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重现天庭!

    李金吒,托塔天王李靖长子,哪吒的大哥。

    唐洛和他上次“见面”,是在一个任务世界中。

    那个任务世界比较特殊,它算不上真实的世界,是由李靖和大量天兵执念构成。

    在那个世界,除了李靖这个主宰者之外,还有一个“逆子”执念李木吒以及唯一的幸存者,李金吒。

    死后的执念不灭,自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李金吒则是不同,他真灵尚存,还有一丝希望。所以,李靖执念不顾一切地想要救回李金吒,不断吞噬着无意间落入此方世界的所有生命。

    并不知晓事情真相的木吒执念则是反对父亲回光返照的最后疯狂,想要一起安静死去,和李靖渐行渐远,最终变成了堪比哪吒的逆子。

    执念不灭,本就极端。

    两个极端的父子就这么在这个虚幻世界中斗争着。

    然后,唐洛他们来了,被李靖执念当做敌人。

    故事的最后,执念世界破灭,李金吒被李靖送走,下落不明。

    看来是落入天庭手中,然后,就冒出来向唐洛复仇了。

    坦白来说,唐洛并没有什么被误会或者怎么样的愤怒,只是怀疑这个家伙被玉帝骗了,有点烦。

    李金吒又是哪吒的哥哥,所以唐洛给了他一个机会,把“哪吒”丢了出去。

    那个被一刀两断,挫骨扬灰,什么都不剩下的人,就是哪吒。

    不是哪吒本体,而是他在疗伤过程中褪下来的身躯。

    明明是个植物人,疗伤的时候却显现出蜕皮这种蛇类的特征。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疗伤的。

    哪吒褪下来的身躯,不像是蛇类的皮那样无用,而是可以当做毫无战斗力的分身来使用,和真人没有区别。

    比如刚才唐洛丢出去,就是让哪吒和金吒说明一下情况。

    能听进去,事情就这么了结,也行吧。

    李家已经没几个人了。

    没想到金吒二话不说,一剑把哪吒给砍了,干脆利落得就像唐洛撕碎他的身躯。

    你要打,那就死。

    不过,哪吒没死,金吒也没死。

    那些亡者天兵中,有一人迅速变成金吒的模样,并且刺入自己的胸膛,掏出一把金色的火焰剑。

    周围的十万亡者天兵,同样也是金吒的一部分。

    要把所有的都杀掉,才能够真正杀死金吒。

    唐洛屈指一弹,金吒连同他身边的几十个天兵,骤然粉碎。

    下一息,远处又有一个天兵变成金吒的模样。

    唐洛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连续弹动骨指,连杀金吒化身百次,更连同周围的天兵一块解决。

    再加上一开始的,很快天兵数量就死伤过万。

    “当!”

    沉重的声音响起,新出现的金吒身上浮现出一道金光,挡下唐洛的攻击。

    同时,周围的天兵打出一道合击,撞在唐洛身上,无法泛起一点涟漪。

    “变强了一点。”唐洛做出判断。

    十万天兵,让金吒没有那么容易杀死的同时,也分散了他的力量。

    随着天兵的减少,金吒的力量也在聚合。

    金吒没有立刻发动攻击,只是盯着唐洛。

    唐洛对他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强大而危险的对手。

    这里的陌生,是指金吒不了解唐洛的作战方式,或者说,缺陷弱点在哪。

    面对这种强大的对手,金吒做不到靠硬实力碾压过去,堂堂正正打死对方。

    情报的收集,就成为了胜负的关键。

    他虽然已经被愤怒仇恨所吞噬,但没有失去理智,至少没有失去战斗智慧。

    相比之下,唐洛的战斗显得毫无智慧可言。

    就是仗着自己“力量大”碾压对方,“一力破万法”!

    金吒不动手,不需要思考对方有什么神通、法术、底牌的唐洛继续动手。

    这次就不是单纯的屈指一弹,而是千手不能防。

    无尽骨爪笼罩而来,瞬间覆盖了周围超过两万天兵。

    天兵铠甲、身躯一同破碎。

    接着,金吒一剑挥出,成功挡下更多的骨爪进一步扩大攻势。

    唐洛收手,一个踏步来到金吒面前,一掌拍向他,大手印没有释放出去,而是凝聚在手。

    挡下大手印的金色火焰剑化作星星点点的火光,金吒本人却直接形成了一团“寒冰烈焰”,顺着唐洛骨爪蔓延而上。

    没等唐洛驱散这些极度冰冷的火焰,寒冰烈焰瞬间凝聚起来——在唐洛右眼的位置。

    冰蓝色的冰壳在右眼的眼眶附近蔓延。

    眼中的火焰似乎受到了刺激,猛地爆发,从火苗扩张,填满唐洛的空洞眼眶。

    下一息,火焰重新压制下,冰壳也破碎着掉落。

    唐洛的骨爪捂住右眼,勉强遮挡住黑色的空洞眼眶。

    “哈。”

    一个天兵冷笑着,变成金吒的模样。

    弱点,找到了!

