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乞第龙山

    第二百四十五章乞第龙山

    淯井,“泉有二脉,一咸一淡,取以煎盐。塞其一,则皆不流,又谓之雌雄井。五代前蜀置淯井镇、淯井刺史。宋置淯井监,以收盐利。”

    如今井上正自风声鹤唳,已经闭寨自守,盐户们连同周边种田的农夫,全都躲进了寨子里。

    寨子外头,则有另外一支军队,队形散乱,衣着破败,更像是一群流民,不过穿着都是夷人服饰。

    苏油他们的到来,让两边的人都惊疑不定。

    一千六百人的队伍,士气高昂,装备精良,步卒全是标牌和长柄长刀,弩手手里古怪的弩弓,整齐划一,一看就是制式装备。

    可问题是,两支队伍汉夷相杂,夷人打的是汉人旗号——归德,在藜,两位将军。

    汉人则不是大宋红衣军服,穿的都是青麻袄子,比宋人军服贴身太多,身上的零碎也多,皮带,背筒,腰中短小的箭筒,还有一把短剑,短剑柄前和柄后还各有一个大环。

    两边都忧心忡忡,这特么到底是来帮哪边的?!

    阿囤烈传下号令,扎寨。

    几天行军的情报下来,苏油了解到泸州蛮也是遣巫师到过二林部祭殿礼拜过的,所以这里也属于教区,估摸着这仗是打不起来了。

    见泸州蛮营地中有人出来,苏油挥手,让巫师们前去交涉,自己带着阿囤元贞和陈田来到淯井监寨门下叫门。

    知军和井监竟然不露面!上面露头的人阿囤元贞一下子就认了出来:“李老师!”

    李运见到苏油,满脸羞愧:“李运惭愧,明润,又见面了,元贞你也来了?”

    阿囤元贞喊道:“明润带着大家来救你们,我哥哥和姐姐也来了。”

    苏油给了阿囤元贞一下:“什么救!就是来看看大家都有什么难处。老师,让我们进去吧?”

    这下上面有冒出俩脑袋:“不行!你怕不是来赚门的!”

    苏油从怀里取出一封文书:“这里有赵转运的文书,两位看过便知。”

    不一会,寨子上垂下来一个篮子,苏油将文书放了进去。

    又过了一阵,直到苏油都等得不耐烦了,楼上刚刚一脑袋又伸出来:“你就是苏油吧?即便文书是真的,赵公此举也非常不妥。将国事赋予区区十岁一个孩童,恕老夫不能奉命。”

    哎呀苏油都楞了,这也太迂腐了吧?就你这破寨子能挡住我?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这位是井监吧?那要依你说,又当如何?”

    井监说道:“你有本事招来蕃军,那就有本事诛除首恶,让泸州蛮退去。之后再让那什么归德在藜将军退回原州,我们方好叙话。”

    苏油怒道:“这就是你们的解决之道?这就是你们理解的朝廷羁縻之政?”

    井监拱手道:“我知你是驰誉西南的神童,但是并无官职在身,此乃朝廷公务,不是儿戏!”

    苏油冷笑道:“老子带着一千六百人来给你们擦屁股,你说是儿戏?你们废弛井务,激起泸州蛮变,可知大军一动靡费多少?老子倒应该夸你们奉公守法,报国尽忠?”

    井监气得那手指着苏油:“你……你你……你口出污言秽语,哪里是什么读书人家……老夫乃朝廷命官,守土有责……”

    苏油都懒得再理他:“长宁军知军呢?他也是这意思?”

    知军露出头来,叹息一声:“明润,你就别为难我二人了,朝廷制度如此。你如果愿意帮忙,那就帮。如果不愿意,就领军退去。待泸州蛮杀进寨内,老夫二人以命相抵便了。你来之前,我们早做好了尽忠的准备,白绫都备下了。”

    苏油都气笑了:“自戕救国,这就是你们的解决办法?你们死不足惜,可井上的盐户,周围的农人呢?他们就活该为你们的无能陪葬?”

