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退后,让为师来!

    三千世界纷纷飞起,在弥勒身边旋转,一部分世界聚合着。

    弥勒一掌拍出,诺大的掌影袭向唐洛。

    同时,那些聚合起来的三千世界,也化作三张巨掌,分别从三个方向轰向唐洛。

    唐洛完全无视这些攻击,直奔弥勒而来。

    对撞的刹那,他猛地一挥手,汹涌的力量澎湃,撕碎眼前、周围的手掌。

    “苦海无边!”

    诺大的佛音在这一刻响起,被撕碎掌影并没有就此消失,相反,它们化作金色的海洋充斥唐洛的周围。

    漩涡、浪潮翻涌,仿若天灾降临。

    唐洛却完全无视周遭的一切,苦海在他面前分开,乘风破浪而去。

    弥勒双手合十,苦海之中,亿万生灵,成千上万金身罗汉形成苦海基石,他们咆哮着,哀嚎着。

    金身罗汉伸出无穷无尽之手,抓向唐洛,要把他彻底拉下,沉溺在这无边苦海中。

    唐洛脚下一踏,苦海震动崩裂,从原本的一片金色海浪变成无数的水滴,乃至雾化。

    脚下的手臂、罗汉身躯化作一团齑粉,消失无踪。

    苦海不能阻其分毫,唐洛已然来到弥勒面前,一拳轰出。

    弥勒凝重应对,部分三千世界在他手中形成一把戒刀,对着唐洛的拳头挥出。

    戒刀带出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人生八苦生老病死,忧悲恼、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世间百态,红尘一刀!

    人间红尘笼罩唐洛,又随着弥勒一刀挥下破开。

    断红尘!

    倘若没有迷失在红尘之中,也会被这一刀一分为二,一刀两断!

    只是,这一刀面对的是唐洛。

    彻底恢复的唐洛!

    戒刀并不锋利刀锋和拳头相撞,唐洛嘴角擒起一丝冷酷快意的笑容,拳劲汹涌。

    红尘戒刀刹那破碎,人间毁灭,无喜无悲!

    拳头落在金顶佛灯上,佛火燃烧着唐洛的拳头,却无法阻止拳头继续前进。

    弥勒左肩被唐洛的拳头砸中,身子像是陀螺一样飞起旋转。

    而在他旋转的刹那,左臂甩出,挥向唐洛。

    周围的金色之雾霎时凝聚到弥勒左臂上。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面对这一几乎没有任何间隙,甚至还利用了自己攻击的反击,唐洛手中玄变出现,化剑!

    玄金剑影闪过,弥勒整条左臂飞起。

    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之声,弥勒身子暴退,三千世界再动,在身前形成三重门户阻挡,和唐洛离开距离,阻他前行。

    局面,完全颠倒了过来。

    恢复的唐洛将弥勒全面压制,不对,就算是刚才,弥勒也没有做到这样把唐洛全面压制。

    唐洛举起玄变,从剑化玄变之戟,对着眼前的三重门一戟轰出。

    三重门应声破碎。

    门后弥勒盘膝而坐,身影缥缈,背后一棵菩提大树,身前一朵绽放的莲花。

    断臂之处,金光涌动,正在复原。

    唐洛二话不说,一戟砸了过去,只是玄变之戟却落了个空,从弥勒身上扫过,带着一阵涟漪。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芥子弥须,我在此,亦不在此。

    唐洛眼睛眯了眯,身子拔高,对准下方的弥勒,玄变之戟刺出。

    千手不能防!

    千万攻击完全笼罩这片区域,不留任何一丝空隙,涌动的力量充斥着每一寸空间。

    花树破碎,弥勒现形。

    芥子弥须,他几乎可以说介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

    偏偏唐洛的攻击,完全不讲任何道理,将一切都包揽,摧毁。

    断臂没有复原,胸膛上再添一道伤口,金红色的神佛之血流出,飘洒虚空。

    弥勒身后,大雷音寺浮现,无限佛光、佛音充斥周围虚空。

    “说起来,刚才好像的确没有看到大雷音寺的样子,原来是三千零一世界?”唐洛在心里暗道。

    佛光涌动,大雷音寺虚化着,环绕弥勒,慢慢融入其中。

    金色弥勒佛陀浮现,周围罗汉、菩萨、佛朝拜着他。

    万佛朝宗!

    弥勒身影消失,彻底化作金佛,双掌拍向唐洛。

    唐洛手中玄变一转,从玄变之戟变成了最原始的形态。

    右手呈现出指剑状态,玄变握在手中,前端随指伸出,刚好和指尖齐平。

    以玄变,点出往生度化指!

