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六章 人虽不出 却已震天(第一更)

    玉京城的一座看似普通的院落中,顾清影等人聚集于此。各种各样的消息,快速的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坐在主座的位置上,顾清影看着正在回禀的下属道:“确定了沈天行在闭关吗?”

    “是的,刚刚传来消息,沈天行的下属元朗向司空难亲口传达了这个消息。”

    那回禀的是个年轻的女子,虽然看上去年岁不大,但是做起事情,却显得无比的干练。

    “看来他真的是在闭关。”顾清影的声音中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感触。

    年轻干练的女子沉吟了瞬间,最终还是低声的朝着顾清影道:“可是……可是有人说,这是沈天行自觉不是司空难的对手,所以不敢出战。”

    顾清影的眉头一皱道:“这些都是猜测,而且还是一些不负责任的随意猜测。”

    “沈天行就算是不出战又如何,他依旧是造化!”

    顾清影的话有些严厉,那年轻干练的女子虽然想要争辩两句,却被其他人用眼神制止。

    伴随着年轻干练女子的离去,顾清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坚定的道:“我不相信他会避战!”

    顾清影口中的那个他,自然是沈天行。

    站立在顾清影四周的强者们,都没有开口,对于她们来说,现而今的情况下,她们根本就没有开口的资格。

    就在顾清影说话之际,一种巨大的恐惧,突然充斥在她的心头。

    这种恐惧,不是来临于某个人,而是来自于无尽的虚空。

    虚空好似一下子要崩溃!

    这等的情形,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但是这又确确实实是真的。

    几乎在瞬间,一声声惊呼就在顾清影的四周响起。

    “都不要乱动!”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顾清影强压着自己心中的战栗道:“这是无上强者催动的毁灭之力,要是乱动,很有可能会引动这毁灭之力,到那个时候,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这无上强者究竟要干什么?他在这里引动这般的力量,难道就不怕让整个天地都崩溃吗?”一个长青宫的长老,声音中带着战栗的道。

    对于这位长老的话语,没有人回答,因为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话语。

    顾清影的目光看着四象宗的驻地,她隐隐约约的感到,这种力量,好似来源于那片虚空!

    皇宫之内,大易皇朝的皇帝,此时正处在一种巨大的惶恐之中,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咆哮的道:“是谁,他不知道他这样做,会让整个玉京城崩溃吗?”

    皇宫之中,虽然有无数的阵法守护,但是只要是玉京城崩溃,那么整个大易皇朝的根基,就毁了一半。

    所以此时的大易皇帝,显得无比的疯狂。

    “陛下,是四象宗的方向!”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这声音,就见一个老者出现在了虚空中。

    伴随着这老者的出现,四周的虚空一阵的扭曲。从四周看,这皇宫好似变成了一个凹透镜一般。

    这等的情形,有些诡异,但是更多的,却是让人心中恐惧。

    大易皇帝在看到这老者的瞬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惊骇,但是最终,这种惊骇变成了畏惧。

    一种对于执掌着自己生死者的畏惧。

    在稍微迟疑了刹那,大易皇帝就恭敬的行礼道:“拜见老祖,刚刚我有点失礼了。”

    那老者冷冷的朝着大易皇帝看了一眼,眼眸中闪动的,是一丝丝的挑剔之意。

    在老者的目光下,大易皇帝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他此时的心中,恐惧更多了几份。

    “陛下,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能够稳得住的人,而你一直也没有让我失望,可是这一次,你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差劲啊!”

    老者的话语,犹如重锤,击打在了大易皇帝的心头。

    他虽然对于老者的批评并不是太服气,但是表面上,他还是恭敬的道:“老祖,我以后一定改正。”

    “这股气势虽然强大,但是催动他的人,明显在控制着它,现而今之所以散发出来,是因为这股力量的参悟人,还没有完全的掌控。”

    老者开始的话,让大易皇帝松了一口气,可是后面最后一句话,却让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还没有完全掌控,那岂不是说,随时都可能崩溃吗?

    就在大易皇朝的皇帝心中腹诽的时候,那老者接着道:“你放心,那个人不会让他爆发出来的。”

    “老祖,那个人是谁?”大易皇帝虽然有所怀疑,但是此时有老者在这里,他自然不会放过这种请教的机会。

    “你不是已经感应到了吗?”老者朝着大易皇帝有些鄙夷的道:“怎么,你不敢确定吗?”

