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雪原之战(中)

    坎岩脸色极其难看。

    作为一个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曾经的土匪头子,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碰上了硬茬子。一次精心设计的突袭,最后打成了这个烂样子。

    从最一开始,他就知道有些麻烦,那些斥候,即便是在最放松的时候,也有数人保持着高度警惕。始终有三个人全副武装骑着战马,散落在周边,如果不能一次性地解决掉对手的话,便极易让对手跑掉。

    如果不是对方那个领头的有极大可能已经发现了他,他是不准备发动这一次袭击的。

    只可惜,事怀愿违。

    一场战斗下来,对方十人固然被全歼,但自己付出的代价却有些触目惊心。跟着他在这里的几百人,可都是他麾下最能打的战士,但五比一的战损率,让他心惊不已。

    更让他有些恼火的是,对方还是将信号放出去了。虽然他看不懂那升上天空的鲜红的烟花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无疑,接下来自己的路可就要难走多了。

    坎通很恼火。

    他本来在营州过得极其逍遥快活。他是营州最大的一股土匪的头目,手下可以聚拢起来的人,多达上万人。

    平素跟着他作为嫡系的部众有两千人,剩下的,都是那种拿起锄头是农民,提起刀把子就跟着他去抢劫的坐地匪。

    但好日子,随着张仲武的卢龙军大举进入营州而结束了。

    对于他们这些人,张仲武是极其无情的。而恶名在外的张仲武,更是让他们生不起抵抗的决心,张仲武是出了名的斩尽杀绝。

    当张仲武给了他两条路让他选的时候,他只能屈服,带着他的部众,放弃了营州的老巢,辛辛苦苦地到了平州与莫州的交界处,建设堡垒,开垦荒地,当然,有机会了,便窜入到对面莫州抢上一把。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半年,他倒是抢上瘾了,无他,实在是因为对面的莫州人,日子似乎是越来越好了,每一次抢劫得手的好处也愈来愈多。

    直到这一次,他收到了平州刺史邓景山发来的命令。

    驻莫州的唐军右骁卫中郎将李睿带着一支五千人的唐军,正沿着边境线扫荡类似于坎岩这样的坞堡,已经有好几个小型的坞堡被李睿攻破了。

    现在的坎岩,手下能聚集起来的大约有五千余众,为了能最大程度地抵抗唐军,他呼朋唤友,集结了边境之上其它几个坞堡的同类,准备与唐军大干一场。

    邓景山向他保证过,唐军只会有这支五千人的军队,其它的唐军,他会将对方牵制住。只要消灭了这支唐军,那么唐军的右骁卫将再也无力向他们挑衅了,以后在边境之上,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为了鼓励坎岩有勇气与对方作战,邓景山甚至还送来了数千柄刀枪以及千余担粮食。

    要知道在以前,只有坎岩给邓景山上贡的份儿。

    坎岩也想借这一战,来树立自己在平州的威信,成为能与邓景山平起平座对话的那个人。就像平州的那个刘思远一样。

    刘思远与邓景山一样,本来都来自莫州,但现在的刘思远却是平州最大的地主,坐拥武装上万人,全部都由刘氏子弟直接指挥,他们的武装可不是坎通这样的边刀枪都装备不起的家伙,那是真正的一支军队。

    刘氏的坞堡与一座城池也没有什么两样。去过那里一趟的坎岩都羡慕地流口水了。

    人家的底子厚,又与邓景山是莫逆之交,自己现在没得比,但并不代表着将来也没得比啊。

    这一次,坎岩可是招集了近两万与他处境差不多的流匪,还有奴军,野人首领,杂胡部落。

    本来想收集一波唐军的斥候拿回去耀武扬威,向其它小头目炫耀自己的武力,以此来巩固自己在联军之中的地位,同时也激起所有人战斗的欲望,但第一次与对手接战,这样的战果,委实让他开心不起来。

    邓景山可是开出过赏格,一名唐军士兵的性命,可以换一整套作战装备或者一担粮食的。这便等于他每杀死一个唐军,便能得到两套武器装备。这样的赏格,对于他们这些缺衣少粮的人来说,诱惑不可谓不大了。

    现在,十名唐军的尸体就摆在他的眼前。一些手下,正在剥着他们的衣甲,虽然破破烂烂了,但也不能浪费,衣服浆洗浆洗还能穿,那些砍烂的盔甲,回去融了,还要重新打造刀具,制作箭头。