    金佛双掌并拢,带着身后千万之佛的力量涌来!

    玄变·往生度化指点出,和万佛朝宗对撞。

    金佛双掌碎裂,身后万佛佛音戛然而止,身形开始淡化。

    痛苦的嘶吼传来。

    金佛崩裂成无数碎块,粉碎着化作齑粉,消失于混沌虚空之中。

    弥勒出现,僧袍变得破破烂烂,几乎像是挂在身上的渔网。

    隐约散发着金光的身躯,上面全是细密的裂痕,如同瓷器被砸碎,碎成无数块,又被强行缝合起来。

    另一边手臂也断裂粉碎,金红色的鲜血不断流出。

    几乎在混沌虚空中流淌出一条滔滔长河。

    弥勒那张略显富态的脸上,已经被痛苦、愤怒所充斥着,他睁开双眼,眼中黑色瞳孔扩散着。

    “金蝉子!唐玄奘!”

    野兽一般的嘶吼从他牙缝中挤出,弥勒双眼彻底变成了黑色的漩涡。

    阴沉、冰冷、疯狂、暴虐的气息从他身上涌出。

    那些流出来的鲜血,好似变成了活物,扭曲着,如同一条条狂舞的毒蛇,肉虫,触手。

    “入魔了。”相比之下,唐洛非常平静。

    血色长河将剩下的三千世界完全卷入其中,涌入弥勒身躯。

    他的双臂重新生长出来,但不是正常的手臂,而是一对支离着,勉强没有破碎的赤红血肉兽爪。

    指甲锋利探出,如同弯刀。

    双脚也被一条条像是八爪鱼的脚,又像是蛇尾的玩意所取代。

    “居然长这样!”

    杨戬转头,看到左边玄金之光一闪,孙悟空等人归来。

    孙悟空正站在马车的车顶,看着魔化的弥勒,大呼小叫,一副惊讶的样子。

    杨戬懒得理他,重新看向战场。

    孙悟空注意到杨戬身边的傀儡残骸:“这是……”

    “普贤,镇元子。”杨戬言简意赅。

    “哈,俺老孙就知道这秃驴不是什么好东西!”孙悟空说道,“可惜他是师父的,没机会给他一棍了!”

    彻底入魔的弥勒狂暴着,犹如疯兽。

    唐洛倒是没有立刻攻击,相反,他凝立原地,伸手画符。

    血之符箓·疾风,融会贯通!

    血之符箓·隐身,融会贯通!治疗,融会贯通!替死,融会贯通!飞行,融会贯通!

    五个原本就在三级的技能,随着唐洛这次施展,全部融会贯通,不管于眼前的战斗有用没用,这些符箓以及画出的血之符箓·铁甲,都被唐洛一股脑用出。

    他的身影消失,又出现。

    接着,唐洛双手握住玄变,往两边分开,二刀流,融会贯通!

    玄变一分为二,二分为四。

    化作玄变之炮,悬浮于唐洛左右,化作玄变之戟,被唐洛握在左手,抗在肩头。

    化作玄变之剑,握于右手剑指弥勒。

    以及玄变之伞,收拢着,再分化,主动进入玄变之炮,充当“炮弹”。

    “这就是传说中的要你命三千!”猪八戒一拍手,兴奋道。

    “……”杨戬一阵无语,这法宝毫无“技术含量”,除了力量还是力量,只适合唐玄奘这个莽夫。

    “唯我独尊!”

    兽吼、人言、咆哮、低语,弥勒口中传来诡异的声音。

    兽爪在身前合十,佛光乍现,转化成滔天魔焰,形成一尊非人非兽非神非仙的佛魔,冲向唐洛。

    唐洛也主动迎向弥勒。

    死光·洪流!

    玄变·千手不能防·万兵冢!

    琉璃涅槃大手印!

    往生度化指!

    恐怖的力量对撞,一切都消失,就连孙悟空和杨戬,眼前的混沌虚空也消失,无法再看到任何东西。

    不得不带着驰道退后,防止力量的余波影响到它们。

    片刻后,一切归于平静。

    唐洛站立混沌虚空,黑色长发,白衣飘荡,身边的玄变武器重新凝聚成一把玄变,被他抓在手中。

    身上没有半点伤势,就连变成白色的锦斓袈裟也没有任何破损。

    “弥勒呢,彻底灰飞烟灭了?”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眨了眨,搜寻着弥勒的身影。

    杨戬额头天眼打开,同样搜寻弥勒踪迹。

    他感觉,弥勒或许未死。果不其然,很快杨戬就找到了一丝极淡极淡的痕迹,哪怕以他的天眼追踪,追出一定距离后,也彻底断了线索。

    “弥勒似乎逃了——”杨戬开口。

    “没呢。”孙悟空说道,“师父还有一招生死佛国,你死我活,没人可以逃掉。”

    “佛国是这么用的吗?”

