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雪原之战(上)

    茫茫雪原之上,一望无际。十数匹战马突然自天际出现,黑色的甲胄,黑色的披风,与天地之间的一片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伴随着马嘶之声,战马纷纷停了下来,十名余骑士除了拖后的数人之外,其余的都翻身下马。众人取下头盔,拉开面罩,露出一张张青春逼人的脸庞。

    为首的一人自腰间取下一个皮囊,仰脖子喝了一口,递给了旁边一人,每人喝了一口之后,为首的队长又将皮囊系在了腰间。

    这是右骁卫专门给斥候配备的烧刀子,其它人可没有这个资格。

    酿酒是极耗粮食的,只有在丰年的时候,朝廷才会允许私人酿酒,更多的时候,却是禁酒的,而武邑产的烧刀子更费粮食,又因为度数极高,一般都用来作为医护人员为伤员消毒所用,一般人,压根儿就没有机会享用。

    而实际上,这种烈酒,除了一部分人外,更多的人也并不喜欢,实在是劲道太大。

    但这些斥候就不然了,他们大部分时间脱离大部队,一般只是小队集体活动,想喝一口热水都是奢侈的事情,这种烧刀子就是他们的最爱了。

    一口烈酒下肚,脸上也浮起了一层红晕,斥候们纷纷地从马褡裢里取出一块毛巾,用力地给自己的战马擦拭着身子,小半天的奔驰,又是在这样的雪地之中,即便是再好的战马,此时也是大汗淋漓了,不把汗水擦干,这样的天气,很快便会冻成冰碴子,这对于战马,可有着不小的伤害。

    对于他们来说,战马,可就是第二条命。

    “李中郎将太小心了。这样的一望无际的大雪原,能有什么埋伏?”一名斥候笑道。“就算是有埋伏,就那些野人,奴军,能是我们的对手?我看是埋伏不成,倒要被我们反杀吧。”

    “闭嘴!”为首的什长沉下了脸:“服从命令就好,我们就候就是干这个的,怎么,还委屈你啦?什么时候学得这样多嘴多舌了!”

    “是,队长!”斥候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什长教训道:“即便是一只蚊子,还能吸你一口血呢!小心无大错。”

    “知道了什长!”看到队正神色严肃,本来嬉笑的斥候们,一时间也都郑重了起来。

    “休息半个时辰,然后继续前探十里,然后返回!”什长厉声道。

    “是!”十名斥候大声道。

    三人仍在马上,下马的七人包括什长在内,并没有聚集在一块,反而是极为分散,每人之间,拉开了大约数十步的差距,看着极其零散。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无组织无纪律,相反,这是斥候的前辈们一代一代用鲜血换来的经验。

