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死。”

    弥勒脸色沉下来,伸手一抓,脚下的飞出十多个大千世界,凝成一个不过弹珠大小的圆球,弹向唐洛。

    他不是个犹犹豫豫,优柔寡断之人,意识到事不可为后,立刻放弃“无伤,少伤”杀掉唐洛的想法。

    决定尽快将其解决,如果让猪八戒等人寻回了孙悟空,师徒联手,情况反而对他比较不利。

    金色的微光一闪而过,大千世界带着毁灭性的力量出现在唐洛面前。

    唐洛双手在身前合十,虚影浮现,笼罩全身。

    大千世界落在玄金不灭身上,玄金不灭身坚持不到两息时间便已然破碎。

    唐洛身子后退,右手向前拍去。

    只比巴掌大一些的大手印浮现,和大千世界圆球撞击在一起。

    两者同时破碎,唐洛轻哼一声,骨掌上裂痕浮现,看上去下一刻就要碎裂的模样。

    不仅如此,破碎的十多个大千世界,死亡的生灵们散发出浓重的怨气,和血煞之气凝结,化作血色冤魂噬咬向唐洛。

    唐洛一甩衣袖,锦斓袈裟血红大作,那血色冤魂扑入锦斓袈裟,被其直接吞没。

    锦斓袈裟血色汹涌,作为一件真正的“凶兵”,在防御上不如沙悟净所化的琉璃净衣,但这种冤魂对它来说不过是滋补之物。

    这种附加的攻击,不过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还不如大千世界撞击对唐洛产生的伤势。

    只是这血色冤魂也不过是用来稍微分散一下唐洛的注意力,弥勒宽大的僧衣飘动,袖手一甩。

    衣袖化作巨大黑洞,笼罩唐洛。

    “嗯?”唐洛刹那间被卷入黑洞,消失无踪。

    几息之后,弥勒衣袖膨胀,他再度一甩手,伴随着一丝轻微的撕裂声,把唐洛丢出。

    被丢出的唐洛,脑袋上被金色的烈焰笼罩,勉强压下,气息不稳,起伏巨大。

    他看向弥勒说道:“袖里乾坤?”

    这可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的招牌神通,不想却在弥勒手中施展了出来。

    不是说弥勒做不到,其实绝大多数强者,都能够做到袖里乾坤的类似效果来拿捏对手。

    只是能够这么“轻易”就把唐洛拿下,恐怕就只有镇元子的袖里乾坤了。

    不过这招袖里乾坤还差了那么一点点,镇元子的袖里乾坤不仅能够困敌,还能够杀敌,用古典术语来说,就是“一时三刻化作脓水”。

    而弥勒的袖里乾坤,无法镇死唐洛。

    只做镇压,这也是袖里乾坤引动唐洛伤势,达成效果后被他迅速脱出的原因之一。

    如果有着镇死之能,少不得还要纠缠一番,唐洛才能够脱困。

    弥勒不回答唐洛的这个问题,而是说道:“唐玄奘,没有了那点小聪明小手段后,你就只剩下这点本事了吗?”

    他完全肯定,现在的唐玄奘之弱,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我手段还多着呢!”唐洛翻手一招大手印,袭向弥勒。

    弥勒施展金顶佛灯,这次此式神通,终于发挥出了应有的威力。

    挡下大手印的瞬间,佛火蔓延,瞬间点燃唐洛。

    唐洛散去大手印,双手在身前一合,玄金不灭身爆发,金色虚影将佛火驱逐,燃烧殆尽。

    就在玄金不灭身消失的刹那,弥勒出现在唐洛身前,一掌已经印在其胸膛。

    唐洛没有任何躲闪防御减轻伤势的意思,相反,他手中玄变出现,形成玄变之剑,漫天剑影笼罩弥勒。

    玄变·千手不能防!

    弥勒再用金顶佛灯,只是这次,坚不可摧的佛光防御破碎,剑影呼啸而至。

    弥勒没有与之硬抗,身形模糊,退后。

    鲜血从伤口流出,淌出一道血痕,弥勒伸手,抹掉脸上的鲜血:“原来如此,是源之具象。”

    脸上稍显狰狞的伤口在他一句话的时间,便已经复原。

    “不过你不会真的以为这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吧?”弥勒冷笑着,对他来说,玄变的杀伤力还差了不少。

    小伤而已。

    “我发现,你废话真的比想象中的要多。”唐洛说道。

    弥勒不是什么不苟言笑之人,他以往的形象不只是平易近人,更是游戏人间者。话多是正常的,可是现在的弥勒,甚至有些用言语发泄的意思。

    联想到他对唐洛一贯的态度——

    “仔细想想我们也没什么仇怨。”唐洛说道,“我好想找不到你一直针对我的理由。”

    “天魔妖僧,人人得而诛之。”这是弥勒避实就虚的回答。

    “行吧。”唐洛见弥勒没有说明的意思,也不再纠缠,手掌向上张开,缩小的女儿国虚影在手中转动。

    功德玉莲浮现在上,消耗最后的功德之力,洒下光华。

    弥勒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动手。

    很快,最后的功德之力也被唐洛彻底耗尽。

    唐洛收起掌中佛国,身边却有一高大树木出现,看样子,还是蟠桃园的蟠桃树。

    蟠桃树出现后迅速干枯,风化。

    里面的女儿国国王苏醒,睁开双眼,被唐洛护住,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

    “看这个秃驴。”唐洛按着女儿国国王的肩膀,把她转向弥勒,“当年我离开,就是因为这个秃驴。”

    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如来不在,唐洛决定就由弥勒来背锅了。

    “……”弥勒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面对唐洛,他真的无法淡然处之。

    唐洛的出身来历,作为,以及如来的偏爱,一切的一切都让弥勒愤怒。

    大雷音寺,不应该存在这样的魔!

