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南无斗战胜佛炮

    天空中,那十二座雕像上面的红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红色的裂痕,这些原本会动的雕像,开始碎裂。

    可以理解为解除封印,里面强大的分身即将出现。

    这个过程其实可以很快,只要一瞬间就能够办到。

    但也可以慢下来,越慢,分身的力量越强,像现在慢慢“解除”,意味着十二议员的分身降临,实力和本体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就是分身死了,他们至少可以保住性命,继续苟下去。

    本体死了,那就真的死了。

    这就是分身的最大作用。

    十三议员都很稳健,这种稳健不是一味的苟,是在可以苟的基础上,竭尽全力。

    比如他们现在纷纷意识到了脚下,大地上那个白发人是个危险分子。

    所以,他们的降临速度变慢,降临后也会是最强。

    而地面上,唐洛玄变的展开变形,也难得一次很慢。

    好像双方同时拥有了默契。

    类似于变形金刚变形的声音,唐洛手中恢复成原始形态的短棍玄变开始变化、展开。

    这次,不是一把单纯的武器。

    猪八戒其实不是对弓形态进行了改造,他是把弓形态舍弃了,或者说融入到了伞形态中,又重新添加了一个形态。

    就是现在大家所看见的。

    唐洛身上,手掌到肩膀的位置包裹上了一层黑色隐约浮现金色纹路的铠甲。

    不是古代样式,而是充满机械感的风格。

    从双肩,延伸出去,唐洛两侧链接“悬浮”着六门长短不一的对称炮口……看上去像是应该装载在高达上的玩意。

    机械感、厚重、凶猛!

    哪怕青琅和敖玉这两位从未见过热兵器的人,都可以感觉到这模样凶悍的东西,是极为可怕的兵器。

    和玄变之伞的带着一丝阴险的优雅不同,玄变之……炮,展现出来的是绝对的野蛮。

    是精准的超远程死亡打击和狂暴的火力覆盖压制,毁灭的区别。

    依然以一个世界为例子,。变之伞的一击可以毁灭一个世界,毁灭成什么样子,大概就是把一个完整的世界,变成很多的碎块,相当于山海界的破碎。

    而玄变之炮,则是将一个世界全方面碾碎,彻底到融入混沌虚空中的那种。

    南无斗战胜佛炮,六根清净大管子,一息三亿六万发,大慈大悲度世人。

    “有意思。”唐洛笑了起来,双手抬起,手掌张开,对准了天空中的十二议员……中的一个。

    那个石雕是刚才敖玉出手攻击的。

    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类似于蛇类的身躯。

    在所有石雕中最大,最为显眼。

    唐洛嘴角上扬,白发飘动一下,六门炮口同时迸发出火光。

    刹那间,无数的炮弹……可以理解为类似于炮弹的玩意,将整个天空彻底覆盖。

    倾泻出来的“炮弹”交织的成为的不是网,是一片光幕。

    没有空隙的光幕。

    其实,可以把这一招当做千手不能防。不过是中远距离的,可以持续很长很长的千手不能防。

    比唐洛自己拿着玄变之剑或者玄变之戟长时间维持千手不能防要轻松。

    当然,不如千手不能防灵动这一点是肯定的。

    但,要什么灵动?

    现在要的就是狂暴的火力压制呀!

    “……”

    光幕袭来,十二个议员一时间无语。

    他们都可以感觉到,脚下的那个白发人,锁定的明明是利维坦,然后,突然把所有人都纳入到了攻击范围。

    连利维坦都懵了,他已经做好先抗下对手的第一次攻击的准备。

    结果……这“说好的”不一样啊!

    那你锁定我干什么?

    群攻嘛,锁定谁都一样,之所以是那个利维坦,没有别的原因,他的雕塑最大。

    敖玉攻击这个家伙,也只因为他最大。

    你最醒目,不找你找谁?

    人群中的最靓的崽,就该有这样的待遇。

    唐洛攻击的刹那,所有议员都强大得与本体无异的分身也真正破开雕塑出现。

    他们早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无语不意味着惊慌。

    各自的形态,和雕塑很相似,不过大部分要小上一些。

    分身在出现的瞬间,还是保持人形的。

    可以确定,他们曾经都是人,只不过在变强的道路上,选择了另外的形态。

    曾经幻想中的那些强大形态,后来越来越强,也很熟悉,也就不曾改变。

    堕天使、狼人、恶魔、巨兽利维坦……

    焦灼议会就和它出场自带的背景一样,带着邪恶的反派气息。

    事实上,他们的行事也是如此,毁灭和杀戮常伴身侧,掠夺后变强。

    他们已经很强了,但有“人”更强。

    所以要变得更强,所以不断地疯狂掠夺,带去毁灭也毫不在意。

    这些掠夺的毁灭者,此时此刻想法,就不是掠夺和毁灭了,而是……自保!

