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恶魔猎手

    “你身体太脆弱了,奥鲁乐。”阿鲁因搀扶着奥鲁乐,他手中抓着奥鲁乐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手臂,绝望的说。

    那些该死的贵族让奥鲁乐的身体无比渴求魔力,以至于前天吃下的魔力果,今天就已经失去了效用。奥鲁乐身体衰弱的很快,她已经快要成为一名枯法者。

    阿鲁因想让天空要塞的魔法师们帮助奥鲁乐,但是奥鲁乐的身体完全承受不了额外的力量。她现在能活下去,完全是靠着魔力在支撑着她羸弱的身体。

    “别管我了,阿鲁因。你就把我当成一个陌生人好么?如果不是你在酒庄救了我,我也不会活到现在。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交集,别让我拖累了你。”奥鲁乐握着阿鲁因的手,语气悲凉,她当初就应该死在酒庄的花园里,不然阿鲁因也不会如此的伤心。

    阿鲁因抚摸着奥鲁乐的额头,他深吸了几口气,将眼中的泪水憋了回去。

    一定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救奥鲁乐,她已经很可怜了,为什么一个受到这么多伤害的精灵少女,现在连活着都是一种奢望。

    “那么艰难的时候我们都过来了,我一定会找到救你的方法,奥鲁乐,别轻易的放弃。”

    一个人人唾弃的小偷,骗子,阿鲁因在退出暮色卫队之后,这是他从其他堕夜精灵口中听到的最多的话。

    即便他有时候会给辱骂他的人魔力酒,但是只要是阿鲁因不给他们提供魔力酒了,那些此前受过他恩惠的精灵就会在背地里骂他,是个贪婪,不知餍足的骗子。

    阿鲁因从来没有交过任何一个朋友,直到他遇见了奥鲁乐。奥鲁乐是他见过的最坚强的精灵少女,即便那些贵族对她做了这么多惨无人道的侮辱,她被救起来的时候,还是面带微笑的向阿鲁因说谢谢。

    后来,他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奥鲁乐跟阿鲁因一同住在深红林地的小屋里,奥鲁乐白天为阿鲁因准备一日三餐,阿鲁因则去暮光酒庄收集贵族手中的魔力酒。

    生活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许多年,直到燃烧军团到来,阿鲁因和奥鲁乐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

    “我不会放弃,为了你,我已经很努力的活着了。但是阿鲁因,你已经为我做了够多了,我爱你,但是我不忍心你继续为了去偷窃,去骗人。堕夜精灵已经不是以前了,阿坎多尔古树生长出来的果实,不会因为我的情况,而特别照顾我。我很透了我的这具身体,但是我却改变不了,你能听我一句么?阿鲁因?”奥鲁乐祈求道。

    阿鲁因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晶莹的泪水滴落在奥鲁乐干涩的皮肤上,奥鲁乐微笑着为阿鲁因拭去泪花,她笑着说:“忘了我吧,阿鲁因。”

    “不,你等我,奥鲁乐,等我两个小时。”阿鲁因搂着奥鲁乐的脖颈,将她放在了铺满了杂草的石头上,他说。

    奥鲁乐不想让阿鲁因伤心,她点着头说:“我等你,等你。”

    我不能让奥鲁乐带着痛苦死去,我不能失去她。阿鲁因跌跌撞撞的来到了沙尔爱兰神殿外围,他注视着夜幕下的阿坎多尔古树。

    古树上悬挂着晶莹的魔力果实,阿鲁因提起了十二分精神。他走向了阿坎多尔古树。

    “艾丽桑德大魔导师下令了,前方是禁区,任何人不得靠近阿坎多尔古树。”暮色卫队的士兵将长剑横在了阿鲁因身前,严肃的说道。

    阿鲁因笑道:“当然,大魔导师的命令我肯定会遵守。我也只是散步来到了这里。”

