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丹成

    李泽道内心相当兴奋,他知道他成功的往前迈出一大步了,那牢牢包裹着那股味道的迷雾即将散去,他很快的便能窥探到那股味道的真面目。

    随即,李泽道又睡了一整天,确保的自己的脑子得到充分的休息。

    哪怕是他,经过如此长时间的高度集中的思考,也觉得疲倦异常。

    然后,李泽道再次来到饭堂,购买了几个馒头。

    依旧是那一道道如同恶狼一般的眼神,不过巡卫就在不远地方晃悠着,所以没人敢动**。

    李泽道自然知道,自从发生了上次那馒头被抢事件之后,自己已经被惦记上了,这就是一只很好下手的绵羊。

    在加上自己竟然一口气买了四五个馒头,这是何等的阔绰?又是何等的装犊子?

    所以,自己的身形无疑高大了不少,自然一出现,便成为焦点。

    “奶奶的,这个地方怕是不能继续住下去了。”

    李泽道一边郁闷嘀咕,一边三两下将两个馒头里吞下去,稍微消除了那股饥饿感。

    这才再次拿起一个馒头,闭上眼睛,轻轻咬了一口,细嚼慢咽起来。

    数个时辰过去,外头也变得无比的平静,此时天已经黑了。

    偶尔有沉闷无比的脚步声传来,那是巡卫的声音。

    他们总是刻意发出此等声音,好威慑周围那些宵小之辈。

    那个馒头,也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最终全部进入李泽道的肚子里。

    幽暗中,李泽道的那双眼睛突然间睁开,释放出狂喜的幽光。

    他终于窥探到,那股藏得极深的味道的真面目了!

    当然,窥探到那股味道的真面目,也仅代表知道这馒头里究竟被掺杂入什么多余的东西了,并不代表马上就可以炼制出丹药。

    就好比你知道某一种丹药所需的各种药草,但是若不知道各种药草所需的分量,你也绝对没办法炼制出那种丹药来。

    各种药草所需的分量一旦有所偏差,说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也不为过。

    甚至说不定的,原本救人的丹药,就要变成毒丹了。

    李泽道研究这种魂药,正是用来填饱肚子的,而不是用来毒死自己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平稳了片刻心神之后,李泽道继续在脑子里将捕捉到的那股味道在细细的回味一下。

    最终确认,这馒头里除了被加入魂魄外,另外还被加入七味药草。

    这些药草倒也常见,李泽道身上那须弥戒里都有。

    接下来,就是开始炼丹了,这怕是将是一个更为耗费精神的过程。

    因为,李泽道不知道这些药草所需分量,所以他只能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

    幸好,他无惧各种剧毒,可以直接以身试药,否则这魂药也就没必要继续炼制下去了

    此时,他在这小屋里已经待了十一天了,还有四天房租到期。

    天一亮,眼睛变得猩红,神色疲惫不堪的李泽道离开小屋所处的那小客栈来到离客栈不远的那饭堂,购买了六个馒头。

    这六个馒头是他两天的饭。

    你也可以多买,但是在这种没有冰箱可以保鲜的地方,馒头放久了可就要发霉的。

    再说了,也没人买太多,通常吃多少买多少。通常一买完就赶紧往自己嘴里塞,免得被抢了。

    真正饿慌了的人,绝对会无视周围那些巡卫的存在,做出那种他们其实一点都不想做但是巡卫却是很乐意看到他们做的事。

    所以,买了六个馒头的李泽道,无疑极其扎眼。

    当外头那些人看到这个之前就被引起他们注意的弱者,竟然不按常理一次购买几个馒头,甚至有时候还拎着一只杀鸡,这无疑是在严重的刺激着他们的眼睛跟胃。

    这小子,实在太嚣张了,太欠揍了。

    若非这区域里有的巡卫,那巡卫还等着他们犯事呢,他们早就扑过去了。

    李泽道走出饭堂时候,便清楚的感受到来自周围那数十道可怕的目光,赶紧将六个馒头往怀里一踹,低着头怀着忐忑的情绪往那小屋走去,步伐更是越来越快。

    终于,有个饿慌的人失去理智了,他闷吼一声,以一种饿虎扑食的姿态,疯狂的朝着李泽道扑了过去。

    周围那些人立即爆发出欢呼声。

    李泽道吓了一大跳,用尽一切力气跑。

    小半柱香功夫之后,他的前脚成功踏入了那小客栈里,但是他的后脚却是被那个饿慌了的人给狠狠拽住了,脚踝差点被硬生生掐碎。

    李泽道那被拽住的脚拼命一挣扎,终于挣脱了那手,连滚带爬的逃进小客栈里,却是面如土色,气喘吁吁,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样子。

