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下次一定

    最新网址:</p>“终于出来了!”孙悟空大笑一声,二话不说冲向弥勒。

    弥勒抬手轻轻一招。

    脚下组成道路的三千世界有一部分分散而出,如同流星群撞向孙悟空。

    孙悟空金箍棒横扫,砸碎最先撞向自己的几个世界。

    反震的力量让他动作都顿了一下,立刻有世界触碰撞到孙悟空手臂上,却没有以强大的力量将孙悟空震开、撞伤。

    而是附着在了孙悟空身上,限制他的行动。

    另外有世界从背后,左边,上面,脚下,右边撞击而来,贴合附着着,一个眨眼就把孙悟空彻底包裹起来。

    没等孙悟空震碎这些世界脱困,更多的世界汇聚,加起来共有一千个,这些世界以孙悟空为核心,凝成一个巨大的无比的圆球。

    弥勒伸手轻轻一点,圆球散发金光,模样变幻。

    很快,一尊金色弥勒佛像出现在混沌虚空中。

    笑口常开,蹙额大腹,靠坐金莲,袒露胸膛,肚子里面,隐约可以可见一道恐怖的魔影正在左冲右突,想要脱困。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弥勒出手将孙悟空困住,右手轻挥,大肚弥勒佛飘向远处,不知所踪,短时间内恐怕都无法回来了。

    唐洛没有着急找回孙悟空,因为弥勒手中出现了观音的玉净瓶。

    弥勒面带浅笑,伸手握住玉净瓶。

    坚固的玉净瓶上,裂痕冒出,随着弥勒手掌收拢,应声而碎。

    哮天犬、猪八戒、敖玉烈还有沙悟净四人出现。

    每个都是重伤奄奄的状态,包括沙悟净的法宝本体,也处在破碎的边缘。

    这是弥勒强行破碎玉净瓶,给他们带来的伤势。

    弥勒手掌摊开向上,将几人悬浮于掌中,朝着唐洛笑道:“妖僧,你的弟子,我还给你。”

    说着,一挥手,主动把昏迷不醒的猪八戒等人送到唐洛面前。

    看上去非常好心的样子。

    实际上,自然是因为两人的默契,弥勒要消耗唐洛功德玉莲的功德之力来救回猪八戒等人。

    就算猪八戒他们被救回到全盛状态,也难以左右得了唐洛和弥勒之间的战局。

    真到了他们能够成为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时候,弥勒离死也不远了,区别不大。

    孙悟空不一样,实力强横,战力更是胜过实力。

    所以弥勒不惜以三分之一的三千世界为代价,将其暂时封印送走。

    先解决了唐洛,再腾出手处理孙悟空。

    可以的话,弥勒依然希望能够收服孙悟空,让他乖乖当狗。

    如来做不到的事情,我能做到!

    唐洛就没有这种“待遇”了,他在弥勒心中,属于必死的那个人。

    “真是谢谢你啊。”唐洛嘲讽一句,眉心功德玉莲浮现,开光疗伤的光芒笼罩猪八戒等人。

    修复着他们身上严重到几乎致死的伤势。

    只是过了好一会儿,功德玉莲功德消耗甚多,也不见猪八戒等人醒来。

    弥勒静静看着,轻笑一声,似乎舒心了一些。

    除了玉净瓶破碎带来的伤势之外,弥勒其实还暗中给了猪八戒他们一下,力量盘踞着他们的身躯,疯狂抵消着功德玉莲的疗伤效果。

    势必然要将功德玉莲的功德彻底消耗。

    不能让功德玉莲成为唐洛的底牌,给他弥勒造成阻碍。

    没有前提逼出可能存在的如来,弥勒觉得自己已经先输了一筹,不能再输下去。

    唐洛面无表情地看着功德玉莲的功德如泄闸的洪水一样消耗。

    弥勒留在猪八戒他们体内的力量如附骨之疽,难以拔出,消耗极为巨大。

    其实这种级别的战斗,功德玉莲也只能从旁辅助,想要成为决胜的关键,就比较困难。

    唐洛能用三不可状态,一定程度上阴死九灵元圣,那是和孙悟空联手,弥勒又躲在暗处,把九灵元圣当做棋子消耗的关系。

    一对一的情况,不可视不可闻不可触其实也瞒不过九灵元圣。

    其实弥勒如果真的肯光明正大站出来动手,九灵元圣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杀掉。

    只能说,九灵元圣这个终极妖王头太铁,不够阴。

    偏偏弥勒这队友的阴不只是针对唐洛,还直接把他当棋子,就注定了他的命运。

    同样,猪八戒他们也是棋子,不过是另外一种用法。

    随着功德的大量消耗,猪八戒几人严重的伤势终于开始有所好转。

    唐洛取出驰道,把几人放进去。

    以他们的实力,要在这种环境下生存,颇为困难。更别说,弥勒极有可能把他们当做主攻目标。

    猪八戒四人陆续苏醒,正要开口说道。

    唐洛说道:“凝神静气,我助你们早点恢复。”

    猪八戒几人对视一眼,不再说话,干脆地配合功德玉莲的开光疗伤。

    不多时,功德玉莲上面的光芒逐渐暗淡。

    目前伤势最轻的猪八戒开口说道:“师父,可以了。”

