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沙包,够用了!

    朝天空开了一枪,看上去很乱来,但其实唐洛很有分寸。

    确定了不会打到任何人,这一枪可以冲出此方世界,冲到界外的混沌虚空中。

    但在那里冲不出多远就会消失。

    除非唐洛“开枪”的瞬间,突然有一个世界和此方世界变得极为接近,接近到动一动就会真正相接的地步。

    唐洛这一枪才会打到别的什么。

    恰好开枪,恰好接近,恰好一枪打中,这样的概率,甚至要低于八卦炉中的孙悟空、杨戬、哪吒三人一言不合当场干起来,接着同归于尽。

    那么,唐洛打中的是什么?

    “难道是第五个天启骑士?”猪八戒也看向天空。

    随着唐洛的那一枪,天空逐渐暗淡下来,这种暗淡中,还夹杂着一些红,感觉像是火光。

    “好像是突然出现在这附近的。”唐洛说道,“应该不是路过,已经进来了。”

    他所说的主体,指的是此方世界。

    在世界边缘,接近混沌虚空的地方。

    漂浮着大量的碎石,这些碎石呈现黑色,上面闪烁着红光,忽明忽暗,像是呼吸灯。

    在碎石旁边,悬浮着一些石雕。

    石雕的样子各异,以类人型生物为主。可以看到翅膀张开的天使石雕,上身为人下身为蛇躯,但要狰狞威武很多的蛇人石雕,还有背生巨大双翼,头生双角,跟传统恶魔形象接近的石雕。

    一共有十三座,原本有十三座,现在只有十二座。

    唐洛打碎的,就是其中一个石雕。

    这个石雕没碎之前的样子,是标准的人形。

    所有的石雕都一样,红光自内而外,忽明忽暗,如呼吸灯。

    除了那个碎掉的,那些碎石很快没有了声息。

    “是意识到我们来到了吗?”

    “布鲁赫的石雕被毁,他会真身降临吗?”

    “或许,这是一个陷阱,大秦帝国的祖龙已经恢复了……”

    “他的敌人是神圣同盟,不是我们焦灼议会,在和神圣同盟开战的时候,与我们焦灼议会为敌,非智者选择。”

    “他不是智者。”有人默默指出大秦帝国的祖龙不是智者。

    那是气吞万里如虎的帝王。

    “源之试炼正在改变。”各种信息的波动,交流话题似乎突然转变。

    “时代变了。四骑士死亡,我们必须要查清真相,将不安定的因素扼杀在摇篮中。大争之世,或许已经到来。”

    天启骑士在焦灼议会不是无足轻重的人物。

    他们很重要,是焦灼议会最锋利的四把刀,在十三位议员不出手的情况下,便是焦灼议会的最强者。

    甚至,有传言焦灼议会某些议员未必会是天启骑士的对手。

    这个传言是怎么来的,没有人知晓。

    在焦灼议会统治的世界中,的确有这么一则传言。

    或许,那是刀诞生了野心后的试探。

    天启骑士不弱,他们和焦灼议会的十三议员相比,缺少的只是时间。

    而在混沌虚空,无尽世界中,时间有时候毫无意义。

    一切皆有可能。

    如果不是战争死亡,其后饥荒、死亡、瘟疫在同一时间死亡。焦灼议会的议员们,石雕化身的降临,就不是调查天启骑士死亡的真相。

    而是去覆灭着天启骑士的野心,他们不是第一代天启骑士,多半也不会是最后一代。

    然后,他们的调查,十三位议员化身一齐降临,非常重视的调查。

    刚刚开始就遭到了打击。

    不知从何而来的一击,击碎了布鲁赫石雕化身。

    尽管那是没有解开封印,真正发挥实力的化身。可那石雕,是可以和一方世界对撞而不碎的硬度。

    证明什么?证明那一击,或许能够毁掉一个世界。

    世界的强度自然是有区别的,可这种区别不大,至少没有“人”和“人”之间的区别那么大。

    哪怕是一个残破的世界,被你彻底毁掉。

    那么,混沌虚空,无尽世界中,你是那极少极少,站在金字塔顶峰之人。

    这样的人,值得焦灼议会重视,稍微停下来,交流后续行动。

    信息的波动,交流其实只在刹那之间。

    尽管因为唐洛歪打正着的一枪,十二位议员停滞刹那,可他们依然降临了。

    黑色覆盖了整个世界,不是纯粹的黑,黑中带着火光。

    火山、岩浆、嶙峋的巨大怪石。

    以假为真的幻象,随着焦灼议会的降临,一块覆盖下来,仿若此方世界,变成了他们的主场。

    “还自带场景特效。”敖玉烈陷入沉思,如果他出场的时候,也来这么一下,会不会更加拉风一些?