    知军只是拱手,不再言语。

    苏油拂袖转身就走:“我大宋百姓何辜!多被你们这样的官员辖治!”

    寨子上一个声音喊道:“明润稍等,我下来陪你!”

    却是李运。

    李运翻过寨墙,从绳子上下来,对苏油拱手道:“李运无能,无法说动他们,也辜负了明润的托付。”

    苏油拱手道:“李老师,还要多谢你传信及时,事情才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李运摇头:“你让我回来安抚百姓,我勉力做到了,不过泸州蛮,李运实在是无能为力……”

    苏油摇头:“李老师,泸州蛮也在泸州下辖羁縻州内,他们理论上,也是我大宋百姓。”

    李运满脸惭愧:“是,我失计了。”

    苏油说道:“西南夷与西夏辽人不同,他们有向中国之心,中国奈何拒之?老师请跟我来,我们去看看他们到底有何要求。”

    回到帐内,入眼就见一个身形极为高大威武的蛮人,正在伏案喝酒吃肉。

    身边坐着一个老巫师,表情非常尴尬。

    见到苏油身后的李运,那蛮人满脸惊讶:“还以为淯井中的汉人都是懦夫,竟然也有大胆的。”

    苏油回到主位坐下:“你就是这次闹事的首领?”

    那蛮人见一个小孩上了主位,几名巫师都站在他身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小孩儿能坐那位置?”

    一位巫师前踏一步,怒声斥责道:“放肆!乞第龙山!此乃诸族大巫,岂能容你无礼!”

    乞第龙山边上年长的巫师匍匐而进,来到苏油身前:“乞第粗鄙,不知大巫的威能,请大巫你原谅他。”

    苏油说道:“你起来,大巫所依仗的不是威能,而是公平与无私。我在二林部祭殿见过你,你背来了部落中一块白色的石头,上面有个龙字。我记得。”

    老巫师满面惊喜:“正是,大巫当时还说我是巫师中少有能懂汉文的,还特意送了我两本祭典。我一直在认真研习。”

    苏油说道:“那你该知道,巫师的作用,乃教化部民心怀善意。既然如此,你们为何要攻打淯井监?”

    巫师赶紧又匍匐下了:“大巫,我们没有想要攻打淯井,每年我们都要与淯井交换货品,今年我们同样早早就准备下了……但是,但是我们送来这里的时候,他们却不收,这是要逼死我们,我们才来找他们理论……”

    苏油抬手指着乞第龙山:“我不听你说,那汉子,叫乞第是吧?龙山是你的姓?”

    那巨汉抬头,用棒槌粗的手指抹了抹嘴巴:“对,我们祖上从武陵过来的,住在龙山上,就姓了龙山。”

    苏油说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淯井监不与你们交换货品,就是要逼死你们?”

    巨汉很生气:“他们不给我们盐!以前每年都要换盐给我们,今年却不换了,说是他们自己都不够!”

    “没有盐,我们就没有力气,就不能打猎种地,这就是要逼死我们!”

    “盐?”苏油楞了。

    巨汉嚷嚷道:“对呀,盐!他们不给我们盐!我们把粮食,蛮布辛辛苦苦背下来,他们偏偏不收。找他们论理,他们干脆把寨门都关了!”

    苏油转头问李运:“老师,是这样吗?”

    李运很尴尬:“呃……我回乡后,主要引导乡亲们务农,不过想来这汉子说得是真的,今年淯井盐务,的确比往年少了很多人手,应付课务没问题,但是估计课务之外,所余应该不多了。”

    苏油暗暗的摸摸鼻子,闹了半天,竟然是自己的锅!

    ps:推书《扛着ak闯大明》,推荐语就一句话吧,医学生穿越大明灭亡前,一枪嘣了李自成,跟崇祯大叔闯江湖去/斜眼笑成绩挺不错的,不过听作者说子弹快要用完了,哈哈哈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