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正面交锋 中

    此起彼伏的号角声和中军战鼓开始响彻全场,钱镠几乎是毫不迟疑的开始立即投入全部兵马,朝着第一卫而来,大军行进之间人头攒动,气势也伴随着中军鼓点越来越密集之中变得越来越高涨。

    “这个钱镠倒是很有本事啊,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把各部约束的如此严整,宛如自己的亲信部下一般。”由于第一卫是早就列阵完毕,所以向冲几乎是全程观看了钱镠调兵遣将布阵的全过程,所以此时脸上闪过一丝敬佩的神情。他不是陆翊和高济这种天才型的将领,能将战场变幻之道拿捏的妙到毫巅,所以对于这种精确部署勾勒阵型的将领都有一种敬佩。不过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他有自己的优势,也就是第一卫的优势。

    “全军准备!”钱镠那边大阵开始往前推进的时候,向冲的脸色迅速变得郑重起来,右手猛然挥动,身后的亲卫也第一时间吹动号角,那一瞬间原本沉默不动的第一卫开始骤然之间露出了自己峥嵘的锋芒。

    一如向冲本人那般沉稳,第一都的主力几乎全都是从岳西开始跟随薛洋一路打过来的老兵,这些年来第一卫长期驻守各地,打仗的机会不多,也就给了向冲更多的时间打磨各部,如今几乎是所有的将士都感觉到了来自主将的意志,第一卫是时候展现自己实力的时候了。

    “弩炮大队准备,连发炮连接弹链,准备发射。”杨功亲自操控的一百多架弩炮和三尊连发炮开始提前拉开了大战的序幕。伴随着他亲自挥手手臂,那一瞬间密密麻麻的弩箭开始腾空而起,远隔数百丈远,却瞬间将死亡带到了钱镠军中。呼啸而来的弩箭根本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几乎是刹那之间硬生生的将鱼鳞阵最前方的方阵彻底击垮。

    “反击,反击!”前军将领见到排头的方阵被击溃之后,第一时间怒吼,招呼跟随主力兵马冲锋车弩迅速投入反击。镇南军的床弩没办法伴随步军冲锋,但是钟传积攒下来的车弩此时却在发挥作用,间隔片刻,镇南军的弩箭也开始朝着天策军阵地而去。

    只不过车弩比起床弩,威力差距太大,而且射程也太近,虽然钱镠很有先见之明的将其部署到了前锋阵列之中,使得其和天策军大阵的距离一瞬间拉近到了极致。但是那稀稀拉拉的弩箭飞起之后,第一都士兵却几乎是本能的直接将面前的塔盾竖起,顷刻之间,一道纯粹由钢铁组成的铁墙就直接出现在镇南军面前。

    天策军的塔盾几乎全都都有精钢打造而成,其强大的防御力甚至于能够硬抗床弩的弩箭射击,这对于眼前飞过来的车弩的明显小了一号的弩箭,根本就没办法造成什么伤害。

    如此一来,杨功这边的弩炮和连发炮继续发威,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将弩箭朝着对方庞大的阵型之中投射,而鱼鳞阵密集的阵型也就导致了这些弩箭几乎没有放空的可能,每一箭下去都会带着血花闪过,无数的镇南军士兵在冲锋的途中还没摸到天策军的大阵就倒在了路上,鲜血和哀嚎声让整个军阵出现了微微的混乱。

    而这种持续不断的打击之下,短短数百丈之遥的距离,却让镇南军的士气开始迅速跌落。对方那近乎于无坚不摧的弩箭最大的作用不是杀伤力,对于五万多人的庞大军阵而言,弩箭真正杀死的人微乎其微,但是那种摧枯拉朽的势头和无可阻拦的气势却直接压制了镇南军的士气。

    而这,才是向冲想要的。战者,气也。尤其是对于他这种本身天赋不够好,指挥打仗之时只能靠着日常操练士兵到位的将领,削弱对方的士气就是在增强自己这一方的胜算。

    “干得好,继续,给我打。”相比较向冲的沉稳,杨功此时明显显得兴高采烈,一面不断让弩炮和连发炮朝着对方激射弩箭,同时在对方进入大黄弩的射程之后,迅速下令,让部署在第一都两侧的第七都士兵迅速加入战斗。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三千多枚弩箭快速腾空而起,两阵箭矢犹如雨点一般横空而后,其密集的程度甚至于连夕阳都给挡住了。那密密麻麻的箭矢和尖锐的呼啸声一瞬间让所有的镇南军士兵脸色大变。

    这根本就不是箭矢,而是弩箭,是成千上万的弩箭朝自己呼啸而来。那一瞬间,几乎所有的镇南军士兵不由自主的开始架起了手中的盾牌,试图挡住这一轮死亡的雨点。

    弩箭威力大,但是填装困难,只要熬过去,那么对方就没有多少发挥的余地。此时此刻的镇南军士兵下意识的反应在随后彻底害死了他们。

    依靠着步军圆盾,倒是挡下了不少弩箭,但是对方紧接着而来的第二轮弩箭却让那些刚刚放下盾牌的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迅速击杀在原地。而且让所有人都感到绝望的是,第二轮结束之后,第三轮紧随而至,对方的弩箭几乎是无穷无尽,根本没有任何间隔的空隙。

    “哈哈,让你们好好开开眼,见识见识什么叫箭飞如雨。”此时此刻最开心的就是杨功本人了,几乎是跳着脚不断催促各部迅速放箭,将这种势头快速打出去。

    而也正是靠着第七都的努力,镇南军的鱼鳞阵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中间被破开两个大洞,无数士兵横死当场,周围原本齐整的方阵此时此刻被强行打乱。大黄弩的威力比不上弩炮,但是在此时却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依仗着填装速度快,三排士兵组成的方阵就足以保证弩箭清泻如雨,之间没有间隔了。

    如此强力打击直接让镇南军的前军差点陷入瘫痪,天策军的弩箭恍如不要钱一般从前方横扫而过,让整个鱼鳞阵彻底陷入一片腥风血雨,无数士兵被大的抱头鼠窜之后,真个大阵差点开始出现崩溃的势头。

    “全军突击,不要管他们的箭矢,给我冲,冲过去。”前军巨大的变化,和从天策军阵地内迸发出来的那一阵阵黑漆漆的弩箭让中军的钱镠瞬间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隐隐然感觉到自己被对方给算计了。但是此时此刻却已经由不得他继续往下深思,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直接命令中军战鼓全速擂动,那一瞬间铺天盖地的鼓声传达着异常坚决的命令,也让整个镇南军的大阵行进速度骤然加快。甚至于前军混乱的士兵直接被强行裹挟,朝着天策军冲锋而来。

    “弓弩手撤!”钱镠的果断处置,让杨功原本打算继续消耗对方,利用手下弩箭的犀利彻底打翻对方的想法落空。不过能够造成这么大的战果,逼迫钱镠提前全军出击,而且压制住了对方的士气,已经让他非常满意了。所以在镇南军冲锋之后,他果断命令弓弩手后撤,将主战场交给了第一都他们,自己则亲自带队在后方列阵,进行新一轮的准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