    那个饿慌了的人倒也不敢追进来,之后自然有巡卫找他麻烦去,将他送到神山矿场免费帮神龙城敲矿去。

    小客栈的大堂里,几个巡卫正在那边翘着腿喝着酒,一见李泽道如此狼狈进入,更是听到外头那嘈杂声了,各个像是看了一出精彩的闹剧似的,笑了起来。

    这小客栈,正是这几个巡卫负责管理的。

    “小子,你放心,外头那追你的垃圾绝对不敢进来,哪怕一个手指头,也绝对不敢伸进那门。”

    李泽道深深呼吸了几口大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对着那几个巡卫深深作揖。

    “不过,你小子整天待在屋里做什么?不会是在偷偷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吧?”其中一名巡卫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显得如此不怀好意。

    李泽道吓了跳,赶紧手忙脚乱的从怀里掏出一本古籍,显得极其紧张的解释道:“小的……在……修炼这本地阶上品的灵决,争取早日突破,进入灵神境下品巅峰。”

    这几个巡卫扫了那本古籍一眼,极其不屑的笑了起来,像这种品阶的灵决,他们将其当成是垃圾,压根就不屑一顾。

    不过倒也没怀疑,毕竟来神龙城修炼的人,并不少见。

    盘龙仍是整个神域的守护神,是神域的最强者,在加上现在的神龙城灵神境高手多如狗,灵仙镜修为的强者也有不少。

    因此不少人认为,神龙城是绝佳的修炼之地,一旦前往神龙城修炼,将可以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殊不知这种想法无疑极其愚昧。

    神龙城最不缺乏有天赋的天骄,更不缺乏修炼资源,这样还不能出几个灵仙镜修为强者的话,那就真的见鬼了。

    因为李泽道太过紧张了,所以“啪!”一声,一个馒头从怀里滑了出来掉在地上,滚到了一个巡卫的脚旁。

    几个巡卫一见,又笑了起来。

    那巡卫脚抬了起来,冲脚旁那馒头一脚踩在脚底下,还碾压了下,直接将那馒头踩扁,留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脚印。

    “行了,带上你的馒头,滚吧。”另外一个巡卫挥了下手,像是在挥赶一只苍蝇似的。

    李泽道赶紧作揖,然后小心翼翼的来到巡卫跟前,佝偻着身子捡起那被踩扁的馒头,再次恭敬作揖,然后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己那小屋走去。

    回到小屋之后,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李泽道那张紧张忐忑的脸,立即变得冷漠起来。

    拿起那个被踩了一脚的馒头,李泽道眼神里流露出骇人的凶光,内心杀气沸腾。

    他心想我们都已经如此卑微了,这馒头更是来得如此的不易,倒霉点的在那矿场里敲三天的石头,也不见得能够换来一个馒头,都已经这么惨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在踩上这么一脚呢?

    妈妈说,浪费粮食是不对的,糟蹋粮食是无比可耻的行为。

    所以,李泽道觉得将这个馒头留着,找个机会塞进那巡卫的嘴里,让他痛彻心扉的明白不能浪费粮食这样一个最基本的道理。

    李泽道取出另外两个馒头,三五下下肚,大概消除了那股可怕的饥饿感,这才从须弥戒里取出丹炉等各种炼制丹药需要的东西。

    炼丹之前,自然得先布置一座防御小阵,然后身处在阵中炼制丹药。

    这样一来,炼丹时发出的那动静,冒出的烟雾,将被留在阵中,是传不出去的。

    估计谁也想不到,如此一个连馒头都保护不了弱者,竟然会在这样一个小单间里布置了一座防御小阵。

    因此李泽道倒也不担心被他人发现。

    布置完防御小阵之后,李泽道目光落在面前那丹炉上,目光一凝,整个人绝对的专注起来。

    他先又苦思冥想的大半日,自认为算无遗策之后,这才开炉,炼丹!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

    李泽道整个人变得狼狈无比,眼睛更是充斥着密密麻麻的血丝,就好像下一刻,鲜血就要流淌出来了似的。

    更是饥肠辘辘,那种可怕的饥饥饿感,充斥了他的整个神经,让他几乎都要没办法集中精神了。

    一旁放有剩余的四个馒头,其中一个被巡卫踩了一脚,李泽道自然不会吃这个馒头,这个馒头是属于那名巡卫的。

    剩余的三个馒头虽说又冷又硬,甚至还出现了一股美味了,但是依旧看起来如此的动人心魄,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将其捧在手中,然后狠狠咬一大口。

    李泽道强忍着没有去看一旁那馒头,他那猩红的眸子落在面前那丹炉上。

    此时那丹炉里,静静的躺有一枚释放着冰冷气息的魂丹,这魂丹正是他这十几日努力得来的成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