    斥候是用来探明敌情的,他们也是最容易被敌人伏击,袭击的。

    任何想要发起一次突然袭击的攻击,首要的便是干掉这些斥候,否则,突然袭击,都只会变成一场强攻。

    什长最先吃完,然后翻身下马,先前一直骑着马在左右游戈的三名斥候,这才翻身下马,开始重复着先前同伴们的操作。

    不管什么时候,总是保持着三名斥候骑在马上。

    什长的眼神在空无一物的雪原之上缓缓扫视着。

    的确什么都没有。

    但刚刚翻身上马的那一刻,他却总是觉得如芒在背,似乎有什么在暗处盯着自己一般。

    当真是见了鬼了。什长啐了一口,连着打了好几仗,大概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

    他的眼神,无意间扫过了不远处一些隆起的雪块,心中突然一凛。

    他摸出了腰间的弩箭,不管有事没事,先射一箭再说。刚刚他似乎感到那堆雪动弹了一下,当然,也许是自己眼花了。

    刚刚举起手中的弩箭,隆起的雪块却突然长高了,映入什长眼帘的是闪着寒光的利箭。

    “敌袭!”崩的一声,手里的弩箭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他大声地吼叫了起来。

    哧的一声,弩箭射中了那人,那人一个踉跄,但几乎在同时,一支羽箭飞来,却是正中什长胯下战马的脖子。

    什长经验极其丰富,在危险降临的那一瞬间,他射出弩箭的同时,另一只手猛勒战马,使得战马人立而起,恰好替他挡住了这一箭。

    甩鞍下马,扔掉手里的弩弓,反手拔出了腰间横刀。

    “快走!”他伏在倒下的马后,听到耳边传来的嗖嗖的箭雨之声,厉声喝道。

    另外两名骑在马上的斥候,没有丝毫犹豫,勒转马头,立时便向远处狂奔而去。

    羽箭稍歇,什长从战马身身一跃而起,弓着身子,向着侧前方猛冲而去。他的战马已经死了,他无法迅速离去,但他必须为自己的战友争取脱离的时间。

    斥候的任务,从来不是为了死战,他们只需要将有敌人的情报带回去就可以了。

    斥候死战,只在一种条件之下,那就是在确认自己无法安全脱离。

    向前冲出去的那一霎那,什长的心便凉透了。

    不远处,那些隆起的雪堆之中,冲出一个个披着兽皮,甚至是用草帘子裹着身体的野人,他们的手里,握着一柄柄长弓,为首的一人手里拿着的弓,明显与其它人不同,就是这人一箭射死了自己的战马。此刻,弩箭还插在他的肩膀之上,但这人却偏生披着甲,这一箭虽然破开了他的甲胄,但他受创并不严重。

    而更严重的是,在这些人的身后,原本看起来平坦的雪地之上,一个个的雪人从地上一跃而起,向着他们猛冲而来,人数,竟然有数百人之多。

    什长此时已经明白了,这些人是先在雪地之上挖出了一个坑,然后将自己埋在了内里,看他们穿着极其简陋,真是不明白是如何抗得住如此寒冷的天气的。

    十名斥候,两名骑马狂奔而去,另外八个,有三个身上插满了箭支,但看起来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活动,对手的箭矢太差,不能破开他们的甲胄。

    “上马,走!”什长厉声喝道。

    但他只是喊了这一声,便换了口令:“向我靠拢!”

    促使他改变命令的,是他看到,在刚刚的那一阵箭雨之中,他们的战马,在这一刻,都倒下了。

    停下了脚步,站稳了身形,一脚在前,一脚在后,怒吼一声,双手握住横刀,斜劈而下,刀尖准确地划过一个跑在最前面的个子矮下的敌人颈部,鲜血卟的一下喷了出来,那人丢了刀,伸手想要捂住喷血的口子,但血却从指缝之间不断地喷洒出来。

    什长顶了上去,一手揪住了那人腰间的草绳,靠在他的身上,将他顶得往后退去,手中的刀再一次向前猛劈下去。

    八名斥候,只有三个成功地汇合到了他的身后,与他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锋矢阵形,替他护卫着侧翼。剩下的五个,来不及靠拢,便被乌泱泱的敌人包围了。

    怒吼声,惨叫声,刀枪撞击,撕扯甲胄,肌肉的声音,瞬间便响彻全场。

    什长在一刀又劈倒了面前的一名敌人之后,百忙之转头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狂奔的两名斥候,离这里已经足足有数百步之远,马上的骑士不约而同地在此时做出了同一个动作,他们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竹管,举向空中,猛地一拉后面的绳索,砰的一声响,两朵艳丽的烟花在空中炸响,彩色的烟雾在空中经久不散。

    什长这才放下心来。

    在外面游戈的斥候自然不止他们这一队,报讯烟花升空,很快,便会形成接力用最快的速度将有敌的情报传回到大部队中去。

    一刀猛劈,横刀深深地嵌入到了对方的骨头之中,一下没有拔出来,什长立即放弃了横刀,缩手回来,自腰间拔出了另一柄短刀。

    被他顶在身前的那个倒霉鬼,此时也不知被斫了多少刀,插了多少矛,早就不成人形了,丢掉了这个肉包,什长再次向前冲去。

    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能够活着回去了。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便赚一个,他们这几个人,至少要杀二十人以上,才算是赚着了。

    短刀轻易地刺破了对手的衣服,刺破了对方的肚腹,随着短刀拔出,什长看着那人眼中的神彩蓦然消失。

    身后传来了马蹄声,他回头看去,跑开的两名斥候,竟然又回来了。

    “混帐,走,快走!”他大吼起来。

    “什长,同伴接到消息了。”两名斥候纵马直冲入人群,同时吼叫着。

    远处的天空之中,亦有烟花升起,这代表着有其它斥候队伍已经看到了信息。

    “傻子啊!你们回来,也救不了我们的,这是无谓的减员啊!”什长有些痛心疾首,愤怒之余,心中却又有暖意流过。

    这,就是战友。

    虽然明知是死,却也不愿意抛弃。

    “杀呀!”他鼓起余勇,再次向前冲去。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雪原之上再一次沉寂了下来,十名斥候,连同他们的战马,都静静地躺在了地上,而在他们的周围,最少有四五十具体横七竖八地躺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