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章 偶然发现

    |||->->叶凌宇的意识一直处于朦朦胧胧之间。

    脑海里还回荡着刚刚战斗的画面。面对绝顶强者,自己的手段全都不起作用,更是险些落于濒死险境。

    交战时候心跳加速的感觉还在,耳边好像还回荡着雷电嘶鸣的声音。

    这种感觉持续了好一阵,叶凌宇突然清醒,一个激灵猛地坐起身。

    窸窸窣窣的碎石从身上滑落,豆大的汗珠贴着脸颊。胸口处撕裂般的痛,好像被谁剖开了胸膛一样。

    眼前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

    伸手在一旁摸索了两下,突然摸到了一具柔软的娇躯。

    叶凌宇取出一枚夜明珠照亮,微弱的荧光驱走周围沉积的黑暗。

    他身下是一片碎石,满身都是土灰,瑶裳就倒在自己旁边不远。

    “瑶裳!”叶凌宇伸手轻轻推了推旁边的人。

    瑶裳眸子紧闭着,被连推了好几下才轻轻抖动了一下睫毛,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叶凌宇长长舒了一口气,手臂无力的垂落在地上。四周是一片乱石堆,感觉不到别的气息。抬头仰望,头顶的漆黑中,有一条明亮的裂缝若隐若现。

    自己就是从那上面掉下来了吗?

    叶凌宇尝试起身,胸口的痛楚袭来,让他忍不住又跌坐回去。

    大口大口喘息,每一次吸气,都感觉要把胸口涨破了一样。

    取出几颗疗伤丹药塞进嘴里,静下心来炼化药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瑶裳才悠悠醒来。

    刚刚清醒,目光还带着朦胧,发现自己身下垫着一床绒垫。眼帘一点点拉开,见周围昏暗一片。

    “你醒了。”耳畔传来叶凌宇的声音。

    瑶裳回头,见叶凌宇盘膝在旁边。

    “这里是哪儿?修罗之王呢?”她扶着额头爬起身。

    “暂时没危险,你伤还没好,最好不要乱动。”叶凌宇叮嘱道。

    他们此刻身在一处不算深的洞窟里,洞外偶尔有风声响起。

    “这里是峡谷的下面,我们两个落下来了。”叶凌宇见她东张西望,便多解释了一句。

    瑶裳若有所思,隐约想起了之前的事。

    他们两个在之前的战斗中落到了小岛之外,这么说来,此处就是深渊之下了。

    叶凌宇徐徐凑上了,几粒丹药递到她面前:“服下。”

    把丹药递给她之后,一只手搭在她的手腕,混沌之火源源不断的注入。

    白灼最后爆发雷霆万钧的一击,无论是他还是瑶裳都受了不轻的伤。再加上抱着叶凌宇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那冲击又让她伤上加伤。

    当时那种境况,其实已经是危险至极。如果不是落下这地方,情况说不定还会更糟。

    “你感觉怎么样?”叶凌宇低着头问。

    某个傻妞,见他落下来了,便奋不顾身的冲上来抱住他,然后一起坠下来。叶凌宇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瑶裳浅浅笑了笑,轻轻挪动了两下,斜靠在叶凌宇的肩头。

    两人沉默了许久,连叶凌宇都有些无力的哀叹一声。

    “我们之后怎么做?”瑶裳问。

    “先疗伤,之后再想对策。”

    已经和修罗之王交过手了。第一次交锋,他们两个大败一场。

    天阶九层……那还真不是能随意对付的对手。

    深谷的下方,除了乱石几乎什么都没有,偶尔能见到一些奇异的植被。像是凶兽或者死灵一类,好像都不会在这个地方出没。

    “修罗之王,比想象中还要难对付。”瑶裳若有所思的说,脑袋枕在叶凌宇的肩膀上,歪着头望着被夜明珠照亮的洞顶,“白灼,这个名字我以前听苍都提起过。在历代的修罗之王中,他都好像是实力出众的一位。”

    叶凌宇深深点头,这种事,交过手差不多就了解了。

    其实不光是白灼,换了任何的一个天阶九层前来,这一战恐怕都难打无比。

    落下来这里虽然情非所愿,可在此也是一个不错的恢复之地,至少在这里无虞担心有人打扰。

    白灼的招式中没有夹带天道之力,两人受的伤恢复起来不难。

    一日过后,先前在战斗中的伤势就已经基本痊愈了,消耗也补充了回来。

    “现在怎么办?”瑶裳问。

    对付白灼,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那种对手,根本不是她能对付的。如今也只能指望叶凌宇拿主意了。

    叶凌宇摸着下巴,同样愁眉不展。

    硬碰硬,自己基本对付不了那种层次的对手。寻常的诱骗或者劝说,对一个死灵来说等于白费功夫。如果非要说可以利用的地方,就是白灼不会离开太乙净邪花这一个条件。

    见叶凌宇冥思苦想,瑶裳也不打扰他。

    一盏茶过去……两盏茶过去……

    叶凌宇依靠在石壁上,一直是一副神游世外的样子。

    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想着想着,抬起手掌,凝视自己的掌心。

    “你想到什么了?”瑶裳问。

    叶凌宇嘴角抽动:“你还记不记得白灼最后施展的手段?”