    还能用的,都摆在了他的面前。

    十柄弩弓,十个急救包,当然,还有从马上搜出来的半袋子烈酒以及折了口子的横刀,短刀等等。

    唐军每一个士兵的装备,换成了钱,在他这里,可以装备好几十个士兵了。

    如果说卢龙军在他们面前是财大气粗,那唐军在他们面前,简直就是土豪了。

    “首领,这些人送到邓刺史那里,还可以换不少赏钱呢!”一名小头目道。

    坎岩摇了摇头:“杯水车薪,把这十具尸体用棍子立起来,树在雪地之上,给唐军一个警告。让他们知道,想要惹我们,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有必要吗?”小头目小声道,在他看来,这十具尸体都是武器装备,都是粮食,立在雪地之上,真是白白的浪费了。

    坎岩瞅了他一眼,小头目打了一个冷颤,赶紧连声应是去准备了。眼前这位,可是一言不合就会杀人的主儿。

    坎岩自然有自己的盘算。

    看了唐军的战斗力,他便明白,硬碰硬,自己绝然不是唐军的对手,哪怕他现在有近两万人的兵力。但哪些,说白了,差不多就是乌合之众。几百个人打几十个人,还可以以众凌寡,但几万个人打几千个人,可就说不定了。以唐军的装备和这十个家伙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只怕正面交锋,几个照面之下,自己这边就要溃不成军了。

    土匪干仗和军队交锋,完全是两个概念。这个事实,在他最初与张仲武的部下交锋的时候,他便已经领教过了。

    更何况,现在面对的敌人,还是把张仲武从卢龙打得狼狈不已的唐军。

    唯有激怒唐人,让对手失去方寸,失去章法,自己才有可能觅得胜机,来一场乱中取胜。

    乱拳打死老师傅的事情,倒也并不少见。

    十具赤身裸体的唐军士兵尸体被绑在了木桩子上立在了雪地之中,片刻之间便冻得硬梆梆的,整个身体之上,都布满了白色的冰棱,坎岩带着他的部下,亦远遁而去。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一支数百人的骑兵队伍,自远方席卷而来。

    距离这些唐军士兵战死的地方大约三十里处,一支数千人的唐军,正在向前挺进。

    这支部队正是由李睿率领的扫荡这些边境坞堡的唐军。

    五千人的队伍,分成了三个部分,各有一千人作为两翼在距离中军里许外的地方,三支前进队伍齐头并进。

    中军多有骑兵,携带着大量的粮草辎重,而两翼的,则全部都是步卒。

    与一般的步卒不同的是,这些步兵们,脚下都踩着滑雪板,手里提着雪杖,每一次雪杖撑地,便会在地上滑行极长的一段距离。看他们娴熟的姿态,倒像是习练了极久。

    而在中军,运送粮草军械的也不是马车,而是清一色的马拉雪橇,有不少的中军步卒,便搭坐在这些雪橇车的车沿之上。

    顾寒这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唐军的精良装备。

    他被派往柳成林麾下任判官,事实上是准备接下来与张仲武的谈判,与李德一同抵达莫州之后,还没有见到柳成林,便被柳成林一纸命令让他跟着李德先将边境扫荡清楚了再说其它。

    对此,顾寒一笑置之。

    他能理解柳成林的心思。

    这位右骁卫大将军这两年厉兵秣马,整天琢磨的都是如何与张仲武刀兵相见,然后把对方打得丢盔卸甲,现在一下子要准备与对方和谈,让他几年的准备都落在了空处,怎么能不让他恼火呢?

    对于自己这个始作俑者,他不待见自己,也是应有之意。这么做,大概是想让自己尝尝苦头,不过这样的随军行动对自己而言,还真算不上什么苦处,比起以前自己的游历,现在过的日子,还真是在享福。

    比方现在,他便与李睿一起坐在一辆马拉雪橇之上,悠哉游哉地谈着话。

    在莫州,他已经见过了莫州刺史李安民,两人深入交换了意见,对于现在朝廷的东北谈,西北打的政策,李安民也是持支持意见的。到了莫州,对东北这块地方了解愈深,李安民倒是愈谨慎起来。

    顾寒也并不担心柳成林会成为最终的障碍,事实上,作为右骁卫大将军的柳成林,还是李泽的大舅子,对于李泽的决策,他纵然心中不快,也不会阻挠的。

    当然,谈,也要先建立在打赢的基础之上,只有这一仗,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彻底浇灭张仲武,邓景山他们的幻想,和谈才能更顺利地进行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