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二章 前世种种 尽皆云烟(第二更)

    顿悟!

    这种情况唐锐以往不是没有过,但是在天地至理的参悟中,这种顿悟急变得少了起来。

    可是来到这红尘世界,特别是和云九霄一战之后,唐锐对于一剑毁混元的参悟,一下子增多了很多。

    也正是因为这种增多,所以在不经意间,唐锐就陷入了一种顿悟之中。

    一种对于一剑毁混元的重新认识。

    如果说,以往唐锐施展的一剑毁混元,那都是从其他人身上粘贴来的,那么现在,唐锐对于一剑毁混元,已经有了新的认识。

    甚至可以说,是有了新的突破。

    这种突破,让唐锐可以将对一剑毁混元的施展,达到一种随心所欲的地步。

    如果此时唐锐重新回到玄天之中,他已经可以随意的施展大乘期的一剑毁混元。

    这种施展,不用付出任何的代价。

    将手中的长剑收起,唐锐就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元朗!元朗好似在思索着什么,所以在唐锐收剑的瞬间,并没有立即发现。

    “恭喜太上长老修为精进!”

    有负责警戒的弟子,在看到唐锐身上的气势收拢的瞬间,就无比恭敬的朝着唐锐道。

    这些弟子一个个神情中,闪动的都是崇敬之色。

    对于这些四象宗普通弟子,唐锐轻轻的点了点头。他虽然对四象宗的感情不是那么的深厚,但是该有的还是会有。

    比如很多时候,唐锐都会对这些弟子的修炼,进行一些指导。

    而对于那些普通四象宗的弟子而言,这种指导,实在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机遇。

    “恭喜……恭喜太上……”元朗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本能行礼的他,声音有些磕磕绊绊的道。

    唐锐一挥衣袖道:“好了,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了。”

    说到这里,唐锐看到了快速而来的陆远棋,还没有等唐锐开口,陆远棋就已经恭敬无比的道:“恭贺大人击败司空难,登临造化图第二十五位!”

    唐锐的一愣,他此刻有一种发懵的感觉。

    我好似在悟道,什么时候击溃了司空难,什么时候……

    “我什么时候击败了司空难?”在镇定了一下心神,确定自己的心神并没有崩溃之后,唐锐带着一丝凝重的朝着陆远棋问道。

    陆远棋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搓了搓手,哈哈一笑道:“太上长老,您看我太激动了,忘了给您解释了。”

    “司空难挑战您,可是那个时候,您正处在悟道的过程中,属下等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将消息传递给您。”

    “经过请示宗主,属下和元朗就决定以您闭关位由,拒绝司空难的挑战。”

    “可是就在元朗告诉司空难您闭关的时候,您爆发出了惊天气势,在您的气势下,司空难他认输了。”

    陆远棋的口才不怎么好,他的解说,更是缺少跌岩起伏的感觉,不过也将事情的经过,给解说了一遍。

    唐锐这个时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心中不由得为那位司空难默哀了一番。

    自己参悟的一剑毁混元,早就已经超越了所谓的造化境界,司空难刚刚进入造化境,就算是再天才,面对自己有些超越大乘境界的天地至理运用,他的差距依旧很大。

    “司空难也算是知难而退!”唐锐对于这样不战而胜的击败司空难,倒是没有太多的评价,只是淡淡的说道。

    看着唐锐那平常无比的语气,陆远棋和元朗对视了一眼,眼眸中闪动的,是一丝丝的无奈。

    这么大的事情,也就是您,说的如此云淡风轻。

    陆远棋接着道:“太上长老,您的聚神之会宗门正在筹集,您就已经成为了造化。”

    “宗主让我请示您,您的聚神之会和造化大典是一起举办,还是分开举办?”

    聚神之会,造化大典?

    唐锐在稍微愣了刹那,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在红尘世界,对于任何宗门来说,只要是有人成就聚神,那对于整个宗门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好消息。

    不但实力得到提升,而且还会举办聚神之会,从而彰显自己宗门的存在感。

    至于造化大典,那和聚神之会是另外一个意思。

    聚神之会之时一种对自己宗门有聚神境的一个炫耀,而造化大典,则是其他宗门对无上造化存在的恭贺。

    这是一种万仙来朝的庆典。

    唐锐来到红尘世界,主要是为了修炼,对于这等彰显实力的庆典,唐锐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看着目光激动的陆远棋,看着已经被陆远棋的话语吸引过来的元朗,唐锐心中一叹。

    四象宗在大易皇朝的存在感越来越弱,可以说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办过什么像样的大典。现在这种机会,自己就浪费一日时光,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那就办造化大典吧!”