    疗伤到这种地步也差不多了,不需要真的彻底痊愈。

    “不行,弥勒留下门法,如果不能彻底痊愈,会留下后遗症,修为不得寸进还是轻的,日后更会倒退,一日千里。”唐洛说道。

    这是弥勒留下的“明手”,没有任何掩饰。

    逼着唐洛最大化消耗功德之力。

    见唐洛主意已定,猪八戒他们不再多言,专心疗伤,想要尽快恢复。

    他们相信,唐洛肯定有什么后手准备,但这不妨碍他们尽量减少功德玉莲的消耗。

    又过了一会儿,功德玉莲洒下的光芒微弱暗淡。

    猪八戒等人站起来,已经恢复到全盛状态,而功德玉莲长久以来储存下来的功德,也被消耗了九成。

    剩下的那一成,绝对不可能让唐洛彻底复原,真正破后而立。

    只剩这么点功德的功德玉莲在接下来面对弥勒的战斗中,连左右一下战局都办不到。

    没有多说废话,敖玉烈化作真龙,猪八戒坐上马夫的位置,九齿钉耙一边,变成长鞭子,将敖玉烈和马车相连。

    哮天犬站在马头上的,到处嗅着,确定着孙悟空的位置。

    沙悟净力量笼罩住驰道,加固它。

    马车开始奔腾,和驰道一起化作一道玄金流光,瞬息消失不见。

    那速度,连弥勒都微微挑了挑眉毛。

    现在猪八戒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孙悟空,助他脱困回归。

    有驰道在手,加上敖玉烈的速度,哮天犬确定大致方向,找到孙悟空不是什么难事。

    “大师兄不好了!师父要和‘妖怪’打起来了!”

    唐洛收回暗淡的功德玉莲,看向弥勒。

    “唐玄奘,你还有什么底牌?”弥勒依然没有主动进攻。

    “马上你就看到了。”

    唐洛慢慢抬起右手,一股别样的气势从他身上升腾出来。

    弥勒脸色瞬间严肃,这股气息……果然!

    随着他抬手的动作,唐洛背后淡金色的光线浮现,缓缓勾勒出一尊高大无比的佛陀。

    上次任务得到的奖励,一次性技能,如来神掌,被唐洛用了出来。

    “如来……神掌!”

    弥勒低语一句,果然!如来你最终还是出现了!

    尽管不是如来本尊降临,只是一式如来神掌,弥勒依然不会托大,他双手捏动法决结印。

    身上浮现一道金光,身形从脚下三千世界道路缓缓升起,金光笼罩全身。

    看上去像是一盏金色的灯。

    金顶佛灯!

    却是偏向防御的神通之法。

    唐洛抬起的手拍向弥勒,身后大佛虚影也同样伸手拍向弥勒,带着无边磅礴之意,却没有很多佛门神通自带的佛音。

    相比之下,除了那座大佛陀之外,还是弥勒施展的金顶佛灯看上去更为“佛门”。

    手掌落在金光之罩的瞬间,弥勒手中猛地跃动出一团金色火焰。

    火焰扩散到光幕上,涌向手掌。

    金顶佛灯·佛之莲火!

    这才是这一神通的完整一式,防守的同时反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璀璨的莲火涌动到如来神掌之上。

    如来神掌却在这个时候刹那消失,好像从来不存在过一般。

    弥勒手掌轻轻一颤,有一种“一拳落空”之感。

    “怎么回事?”他看向唐洛,刚才金顶佛灯·佛之莲火使出,竟然完全打到了空处?

    对手收手不可能这么快!

    “嗯?”

    唐洛也轻轻移了一声,再度抬手拍向。

    大佛陀出现,巨掌落下。

    撞上燃烧着的金顶佛灯,消失。

    “……徒有其表?”弥勒表情瞬间狰狞了一下。

    第一下他还没能察觉,第二下,弥勒分明感受到,这如来神掌,有其形,有其神,有其势,却没有真正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唐洛大笑起来,“瞧你这样子,吓傻了吧!”

    其实,在施展这个一次性技能之前,唐洛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如来神掌是“假”的。

    他只是随便用一下,看看是个什么样子,丝毫没有期待这是真的如来神掌。

    刚刚施展的情况,连唐洛自己都点惊讶,难道还真的是如来神掌?

    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是假的。而有意思的是,当唐洛完整施展了一次如来神掌后。

    他自然而然地将学会了这个技能,可以再度使用。

    当然,使用出来的依然是徒有其表的如来神掌。

    没有半点威力可言。

    大笑着,唐洛再次拍出如来神掌,弥勒维持莲火挡下,触碰瞬间,如来神掌消失。

    反击之力又一次落空。

    弥勒出离愤怒,以其修为地位,按道理不至于这么容易生气。

    可他面对的是唐洛,还有“心心念念”的如来,就不可能保持那种高高在上的神佛姿态。

    不是被拉下神坛,而是唐洛、如来和弥勒一样,都是站在神坛上的。

    打算散去金顶佛灯,弥勒就要从守到功。

    唐洛却又是一掌如来神掌覆压而来。

    金顶佛灯再现,护住弥勒全身。

    然而,这一掌依然是假的。

    “你!”弥勒身后呈现出金刚怒火之相。

    如来神掌是假的,但,难道真的一定就是假的吗?

    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弥勒都不可能视这如来神掌为无物。

    除非真正下定决心,不再想着以最小的代价解决唐楼,否则就没有办法狼来了。

    “下次,下次一定。”面对弥勒的佛怒,唐洛一脸严肃,“下次一定是真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