    “请尽快离开。”士兵面无表情,劝离阿鲁因说到。

    阿鲁因象征性的后退了几步,他在脚下丢了一颗烟雾弹,嘭,白色的迷雾顿时炸开。

    趁着戍卫的卫兵暂时失去了视野,阿鲁因果断穿过烟雾,冲到了神殿阿坎多尔古树的下方。

    只有魔力果实才能拯救奥鲁乐,阿鲁因情绪激动,他伸手摘下了四颗魔力果实,全部装在了魔法包裹中。

    “有精灵冲到了沙尔爱兰神殿!”卫兵喊道。

    一时间,整个神殿外围汇聚了近百名暮色卫队的士兵,他们搜寻着阿鲁因的身影。

    但是阿鲁因作为一个惯偷,他巧妙的躲开了暮色卫队的追踪,躲到了一处纵深的精灵废墟裂痕中。

    等待暮色卫队的士兵散去后,阿鲁因换上了一身轻便的服饰,正是他在暮色卫队服役时的装束。

    “那名精灵好像就没有进入神殿,我看他丢了一颗烟雾弹,然后就怂了。”阿鲁因拍打着刚刚那名卫兵的肩膀,笑着说。

    卫兵看着身边的精灵士兵,脸上的严肃缓和了几分。毕竟是同一个部队的,显得没有那么拘束。

    “那样最好,平民们现在还不知道阿坎多尔古树发生了什么。唉,我们堕夜精灵还真是命途多舛啊。”士兵摇摇头,他显然已经知道阿坎多尔古树被邪能污染的事实。这些果子已经无法再进行食用了。

    “的确,自从那些恶魔来到了苏拉玛,我们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索性那些肮脏的贵族都死了,这可能是唯一值得我们高兴的事了。”

    “你说的对。”

    “你继续巡逻,我要换班了。会见。”阿鲁因礼貌的说道。

    卫兵点点头,向阿鲁因挥手作别。

    阿坎多尔古树发生了什么?话音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难道阿坎多尔古树出现了变异?

    阿鲁因看着阿坎多尔古树没有任何变化,除了颜色变成了墨绿色,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回到大步道南侧的洞穴,阿鲁因兴奋的拿出魔法包裹,取出魔力果实说:“奥鲁乐,我回来了。”

    “阿鲁因?”

    奥鲁乐的声音渐渐衰微,她的意识已经出现了模糊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昏睡过去。

    奥鲁乐尽量让自己不要睡过去,她见到过那些失去了神智的枯法者,他们就像是一些野兽,完全丢掉了记忆,只知道搜寻魔力,卑微的活下去。

    我不能忘了阿鲁因,所以我要保持清醒。

    阿鲁因也顾不上魔力果实的颜色出现了变化,他现在只想让奥鲁乐活着。

    他掰开魔力果,将果肉送到了奥鲁乐的口中。

    奥鲁乐吃下魔力果之后,她的身体当即发生了变化。干瘪的肌肤开始出现光泽,瘦弱的身躯变得丰满有力,奥鲁乐的神识也逐渐变得清晰,她凹陷的眼窝渐渐浮起,双眸明亮有力。

    “谢谢你,阿鲁因。”奥鲁乐吃下魔力果之后,虽然身体状态恢复了不少,但是她明显感觉到胸口的位置火烧一般的疼痛。

    她没有在阿鲁因的面前表现出来,依然保持着一贯的微笑。

    阿鲁因和奥鲁乐热情相拥,阿鲁因紧紧的将奥鲁乐抱在怀里。

    很快,阿鲁因也感受到了奥鲁乐胸口的温度变化,她的胸口位置火烧一般的灼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奥鲁乐胸前生长出了一些诡异的墨绿色铭文,这些铭文顺着奥鲁乐的脖颈以及手臂向全身蔓延。

    不止如此,邪能的痕迹仿佛浮动着滚烫的邪能火焰,阿鲁因想要去触及邪能之痕,手指却被烫伤了。

    “你怎么样了?”阿鲁因注视着奥鲁乐,他回想起了暮色士兵的话。

    阿坎多尔古树出现了问题。

    奥鲁乐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她淡淡的说:“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热而已。”

    无论身体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无论有多么的疼痛难熬,奥鲁乐都保持着一贯的和颜悦色,她只要看到阿鲁因在她身边,就足以让她忘记一切病痛。

    阿鲁因完全慌了神,他看着奥鲁乐身体的变化,就知道那些魔力果实影响着奥鲁乐的身躯。

    奥鲁乐现在一定很痛苦。

    奥鲁乐呼吸急促,她隐约感觉到胸口被什么堵住了,快要窒息一般。

    “该死!为什么会这样!”阿鲁因不甘心的看着奥鲁乐痛苦的模样,他拿起剩余的魔力果整个吞下。

    邪能涌动在整个洞**,邪能的光辉照耀的石壁通透明亮,阿鲁因和奥鲁乐同时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阿鲁因醒了过来,他苏醒的时候紧紧的握住了奥鲁乐的手。也许是感受到了阿鲁因的动作,阿鲁了也苏醒了。