    杨戬无语,只见唐洛抬起一只手,虚空一握。

    一道流光瞬间而至,落入到他的手掌之中。

    那是一个残缺的头颅,头颅下面,是抽搐舞动的黑色扭曲肉芽。

    被唐洛抓在手中的头颅,依稀可以看到弥勒的模样。

    “我说过,既分高下,也分生死。”唐洛看着弥勒说道。

    “哈哈哈哈!”弥勒癫狂大笑,“你这妖魔,就算今日我死于你手,将来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妖魔?看你的样子,谁才是魔?”

    “可笑!”弥勒嗤笑,“你本就是金蝉子心魔所化,天生之魔,连入我大雷音寺降魔塔的资格都没有!”

    “哦?”唐洛微微挑眉。

    似乎是为了临死前再打击一下唐洛,弥勒说出了刚才不愿意说出来的话。

    孙悟空等人凑过来,他们对唐洛的来历,其实也有些好奇。

    要知道,取经人“唐僧”的另外一个重要身份,就是如来昔日弟子,金蝉子转世。

    可唐洛是从现实世界穿越过来的,和金蝉子沾不上边。

    这也是唐洛觉得“总有如来想害我”的重要原因。

    现在,弥勒终于说出真相。

    唐洛乃是金蝉子心魔所化,根据他的说法,山海界对如来这一级别的强者来说,乃是一个巨大的牢笼。

    如来二徒金蝉子,虽修为不比如来,可执念深重,渴望大自由,不愿困在山海界,为此,他不惜一切代价,直上九天,投入无尽海深处。

    就是想要看看山海界之外,是个什么样子。

    朝闻道,夕死可矣,可这种行为,也几乎相当于坠入魔道。

    令人惊讶的是,金蝉子似乎成功了,在消失许久后,某一天突然一份执念回归。

    往昔一切,种种都已经烟消云散。那份回归之念,已经不是金蝉子,但它的出现,似乎意味着带来了山海界之外的信息。

    可这份执念也是魔念,弥勒认为魔念转世成人,将来必成滔天之魔,祸害无穷。

    唐洛就是天魔,他的存在,就是天然原罪。

    弥勒每看见一次,便厌恶几分。

    后续西行唐洛掀起的血色杀戮,亦在佐证这一点,此獠为无法无天,无拘无束的大自在天魔!

    修佛者最大的敌人,不灭必将天下大乱。

    但如来不这么认为,另外太上对山海界之外的世界也很有兴趣,并不介意让唐洛成长起来,将来可以聊聊外界的世界。

    那弥勒就只能闭嘴,最多把那魔念转世叫成“妖僧”来发泄一下。

    现在大家都清楚。

    金蝉子那份最后的执念,去的地方非山海界之外,而是未来,又从未来回归到山海界,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也可以算作是山海界之外了。

    正是因为这层特殊的身份,哪怕唐洛其实和金蝉子已经没有关系,如来依然将唐洛视作弟子。

    就好像器灵沙悟净,对唐洛他们而言就是原本的沙悟净,或者说,是曾经沙悟净的一种延续传承。

    后来山海界破碎,沧海桑田,风云变幻。

    唐洛再入弥勒法眼,这次,消失的如来阻止不了他除魔!

    然后,然后弥勒就被唐洛反除了。

    “是这样啊。”

    没有人大惊小怪,大家都很淡定,说出“原来你不是他”之类的话。

    唐洛就是唐洛,唐玄奘,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敖玉烈的师父。

    山海界第一大文豪,杨戬追了十万八千里的偶像。

    他就是他!

    “那如来呢?如来,太上他们现在又在哪?”唐洛问道。

    弥勒嘴巴张了张,却再也没有声音传出,独眼彻底暗淡下去,在唐洛手中完全灰飞烟灭。

    他动摇唐洛之心的手段没有效果,最后一口气彻底散去。

    “师父,他们应该创造了神魔游戏吧?”敖玉烈猜测道。

    “嗯……”唐洛沉吟,突然看向另一边,“你应该知道吧?菩提老祖。”

    “我才刚来就被发现了吗?”一人漫步虚空出现。

    “师父——呃,师父!”孙悟空从马车上跳起,跳到菩提老祖面前,就要跪下。

    “去,去,都说过你不是我的弟子了。”菩提老祖嫌弃地摆手,还绕开了孙悟空。

    留下他在那里抓耳挠腮。

    “师父,我的金箍棒是你加强的吧。”抓了几下,孙悟空说道。

    “路过顺手而已。”菩提老祖解释一句,看向唐洛,“受人所托,来,来一掌。”

