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 老头、盲女和乌鸦

    十分钟后。

    贺云背负着双手,伫立在一棵大树前。

    而江晓手里拎着巨刃,正在当一名伐木工人。

    江晓一边抡着巨刃,一边看着当监工的贺云,无奈道:“暴殄天物啊,贺前辈,我这把刀是杀人的,不是用来伐树的。”

    贺云优哉游哉的说道:“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

    江晓愣了一下:“呦呵?你这瓜也保熟?”

    贺云:???

    看着贺云一脸懵逼的模样,江晓尴尬的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跟我在这对暗号呢。”

    贺云没理会江晓的胡思乱想,开口道:“刚才让你跟上去了,你一身的技艺也没施展出来,我本想让她见识见识你的能耐,现在可倒好别说问名字了,人家姑娘都不理你了。”

    呲!呲!

    江晓继续伐木,一边说道:“她的实力,你比我更清楚吧?我哪有机会插手?”

    贺云:“行了行了,赶紧用青芒剁两刀完事了。”

    呲!

    巨刃横着抡过,一棵三人合围都围不住的巨树,缓缓的栽倒了下来。

    江晓咧了咧嘴:“事先说明,我不会造船,另外,你们就没有什么空间类星技么?这片大陆可是没军队看守,没人阻止你们去找空间星技吧?”

    贺云耐心的开口解释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禁区,我们和你不一样,你是诱饵,我们就只有一条命。”

    江晓:“呃”

    贺云抢走了江晓的巨刃,对着巨木开工,道:“事实上,如果你在下层维度里没有吸收到空间类星技,那么你以后也不会有了。”

    江晓愣了一下,这个理论有点意思昂?

    贺云多解释了一句:“在上层维度里、在异球之中,我们躲避空间系星兽都来不及。”

    不等江晓开口,贺云继续道:“这片大陆现在相对稳定,就是因为这里的规则,各个区域的星兽们领地意识非常强,除了少部分侵略性极强的生物之外,绝大多数星兽都会留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

    “行吧。”江晓随意的回应道,继续道,“我可以变成一只大乌鸦,我可以载着你们飞去鲁东的,不用担心累坏我,我曾经载着那头沉重的竹熊,飞了好久呢。”

    贺云头也不抬的说道:“每一段路,都有它的道理和意义,你会在海上见识到一些有趣的东西,这对你来说也是一段探索的路程。”

    江晓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转头看向了远处,看到了盲女安安静静的坐在巨石上,尽管双眼被蒙住,但是她依旧望着遥远的海天一线。

    贺云一边工作着、一边说道:“去吧,别在这嘟嘟囔囔了,把你们年轻人交友的本事拿出来。天也快黑了,我赶紧坐船,趁着天黑,我们好赶路。”

    江晓:“噗”

    贺云笑骂了一声:“匕首留下,滚蛋!”

    江晓挠了挠头,转身走向了砂石滩。

    对于这个一直不说话的盲女,江晓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怎么搭讪。

    江晓的脸皮当然是足够厚的,关键是这个妞太古怪了一些。

    你说她“冷”吧,其实也并不冷,她和韩江雪完完全全是两种气质的星武者。

    盲女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但是却锋芒内敛,哪怕是刚才战斗的时候,她似乎也没什么强大的气势,如果不是江晓亲眼所见她的所作所为,恐怕他真的认为这只是一个乖巧的聋哑儿童。

    江晓发誓,如果换做是二尾的话,就刚才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早就把周围的人震慑的瑟瑟发抖了。

    这个盲女很安静,和她的外表一样,她的内心也是那样的安静,甚至可能是一片沉寂。

    她不给周围的任何人带来压力,身居高位、却没有不屑、没有轻视,她甚至可能对江晓都没有半点评价。

    她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与贺云搭伴结伙,恐怕也是因为这个世界太过凶险的缘故。

    江晓冥思苦想,想着怎么撬开她的嘴

    要不就换个套路?

    扑扑扑

    江晓突然幻化成鸦,扑闪着翅膀飞了过去,在盲女头顶盘旋了两圈,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敢落在她的肩头上,而是选择落在了她的身旁。

    漆黑乌鸦仰着小脑袋,瞪着那孤零零的猩红眼球,望着犹如望夫石一般一动不动的盲女,张开长喙:“哑~”

    盲女不为所动,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乌鸦的小脚脚跳了跳,来到了她的身侧,轻轻啄了啄她搭在石头上的手掌。

    终于,盲女动了!

    她缓缓的抬起手,叠指轻弹。

    咚!

    那弹乌鸦脑瓜崩的手指上,还带着一丝青芒。

    “哑”

    嗖的一声,乌鸦直接被弹飞了出去

    当它落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诱饵江晓,而诱饵江晓捂着脑袋,眼睛泪汪汪的,脑瓜子嗡嗡的。

    油盐不进,这谁受得了啊?

    是时候用竹熊拯救世界了?非要我动用大招?把本体叫上来,将竹熊糊你脸上?

    诱饵江晓揉着脑袋,迈步走了过去,道:“吃硬不吃软呗?”

    盲女默默的转过头,尽管双眼被遮住,但仿佛在打量着江晓。

    诱饵江晓继续道:“把你按地上一顿胖揍,你就能开口说话了呗?”

    盲女收回了手掌,轻轻的搭在了巨石上。

    江晓一脚踩在巨石上,仰头看着盲女,道:“诶,说真的,我有医疗系星技,帮你治治眼睛?”