    陆远棋的心中有些失望,在他看来,现在这种时候,应该造化大典办一次,聚神之会办一次,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四象宗的名声更加的响亮。

    可是看着唐锐那平静的神情,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基本上都是在做梦。

    像唐锐这种存在,他怎么会有那么咄咄的时间拿出来,让自己等人胡闹。

    一念之间,陆远棋就郑重无比的道:“属下这就给掌门传达您的决定。”

    陆远棋离开之后,元朗依旧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唐锐虽然不是沈天行,但是对于这个小胖子,唐锐的心中还是充满了好感。

    “怎么,有事情需要我出手?要是需要的话尽管给我说。”唐锐拍着元朗的肩膀道:“只要是不让我拿下太上宗那位宗主的人头,一切都好说。”

    “可不能乱说,这个会有感应的。”元朗听了唐锐的话,顿时吓了一跳,他快速的舞动着自己的双手,示意唐锐此时不要乱说。

    唐锐笑吟吟的看着元朗,这一刻的元朗也明白沈天行只是和他开玩笑,而那位太上宗无上存在的感应能力,恐怕此时也被沈天行隔绝。

    “是顾清影要见你!”终于,元朗大声的说道。

    顾清影,唐锐继承了沈天行的记忆,自然明白这个女子在沈天行心中的地位。

    正是因为迷醉这个女子,所以沈天行才会不顾一切的阻拦挚水圣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女子最终的背叛,让沈天行成为了一个长青宫弟子动手的好色之徒。

    宗门的巨大损失,还有顾清影的背叛,让沈天行的心神崩溃,最终成为了缘山青降临的载体。

    现在这个女子要见自己。

    唐锐对于这种事情,并不是太在意,但是他既然顶着沈天行的身份,一些事情,还是要处理。

    “让她们进来吧。”

    元朗在说出顾清影的事情之后,就无比急切的盯着沈天行,希望能够看出沈天行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唐锐的平淡反应,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是,我这就通知她们。”元朗答应一声,快速的离去。

    几分钟以后,一身青色衣裙的顾清影就出现在了唐锐的面前,在顾清影的身边,还有几个长青宫的女子。

    这些女子中,最强的是一个接近聚神境界的中年女子。

    顾清影在看到沈天行的时候,双眸中充满了复杂之色,对于她来说,现在的情况,是她以往做梦也想不到的。

    “清影,你不是有话要和沈先生说吗?”那接近聚神的中年女子,沉声的朝着顾清影说道。

    顾清影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异色,她咬着嘴唇,声音中带着一丝异样的道:“天行先生,那件事情……”

    “你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唐锐看着一副欲言又止的顾清影,淡淡的道:“既然过去了,那就算了。”

    唐锐对于这件事情,真的是很淡然。但是这种淡然,让顾清影感到无比的难受。

    她这个时候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对眼前的沈天行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一个无关轻重的陌生人。

    “沈先生宽宏大量,实在是让人佩服,清影也是被人威胁,所以才会做出那等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以后就让清影留在沈先生的身边,她一定会……”

    中年女子的话才刚过说了一半,就说不出来了,她双眸之中,全部都是恐惧之色。

    对于她而言,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过恐惧,因为她半点话话语,都说不出来。

    唐锐看着一副手足无措的顾清影,摇了摇头道:“你来!”

    顾清影虽然不知道沈天行要做什么,但是她很清楚,面对现在的沈天行,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反击之力。

    所以她恭敬的走了过去。

    “前世种种,尽皆云烟,一些事情,咱们也该是了断一下的时候了。”唐锐说话间,一挥衣袖,他和顾清影的身躯,就已经消失在了虚空中。

    在红尘世界,想要破开虚空无比的困难,就算是普通的造化存在,都难以做到。

    但是这对唐锐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困难。虽然红尘世界缺少灵气,但是有着沾沾卡系统的唐锐,可不缺少能量。

    顾清影就觉得眼前光芒闪烁,在等她看清楚的时候,就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座巨大的神山之前。

    对于这座神山,她并不陌生,因为她以前来过,这里赫然是太上宗的山门!

    他来这里,要干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