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们一起上!

    好在孙悟空也是今非昔比,当年如来一张六字真言加上五指山压了他五百年。

    现在周围一堆不是如来的六字真言,只是让他觉得行动不便而已。

    抡起金箍棒,孙悟空毫无顾忌地朝着四面八方砸去,一瞬间砸出了千万棍。

    周围的六字真言散发出金色的璀璨光芒,宏大的佛音响起,共同形成金色的光幕,重重叠叠,阻挡孙悟空的攻击。

    棍影之下,光幕破碎,大量六字真言符咒被撕碎,剩下的那些,还要包裹过来,唐洛伸手一抓。

    千手不能防!

    琉璃骨爪撕碎剩余的六字真言符咒,唐洛和孙悟空两人立刻下坠,比起以前,这次坠的速度很慢。

    感觉像是坠入到大海中,慢慢往下沉。

    “嗯?”孙悟空皱起眉头,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类环境,湿漉漉黏糊糊。

    好吧,火焰山这样很热地方同样不喜欢,冷一点倒是没关系。

    “悟空,这就是下一层了。”唐洛提醒孙悟空可以干活了。

    “哦,不过师父,这里关押是什么?”孙悟空左看右看,火眼金睛眨啊眨,暂时没发现敌人。

    也想着往什么方向砸,用金箍棒打通通往下一层的通道,好歹也要有个方向。

    这里向下沉,并不意味着下是真的“下方”。

    要不,干脆所有方向都砸过去算了?

    “不知道,石碑上只有数量,而且也不知道这里是第几层,不过好像还真没有只关押着一个囚犯的层数。”唐洛回忆了一下。

    上两层,是饕餮和梼杌,如果不是饕餮的话,唐洛会怀疑,他们现在其实在饕餮的肚子里面。

    正说着,一阵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诡异之声传来。

    周围类似于黑水的环境中,飘荡过来一个不成形的半透明之物。

    乍看之下像是破披风包裹在一个无形的人体之上。

    “混沌?”孙悟空看向唐洛询问。

    “我也不认识啊。”唐洛表示这种一看就不能吃的玩意,他不熟。

    师徒两对视一眼,管他是不是,上就对了。

    两人同时出手,那飘来的混沌左边是孙悟空的金箍棒,右边是唐洛的大手印。

    连抵挡的余力都没有,刹那间就被撕成了碎片。

    那些翻飞的碎片没有消失,反而旋转着,化作更多的混沌,并且在眨眼间膨胀成了刚才所见的正常大小。

    数百混沌将唐洛和孙悟空包围。

    “哈哈哈!”孙悟空大笑起来,“来,来!看你恢复得快,还是俺老孙杀得快!”

    手中的金箍棒一抖,明明“石棍”却抖出了“枪花”。

    枪花棍影重重叠叠,如同落雨一般,点向那些混沌。

    所有的混沌被金箍棒一下点碎,重新形成,又被点碎。

    大量的混沌不断出现,却被孙悟空牢牢阻挡在外。不仅如此,金箍棒还在不断变长,攻击范围进一步扩大,非但消灭着那些混沌,还在破坏周围的环境。

    那些黑水似的玩意,被“掀起”惊涛骇浪,不断蒸发消失。

    一炷香后,孙悟空收回金箍棒,混沌被他击杀,周围显现出六字真言的符咒。

    不过这些符咒和上一层的不同,已经彻底暗淡,不少还破破烂烂。

    脚下一个黑色的空洞,给人的感觉像是混沌是从下层跑到上层来的。

    没有废话,唐洛和孙悟空两人跳下。

    刚刚进入,一声兽吼咆哮传来,带着一阵扑面而来的腥风,血盆大口张开,咬向唐洛和孙悟空两人。

    锋利交错的牙齿,每一颗都像是擎天巨柱。

    孙悟空和唐洛的体型,这和血盆大口比起来,真正的连牙缝都塞不完。

    孙悟空把金箍棒往前一丢:“大。”

    口中轻喝一声,金箍棒顿时变得顶天立地,和那两排交错的锋利牙齿对撞,把那些牙齿撞了个支离破碎。

    不仅如此,金箍棒还进一步变大变粗,硬生生把那血盆大口撕裂。

    可以想象一下,像是一根牙签竖在嘴里,狠狠咬下,被刺痛的同时,牙签还变成了擀面杖。

    血盆大口退去,声音从兽吼变成哀嚎后,最后消失。

    唐洛和孙悟空看过去,只见一只如山脉一般的巨兽趴在地上,大致的样子像是老虎,头上长着一对弯曲的血红色角,背上还仗着一对黑色的翅膀。

    穷奇。

    “不明白关着这些家伙是干什么。”孙悟空嘀嘀咕咕,四大凶兽虽然很强,但是怎么看都够不上被关押在降魔塔深处的水平。

    他原本以为会遇见什么入魔妖僧之类的角色。

    这一层极为广阔,既没有符咒,也没有降魔塔本身就有的压制。

    孙悟空正准备再往下砸,唐洛倒是看见了通往下层的通道,招呼孙悟空过来。

    两人进入降魔塔以来,第一次好好走路。顺着旋转的楼梯往下,孙悟空一马当先:“师父!到了!”

