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时代又变了?

    神魔游戏是源之具象化。

    这是一种猜测,这猜测非常接近事实,别说一直在研究神魔游戏的超脱者,就算是唐洛他们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比如,那位该隐斯特就在一个世界,取得了源的具象之物,因此成功脱离了神魔游戏。

    哦,该隐斯特口中恐怖无比,让他恐惧的地方,用幽魂(超脱者)的话来说,叫做沉沦之地。

    是的,在任务失败达到上限后,神魔行走并不是真正的死亡。

    而是被丢进叫走“沉沦之地”的虚空空间,在那里,什么都没有,神魔行走就像是无根浮萍一般,在那里慢慢沉沦,疯狂、死亡到彻底不复存在。

    为什么会出现沉沦之地?

    超脱者们统一称呼神魔行走为“试炼者”,毫无疑问,他们觉得神魔游戏是一场试炼。

    试炼失败,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们认为,沉沦之地是一个回收厂,神魔游戏回收“源”的一种过程。

    超脱者觉得,每个试炼者(神魔行走)在被选中后,都会变成源的携带者,至少是拥有源之气息的“特殊者”。

    源作为一种特殊,玄之又玄的力量,可能存在每个世界中。

    极少一部分会具象化成不同之物。

    神魔游戏进入到各个世界完成任务,回归,其实就是一个“壮大”的过程。

    壮大、完善“神魔游戏”,也在壮大自己的力量。

    幽魂说,在更早以前,神魔游戏甚至是没有具体奖励的,什么事情都要试炼者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迄今为止,唐洛其实真正接触过不少源。

    别的不说,唐洛手中的召唤之心就是源,让文殊、勾陈他们走上另一条道路的结晶矿石,也是源。

    不出意外,青琅的天晶流霜,也是源之具象。

    源之具象不是一成不变之物,它们的出现和消失都毫无痕迹可寻,连能力都千变万化,没有任何规律。

    唐洛知道的几个源之具象,能力就各不相同。

    哪怕是同一种“神圣结晶”中也有不同的能力,甚至一分为二对立开来。

    除了这些源之具象外,唐洛他们其实还接触过最原始的“源”。

    地藏菩萨,准确地说,是入魔的地藏,在融合掌控的,就是没有具象化的源。

    如果不是唐洛突然降临,横插一手,过不了多久,地藏恐就可以把源彻底掌控。

    这种掌控,和携带源之气息的神魔行走、超脱者不同,和使用源之具象化之物也不同。

    举个例子,神魔行走、超脱者类似于能够出入一辆列车,并且使用列车上的东西,还可以带出带入,因为他们有通行证、权限。

    源之具象之物,相当于另外的交通工具,比如停在路边的汽车什么的,幸运者也可以找到并且使用。

    地藏呢?他所尝试的事情,就不是单纯的使用了,而是融合掌控。

    一旦成功,他非但能够坐车,还能够开车,修车,改造车,甚至自己造车。不是老司机,而是工程师这一级别的。

    不愧是被誉为最接近佛的菩萨。

    就是入了魔,又遇到唐洛,运气真的不太行。

    另外,幽魂还说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大部分神魔行走都出自地球。

    以前是大部分,现在的话,应该是所有神魔行走。

    那个世界很特殊,非常重要。

    成为超脱者后,无尽世界大可去得,但无法回归地球,同样也没有办法和神魔行走发生直接接触。

    只有部分强者,可以观测到地球的一些变化,通过命格、传承等方式,算是间接影响到神魔行走。

    也不是所有的有主命格、传承都是有害的,有些超脱者真的是单纯留下个传承,力量种子,而不是种菜,等待将来的收割。

    当然,现在限制已经解除,全面开放。

    对于神魔行走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双方目前的差距,还是太大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

    这种的变化,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

    唐洛还问幽魂有没有听过如来、三清之类的。

    他表示听过,但这里的如来、三清并不是山海界的那些,而是某些世界中的差不多名号之人。

    哦,佛祖这个称呼幽魂很清楚,说的是须弥山主人。

    不过那个佛祖是不是如来,他就不知道了。

    无尽世界中,存在不少和地球息息相关,似是而非的世界。

    以前神魔行走们猜测的真实世界、虚幻世界,也在幽魂这里得到证实。

    基本上,幽魂是个好同志。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该说的都说了。

    得到了唐洛的五星好评,你虽然不是BOSS,但你还是尽职地发挥了一个BOSS的职责,负责解释一切。

    大部分问题都得到了不错的解答,不一定全对,估计也有个八成的正确率。

    大体上,大方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为表示感谢,唐洛干脆利落地度化了幽魂分身——在和青琅、敖玉她们道别后。

    至于那些议员的本尊,唐洛没有什么立刻追上去度化的打算。

    一是不知道焦灼议会那些议员本尊躲在什么地方,幽魂也不知道其他人在哪里,二是焦灼议会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中,都只能苟延残喘,堪比植物人。

    问答,告别,捏死问答机器——幽魂分身。

    任务真正完美完成,唐洛他们很快就回归到了现实世界。

    各种拨云见日的解答,倒是没有在唐洛他们这里掀起什么惊涛骇浪。

    大家都非常淡定。

    即使幽魂说神魔行走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所有神魔行走、超脱者到最后都要死。

    唐洛所做的事情也不过是淡定地开始对抗神魔游戏。

    比如抗拒任务开始之时的“传送”之类的。

    大家修炼变强,不就是为了面对各种危险的情况,能够不慌不忙,从容应对吗?

