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给你一剑

    青华大帝被孙悟空一棍子砸成大量木屑破碎飞溅,又在不远处重新聚合。

    周围天兵涌过来,以性命阻拦孙悟空。

    这些天兵天将都是天庭的狂热信徒,对于玉帝的命令,执行得和机器没有区别,相当于大秦帝国的兵马俑。

    南极长生大帝拦住哪吒。

    北极紫微大帝挡住杨戬,东极青华大帝抗住孙悟空。

    那么,唐洛呢?

    唐洛他消失了,飞起来冲向天兵天将的汪洋大海,之后便消失无踪。

    “这是功德玉莲的力量!”

    玉帝依然端坐于王座上,目光如电,寻找着消失唐洛的踪迹。

    他可以猜到,唐玄奘消失的原因,肯定是因为功德玉莲。

    那个出自金蝉子之手的法宝,可以说没有任何攻击效果,除非硬仗着其坚固去砸。

    这种用法,就连唐玄奘那个莽夫也不至于这样用。

    而以功德玉莲之玄妙,玉帝一时间也无法找到唐洛。

    直到,汹涌的力量在身边澎湃,一只张开的骨爪扇向他的脸庞。

    玉帝纹丝不动,唐洛的手停下,距离他的脸只有五厘米,掀起的狂风足以将一座山岳吹散,却也仅仅让玉帝的玉冠、头发、长须飘扬了一下。

    他看向唐洛的眼神,带着一丝讥诮。

    “咦?”

    唐洛有些惊讶地看向旁边,缠住他手掌,阻止他给玉帝一巴掌的,是很多白色的细丝。

    这些细丝构成了拂尘的部分,拂尘那头,被太白金星握住。

    “大师……圣僧。”太白金星看着唐洛,换了一下称呼。

    “想不到你居然是个隐藏的高手。”唐洛说道。

    可以啊,隐藏得这么深,还真没人发现。

    太白金星,无论是在现实世界民间传说形象,还是山海界形象,都是慈眉善目的老者,一个老好人。

    玉帝近侍,天庭“天使”,往好听一点的方向说,太白金星其实算得上天庭外交官。

    业务能力出众,他不仅出使过西天大雷音寺,还和妖圣孙悟空谈笑风生。

    并且在孙悟空发现自己当弼马温是被耍了情况下,居然还能够把这只暴躁猴子重新忽悠到天庭当齐天大圣。

    这是一种什么能力?

    嘴炮技能点满了啊!佛门的和尚比太白金星厉害的,估计都找不出来几个。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山海界是个伟力归于自身的世界,太白金星身份不低,人缘很好,可实力嘛,就很一般。

    西行的时候,用孙悟空的话来说:这老头随便给一拳,能在地上躺半年。

    所以,再往深处去看太白金星。

    难免会有相对贬低的说法,不同于“天使”身份,太白金星甚至像是太监。

    想想吧,服侍在天子身边,传达天子的旨意的太监,和太白金星何其相似。

    当然,真的抱有这种想法是少数人,而且就算有,也绝对不会表露出来。

    如果那些人看到现在的情况,估计会庆幸自己至少做到了笑脸迎人。

    不然的话,说不定某天就被发现死在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中。

    任谁也没有想到,太白金星隐藏如此之深。

    唐洛也一样。

    “不值一提,只是有一点自保之能罢了。”太白金星收回拂尘,收回的过程中,那些白色的细丝断裂飘扬。

    他摇摇头,有些痛惜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拂尘毁掉,但也干脆地将其抛下。

    太白金星踏前一步,挡在玉帝面前,对唐洛做出一个手势:“请。”

    唐洛看了玉帝一眼笑道:“玉帝老儿,你不会又在历劫吧?”

    玉帝作为天庭之主,在某些夸张的说法中还是三界之主,自身实力肯定是有的,而且很强。

    毋庸置疑。

    可他不是在历劫就是在历劫的路上,就没什么真正出手的时候。

    “呵。”玉帝嗤笑一声,“击败了太白,你才有资格站到我面前。”

    “好啊。”唐洛看向太白金星,笑着说道。

    接着,飞起一脚,踹向玉帝的脸庞。

    这是极为简单干脆的一脚,没有任何花哨之意,甚至连一点风声涟漪都不曾泛起。

    可站在旁观者的第三视角来看,如同普通人看到地球撞击向火星。

    巨大的天体在碰撞,带来的是极端的毁灭。

    太白金星身子骤然膨胀,上身的衣服被完全撕裂,暴露在外皮肤变成赤红之色,从原本略显消瘦的老者,变成了两米多的巨汉。

    身后一道红色的光圈浮现。

    他伸出右手,拦在唐洛和玉帝之间,想要挡下唐洛这一脚。

    可唐洛这一脚又岂是这么好接的?

    红色的太白金星右手连带着身躯失去平衡,手背撞向玉帝的脸庞。

    最终没有和玉帝的脸庞接触到——玉帝及时抬起右臂,挡在眼前。

    坐着的王座在狂暴的力量下支离破碎,玉帝本人也退出数百米之远,才停下来。

    右臂上的衣袖完全破碎,手臂暴露在外,身上法宝衣物也无法承受住这一击的力量。

    防御之能被完全毁去,只剩下正常的遮体之能。

    另一边太白金星的右手也在不自觉地颤抖着,疼痛传来。

    “你真的以为我是手痒来打架的?”唐洛看着玉帝的眼神变得冰冷,“我是来,杀你的啊。”

    “当!”

