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他还是那个魔王(第二更)

    一开始的换血肯定是大树赚,但李牧这种逮着你就往死里揍的气势却让huni有点怂了。

    他迅速调整身位,同时在自己Q技能冷却完毕后试图回身Q一下纳尔,将纳尔减速。

    往防御塔下跑的同时,huni也不忘了在邻近的草丛里丢一丢树儿子。

    从草丛里跳出的树儿子可是能造成多段伤害的,减速效果也十分可观。

    “这英雄是真的不太行。”

    李牧眼看着自己红怒变大,成了张牙舞爪的巨兽,不由得摇了摇头。

    他手中还捏着E技能。

    但却不可能E到huni脸上继续去输出了,作为纳尔的唯一保命技能,除非是确保可以击杀对手的前提下,否则在线上的消耗中还是不要交才好。

    不过这一波至少打出了些许价值。

    只剩下四分之一血量的大树必须要选择回城了。

    当前时间节点刚好是小花生将上半野区统统刷光,回家补充真眼和装备的时间段。

    huni并不知道对手是不是因为巧合的原因,居然卡在这个时间点打出了这样的一波消耗。

    他必须得回家交T上线了。

    而且恶心的是这波兵线是推过来的,纳尔的一波骚扰让huni被迫站在距离塔下远一点的地方回城。

    亏了两个小兵的经济和经验不说,他这个TP还是白交的,纳尔回家上线根本不需要交T也不会亏损什么。

    “嗯。”

    后台休息室的Kkoma频频点了点头。

    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

    当对一个人期望非常低的时候,他哪怕只是算出了1+1等于2都足够令人欣慰了。

    huni在Kkoma眼里就是这样,Kkoma作为教练不会贬低自己的选手,他不否认huni的后期能力,但可惜的是前两场比赛没有后期。

    只要前期能做到不死,而且闪现还保留着没有交,Kkoma就非常欣慰了。

    “慢慢打,没关系的,中路来一次,我找机会把他闪逼掉。”

    faker眼瞅着上路被打回家,眼角不由得牵动了一下,但他现在的心态和Kkoma差不多了,只要不死,一切OK。

    面对到岩雀这种比较好抓的英雄,faker在心里已经制定了一套不错的计划。

    “OK,了解。”

    小花生微微点头。

    这把,哪怕是下路劣势他都没有去。

    因为他清楚,下路不好抓。

    风女和霞的组合,如果先手到了还好,没先手到被霞倒钩命中的话,甚至有可能被反杀。

    作为职业选手,状态其实都起伏不定。

    就S7赛季而言,小黑和小花生这两名选手其实都很难去说他们实力孰强孰弱,但作为两种不同风格的打野,小花生比起小黑来,却是有一项资质是小黑不曾拥有的。

    那就是属于自己的体系。

    好的选手,都是自成体系。

    小黑是有目的的,为了整体团队,或者为给某一条线当狗来打野。

    但小花生却有属于他自己的判断,怎么打,他如果觉得不行,就不会按照队友说的去做。

    faker这波指挥,小花生觉得很OK。

    的确从中路打开局面是最好的,前提是要看faker如何去发挥了。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faker这场比赛和岩雀的召唤师技能选择不同。

    岩雀选择的是闪现和TP。

    但faker的瑞兹,却是闪现和治疗。

    这纯粹是以打线为主了。

    这种带法无疑是蛮拼的,同时也让左手对其警惕性放大了不少。

    接近六分钟的游戏时间节点。

    左手的岩雀打算去河道放置一枚真眼。

    这波兵线他是推过去的,并且也准备回家了,和faker的瑞兹保持有一段距离。

    但蓦然间,瑞兹却直接开启治疗加速向左手扑了过来。

    左手面色不变,留在小龙坑处的视野侦测到了正在往这边赶来的小花生。

    不过双方明显还有一段距离,左手深知自己有逃跑空间。

    贴墙的岩雀获得了移动速度加成,开始向野区撤离。

    在打石头人的香锅也迅速EQ二连过墙,向正面战场赶来。

    强队在遭受到对手的先手时,优先想到的永远都是反打。

    香锅也不例外。

    红buff背后的草丛,就是这波香锅打反手的最佳地点!

    蓦然间,瑞兹闪现上龙坑,一套QEQ接W甩了出来。

    左手的反应速度也很快,第一时间交闪躲避掉了一个Q技能,却无法躲避掉W,在闪现落点的位置左手被定在原地。

    酒桶向前跟进,因为距离的原因,小花生没有交出E闪,只是单纯的用E技能赶路,然后再丢Q打算造成减速留一下人。

    但暗地里EQ冲出来的皇子,却让小花生的酒桶脚步瞬间停滞。

    “这波谁也杀不了谁啊,双方中单选手互换了一波闪现,对谁都不算亏吧。”

    “接下来就要看打野的gank了,不过有一说一,相比较来说,岩雀没有闪现的话要比瑞兹没有闪现危险一些,瑞兹的EWQ终究是可以为他提供加速的,风骑也会让瑞兹更加灵活,但岩雀就不具备这种特性了。”

    解说们在分析着。

    然而中路的推线权却已渐渐落入到了faker的手中。

    饭盒让faker前期比起岩雀来蓝量充足了很多,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推线,但岩雀却很难做到这一点。

    推完兵线后,faker消失在了视野范围之内。

    “不清楚去了哪里,不过酒桶在下半区,faker有可能去上半区了。”

    左手给出了警示。

    “他们两个人的话越不掉我。”

    在上路的李牧放了下线,他在有意识的控制怒气。

    如果这波SKT真的敢越塔的话,就是给机会。

    “他们应该是去做峡谷先锋的视野了吧?感觉这个东西他们挺想拿的,毕竟这一把主动权在上路……卧槽!”

    香锅正说着,却陡然间看到中路防御塔下,一道属于瑞兹大招的光芒豁然亮起。

    同时远处已经到达六级的酒桶直接E技能拉近和岩雀之间的距离,大招爆破酒桶甩出!

    轰!

    这是一个没有太过于考究角度的桶子。

    因为这个桶子的主要目的仅仅只是补充点伤害并且短暂的限制一下岩雀而已。

    只为了瑞兹大招的降临!

    大树、瑞兹两人居然都在车上,而被炸飞在墙壁上的岩雀在这种状况下根本没有操作空间!大树抗塔一捆,faker瑞兹瞬间输出,一套爆发将岩雀带走。

    first blood。

    三场比赛,SKT首次拿到一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