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绝死绝命

    玄机谷是一处奇妙的地方,在此身死之人会化为死灵,虽说已经不再是生灵,但死灵的实力,却完完全全的继承于身前的实力。

    身前有多强大,死后便有多少力量。

    当流火锋芒上那如洪流般的浩瀚力量传递而来的时候,叶凌宇握剑的手瞬间酥麻。那力量从剑柄透入手臂,然后传遍全身。

    他和人交战这么多次,如此沉重的打击却极少遇到。甚至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双脚便已经离地,不受控制的被震得倒飞而出。人在空中之时,流火锋芒就险些脱手而出。

    比他情况好不到哪儿去,瑶裳同样也抵挡不住。随着白灼挥手,她根本来不及靠近太乙净邪花便重重的推了出去。她本来就不及全盛时候,天阶九层的力量又岂是她能抗衡的。

    岛屿之上雾气滚动,短瞬的交手,就已经扰乱了整座岛的宁静。灵气肆虐,罡风彼此。

    叶凌宇捏着麻木的手腕灰头土脸的爬起身,冷汗顺着两鬓淌下来。

    和瑶裳恰到好处的一次配合,本以为万无一失,结果却被对方随手破解。

    “主上……”瑶裳徐徐靠过来。虽然被对方击退,但所幸没受什么伤。

    叶凌宇神态凝重,阴晴不定的望着前方。

    白灼屹立于空地的中央,健硕的身躯魁梧如山。肌肉鼓起,身躯看起来棱角分明,从头到脚都有一种钢铁般的坚硬感。

    修罗一族本来就以身体的强大见长,他们对功法一类不太重视,但肉身的强大却是战斗之本。都传言修罗族肉身强劲,修罗之王更是如此。

    叶凌宇重新握紧流火锋芒,冷汗涔涔。

    白灼也跟他们一样,出手中并不夹带天道之力。但那体魄的强大,却毋庸置疑是最顶尖的。无论能否动用天道之力,那都是毋庸置疑的强敌。

    叶凌宇心里一种不太妙的感觉涌上来。修罗之王终究是修罗之王,哪怕化身死灵,也是冠绝当世的强者。

    想要出奇制胜,但现在想来,这想法还是太过天真了。

    白灼一直站着未动,乍看之下好像没有攻击的意图。如此说来,这白灼应该是专门守护背后的灵花,如若旁人不主动出手,他应该也会站着不动。

    死灵并非活人,行动的方式也跟活人截然不同。

    叶凌宇气息沉下,头发一根根飘起:“你我联手,再试一次。”

    死灵既然不是活人,寻常针对活人的办法应该不会奏效。在拟定对策以前,先得摸清楚他的行动方式。而且头一次正面和这等强者交锋,也让叶凌宇灵魂深处的那股凶性熊熊燃烧起来。

    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他猛扑出去。流火锋芒收于腰侧,蓄力凝势,拖出一道惊鸿——莽荒一剑!

    哪怕不能动用天道之力

    ,他这一剑的威力也不容小觑。鼓动全身之力,剑芒飞出,整个岛屿都跟着晃动。

    白灼双目并非如活人般炯炯有神,时刻都透着一股死气沉沉。扭头望向这边,抬手一握,莽荒一剑的剑芒直接被他捏碎在手里。

    叶凌宇此招不是没被人破过,但这么云淡风轻被破解,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在剑芒爆裂的同时,叶凌宇已经身在白灼面前,毫无花哨的一剑刺出。

    白灼巴掌往旁边一挥,强行偏开了剑身,蒲扇大的巴掌当头按来。

    叶凌宇喉咙里传出低吼,迎着那巴掌轰出一拳。

    论身体的强韧,他修炼武道诀,本就远超同阶的人。面对同样肉身见长的白灼,如果是肉身较量,他未必就差了多少。

    叶凌宇如今的实力,比起天阶九层的强者肯定相差很多。但其实说起来,身在太初界等于是帮了他一个很大的忙。

    太初界不能动用天道之力,交战便以灵力和肉身为力量根源。叶凌宇本来就修炼了武道诀和灵道诀,可以说是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和白灼之间的差距。