    盲女依旧默默无言。

    江晓疑惑道:“你和贺前辈一直在一起组队,这么久了,你们经历了无数次战斗,我相信他曾不止一次的治愈你的身体,而在混乱的战场上使用医疗系星技,不会像平时那样,贺前辈不会特意的、精准治愈某个部位,让医疗系星技避开你的双眼,所以”

    盲女微微扬头,这细微的动作,却是被江晓收入眼中。

    江晓继续道:“所以你的眼睛没有问题,你只是故意的遮挡你的双眼。”

    话音落下,一片寂静,只剩下了不远处贺云敲打树木的声音。

    几秒钟之后,盲女突然伸出了手,探向江晓。

    江晓眨了眨眼睛,却是看到她那白嫩的手掌上,慢慢的绽放出一朵油墨花。

    江晓:“”

    这算是推测正确的奖励?

    盲女的手臂僵在半空,似乎又化作了一个雕塑。

    江晓尴尬的说道:“谢谢,我不要。”

    废话!

    这特么谁敢要?

    江晓一拿起来,手都会被油墨化,进而彻底碎裂掉。

    盲女默默的低下头,手掌紧握,捏碎了那幽幽绽放的油墨花,漆黑的油墨顺着她的指缝流淌了出来。

    那点点油墨滴落在石头上,瞬间便侵蚀了那一小片石头,皲裂的纹路从石头表面上露了出来,看的江晓百般庆幸。

    多亏自己没有伸手去接!

    江晓轻声道:“冒昧的问一句,这是什么星技?产自哪里?”

    盲女手中的油墨化作点点星力,消散在空气中,再次抬起头,望向了那遥远的海天一线

    贺云的声音远远传来:“走,我们去鲁东!”

    说着,贺云单手举起了“木船”,迈步走向了砂石滩。

    这也算是解救了尴尬无比的江晓,他急忙上前,从贺云手里接过了“木船”,快步走到了海滩上,放在了水边,道:“贺前辈,你这是直接从大树里抠出来的船啊,一个钉子都不需要。”

    贺云点了点头:“小意思。”

    江晓却是笑着说道:“你这船越看越像浴缸啊?”

    贺云脑门上划过三道黑线,道:“少废话,走!”

    三人组纷纷上了船,贺云递给江晓两个简易的船桨:“走吧。”

    江晓站起身子,刚要支撑着地面,挪开“浴缸”,却是看到盲女背靠着木船边缘,一手探出

    “咚!”

    一声闷响,一发小小的空气炮,帮了江晓的大忙。

    江晓手拿着船桨,有点不知所措,这妞儿有风系星技?

    直接吹着三人飞去鲁东不好么?

    是因为路途太远的缘故么?

    行吧,划吧!

    不就是划水么,我在行!

    江晓划了十几下,就找到了一些窍门,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这片海域,真的是风平浪静,太阳早已落下,月光照耀着海面,在水中呈现出了那皎洁的倒影。

    颇有种诗情画意的调调。

    十几分钟后,江晓竟然发现周围稍显阴暗的海域上,露出了一个个小灯笼。

    它们成群结队,在海中畅游,偶尔露出脑袋,好奇的看着这个“海上浴缸”。

    江晓也终于看清楚了它们的模样,这些五颜六色的小灯笼,竟然都是鱼,而且是一群脑袋上顶着灯泡的鱼。

    它们很像是地球上那种“狮子头金鱼”,只不过,它们的头更大,而且会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江晓的眼神迷离,有点美啊?

    几秒钟之后,围绕着浴缸的灯笼群突然熄灭,周围的海域再次陷入了阴暗之中,只剩下了那洁白的月光。

    “有东西接近。”江晓面色凝重,开口说道。

    他能发现这异状,另外两位大佬早就发现了,只是没人说话而已。

    贺云道:“那是一种大型鱼类,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反正我在地球上是没见过,它们很温顺,我走海路这么久,从来就没见过它们伤”

    呼!

    海浪炸起,江晓甚至没看清楚它是什么模样,眼中就只剩下了那血盆大口,和那一圈又一圈细密的尖牙!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显然也出乎盲女的意料,她顾不得思考田铎,下意识的一个弹跃,贺云紧随其后,江晓也堪堪的跃了起来。

    盲女的第一反应的确是脱身、是跳跃,但是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她跳起来的同时,也将浴缸向下踹去

    两位星武者高高跃起,江晓次之,转瞬间,浴缸和三人已经被冲出来的大鱼罩进了口中。

    情急之下,江晓立刻幻化成鸦。

    视线中,两位星武者急速窜了出去,鱼口脱险,而那一圈圈细密的牙齿还在急速闭合。

    “不是吧?”乌鸦的长喙上青芒浮现,对准了尚未闭合的鱼嘴,猛地扇动着翅膀。

    咔嚓!

    那巨大的身影高高的冲出了海面,重重落回了海中。

    水花炸裂,海浪翻腾

    盲女手中甩出了虚幻的长鞭,直接缠住了空中无处借力的贺云,顺势一手空气炮,两人再次高高飞起。

    而贺云的表情嗯就很尴尬。

    在独眼乌鸦的视线里,它是和那浴缸一同被圈圈细密的尖牙利齿咬碎的

    地球上,帝都星武,行政楼执勤室中。

    “卧槽!”江晓猛地站起身,随手拿起了桌上的书本,一把甩在桌子上。

    韩江雪急忙站起身,关切道:“怎么了?”

    江晓下意识的看向了韩江雪,面色尴尬,急忙摆手道:“没事,没事”

    怎么了?

    能怎么了?

    我说我被鱼吃了,你信么?

    你就算是相信,我也不能说啊,我毒奶大王不要面子哒?

    这贺云到底靠不靠谱?

    打你的脸倒是没事,关键这是搭我的命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