    他们赫然已经来到了降魔塔的最后一层。

    想象中的艰难险阻没有出现,最后的四大凶兽稍微厉害一点,但也就那么回事。

    别说现在的孙悟空,就算是以前的孙悟空也丝毫不惧。

    一路上唐洛还赚取了不少功德之力,弥勒的这次布置,让人有些看不明白。

    就算是消耗,其实也不算大,孙悟空神采奕奕,还能够“再战五百年”。

    唐洛的话,他的伤势,其实再多消耗一点,少消耗一点,区别真的不大。

    能够压制住伤势,一切都好说,压制不住,爆发出来后果会很严重——无论怎么看,都是这种情况。

    降魔塔的最后一层(如果那个石碑没有骗人的话)的样子和第一层基本没有区别。

    不过中间的大佛,变成了一个莲花石台。

    石台上面,放着观音的杨柳玉净瓶,只是上面的杨柳已经彻底枯萎,暗示着主人的命运。

    莲花石台下,是一根圆柱,圆柱上有铁链环绕。

    孙悟空一跃而起,抓向莲花石台上的玉净瓶。

    他的右手在触碰到玉净瓶的瞬间,玉净瓶泛起一阵涟漪,像是镜中花,水中月。

    让孙悟空的手掌穿透而过。

    “我就知道那秃驴要耍阴招!”孙悟空骂道,举起金箍棒就要彻底毁了这降魔塔。

    一阵锁链声响起。

    石柱上的锁链叮当撞击。

    这些锁链不是彻底围着石柱,而是有一部分延伸出去,到那群佛陀塑像当中。锁链动起来的源头,就来自那些塑像中。

    “谁在装神弄鬼,给你孙爷爷滚出来!”孙悟空喝道,一棍扫向那些佛陀塑像。

    佛陀塑像被一棍扫成碎片,锁链却扬起,挡住孙悟空的金箍棒后应声而断。

    破碎的佛像中间,有一人盘膝而坐,双手上绑着两根锁链。

    刚好被孙悟空一棍子扫断。

    那人站起来,手上的锁链“残骸”落下,化作一堆齑粉。

    “孙悟空。”他朝着孙悟空笑道,长发自行向后,露出一张英俊桀骜的脸,“刚才玩得开心吗?”

    “是你!”孙悟空眯起眼睛。

    “嗯,怎么是你?”唐洛走过来,先是摸向莲华石台上的玉净瓶,同样如同触到幻影后,才看向那人说道。

    “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在陪你们玩。你们居然都没有发现,真是让人伤心啊。”那人语气轻松,带着一丝调侃。

    “伤个屁!要不要打,不打就滚!”孙悟空举起金箍棒,指向此人。

    “呵。”那人轻笑一声,“猴子,你还是这么狂妄自大。难道忘记了当年差点被我一口咬死吗?”

    九灵元圣!

    西行过程中,取经小组遭遇妖怪,其实要远远多于《西游记》中那些。

    如果把每次遇到妖怪或者馋唐洛身子的贱人都算进去,可要远远超过“八十一难”。

    面对各种拦路虎,大部分情况下,孙悟空都是得过且过,差不多就行的状态。

    一方面是唐洛的要求,他要“以战养战”,另一方面,也不是所有的妖怪都值得孙悟空认真出手。

    很多妖怪看似抖得不行,还让孙悟空去搬救兵,可实际上,是他懒得动手。

    那些妖怪是仗着法宝玄妙,不是本身实力强大。

    可其中有那么一些妖怪,实力很强,比如牛魔王,狮驼岭的三王,百目蜈蚣,还有九灵元圣!

    其中,又以九灵元圣为最特殊的存在。

    那个时候,孙悟空和猪八戒等人联手,也拿不下他。

    最后的结果,也不是什么太乙救苦天尊的仆从把九灵元圣打得满脸开花,而是这“九头狮子”战了一番后自行离开。

    他和太乙救苦天尊之间也没有什么联系。

    当年孙悟空也说过,九灵元圣是一个比杨戬更加棘手的敌人。

    这话的意思,等于变相承认了,其实他孙悟空不是九灵元圣的对手。

    不过在西行之后,唐洛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九灵元圣了。

    却没想到在这里重新见面。

    “看看是你咬死我,还是俺老孙把你捅个对穿!”孙悟空没有去管九灵元圣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被关押,还是投靠了弥勒?不重要。

    既然是敌人,那就开打。

    随着一声咆哮,金棍棒点向九灵元圣。

    九灵圣元脸上的浅笑变成了嘲讽的笑容,长发飘扬,身后浮现出一个狰狞的脑袋虚影,不是什么狮子脑袋。

    赫然是刚才出现的穷奇!

    穷奇脑袋伸长,像是一条诡异扭曲的毒蛇,咬向孙悟空的金箍棒。

    眼看两者就要碰撞,旁边琉璃骨爪扇过来,拍在穷奇之首上。

    穷奇之首被硬生生扇飞碎裂,孙悟空的金箍棒乘虚而入,点在九灵元圣的手掌上。

    九灵元圣连退十步,几乎撞到背后的墙壁,手掌上有类似于龟壳碎片一样的玩意纷纷落下。

    他盯着唐洛,嘲讽的笑容逐渐消失。

    “看什么看?你以为我们会跟你这样的邪魔外道单挑?”唐洛一挥手,“悟空,不用留手了,我们一起上,打死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