    大易皇帝赶忙道:“他……他才刚过成为造化,怎么可能会达到这等地步?”

    “他前些时候,还没有凝真,可是现在,却已经造化,在他身上,发生这等事情,真的让你难以接受吗?”

    老者看着大易皇帝,声音中带着一丝凝重的道:“记住,永远不要用你的心思,来猜测一个天才。”

    “特别是像沈云天这样的天才。”

    “那……那他这一次不和司空难比斗,是因为他正在参悟!”大易皇帝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此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老者点头道:“我们的大计要实现,平时的时候,就不能得罪四象宗。”

    “幸好我们以前,和四象宗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

    惊天的毁灭气息,笼罩玉京城,笼罩玉京城外一百里!

    刚刚说出失望两个字的司空难,就在这股气息的笼罩之中。面对这种惊天的气息,司空难额神色慢慢的变得凝重起来。

    一个巨大的身影,开始在司空难的身后凝结,也就是一个瞬间,磅礴如山的气势,已经从司空难的身上散发而出。

    此时的司空难,给人的感觉是如神如魔,不可匹敌。

    可是就在司空难这股气势散发开来的刹那,那从玉京城中传来的气息,陡然变得更加的狂暴。

    也就是一个刹那,一道道裂纹,就出现在了司空难所凝聚德纳巨大的身影上。

    就在很多人面带期盼的等待着司空难的反击时,他们看到的,却是司空难身后的那身影,慢慢的消散了开来。

    本来疯狂的气息,随着司空难的气势消散,慢慢变的平静了下来。

    不过这种平静存在,却让人从心中,升起了一种恐惧之感。

    “司空难大人!”一个大般若院的强者,快速的来到司空难近前,低声的询问道:“您还准备出手吗?”

    司空难摇了摇头,而后目光看向了元朗道:“你是叫元朗吧?”

    “不错,我就是元朗。”元朗此时虽然心中惊骇不已,但是在司空难的面前,他还是要保持自己的风范。

    毕竟现在,他代表的是四象宗,代表的是沈天行的颜面。

    “告诉沈天行,就说这一次我认输了,不过十年之后,我会来和沈天行,再比试一场。”

    说话间,司空难踏步朝着来的道路而去。

    司空难走了,司空难就这样走了!

    几乎就在司空难离去的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他们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他们的神志却告诉他们,他们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司空难认输了!

    在他们眼中,那本来是躲在玉京城中,不敢出手的沈天行,只是显露了一下气势,就已经逼得司空难直接认输。

    这沈天行的修为,究竟有多强,他现在究竟是造化的哪一种地步。

    无数的猜测,在众人的心中涌动,不少人看向元朗的目光,都生出了异样。

    元朗此时的心情,可以说真的是晕乎乎的。

    他本来抱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而来,可是就在他位司空难那四个字而感到难受的时候,沈天行散发出了磅礴的毁灭气息。

    在这种气息的压制下,司空难认输了。

    想一想,这等的情形,就让他从心中,感到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就这么不战而胜,实在是他想都想不到的。

    司空难走了,跟随着司空难而来的大般若院的强者也走了,但是依旧有不少人留了下来。

    “元朗大人,我希望拜见沈天行大人。”一个聚神境的强者,笑嘻嘻的朝着元朗说道。

    这句话,让元朗一阵的恶寒。

    一个聚神境如此的称呼自己,这实在是有点太……

    不过聚神境虽然在修为上远远的超过了元朗,但是面对这些聚神境,元朗此时却已经没有半点的胆怯。

    他沉声的道:“沈天行大人正在闭关,现在没有时间见各位,如果各位有什么事情,可以去四象宗,拜见宗主四象真人。”

    这么一句话,元朗就将所有要拜见沈天行的人给推脱了出去,不过就在他准备接着用这句话推脱的时候,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女子,却轻声的道:“元朗大人,我们长青宫要向沈天行大人赔罪。”

    “顾清影姑娘已经等在玉京城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天行大人有空。”

    对于顾清影,元朗的心中充满了怨气。他此时真的很想告诉那说话之人,沈天行没有空。

    可是想到沈天行面对顾清影时的情形,他不由得一阵挠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