    不过他们好像失去了视觉,眼前一片昏暗。

    “你在么?阿鲁因?”奥鲁乐感受到了阿鲁因的气息,虽然她没有看到阿鲁因。

    阿鲁因听到了奥鲁乐的声音,他兴奋异常,奥鲁乐还活着。

    “我在,我在,我们还活着。”

    “你们当然活着。”沉重切带着一份沙哑音色的声音响起,引起了奥鲁乐和阿鲁因的注意。

    阿鲁因下意识的将奥鲁乐挡在了身后,他双臂横扫着正前方,惊觉的说道:“是谁?谁在这里。”

    “年轻人,是我救了你。你应该感谢我。”恶魔猎手注视着眼前浑身布满了邪能之痕的精灵,赞赏的说。

    阿鲁因冷静下来之后,他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与此同时一股异样的能量热流贯穿到了他的全身,他虽然失去了视觉,但却能用另一种方式看到眼前的景象。

    阿鲁因看到了一名体型高大,有着恶魔羽翼的卡多雷精灵。

    “我怎么变成了这副摸样。”阿鲁因看着自己,然后看了一眼奥鲁乐,他发现奥鲁乐脊背也生长出了恶魔的羽翼,浑身绘制着墨绿色的铭文。

    伊利丹踱着步子,在两名新晋的恶魔猎手前走来走去。

    “因为你们的意志,你们的感情。我很敬佩你们之间的情感可以战胜邪能,让我有了一个拯救你们的机会。让你们有了成为恶魔猎手的机会。”伊利丹从没有想过除了他之外还能有其他的恶魔猎手出现,但现在他看见了与他一样可以战胜邪能腐化的精灵。

    这就是说,精灵接受了邪能之力后,如果可以战胜邪能的腐化,他们就可以在伊利丹的引导下,献祭自己的双目,成为屠戮恶魔的猎手。

    “奥鲁乐摆脱了魔瘾的病痛了么?”阿鲁因还是很在乎奥鲁乐,虽然奥鲁乐活了下来,但是不排除魔瘾一直伴随着她。

    奥鲁乐也接受了恶魔猎手的身份,她感受着体内的力量,身体靠在阿鲁因的身边,幸福的说:“我好像没有那种痛苦的感觉了,阿鲁因,我不再需要魔法能量了。”

    “谢谢你,长着恶魔犄角的精灵。”

    “叫我伊利丹。”伊利丹淡淡的说道。

    “好的,伊利丹阁下。”阿鲁因点点头说道。

    阿鲁因看到奥鲁乐活下来之后,他准备带着奥鲁乐离开这里,但是伊利丹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成为恶魔猎手,就要接受崭新的宿命。我救了你,你要为做事。”伊利丹直白的说道。

    阿鲁因眉头微皱,他不想听任何人的驱使:“你想让我做什么?”

    “猎杀恶魔,这是我们的宿命。”伊利丹郑重其事的说道。

    猎杀恶魔?阿鲁因听到伊利丹的命令之后,他体内的血液似乎沸腾了起来。

    他本能的压制内心的躁动,但却无济于事。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阿鲁因就像是从一个陷阱中跳入到了另一个陷阱,他稍显无奈的问道。

    阿鲁因知道眼前的恶魔猎手很强大,他完全没有讨价还价,讲条件的机会。

    “我说了,这是宿命。你们成为了恶魔猎手,就应该接受恶魔猎手的命运。”

    阿鲁因握住了奥鲁乐的手说:“我可以听从你的命令,但是奥鲁乐不行,她很脆弱。”

    “哼,她远比你强大得多。不过我会给你们一个选择,你们之中必须有一人跟随我。”伊利丹没有将事情做绝,他给了两名堕夜精灵选择的机会。

    奥鲁乐抢在阿鲁因之前说到:“我跟随你,让阿鲁因过自己的生活。”

    “奥鲁乐,你别犯傻,我来。”

    争论一番后,阿鲁因和奥鲁乐同时冷静了下来,他们额头碰在一起,深情拥吻之后,达成了一致说:“只要可以让我们在一起,我们愿意追随你。伊利丹大人。”

    既然已经经历过了死亡,那就不畏惧未来了。能在一起,才是阿鲁因和奥鲁乐两名精灵最大的幸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