    观音留下的伤势,就是眼前唐玄奘的弱点。

    既然如此,周围剩下的亡者天兵尽数消失,金吒身上的死气越发浓烈,他已经准备拼命了。

    抬手轻轻一招,一根圆柱出现,一头对准唐洛。

    圆柱上有三处凸起,分别箍着三个金色之环,末端则是隐约有莲花虚影,那莲花虚影呈现出冰蓝色的燃烧姿态。

    随着圆柱对准唐洛,莲花猛地爆发,带着倒转乾坤的力量袭向唐洛。

    唐洛和圆柱之间的距离,像不存在一样。

    他左手向前伸出的同时,圆柱出现,狠狠撞在上面,扩散出去的力量,直接将唐洛脚下连绵山脉变成了一片巨大的盆地。

    这一击,唐洛挡住了,非但挡住了,连琉璃骨上面也没有出现什么损伤。

    就是发出了一些骨头摩擦的声音。

    在唐洛挡住圆柱的瞬间,上面的三个金环飞出,顺着唐洛的手臂往前,两个向下,一个向上。

    分别锁住了唐洛的脖子,腰部,还有双脚。

    恐怖的禁锢之力传来,唐洛身子笔挺,双脚被强行并拢到一起。

    双手也似乎也要被贴合到两侧,整个人呈现出“棍子”的模样。

    遮住右眼的右手放下,唐洛一拳轰在圆柱上。

    圆柱瞬间爆裂,可禁锢之力不减反增,唐洛的双手往身侧下沉了一点。

    圆柱其实是金吒曾经的法宝——遁龙柱。

    以金环禁锢,敌人动弹不得,越动越紧,被困者无法逃脱,任使宝者随意宰割。

    遁龙柱也困过哪吒。

    现在使用出来的,自然不是原本的法宝,而是金吒以神通重现法宝之威。

    想要困住唐洛,还远远不够,就算拿出真正的法宝,也办不到。

    可金吒追求的不是彻底困死唐洛,他只需要遁龙柱禁锢住唐洛一瞬间就行。

    在这个瞬间,他就可以完成他的复仇。

    金吒和刚才一样,化作寒冰烈焰,这次只有一团小小的火苗,在唐洛被禁锢的刹那,“刺”入唐洛空洞的眼眶。

    和刚才不同的是,这一击包含了金吒所有的愤怒、仇恨还有力量。

    是他最后的一击。

    不需要唐洛主动挣脱,金环直接消失,他身子后仰,斜向下飞出。

    “轰!”

    恐怖的撞击,几乎洞穿整个大陆的深坑形成,向两边裂开的巨大沟壑从大陆这边一直到大陆那头。

    只要再有一点力,这片世界就被一分为二……甚至还要更多。

    深坑底部,唐洛捂着右眼,站起来,摇晃了一下脑袋,低骂一句,慢慢飞出。

    花了一段时间,才离开深坑。

    他放下骨爪,可以看到,以唐洛右眼为中心,占据右半张脸三分之一的位置,都覆盖上了一层冰寒。

    乍看之下,像是戴了一张残缺的面具。

    这层冰寒不断爆裂,又不断生成,让唐洛的气息一阵不稳。

    再加上眼眶中的金色火焰时不时跳动两下,甚至蔓延出眼眶,任谁都看得出来,唐洛的伤势再度加重。

    在深坑边缘站了起来,唐洛双手朝着两边一甩,强大恐怖的气息爆发出来。

    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在破碎边缘试探。

    “玉帝老儿!你这个缩头乌龟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挑衅的咆哮传出,此方世界属于天庭,与天宫联通,唐洛的“声音”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传出银河。

    传递向东南西北四大天门,甚至传到天宫中。

    守门的天兵天将听到此言,忍不住脸色微变,有愤怒,也有惊愕。

    随着唐洛的话,南天门上散发出金光,直接照射到天宫外的银河世界中。

    其中一个世界顿时被凸显出来,被金光直接摄取,飞向南天门。

    “哈哈哈,终于肯出来挨打了。”

    唐洛感觉到变化,大笑起来,笑声听上去有些癫狂。

    其所在世界保持着光点形态,通过南天门,进入到天宫。

    然后在天宫已经准备好的战场中,骤然粉碎。

    唐洛掉落到脚下巨大的方形擂台上,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全都是神仙虚影。

    他们看向唐洛的眼神,充满了戏谑,似乎像是在看某个不自量力的小丑。

    虚影之外,天兵天将数量已经无法计算,如沙漠中的沙粒。

    “大师,多年未见,非要与我天庭为敌,何苦来哉?”太白金星叹息一声,假身出现在唐洛面前。

    唐洛压根就不理会他,抬头看向天空唯一的空洞。

    那里,玉帝端坐宝座之上,看着唐洛的眼神,像是在看蝼蚁。

    闹剧,该结束了。

    “轰!”

    一声巨响,太白金星背后,一道身影坠落,在擂台上踩出一些裂痕。

    显圣真君杨胜出现,额头天眼逐渐张开,手中三尖两刃刀对准唐洛,战意盎然。

    “那就……砍死他?”唐洛抬手,正要唤出诛仙四剑,让玉帝感受到一下被通天教主支配的恐惧。

    突然间,他动作一顿,右手一甩,甩出来的不是诛仙四剑。

    而是一个炉子。

    炉子坠落到擂台上,不稳定的摇晃着,炉脚和擂台的撞击声,像是无形的锤子,狠狠捶了一下“山海界老人”的心口。

    其中也包括玉帝。

    八卦炉!

    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于此刻重现天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