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一十一章

    道钧天城,近万亿神魔和仙人在翘首以盼,谁能夺得这灵山第二重考验的第一名?

    就是灵山秘境中的那些天骄神魔们,也同样在翘首以盼。

    ……

    “斩!”

    激战中,蓦地一抹璀璨到极致的枪茫掠起,绽放出足以震慑世间的神辉。

    上,可洞穿九天。

    下,可横扫九幽。

    刹那间,整个灰濛濛天地宛如静止,时间凝固,唯留下那一抹耀眼的枪芒匹练,好似开天辟地般,惊艳无双!

    噗!噗!噗!噗!噗!

    一位又一位神魔残留的意志身影湮灭,像雪融于水,纷纷消失不见,无法阻挡和抵抗。

    “恭喜师弟领悟战之一字的大道奥义。”

    那极其漂亮的女子神魔忽然露出一抹笑容,有一种欣慰和喜悦之感,而后她的身影也如泡影般消失。

    “凡通过我们考核之人,不论长幼和境界高低,皆为同门师兄,师弟,师姐,和师妹。这位师弟,终有一天,我们会真身相见的,保重。”

    为首的青年神魔大笑道,清朗的声音响彻。

    他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道峻拔的身影,而后,也如泡影般消失在这灰濛濛的天地间。

    此时,杨天浑身战意如熔浆般蒸腾着,只是当看见这一幕,他彻底从那一股纯粹的斗战状态中清醒。

    “多谢诸位师兄师姐的指点之恩,有朝一日若真能相见,我定与诸位师兄师姐一醉方休!”

    杨天望着青年等人消失的地方,收起了两个分身,留下了本尊。

    这一战,让他的战斗力产生了全面的蜕变,虽然还是神魔二重境界,但此时此刻的战斗力,却是比之前强大了一倍不止。

    无论是万龙齐出、还是万星火海、亦或者是阴阳图神通、以及他所会的其他所有神通战技,皆彻底和战意融合在一起,威力倍增,和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尤其是,这一次突破极限,让杨天这才意识到,大道无极限这句话,许多东西表面看似到了极限,然而极限后面,可却是还有着另外一重崭新的世界在那里等待着。

    就好比,众人所知的混沌神魔层次,就是整个宇宙最极限的境界。

    而杨天现在就知道,那混沌神魔层次,绝对不是修行的境界极限,后面一定还有更高层次的境界。

    除此之外,他的神魂也发生了一种蜕变,就好像从废铁变成了精钢一般,达到了一种质变。

    总之。

    好处太多了。

    仅仅只是这一战所获得的感悟,就足以让他在接下来的修行中不断进行琢磨和消化。

    忽然,一股难以言喻的疲惫和虚弱涌上全身,这一战让杨天拼尽了所有力气,将所有潜力都激发出来,这甫一松懈,顿时坚持不住了。

    呼~~呼~~

    杨天大口喘息,刚毅的脸庞苍白近若透明,浑身被冷汗浸透,躯体每一寸血肉、肌肤、筋骨都呈现出一种脱力的状态,躺在虚空中,连抬起一根手指头都费劲。

    从修行至今,他还不曾体会过这种无力的滋味,这是一种极尽释放后的空、虚之感。

    不过,杨天心中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黑眸清澈而平和,看着那灰濛濛的天穹,就像小时候躺,静静地看着夜空星辰闪烁,无忧无虑,身心空灵。

    哗啦啦~~

    周虚四面八方的天地之力,犹如汪洋大海中的漩涡般,向着他那空空荡荡的躯体中蜂涌而入,转换成神力化作一股股热流,宛如泉水般扩散四肢百骸。

    刹那间,本已经油尽灯枯的身躯,像枯木逢春,又像干涸的河流迎来的倾盆大雨,周身的一切力量,都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杨天静静躺在虚空体会。

    这是突破极尽之后的蜕变力量,宝贵无比,也是他以前从不曾体会过的一种蜕变。

    就像破茧成蝶,涅槃重生。

    翁——

    就在此时,第二重考核时间到了,这灰濛濛的天地间,响起一道古老悠悠的钟声,宛如从亘古之前传来。

    “第二重考核结束了。”

    道钧天城中一众看热闹的人,也通过悬挂在上空的特殊法器,听到了这古老的钟声,结束了,他们期待的第二重考核的结果也即将出炉!

    究竟哪三位天骄神魔获得了此次考验的前三名,又获得了哪些特殊奖励?

    又是谁,脱颖而出,问鼎第二重考核第一名?

    所有人都在期待。

    此时,已有混沌神魔,在以大神通,询问身在灵山秘境中的一些天骄神魔,谁获得了前三。

    而与此同时,在考核结束钟声响起的那一刹,第二重对岸上,众多抵达这里的天骄神魔面前的一座座石碑,倏然化作一块块古朴的令牌,飞入每一个通过考核的天骄神魔手中。

    石碑化作的令牌只有巴掌大小,其上篆刻上古纪元的文字,代表着每一个通过考核之人的成绩。

    同时,凭借此道符,也才能够参与到第三重考核中。

    唰!

    熬广峰踌躇满志,抬手一抓,就将令牌摄入手中。

    “老祖,这一次,我一定是第一,将那一件让您念念不忘的宝物……嗯?”

    当他看见令牌上的字迹后,原本自信满满,心怀激动的心情猛地如遭雷击。

    他眼瞳收缩,唇角颤抖,那种几欲吐血的冲动又来了……

    第二名?

    熬广峰眼瞳迸射骇人的神芒,死死盯着令牌上的字,犹自不信似的。

    “这怎么可能?”

    最终,他还是没忍住,发出一声愤怒而不甘的咆哮,身后浮现出一条大龙虚影,神色可怖到了极致。

    不是第一,仅仅只是第二?

    这对一向骄傲的熬广峰来说,似是有些难以接受!

    “第一名,究竟是谁?”

    熬广峰第一次有些控制不住情绪,脸色变得冰冷无比,以前的他,俊雅倜傥,龙章凤姿,仪态卓绝。

    可此时的他,明显有些失态了。

    “不管是谁,那件东西,我一定要弄到手,献给老祖!”

    他浑身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眸光开阖间,迸射出一道道锋利的冷电。

    就在此时,一团璀璨的光晕浮现而出,映现在他的身前,光晕中隐约浮现着一把金灿灿的龙头木仗。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