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袁绍撤兵

    “什么完了,说清楚!”

    袁绍认得这报信的,乃是文丑手下的一个亲卫队长,此时狼狈返回,心里咯噔咯噔的跳。

    希望不要是什么坏消息了。

    “主公,昨夜大雨,沾水河水上涨,河水冲毁了我们的营地,文丑将军、张颌将军、高览将军皆被洪水冲散,我军将士死伤无数,三万大军没了……”

    三万人呀,一夜之间被洪水给冲袭了,瞬间被泯灭在了黑夜之中。

    袁绍一众将士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洪水给冲击摧毁的。

    只能凭着个人的水性及运气在洪水流波中挣扎。

    “什么?你在说一遍?”

    袁绍腾的站了起来,一颗大心脏凉了半截。

    “三军……三军完了,洪……洪水从山上冲下来,将我们的营地冲垮,晚上什么也看不清,三位将军也不知去向,将士们都死了……”报信的人面露凄色,说话都在哆嗦,可想而知昨夜承受了多大的恐惧。

    他能跑回来报信以然是不错了。

    “我……噗!”袁绍一口闷血吐出来,整个人晕厥了过去。

    逢纪忙道:“快传医者,同时不要将消息给我传出去,等主公醒来在定夺!”

    一众人忙道:“诺!”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医者过来看过诊断,开了碗汤水,袁绍服过这才悠悠醒来。

    只是气色差到了极点,他微微张张了唇道:“元图派人去查看了吗?文丑、张郃、高览等人如何了?”

    三万大军呀,一夜分崩离析,三员猛将就这样被洪水卷走了,三千大戟士的精锐,这绝对是一次重创,对袁绍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逢纪安慰袁绍道:“主公放心,我以差一队人马去找了,相信三将军都会没事的,主公还是放宽些心,很快会有好消息的。”

    其实逢纪也知道自己这是自我安慰。

    半夜的洪水张郃等人又没有预料,突然冲来,三万大军都没了,三人怕也是凶多吉少。

    “报!主公大事不好了,许定领兵出现在我军营外!”

    突然又有甲士进来汇报情况。

    “咳咳!”袁绍咳出两口血,望向逢纪,逢纪道:“主公暂且歇息,我去看看!”

    袁绍心乱如忙,哀叹一声轻轻点头,然后仰面躺了下去。

    逢纪这才告退出帐,爬上大营的塔楼举目瞭望。

    只见营外有一员威武猛将,左右随着千骑,后面是两千左右的步卒,这支兵马衣甲鲜明精神抖擞,战意高昂,在营外齐声喊着战战战战!

    每一定都铿锵有力,冲破云霄。

    “是东莱军!威海侯真的来了,看来昨夜烧我军粮草的也是他们了。”逢纪用右手遮在眉毛上,使目力望得更完更清晰。

    看到斗大的许字帅旗,还有高头大黑马之上的英武将领,他知道这是真的许定。

    东莱军突然出至城下,而且只有区区三千就敢在袁军大营搦战,这可让林虑城的张燕等人高兴坏了。

    “兄弟们,威海侯亲自来援助我们了,大家打起精神来,不可堕了我们黑山军的名号!”张燕子也是一个能征善之辈,这十天来,士气一日不如一日,此时发现许定来了,虽然才三千人马,却是一个利好消息。

    更是提振士气的良方,自然也不会错过机会。

    众将领着十数万的青壮振臂高呼道:“威海侯!战!威海侯!战……”

    “麻烦了!”许定的出现就是张燕打了强行剂,吃了大补丸,这一下吃掉张燕怕是没有可能了。

    逢纪紧皱着眉头,吩咐众将守好营地,然后下了塔楼,近观回袁绍的大帐。

    袁绍没有睁眼,闭目养神着,外面的动静,他就是在军帐之内也听得清清楚楚了。

    所以听到有人撩起军帐,便知是逢纪来了,问道:“元图情况如何?”

    逢纪道:“主公,情况对我们很不利,许定本人来了,人数不多只有三千,但是有一千骑,昨天晚上烧我们粮草的便是他。”

    “所以我们又上当了,沾水河边那个许定是他手下假扮的,虚虚实实,端是好算计,他从一开始就在打我军粮草的主意,是我们麻痹大意了。”袁绍悠悠一叹,此时悔之晚矣。

    “那主公我们退兵吧!”逢纪建议道。

    事不可为了,咬不下张燕的黑山军了,耗下去反而会拖垮自己,尤其是文丑、张郃、高览等大将失踪之后。

    局势开始朝着反转的形态发展。

    “罢了,传令退兵!”袁绍无奈不甘的说道。

    明明是他占有优势,一夜之间全反转了,如果在不撤出这泥潭,许定的那五千将士过来,搞不好就不好撤了。

    这一次袁绍退得很快,几乎没有与许定正面对决,大军收拾东西匆忙的撤向了邺城,大军布防在洹水河一带国,提防许定的冲击。

    袁绍识趣退走,许定自然也不太想跟打这种无意义的战事,所以并没有在出招截留追击之类的,反而是让人送去了一封信。

    袁绍让逢纪拆开,逢纪看完内容后许久没有说话,袁绍问道:“许定信上如何说的,是不是在嘲讽讥笑于我。”

    逢纪道:“主公不是,威海侯并没有任何言语攻击,甚至都没有提本次事件一个字,他的信上只说了一件事,要我们注意!”

    “没有言语攻击,他会这么好心!”袁绍冷嘲一声问道:“他要我们注意什么,不能去招惹他?”

    “不是!威海侯说,大汉今年的雨下完了,后面会是大旱,久旱之后来年必是蝗虫成灾,他让我们注意抗旱,注意防蝗虫。”逢纪也有些没看董,但许定的信上就是这样写的。

    袁绍伸手,逢纪递过去,袁绍一看,果然上面并没有任何言语攻击他,甚至都没有提许袁两家的矛盾。

    信上只有一个主题,后半年会大旱,久旱必灾,许定竟然让自己多开挖水渠,做好屯水的准备,要他善待冀州的百姓,别被大旱与蝗灾给祸害掉了。

    “哈哈哈!好一个许定,你以为你是谁,大旱,笑话,今年雨水这么足,怎么可能会是大旱,蝗灾,更是无稽之谈。

    真以为自己是神吗?还假惺惺的一副就他是好人,就他有好生之德一样!”袁绍将信纸握捏成团,直接丢弃于一丈之地上:

    “我袁本初要做什么,要怎么做还需要他来管,还需要他来指点吗?如此幼稚的转嫁我军精力的方法,也只有他能用得出来。”

    许定信上说的,袁绍连半个字都不会信,只当是许定又弄什么阴谋诡计了。

    大概是想限制住自己向外的扩展,吓唬自己而以。

    虽说黑山军没有吃掉,这块肥肉被许定拿走了,但没有黑山军这个心窝子里的刀,他也可以安心睡大觉,将所有兵马集中向外扩展了。

    有失也有得,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当然袁绍只能不甘的这样自我安慰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