    轰然巨响从唐洛身侧传来,掀起的音浪化作激流,足以让天宫那些华丽的建筑化作废墟。

    太白金星沉重的拳头,落在一柄剑的剑身上。

    因为他这一拳,那柄垂直向下的剑向唐洛这边倾斜过去,差点撞到唐洛身上,接着剑气爆发,又重新恢复笔直的姿态。

    那些剑气在太白金星的拳头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炽热的鲜血流出来。

    伤口蠕动,想要愈合,但刚刚弥合,就有剑气迸发,切割。

    太白金星握着右腕,专心灌注力量,才勉强将剑气驱散。他意识到,自己的右掌,至少需要五分之一炷香才能够恢复正常。

    “诛仙四剑!”

    玉帝双眼眯起,看着突兀出现,挡下太白金星一拳后悬浮在唐洛身边的四把利剑。

    诛仙四剑,是唐玄奘的底牌!

    八卦炉之后,他又从哪里得到的诛仙四剑?

    是神魔游戏,是太上老君,还是通天教主的意志?

    玉帝相信,诛仙四剑能够出现在眼前的唐玄奘手中,肯定不是什么巧合。

    念及此处,玉帝心中愤怒,嫉妒,甚至有了一丝怨恨。

    凭什么!

    我才是天庭之主,你们消失无踪,撒手不管,是我在维护天庭!到头来,八卦炉被唐玄奘拿到,诛仙四剑也在唐玄奘手中!

    八卦炉就算了,里面有着杨戬、哪吒存在。

    可诛仙四剑呢!

    如果你们当初不看好我,为何找我,联合我将那偏居一隅的天宫,变成天庭这一尊庞然大物?

    让我从一方天帝,变成天庭之主,到最后却把一切都留给一个外人!

    唐玄奘还会拿出什么,盘古幡吗!

    三清,你们把我当做什么!

    “陛下……”太白金星看向杀意森然玉帝。

    这份杀意,不仅仅是对唐洛,更是对玉帝以为唐洛背后存在的三清。

    事实上,诛仙四剑到唐洛之手,和三清没什么关系。

    或许唐洛接触到诛仙剑这个任务可能有他们的手笔。

    可除此之外,唐洛“收服”诛仙四剑,依靠是力量,还有和诛仙四剑极为匹配的性格。

    要去屠戮的莽夫配凶器,再合适不过。

    如果不是唐洛够猛够凶,诛仙童子估计能催动诛仙四剑把唐洛砍个半死。

    “联手,先杀此獠。”玉帝吐出一口浊气。

    “是,陛下!”

    太白金星不顾伤势,双手在身前上下虚笼,金色的印记闪过。

    唐洛周围出现金色的透明圆球,将其笼罩后缩小。

    唐洛随手抓过身边的陷仙剑,朝着笼罩来的圆球一挥,剑气密布,空间、圆球一同凹陷破碎。

    就在破碎的瞬间,“啪嗒”一声脆响。

    一道寒光如游龙袭来,被唐洛前面的绝仙剑自行挡住。

    这场战斗,不是一对二,而是二对二。

    诛仙童子才是真正掌控四剑的主人。

    挡下拿到扭曲的寒光,绝仙剑往下一坠,差点从高空掉落。

    玉帝的手中,拿着一根鞭子,长三尺六寸五分,有二十一节,每一节有四道符印,赫然曾经在封神之战中大放异彩的打神鞭。

    刚才看似一下,实际上却连打八十四下,差点把绝仙剑直接封印。

    饶是依然剑气纵横,现在绝仙剑也是威力大减。

    如果拿去砍太白金星,估计只能留下一个小伤口。

    “四剑合一,交给你了。”

    诛仙童子浮现出来,说了一句,又重新投入剑中。

    以如今四剑的情况,其实已经不可能发挥出当年在通天教主手中的威力了,四剑合一,完全由唐洛催动,才是最佳选择。

    绝仙、戮仙、诛仙三剑化作三道剑光,投入到唐洛手中的陷仙剑中。

    四剑合一后以诛仙剑为主,可以看到,以前裂痕减少。只是从护手处,一道弯弯曲曲的裂痕向下蔓延,占据了剑身三分之一的长度。

    四剑合一,剑气一闪而过。

    太白金星连退,双手护在身前,双臂合拢,像是一块巨大的门板,上面伤**错纵横,深可见骨,鲜血直流。

    玉帝挥动打神鞭,抽碎临身的剑气。

    唐洛没有去管太白金星,举起手中的剑,千手不能防!

    无尽剑光笼罩玉帝。

    打神鞭狂舞着,四道符印连闪,从原本的光芒闪烁,变得暗淡,到最后彻底消失。

    接着,打神鞭被唐洛一剑斩断。

    剑上裂痕蔓延到三分之二处,唐洛一剑刺向玉帝胸膛。

    “当!”

    又是一声脆响,玉帝指剑点出,金色剑影凝聚,撞在诛仙剑尖上。

    “其实我也擅长用剑。”

    玉帝说道,千万剑气,刹那爆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