    一拳一掌对撞,叶凌宇只觉得一股无以抵挡的力量摧拉枯朽般的灌进体内。胸口一闷,差点喋出一口鲜血。

    往后连退出十几步,整条手臂都已经失去知觉了。

    在他被击退的同时,瑶裳则是从侧面冲到。绕开白灼,尝试扑向太乙净邪花。

    白灼身形一晃,已经挡在瑶裳跟前。论速度,瑶裳不慢,可白灼的速度还要远胜过她不止一星半点。

    瑶裳面色大变,双掌朝身前划动,灵力凝聚成一片光幕想要防御。在她防御刚刚成型的同时,白灼的手掌已经落下。

    清脆的破碎声响彻在林间,就好像瓷器被打碎一般。瑶裳拼尽全力凝聚的防御,竟被对方看似随意的一掌拍得粉碎。

    瑶裳见势不妙,心知要糟,抽身便退。身影暴退,可白灼的掌力牢牢的锁定了她,追着她不放。瑶裳紧咬牙关,催动着全身的力量一道道灵力打出,好不容易才把那掌印化解。

    单是应付一道掌力都如此费劲,如果是正面交锋,她在白灼面前根本支撑不了几招。

    她这边战斗的余波还未停息,不远处,叶凌宇时间之力催动,脚下一点地面,身影原地消失。

    白灼一动不动,连目光都不偏转。抬起手,看似毫无目的的一拳轰向旁边的空荡之处。强横的拳力中,叶凌宇狼狈的出现,被狠狠的轰了出去。

    落地瞬间,紧咬着牙关,一个瞬身出现在白灼的跟前。口中低吼,剑出如龙。

    白灼云淡风轻的伸手,徒手捏住流火锋芒的剑刃。流火锋芒推进不了分毫,叶凌宇反手一记苍雷枪劈了出去。

    小岛上轰隆作响,狂风大作。

    苍雷枪落在白灼身上,白灼甚至都不做抵挡,苍雷枪轰中的地方,仅仅只是留下一丝可有可无的痕迹。

    叶凌宇瞳孔收缩,双手往白灼的脖子上一勒。白灼体型巨大,叶凌宇此刻这种勒住他,有一种蚍蜉撼树的感觉。

    不过他嘴角却轻轻上勾,不做痕迹的手指轻挑。

    在太乙净邪花的旁边,一只森冷的骨手无声无息的冒了出来,朝着太乙净邪花抓了下去。

    不管白灼这个修罗之王的速度再快,不死兵直接出现在太乙净邪花的边上。白灼此刻被叶凌宇缠住,再迅速也不可能阻止的了。

    正面冲撞肯定没有胜算,这种事叶凌宇心里比谁都清楚。

    此举本该是一锤定音的一下,然而就在快要得逞的瞬间,变故突起。

    白灼突然张口怒吼,他本该是一介死灵,表情如死者般僵硬。可这一刻分明是露出了怒色。

    叶凌宇脸色大变。

    有雷霆的噼啪声传来,细碎的雷弧从白灼皮肤下涌出来,细蛇一般游走过他全身。

    不光是他的身上,周围同样雷光乍现。叶凌宇身上,瑶裳身上,地面与空气中,甚至还是不死兵的骨手之上。

    叶凌宇瞳孔缩紧成针尖。

    “退……”他的是朝着瑶裳呐喊的,不过那声音才刚刚喊出口就被一声雷响给淹没。

    不死兵的骨手在触碰太乙净邪花的前一刻便被雷霆给绞成了碎片,一道道的雷电像是蛇一样撕咬叶凌宇的身体。

    哪怕寻常的法则伤不了他,可那雷霆中掺杂的力量却来自天阶九层的强者。

    以白灼为中心,雷光扩散,叶凌宇脑海里一懵,被雷光推着倒飞出去。

    五脏六腑都在那巨大的冲击下移位,张口吐出一口血。

    视线被雷光彻底的充斥,脑海里一片紊乱。

    扛不住。

    他和主神都能打得你来我往,可在修罗之王的面前,竟是连抗衡之力都没有。

    眼睛留着一条缝,在那白色的雷光中,白灼的面孔再次出现。

    叶凌宇手脚都是麻木的,连防御的架势都摆不出来,心头暗叫不好。

    接着在视线中放大的,是来势凶猛的铁拳,白灼气势如虹的一拳轰来。

    根本无力躲闪,拳劲落在叶凌宇的胸口。

    叶凌宇耳朵里回荡着骨头碎裂的咔嚓声,一瞬间全身上下都失去了知觉。

    拳头携带的劲气透体而过,叶凌宇也不知道自己骨头断裂多少根。

    天阶九层,那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强者。

    以前他也想过和天阶九层这个层次的强者交手,虽然知道没多少胜算,可没想过差距居然巨大到这种地步。

    光是承受了这一击,意识就已经有些游离。闷哼一声,口中喋出一蓬鲜红。

    仅仅是一击,

    就已经是重创。

    眼看着白灼拳头再次高高扬起,第二拳接踵而来。

    叶凌宇意识已经模糊了,单是一击就已经承受不住,第二击他哪可能受得了。所谓的游离在生与死的边缘,恐怕说的就是这种时候。

    骨灵戒发出微弱的光,白灼的第二拳落在了屏障之上。像是一道箭矢一样的飞射出去。

    朦胧的视线里,叶凌宇见到自己下方从地面变为深不见底的漆黑。

    被那道气劲推动着,人已经飞出了岛屿的边缘。骨灵戒的屏障消散,身体失去了支撑,无力的朝下落去。

    第一次,一股无力感从叶凌宇心头冒出来。

    意识朦胧中,好像有谁用力的一把搂住了自己。冰冷的身躯上,好似流淌过一丝温暖,意识在下沉,身体也在下沉,直到被下方的黑暗彻底吞没。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求魔问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