    “如来神掌?”唐洛问道。

    菩提老祖点头。

    唐洛抬手,对着他拍出一招如来神掌,菩提老祖伸手一点,如来神掌金光散开,形成如来之影。

    “阿弥陀佛。”

    短短四字,诸多信息灌入唐洛脑海,虚影消散。

    “行了。”菩提老祖说道,“师兄你以后不要在麻烦我……算了,你也听不到,就算以后你想要麻烦也麻烦不到了。”

    “师父,师兄?”孙悟空瞪大眼睛。

    其他人也看着菩提,这有大新闻啊。

    包括自认为是“不听派”的杨戬,也难免好奇。

    “我和如来其实是师兄弟的事情,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们吗?”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菩提说道。

    孙悟空点点头:“从来没有。”

    “既然我没说,那就证明我不想说。”菩提老祖得意一笑,骤然消失,跑得比谁都快。

    “喂!师父!”孙悟空抓之不及,让他成功跑掉。

    “师父,佛祖说了什么?”猪八戒问道。

    唐洛摸着下巴:“让我稍微梳理一下,事情是这样的,山海界破碎,其实是和另外一个大世界撞击的结果,那个世界似乎是一个生灵几乎消亡的世界。”

    “其后,两者撞击之下,产生了源。”

    “神魔游戏的确就是源的具象化,但一开始源的聚合产物,对万界生灵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源会把所有残存下来的一切完全吞没,特别是沾染了源之气息之人。如来、太上、燃灯他们与之纠缠,不断压制,改变,才慢慢将其变成了后来的神魔游戏。”

    “现在,他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所以,他们彻底掌控了神魔游戏?”猪八戒问道。

    “不。”唐洛摇头,“恰好相反。他们已经不会再插手其中,连影响都不会再有。燃灯古佛圆寂,太上老君,三清则是完全融入,和神魔游戏一起变成了一种规则,天道。”

    “那释尊他……”

    “如来解开沉沦之地后,真正进入生死轮回,或许我们以后能够见到他,或许再也不见。”唐洛说道。

    还有一些琐碎的事情没有说。

    比如如来说弥勒执着世人愚昧,需要他引导解救,魔念渐成,恐怕将来会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态势。

    若有机会,让唐洛当头棒喝,点醒他。

    这种唐洛超标完成的事情,就不必赘述了。

    另外还有一些弥勒、玉帝等人早就接触到源之具象之类,乱七八糟的琐事。

    交代了一大堆,还有几分絮絮叨叨。

    “师父,那我们现在已经不是神魔行走了吧?”敖玉烈问道,好像可以彻底咸鱼了!

    “不,还是。”唐洛说道,“这次任务已经完成。大概还有十次左右的任务,我们才会变成超脱者。不过已经不是强制了,神魔游戏变成了一条道路,是不是走下去,取决自己。”

    太上顺其自然,如来指明道路。

    他们并不代替其他人决定未来之路。

    如果他们有这样的想法,那么此刻的神魔游戏会变成真正的神魔游戏。

    “那我们现在可以休息了。”敖玉烈往马车上一躺,虽然身上没有上市,可他心累啊。

    被观音抓住到现在,压力巨大。

    不过他现在知道,这是观音为摆脱弥勒控制,以性命为代价,和唐洛一块设的局。

    唐洛能够完全复原,其中有观音的功劳在。

    最后三成伤势的复原,观音的力量也占了一成。那些火焰,可不是真的在伤害唐洛。

    “嗯,你们自己玩去吧。”唐洛说道。

    “师父你呢?”猪八戒问道。

    “我?我先去找菩提打一架,和弥勒那一场,不够尽兴。”唐洛说道,“我还没用力,他就倒下了。”

    “……”几人心里为菩提默哀了半秒。

    谁叫你最后突然出现了呢,难怪跑得比谁都快。

    “然后,世界这么大,我们要去看看,到时候再回来找你们。”唐洛笑着说道。

    猪八戒和敖玉烈对视一眼,这个“我们”?师父你居然把炸掉的车给修好了?不愧是我们的师父!厉害了!

    “那就……”

    “等等!”杨戬冷着一张脸,“你不会以为让我这么看一场,就算结束了吧?”

    “是啊,师父,我最后连一棍子都没有砸出去,一棍子都没有!”孙悟空也表示自己没有好好打一架。

    “哦?”

    唐洛笑了起来,右手在眼前握拳,“既然你们有这个需求,八戒、悟净、小白龙、狗子退后,让为师来告诉他们什么叫做‘上来挨打’!”

    (全书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