是马,一座山,瘟疫军团,或者是挡着一个世界——

    都没有什么区别。

    比起他过来时候带来的可怕狂风,唐洛这一拳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也没有任何浩大的声势。

    就这么简简单单地“送”在了面前的马上。

    消失。

    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接触到唐洛拳头的刹那,八足骷髅马就被拳头上传出来的力量彻底磨灭。

    粉碎的还有瘟疫骑士。

    比八路骷髅马慢了那么一线,瘟疫骑士的笑声戛然而止,如同被切断了电路。

    没有什么面具先行碎裂,让人一睹真容的情况。

    在八足骷髅马消失的后,瘟疫骑士以一线之差崩裂成了无数块。

    这个时候,唐洛拳头上的力量才完全向外爆发,把周围的瘟疫军团尽数卷入其中。

    绞杀!

    眨眼间,一大片的墨绿色毒雾笼罩了这片区域,浓郁得像固体,让人根本无法看清里面情况。

    有几个修士本能探出神识,想要探查一番。

    刚刚接触的瞬间,便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这墨绿色的毒,连他们的神识都能瞬间侵蚀。

    若不是切断及时,此时此刻怕是已经中毒而亡。

    “怎么回事!”

    “这样的爆发,难道……”

    另一边,话少的死亡骑士和看上去没有嘴巴,其实全是嘴巴的饥荒骑士没有了刚才的淡定。

    刚才一闪而过的危机感变得浓烈起来。

    饥荒骑士身上的白纹游动地更加快速,空无一物的嘴巴位置,颜色开始加深。

    死亡骑士背后原本静止不动的血色光翼煽动两下。

    这一切,都显示出他们内心的不平静。

    瘟疫骑士,似乎是死了?

    那墨绿色的毒,凝而不发,一旦爆发出来,会让这个世界都变成瘟疫之地,寸草不生,连大地都会中毒。

    不需要太久时间,大概十多分钟就行。

    一旦爆发就很快,比电影生化危机的解药还要快无数倍,往地下一砸就完事了。

    可这样瘟疫爆发,是以瘟疫骑士的性命,至少是九十九条命——如果瘟疫骑士有一百条命的话,为代价的。

    瘟疫彻底席卷整个世界后,瘟疫骑士有一定可能重新复活。

    简单来说,这是瘟疫骑士最后的杀招。

    我死了,你也别想活,你死了我还有可能活下去的恐怖杀招。

    只有在她死亡之时才能够见到。

    “来了!”

    饥荒骑士在心里暗道,那稳固的毒开始不稳,就要爆发。

    而这一切发生的都很快,从唐洛动手,到现在毒即将爆发都没有超过一分钟。

    瘟疫骑士同归于尽的杀招肯定不会给“杀己仇人”留下太多的时间,接近一分钟,已经很长了。

    随着饥荒骑士的“预言”,毒雾果然从原本的固态崩裂,可并不是想象中的爆发。

    瘟疫之毒碎裂,却被一股力量裹挟着,没有完全散开,冲向云霄,化作一个光点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以饥荒骑士和死亡骑士的目力、经验,基本上可以判断,这毒被丢出界外,丢到了危险的混沌虚空中。

    瘟疫骑士的毒,对于混沌虚空来说,小巫见大巫。

    用不了几分钟就不存在了。

    “这个家伙是什么人!”

    “他不是试炼者吗!”

    死亡骑士和饥荒骑士一闪而过的危机感变成了真正存在的恐慌情绪。

    死了!和他们一样,同为超脱者,同为天启骑士,焦灼议会中,除了那几个议员之外的最强战力。

    就这么死了,那他们呢?

    是的,瘟疫骑士骗了那些神魔行走,天启骑士其实都是超脱者。

    至于为什么欺骗,因为他们自己就是从神魔游戏出来的。

    清楚试炼者的未来是“无限”的,在他们还弱小的时候,留下烙印,归为己用,那是限制没有完全解除前,就有人一直在做的。

    更何况现在限制已经彻底解除了。

    如果是死亡或者饥荒先遇到那些神魔行走,也是差不多的选择和结果。

    “他到底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死亡和饥荒突然想起了战争。

    一段时间之前,突然失踪,后面被议会认定已经死亡的战争。

    那会不会是一个征兆?

    象征着他们天启骑士的更新换代?

    饥荒和死亡盯着站在那里,一巴掌把毒雾“抓”住丢到界外的白发人。

    唐洛的目光从天上收回,转向饥荒。

    “不好!”

    饥荒身上的白色纹路不动了,脸上嘴巴的位置,黑色的空洞浮现,扩散全脸。

    他的脸就是他的嘴。

    嘴巴“张开”,吞噬着周围所有的一切。

    饥荒看到,那白发人出现在自己“眼”前,右手正伸向自己。

    身边是血色的碎片在漂浮。

    唐洛不是一个人出现在饥荒面前的,在他的右手手掌中,还有一个骷髅脑袋。

    死亡骑士被他抓着,一块砸向饥荒。

    那些血色的碎片,是死亡骑士的血色光翼,他以死亡为名,实际上却最为畏惧死亡。

    六片血色光翼,是死亡骑士将大量世界归于死寂,凝练出来的力量。

    主要的功用不是进攻,而是防御。

    坚不可摧。

    只可惜,在唐洛面前没有丝毫作用,一触即碎,像是日晒雨淋了多年的塑料一样。

    破碎成大量的碎片。

    饥荒骑士张大嘴巴,吞下那些破碎的光翼,也要把眼前的白发人,还有死亡骑士一块吞进去。

    他别无选择。

    下一息,长着嘴巴的饥荒骑士涌现出一种很久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的感觉。

    饱腹感。

    他张口,哪怕吞下了此方世界,也不会有饱腹的感觉。

    却在现实出现了。

    饱腹之后,则是鼓胀,膨胀。

    磅礴澎湃的力量,直接超过了饥荒骑士能够承受的极限。

    自从他成为超脱者,成为天启骑士中的饥荒,饥荒骑士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这种方式死亡。

    撑死,被自己根本没有吞噬的庞大力量,硬生生撑死!

    哦,还连同死亡骑士这个怕死的家伙一起。

    “一起死吧!”

    “我们是代表着毁灭的天启骑士!”

    最后的关头,血性和勇悍出现在饥荒和死亡身上。

    两人不顾一切,爆发出最后的力量。

    毁灭的力量在唐洛手中膨胀,刺眼的光芒初露端倪,似乎有一千个太阳同时降临。

    毁灭和死亡,其实也可以很绚烂。

    唐洛抓在手中的骷髅头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死亡和饥荒混合在一起的最后一击。

    “嗯,知道了。”

    唐洛应了一句,手掌收拢握拳。

    指缝有一缕余烟袅袅升起,像是刚刚攥灭了一朵小小的火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