    包括山海界破碎,大家都很从容。

    敖玉烈也是,因为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

    从容淡定的一群人,惯例清点清点收获。

    其中最重要的是青琅送给唐洛的天晶流霜。

    告别时候,青琅非常干脆地切断她和天晶流霜之间的联系,表示就送给唐洛了。

    这种情况下,唐洛还不至于矫情到非要三推三送,把华夏传统坚持到底。干脆地接过了过来。

    天晶流霜的破灭杀伤之力,唐洛还是比较喜欢的。

    虽然唐洛本身很猛,但再猛一点,又不是什么坏事。

    接下来是来自神魔游戏的奖励。

    唐洛依然是血之符箓系列,是血之符箓中的替死,意味着血之符箓系列可能就这六种符箓了。

    得到奖励后,用的相对较少的替死符箓从原本的二级上升到三级。

    再加上这任务的时间,唐洛已经把原本两级的疾风符箓和二刀流练习到了三级,现在他所有六个技能都处在三级阶段。

    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融会贯通,全面进入到“无技能”白板状态。

    猪八戒得到了一件装备,就是他以前获得不灭铠甲这个技能的“正品装备”。

    防御效果还算不错,猪八戒思考一下,倒是觉得比较适合沙悟净。

    直接给了沙师弟,让他自己尝试能不能把这铠甲融合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或者感悟一点特性什么的。

    敖玉烈的奖励不是技能,也是一件装备。

    一件非常特殊的装备,很大型,是一辆车。

    不是普通的车,而是蝙蝠车,不是古早漫画中狭长的经典蝙蝠车,更像是阿卡姆游戏三部曲中最后一部的蝙蝠车。

    但只能开,没有其它任何攻击以及相关装置,对一般神魔行走来说,是在任务世界中不错的路上交通工具。

    敖玉烈想象一下,开着这辆车子驰骋,无疑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情。

    对敖玉烈来说,就是一件大玩具。

    他非常喜欢,也不打算卖掉,并且想要让二师兄对这辆车子进行一些改造,比如可以在天空中开,并且安装上一门火神炮什么的。

    被猪八戒冷漠地拒绝了,他才没有兴趣帮敖玉烈改装玩具。

    现在,有一项全新的任务摆在他面前,那就是把天晶流霜这一源之具象化之物,炼进玄变中。

    这是全新的挑战!

    没错,就是全新的,和以前在任务世界中,把那些“命器”融入到玄变中不一样。

    那个世界后续的这些命器,甚至包括还存在的结晶,经过岁月和变化,其实已经不算是源之具象化之物了。

    只是保留了一些对修士削弱的特征而已。

    如果还是的话,那么战争肯定不会慢悠悠继续通过战争来强化自身。

    而是会尽快掠夺这些源之具象。

    现在这把天晶流霜,才是真挑战。

    “等等!”敖玉烈听完猪八戒的想法,瞪大眼睛,“二师兄,你冷静点,你可不是只会炼器的工具人啊。”

    “呃?”猪八戒看着敖玉烈,啥意思。

    “就是……”敖玉烈凑过去耳语几句,“这难道不是定情信物吗?以后再见,青琅上仙问起来。师父来一句,哦,我的二弟子炼进玄变中了,你看,现在杀伤力很强,随便来一下就能把敌人捅死,真好用。”

    “你想想,那个场面,车又翻了啊!”

    “……”猪八戒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可我手痒。而且,师父也要我炼进去,这怎么拒绝?”

    “师父以前不是看上去挺浪的,好看女菩萨、女妖精,一般就女施主了。”敖玉烈有些迷惑。

    “大概是车翻了之后就不敢了。”猪八戒分析道,“等等,你看,我干脆把玄变之剑的形态变成天晶流霜,这样不就好了?”

    “咦,这倒也是。”敖玉烈想了想,觉得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时,一声轰鸣巨响从外面传来。

    他们此前离开的时候,不是在龙王号上,而是在唐洛自己家里。

    “搞什么?”敖玉烈转过头去,愣了一下。

    视线之中,有一人双手喷射着火焰,悬浮高空,仰天大笑,随后低头:“你们这些老家伙,为什么还不明白,时代已经变了!”

    什么情况?

    时代怎么又变了?时代怎么老在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