    “不对,不对。”下一秒,他又推翻这种想法。

    他又不是走战斗路线,作为队伍中的主力输出,低调、抗揍、跑得快才是他龙生的道路。

    尽管容貌不允许他低调,可后两者一定要把持住。

    “呵,已经算是真的了。”猪八戒随手一抓,不远处的岩浆沸腾着,落到他的手中,散发着灼热的高温。

    对他而言,这种幻象不想算什么。

    哪怕再真,也是假的,温度再高几万亿倍,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猪八戒这句话,是针对于此方世界的修士们来说。

    那些修士,看着突然变化的天空,降临的焦灼炼狱,意识到玄奘圣僧所说的“最后一骑”似乎来了。

    只是这最后一骑,感觉要比另外的三个强大很多。

    很多修士飞起来,飞向唐洛他们所在的地方,又被真实的场景截断道路,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打转。

    焦灼议会的十二位议员降临的速度不快,可以理解为作为大人物,肯定要场面一些。

    不能随随便便出现。

    也可以理解,他们要把环境变得更加真实,这样有利于瓦解敌人的战意,对他们自身的发挥也有一定帮助。

    作战环境重要吗?

    其实是重要的,哪怕是孙悟空,把他丢尽水里,也难免觉得不爽利。

    当然,不能是普通的水。

    而且,这种不爽利可能会变成不爽,然后……就很疼,敌人很疼。

    但作战环境也不重要,对唐洛来说不重要,把他丢到太阳上,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太阳上高温,恶劣程度可比不上真正的混沌虚空。

    “原来天启骑士居然有十七个,这过分了吧。”看着缓缓降临的石雕,唐洛说了一句。

    你说四大骑士有五个,可以理解。

    但十七个,那不行,差太多了。

    话是这么说的,唐洛的语气中却透着兴奋。好嗨呀,突然有了十二个靶子、沙包,可以试验一下玄变的新形态了。

    会动的靶子,可比不会动的靶子好多了。

    “这些肯定不是天启骑士啊,师父。”旁边猪八戒纠正道。

    看上去像是为天启骑士复仇来的,很正常,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是大自然的基本规律。

    从妖怪到人,只要是群居,建立社会的种族,都会这样。

    要是打了小的,老的不来,那建立起来的“社会”会逐渐崩溃掉。

    这是为什么一些人热衷于斩草除根的原因。

    唐洛其实不热衷,他只是想要打一架,试试改变的玄变。

    愿望简单而朴素。

    “所以,打死这些家伙后,任务就完成了吧?”敖玉烈隐晦地提醒唐洛这次别杀太快。

    任务没有完成的原因似乎找到了,这些家伙才是最终BOSS。

    杀太快就回去了,回去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

    敖玉烈倒不是思念这个他呆过很长时间的“故乡”,而是这里有一些人可以多交流。

    不是敖玉,而是青琅。

    作为上次让唐洛翻车的罪魁祸首之一,敖玉烈觉得自己有必要弥补一下。

    这次绝对不会再让师父翻车了!

    我敖玉烈说的!怎么说也是风流倜傥的玉龙公子,经验丰富。

    能行。

    “嗯,我会多试一下玄变。”唐洛点点头。

    呃……好像不一定行,唉,太难了,师父怎么说也又强又帅,不应该遍地开花,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永不翻车吗?

    难道是和尚身份的缘故,要不还俗吧?

    敖玉烈正想着,一道流光落入院子中,显现出青琅的身影。

    “大师。”她没有多说什么,送上天晶流霜。

    这把原本属于她的本命法宝,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普通人拿着这把剑能把元婴修士一剑捅死,干脆利落。

    不存在什么元婴出逃这种情况。

    死得很彻底,和瘟疫水母一样,连毒都“死”得干干净净。

    如果唐洛用天晶流霜捅死瘟疫骑士,那她最后的同归于尽之毒就不会爆发。

    这把剑,有着彻底灭杀之力。

    青琅原本要把这剑送给唐洛,当做谢礼,但唐洛没有接受。

    别人的本命法宝,这么收了不好。

    他又不缺杀伤力,缺的……不对,现在的唐洛已经相当全面了。

    比孙悟空、杨戬他们还全面。

    生死佛国和嘲讽,一旦锁定,没有人可以逃出他的掌心。

    “其实用不到。”唐洛没有拒绝青琅送来的天晶流霜,但还是补了一句。

    青琅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看向天空。

    那里十二座石雕已经出现,带着令人心惊的气息。

    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连同世界上的所有一切一块颤抖,这样反而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极端压抑,喘不过气来。

    此方世界第二强的青琅,也是如此。

    第一强的敖玉,已经出现在天空中,带着雷霆万钧之拳,轰向其中一个石雕。

    拳头的力量,雷霆的力量落在那半人半蛇的石雕上,石沉大海。

    敖玉烈身影闪烁一下,身边骤然多了敖玉。

    同时,天空中石雕的反击落空。

    “太鲁莽了,这几个家伙比天启骑士更强。”敖玉烈教训道,“你打不过的。”

    敖玉吃惊看着身边的从心之龙,你丫居然这么快?

    你这么快根本立于不败之地,你怂什么?不对,正是因为你这么怂所以才这么快?

    “我的快是服务师父和用来保命的,光快有什么用?”敖玉烈耸耸肩膀,给自己的定位清晰明确。

    刚才他虽然很快,可如果敖玉不是认出了他,不配合的话,哪能一下子拉回来。

    敖玉真的有心站着不动,敖玉烈都拉不动。

    “师父,试试全新的‘弓’形态吧。”猪八戒兴致勃勃道。

    十三个沙包,少了一个,还剩十二个,够用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