    和无尽炮弹组成的光幕接触的瞬间,他们就感觉到了可怕的力量。

    错愕和惊慌的情绪一闪而过。

    接着便是对抗。

    像是洪流中顽强的礁石,对抗着炮弹洪流,或者说,被压制着对抗炮弹的洪流。

    利维坦身躯在玄变之炮的攻击下翻滚着,身上不断出现伤口,愈合,再出现。

    现在都不是他展开的战斗形态,他真正展开的形体很大,足以覆盖这整片天空。

    然而他已经无法展开那种庞大的“天空巨兽”形态了。

    他正在被按着打!

    其余的议员们也好不了多少,最凄惨的是那个堕天使姿态的家伙。

    他是以高频攻击,速度为特长,在这样的洪流中,被彻底压制,身后六篇宽大的黑色羽翼挡在身前,形成防御。

    这样的防御,绝大多数情况下已经足够了。

    哪怕面对其余议员的攻击,也足够了。可是,羽翼挡不住这种级别下滔滔不绝、源源不断,持续着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的狂暴攻击。

    一分钟。

    黑色羽翼上羽毛开始凋零,露出里面的黑色本体。

    若不是黑的深沉,散发着危险的感觉,就好像掉入到煤灰中打了好几个滚的全翅。

    这六对黑色羽翼可是凝结出来的实体,自然是这个样子。

    这样的全翅形态没有维持多久,在堕天使惊恐的怒吼中,变得只剩下了骨头。

    防御,被打破了!在唐洛的“火力压制”持续了两分钟后。

    只剩下骨头翅膀,空隙很大,挡不住火力的洪流。

    堕天使身躯在防御力方面,还不比不上他的翅膀。

    怒吼变成了痛苦的咆哮,羽翼没有感觉,可身躯有感觉,最接近本尊的分身,当然不能有缺陷。

    什么“痛苦屏蔽”,不存在强者的选择中,那样等于屏蔽感知。

    痛苦,本身就是一种“信号”。

    在作战的时候,痛楚其实也很重要。

    千穿百孔的身躯逐渐崩解,堕天使痛苦的咆哮变成了哀鸣,最后消失。

    这个时候,唐洛的火力压制持续了三分钟。

    焦灼议员的十二议员被牢牢钉死在天空中,被动承受着一切。

    他们连像样的攻击都打不出来。

    很憋屈。

    但这就是唐洛要的效果,火力压制要是没有这种压制力,还叫什么压制?

    而且,还能够更强。

    三分零一秒,十一个议员骤然感觉到,攻击的力量进一步加强。

    原本还能翻滚,有所动作,只能不好随意移动的议员们,再度被压制,他们,动不了了!

    准确地说,不是动不了,而是无尽无穷的“狂暴炮弹”倾泻在身上。

    让他们无法有更多的动作。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我们从未听过他的名号。就算无尽世界很‘大’,可是这样的人,不应该默默无闻……”

    “试炼者,我不相信他会是试炼者!”

    焦灼议会,十三位议员都是超脱者,焦灼议会的构成,很“神魔游戏”。

    他们是比天启骑士们还要早的超脱者。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认出唐洛“试炼者”身份的。

    然而,在这样狂暴的火力压制中,他们推翻了这种想法。

    不可能!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试炼者!我不相信!

    无论这些超脱者是否相信,接下来的事情不会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唐洛加强火力后的三十秒,也就是他“开炮,议员们分身完全降临的三分三十一秒,又有两个议员分身死亡。

    十三个议员,刚来就被打碎一个,连降临都没有降临成功——现在看来,布鲁赫这家伙才是最幸运的。

    接下来连续死了三个,还剩下十个。

    这十个,还在苦苦挣扎。也已经开始打退堂鼓,想要干脆放弃这具分身,损失是一样的,但好过在这里憋屈至死。

    “直视我,崽种!”

    就在这些议员们产生想法,打算壮士断腕的时候。

    唐洛开口了,嘲讽发动。

    效果拔群!

    怒了!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怒了!自从超脱,并且建立起焦灼议会以来,他们什么时候被这样羞辱过?

    哪怕来自天庭、大雷音寺这两尊庞然大物之人,也未曾对他们如此。

    倒是有部分和尚、仙人对焦灼议会喊打喊杀,要替天行道。

    可,那属于特例。

    焦灼议会的尊严,不容践踏!

    生气!

    生气的话,自然不会跑了,不跑,那就继续被压制,压制到死!

    利维坦,身亡!

    狼人,身亡!

    恶魔,身亡!

    ……

    第四分钟,第五分钟,唐洛每过一分钟,力量就会上升一个档次。

    六分钟。

    十三个议员只剩下了一个,那是一个呈现出幽灵形态的议员。

    可以最大限度的将很多伤害无效化,所以他支撑的时间也越久。

    “呼……”

    似乎有一阵风吹过,持续了六分钟,给人的感觉却极为漫长的火力压制终于停歇。

    没等那位幽灵议员松一口气,或者做出其它反应。

    唐洛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伸手一抓,度魂!

    你的样子,简直为度魂量身定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