    瑶裳点点头,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叶凌宇有些神游世外,当时自己就快得手的时候,白灼突然浑身雷霆大作。在他施展出那股力量的时候,叶凌宇就有些在意。那种雷霆,总觉得……

    他眯着眼,掌中白色的雷光闪烁,表情若有所思。

    而就在这时,瑶裳突然凝眉:“主上,你看那边……”

    她指着洞穴的深处。

    叶凌宇稍稍回神,顺着她指的地方望去。

    因为雷光时而在洞窟里闪烁的缘故,在洞穴最深处的石壁上,好像有什么图案若隐若现。

    叶凌宇轻咦了一声,拍拍屁股站起身。

    落到这深渊之底之后,为了找个隐蔽之地,他就随意找了洞穴作为歇息落脚处。

    这处洞穴不算深,也不算太大,在深渊之下,这种地方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按理说就是平平无奇的一处洞穴才是。

    叶凌宇手托一颗雷球,徐徐的靠近洞穴最深处的石壁。叶凌宇的光无法照亮这么远,但雷球能够把整片石壁都给照亮。

    “这是……”瑶裳面露不解。

    在眼前的石壁上,竟然大大小小的刻着不

    少图案,还以雕刻的方式龙飞凤舞的写着不少字。

    字迹清晰,每一笔每一画都苍劲有力。

    “太古初开,阴阳鸿蒙,无天无地之所。万物为无,是乃混沌。”叶凌宇皱着眉头念着上面的字。

    “这是谁留下来的?”瑶裳狐疑的问。这深渊之下不见任何生灵,什么人来过这里?

    叶凌宇轻轻摇头,继续注视上面。

    “鸿蒙初现,孕育有灵,乃混沌之灵。”叶凌宇悠悠的看着下面的字,“灵之其一,为天道之钟,钟下诞一人。修炼至极,大道初现。”

    瑶裳在一旁不明所以:“天道之钟?大道?这石壁上所刻莫非是某人的传记?”

    叶凌宇把雷光朝下引:“大道初现,五灵坠于大道之内……其一,赤血修罗珠。”

    就在赤血修罗珠几个字之下,还画着一个浑圆的图案。

    “赤血修罗珠……”瑶裳诧异的看着壁画,又扭头看叶凌宇的脸,发现叶凌宇也一脸的怪异。

    赤血修罗珠,莫非是指修罗族中的修罗珠?

    叶凌宇继续往下看,在那浑圆的图案之下,还要一行小字。

    “赤血修罗珠为血煞之气所凝,得其珠者,永战不休。”

    这具描述倒是和修罗珠有几分相似,修罗珠便蕴含狂暴之气,旁人吸收其中力量,往往会被扰乱心性,变得好战甚至狂暴。永战不休,这倒是极为符合修罗珠的特性。

    再往后看,紧接着便是第二幅壁画。那壁画中同样是一个圆,不过那圆里,是两个宛如小蛇般的东西。

    “龙珠!”根本无需多看,叶凌宇就认出这东西是什么了。

    说也巧合,之前他在救治璞玉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段奇怪的梦境。在那里面他就见过仿佛是原始的龙珠的模样。他在那梦境中所见的龙珠,其中便是有着两道生命在孕育。

    这壁画上刻画的,岂不就是当时自己看到的最原始的龙珠模样。

    龙珠壁画下同样刻着几个字。

    “始祖之气,万龙之源。”

    叶凌宇和瑶裳心头都有些微颤,彼此对视一眼。

    万龙之源,果然是龙珠。

    叶凌宇继续看下去,第三个,那是半黑半白的轮盘之状。

    当见到这个图案,叶凌宇神情顿时肃穆。

    记得在那梦境中,他同样见过类似的东西。

    “阴阳大道轮。”他盯着那上面的几个字,一字一顿。

    阴阳大道轮,难不成……这便是混沌之火和太虚古雷最为原始的模样。

    叶凌宇盯着壁画有些出神。

    等一下,这壁画上刻画的到底是什么?又是何人所刻?

    太古初开,诞生混沌世界。混沌之中出现混沌之灵,而修罗珠、龙珠又或者是阴阳大道轮便是这其中之一?

    叶凌宇生于五界,见识也局限在五界,这样的东西听上去只觉得一头雾水。

    混沌世界……莫非……

    叶凌宇内心深处,一个想法正在逐渐成型。

    阴阳大道轮的下方,同样是一行小字。

    “阴阳之力循循不息,大道至理皆在其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