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焚毁粮草

    话说许定没有跟许褚的陌刀卫一起诱敌,他干什么去了,当然是带着一千左骑卫,二千前卫将士,趁着高览刚刚调往西线追击徐庶的时候,悄悄的渡河,从汤阴一线朝着林虑城而去。

    天下起雨的时候,巡逻的人都不怎么用心。

    早在一天前,许定就摸到了袁绍的屁.股后面,正在伺机发动闪袭。

    他要打击的目的不是别处,而是袁绍大营后侧方的粮草重地。

    这次许定只有三千人,不可能去傻傻的跟袁绍硬拼,所以他早就盯上了袁绍大军身后的粮草重地。

    联系上天罗地网的人之后,许定领马步三千人趁夜雨大摇大摆的来到袁绍的粮草重地。

    此时看守粮草的乃是袁绍手下大将淳于琼,还有偏将吕威璜、韩莒子。

    漆黑的夜被雨水冲唰过,许定尽量控制着行军速度,到了这里刚好雨停风收。

    “什么人?”

    看到没有打火把的军队突然出现,营城值守将士心上猛的一突,大声喝道。

    只是迎接他们的是三两支锋利的箭矢。

    “啊!'

    惨叫一声,一众守门士兵掉下岗楼。

    许定一马当前,挥墙一砸,营门被巨力砸开,接着他一挑将营门内的拒马给挑飞,撞向了冲上来的巡逻队。

    “杀!”

    众骑跟着许定杀入,将刚刚出帐的袁军士兵斩杀可是冲踏撞飞,典韦在后领着两千步卒,同样是如杀神一般见敌就砍,打得连武器都来不急拿的袁军士兵报头鼠蹿。

    “来人随我反击!”

    淳于琼此人除了有嗜酒的毛病,其实还挺不错的,他武力虽不及颜良、文丑、张颌、高览,但是他的威信不低。

    灵帝在的时候他还是西园八校尉之一,是跟袁绍、曹操等人齐名的。

    所以他投奔袁绍,间接的也是助涨的袁绍的威望,袁绍对他也是格外的礼遇,这才威以重任看守粮草,充分表明了信任。

    所以淳于琼批上甲衣,拿了武器稳定溃军,准备反击。

    吕威璜、韩莒子二人也紧跟而来,带着各自的亲卫聚拢将士准备殊死博杀。

    “杀!”三人看到骑马在前,捍勇无阻的许定,同样是拍马冲杀过去。

    许定正杀得兴起,突见数骑从后营杀来,身后还有一帮嗷嗷叫想反扑的袁军,手中的力道不由加大了分,直接一枪抢先挥出。

    淳于琼的武器同样是与之交撞,然后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铮,只觉得胸口一阵苦闷传来,人就倒飞撞在了一顶帐篷上。

    吕威璜、韩莒子二人心下大骇,这什么人这么猛,淳于琼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下就击飞了。

    不过二人以是箭在弦上,此时容不得身退,两杆武器袭向许定的左右两侧。

    许定收枪一挡,震退化解了韩莒子的进攻,然后躲身一脚踹出,将吕威璜的武器踢中,吕威璜受力不住落下马去。

    许定回枪一刺,将落马的吕威璜刺了一个透心凉。

    与三将打斗只是短暂的时间,许定一马当先往营后方冲杀而去,将淳于琼三人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兵将又给杀溃。

    三千将士冲杀一阵,杀得袁绍军鬼哭狼嚎,纷纷躲避,韩莒子心有余悸,不敢在上前与许定正面刚,只好带着受伤的淳于琼暂避锋芒。

    许定这才带着一众人放火将营内全部点燃,将袁绍的粮草给全烧了。

    “走!”干完这一票,许定带着三千将士离去,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下。

    不多时袁绍方面派来支援的部队赶来,看到整个营地到熊熊大火,所有粮草基本付之一炬的场景,脸色都扭曲到了极为狰狞恐怖。

    “嘭!”

    袁绍的手掌重得的拍在了桌子上,一脸的怒怨之气,那目光像是要吃人,狠狠的盯着狼狈的韩莒子、淳于琼二人。

    “废物!你们怎么不随吕威璜一起战死算了,我军的粮草,一个月的粮草就这样没有了,你们知道大军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袁绍一脚又踢翻了小案几,心中恼怒之极。

    他是真想一刀劈了二人。

    “请主公治罪,是我等无能。”韩莒子、淳于琼也是羞愧难当,按理他们守粮草的士兵比许定等人多一倍,但还是被对方偷袭,并成功烧掉了粮草,还成功的退走了。

    他们也很郁闷,偷袭自己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哼!”袁绍拂袖,冷着脸扭向一边。

    一旁的逢纪道:“主公息怒,现在事以如此,责骂怪罪他们也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尽快调集粮草过来,同时查明偷袭之军的来历!”

    “嗯!元图所言有理,你觉得偷袭之军会是何人?”袁绍也知道生气没用,心里就是不舒服。

    粮草烧掉了,在筹集还是能行的,但是要欠那些世家大族,一个人情,而且冀州这几年天灾人祸,其实并不富裕。

    逢纪想了想道:“除了威海侯许定我实在找不到何人有这等本事?”

    莫名的跑出一支强军,连韩莒子、淳于琼都撑不过一招,这种超级猛将,天下可不多。

    黑山军张燕武艺是不差,但是他的部下只能处划中等实力,斗将什么的还是被冀州军吊打。

    附近又没有别的势力,只有许定一直在祸害魏郡,保不住这支小队是从哪里钻过来的。

    甚至领兵之人就有可能是许定。

    以前他有所怀疑,只是不太敢确定,现在这个想法,可能度占了八层。

    “许定的人!”提起许定,袁绍的脸色就拉了下去,沉重无比。

    许定袁家第一大敌,实在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难道这家伙又藏了兵马没用。

    袁绍沉思了良久,问道:“那元图你可什么好方法将他们找出来。”

    不管是不是许定本来带着这支小队,只要是东莱军,那就必须死。

    袁绍绝对不允许腹地有一支跳蚤天天跑出来捣乱。

    “主公,如果真是许定,我想我们大海捞针的找,极为困难,我们还是加强营地守卫,以防他又来偷袭才是。”许定不露面,逢纪也表示别无它法,敌在暗,我在明,这是相当不爽利的。

    “哎!暂时只能如此了,许定的目的是救张燕,他肯定还会出现的。”袁绍想了想便道:“陶升、眭固给我往北边搜寻;韩莒子、淳于琼你二人带部去东边搜寻、眭元进、赵睿你二人回邺城押送粮草过来!”

    “是主公!”从将领命而去。

    袁绍无心看众人离去,揉着太阳穴,心中愈发的不安,总感觉哪里要出事。

    半个时辰之后,突然人快马从南边而来,神色慌张的进了营地,这探马脸色蜡白无血,一带进袁绍的军帐就哭天喊地人抽泣起来:“主公,完了,我们完了,三军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