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正面交锋 上

    “轰轰轰!”令人耳鼓发颤的呼啸声伴随着吴彦成的一声令下开始腾空而起,持续不断的弩箭开始迅速肆虐开来。被吴彦成瞄准的那一片区域随即陷入腥风血雨之中。强大的弩箭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威力瞬间击破了镇南军的刀盾兵组成的方向,直接横空而过,将其迅速打的七零八落。

    “给我瞄准了打。”吴彦成开始直跳脚,连发炮比起弩炮来起强大之处就在于是持续不断的弩箭快速出击,而且调整角的转轮手柄放到了后面,使得可以一边发一边调整方向位置。如此一来让这尊怪物一般的东西甚至于比起弩炮还要受第七都喜,若不是被薛洋给命令停了下来,只怕不光是杨功,就连这些将士都要联名上书,加大力度去制造这种杀人利器了。

    强大的弩箭撕碎了几乎所有的目标,顷刻之间,整个镇南军中军方向,也就是镇南王府的大门口所在之处,忽视一片血红,无数的士兵被强行洞穿了体之后,迅速倒地。仓促之中对方根本找不到什么有效的防护措施来应对这种几乎是无解的兵器打击。而且得益于长程,连发炮远在数百丈之外,镇南军根本够不着,只能光挨打而无法还手。

    “那个主将要逃,给我盯上他。”吴彦成眼睛尖,一下子看到那犹如蚂蚁大小的人影晃动,当即让连发炮追逐对方的急速击,一支接一支的弩箭呼啸而出,伴随着准头的微调之后迅速被发,一连数次连续轰击之后,吴彦成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指挥使,那个人影倒下去了,看不到了,八成是被就地击杀。”吴彦成一面让连发炮继续发,一面确认了一下朝着关宁笑道。

    “不管死没死,命令各部立即开始合围攻击,同时准备招降!”关宁点了点头,他没有对方那种眼神,但是镇南军的那股慌乱和戛然而止的号角声还是让他察觉到了什么,第一时间下达了最新的命令,也让江州攻城战至此逐渐告一段落。大量的天策军冲上去之后,一面以杀戮震慑镇南军,一面开始不间断喝令对手投诚。

    在四面八方都是天策军冲锋之后,失去了中军号角声的镇南军本就是心慌意乱,士气全无,此时面对四处都是的招降之后,没多久就有人放下了兵器。

    有了人带头,剩下的士兵几乎是没有多少犹豫,瞬间叮了咣当的兵器落地声迅速传出,逐渐的开始从一角迅速往四面八方蔓延,没多时,整个镇南王府附近就没有多少人在抵抗了。大队的士兵放下武器之后开始被天策军将士一队队押送,送出城外,剩下少数负隅顽抗的直接被弓弩手强势杀。那种一言不合,直接用弩箭招呼的办法让所有的镇南军士兵心有余悸,看着眼前押送自己的天策军将士,心头直冒凉气。

    “你马上率领本部人马驰援主力,告诉大将军,江州城已被我等成功拿下。”关宁顾不得其他,朝着吴彦成立即下令让其归建,自己开始整顿城内,安排各部打扫战场。

    而此时,江州镇南军放下兵器投降的时候,远在东南方向的向冲那边也开始做最后的准备,钱镠的加速让这场战场提前了不少。

    “你们三个做好准备吧!估计一刻钟之内钱镠就能抵达战场。”向冲让暗卫紧急出发之后朝着向天和向明两人道:“以第一都为核心,你们二人分布两侧,组成偃月阵,拦截钱镠的冲击。”

    第一都是向冲自领的,所以他将指挥权交给副将李承焕,自己和杨功坐镇中军,将第七都剩下的三千多人全数部署在了一起,组成中军支援大阵,直接朝着前方部署了大量的弩炮,杨功甚至于直接将自己这边的三尊连发炮也搬了出来,摆到了中军阵前,做好了一切准备。

    “来了!”暗卫的快马绕过战场,直接冲到向冲跟前的时候,远处的那一阵烟尘也随即腾空而起,让杨功在旁边点了点头道:“指挥使,这个钱镠应该是打算利用自己的兵力优势,强势冲散我军阵型,把野战快速打成混战,如此他的优势才能逐步发挥出来。而我军只有三个都的主力人手,若是无法抗住他的第一波攻势,势必会被人海战术翻盘成功。”

    “无妨!”向冲摇了摇头,转而道:“带着第七都给我打出第一波气势来,压制住他们的前冲脚步!”

    “放心,交给我,我要让他好好见识见识,我第七都的战斗方式,让他开开眼。”杨功哈哈一笑,转而直接跳到了前方自己兵马的阵地上,朝着所有人怒吼,让手持大黄弩的将士快速组成两队,冲到了偃月阵第一都的两侧。

    “吹号角!”天策军的严阵以待,而且直接摆出了阵型让刚刚赶到的钱镠一阵皱眉,对方的兵力并不多,加起来两万余人的架势,但是散发出来的气势却硬生生的bī)停了自己这边前军的脚步,顿时一声怒吼,开始吹动中军号角,命令各部立即按照此前自己的部署前冲。

    钱镠本部的兵马新兵多,所以要想打赢这一仗他只有将人数优势利用到极限,如此一来造成顺风战的局势,才能弥补自的缺陷。

    所以他的阵型很简单,直接摆出了一个鱼鳞阵往前冲击,利用层层叠叠部署的大量兵力冲击第一卫的核心,从而将偃月阵截断成两截,自己同时率领中军精锐杀入战场,斩杀天策军主将,从而崩坏对方的阵型,赢得胜利。

    应该说钱镠的这个办法还是非常正确的,至少和向冲想的是一样,偃月阵重在三面合围,让入阵者同时遭受三面打击。而破阵的办法也很简单,直接将正面的对手凿穿,让对方的两翼兵马失去往中间合围的可能,从而各自为战,如此阵型也就彻底告破。而反观鱼鳞阵这边,层层叠叠的部署,让冲击力犹如海浪一般一波接一波,能够持久有力,将兵力优势利用到了极限。而且最重要的是,各部新兵在周围都是己方人手的掩护之下,其战场适应能力也会得到最大限度的加强,从而度过最初的混乱。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