    连入降魔塔改过自新的机会都不应该给他,更不用说,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为大雷音寺之佛。

    “好,你先回去吧。”把锅甩完,唐洛用掌中佛国,把还在茫然的女儿国国王收回去,神清气爽。

    弥勒的作用,基本已经发挥完毕。

    这个老东西,已经没用了。

    脸上笑容收敛,空洞眼眶中,那不稳定的金色火苗瞬间扩散,席卷唐洛全身,看上去似乎终于无法压制住那恐怖的伤势,彻底爆发出来。

    只是弥勒脸色一变,不对!

    这似乎,不是伤势的爆发!

    没有多言,弥勒悍然出手,火焰中的唐洛取出召唤之心:“就决定是你了,去吧,二郎神!”

    杨戬被召唤而来,挡住在唐洛身前。

    “杨戬……”弥勒低语,并未停下攻势,和杨戬对撞。

    “喂,我可不是你的保镖。”话是这么说的,可杨戬硬生生抗住弥勒的攻击,仅仅退后了一步。

    他将弥勒所有的攻击力量尽数接下,不让弥勒影响到身后的唐洛。

    不远处的三千世界中,一个世界脱离,飞到弥勒手中,被他掌控捏碎,甩了出去。

    两个身影凭空出现。

    其中一人大袖一甩,袖里乾坤卷向杨戬,虽没能把防备的他卷入大袖之中,却也让杨戬身形不稳,远离唐洛。

    “镇元子,普贤菩萨——不对,他们竟然被制成了傀儡!”杨戬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略微出现一丝波动。

    五大菩萨中最后一个,普贤菩萨“现身”,而弥勒为何会一招半式袖里乾坤的原因也浮出水面。

    无论是普贤还是镇元子,只要他们没有更进一步,任何一人肯定不是的杨戬对手,更别说还变成了傀儡。

    但两只傀儡联手,不计任何损耗,想要挡住杨戬一时半会还是没有问题的。

    杨戬被迫陷入到和傀儡的战斗中。

    唐洛和弥勒之间再无阻碍。

    弥勒出现在唐洛面前,轰出一拳,拳心佛光万丈,从缝隙中射出,璀璨无比。

    佛光普照!

    璀璨的佛光把处在金色烈焰中的唐洛,还有弥勒一块吞没。

    杨戬天眼开启,看向那边,就要动用杀招,动作却在这个瞬间停下。

    “我觉得,你应该不想错过这场战斗。”唐洛的“声音”从璀璨光华中传来。

    光华消失。

    弥勒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停在唐洛身前。

    拳头面前,琉璃骨掌张开,挡住汹涌的力量,佛光完全凝聚在拳头上却不得寸进。

    弥勒猛地收拳退后。

    唐洛没有追击,身子微微漂浮着,金色的火焰徐徐熄灭。

    白色的头发,从发根开始,如白纸染墨,一直到发梢,完全恢复成了黑色。

    眼眶周围的冰壳早就消失不见,空洞的眼眶也恢复成正常的模样,只是眸子显现出最为深沉的黑色,仿若一口幽泉,夺人心魄。

    身上的锦斓袈裟,从衣领开始,血色开始褪去,锦斓袈裟变成了白色,并非纯白,而是月光一般的皎洁之白。

    那些褪去的血色,形成若隐若现的纹路,在唐洛已经恢复的双手上留下淡淡的血光。

    没有狂暴的气势,也没有绚烂光华。

    伤势恢复,十成功力!

    这一刻,完全复原的唐洛,看上像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退后的弥勒脸色肃然,瞬时施展金顶佛灯,这次佛光没有笼罩全身,而是仅仅停留在左侧。

    佛光形成光幕的同时,唐洛也出现在弥勒左侧,看上去像是要和弥勒交错而过。

    “交错”之间,他右手抬起,往旁边一拍。

    手掌落在佛光上,金顶佛灯瞬间碎裂,没有离体的大手印与弥勒的佛光普照之拳对撞。

    “咔擦!”

    骨头扭曲碎裂的声音回荡在这片混沌虚空中,弥勒再次退却。

    唐洛右手握拳,佛之莲火泯灭在指间,连一丝灼烧的痕迹都无法留下。

    “你,早就可以恢复了?!”弥勒死死盯着唐洛。

    唐洛没有回答,对着弥勒遥遥一指,生死佛国!

    无形的力量如同锁链,勾连两人,无法挣脱、也无法切断。

    今日,我们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