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箭宗

    听到陆隐否认,香脂沉默了一下,“因为鱼幕,导致我三叶草公司与东疆联盟交恶,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公司决定予以惩罚,结果就是抹杀,但在惩罚过程中,鱼幕被您的人带走了,陆盟主难道不知道?”。

    “不错,鱼幕提出了交易,说是用一种什么丹药换取我保他一命,我请了海王天和长老将他救走,本来打算带到东疆联盟,却在半途被第六大陆秋寒家截走,至今下落不明”陆隐道。

    香脂诧异,她并不清楚这回事,鱼洱向她汇报的时候,她刚好有事没能及时接到,看到鱼洱的汇报,她当即便联系陆隐,没想到会引出第六大陆秋寒家。

    第六大陆秋寒家是曾经燃血域三大家族之一,即便第六大陆被怪物入侵,高手损失惨重,秋寒家依然存在宇之印照者,那是超越八十万战力的强大存在,与内宇宙八大流界掌舵势力中最顶尖的白夜族,剑宗差不多。

    “秋寒家为什么出现在那里?还截走了鱼幕?”香脂奇怪问道。

    陆隐冷哼,“鱼幕就是个小人,一方面以条件引诱我出手相救,途中碰到秋寒家,就立刻加入,不仅违背交易,还令和长老重伤,我倒是希望你们三叶草公司能将鱼幕从秋寒家抓出来,惩罚的时候还请邀我一起观看,以解心头之恨”。

    香脂不知道陆隐说的是真是假,事关秋寒家,他们三叶草公司在如今的外宇宙西面疆域尽管还有点情报能力,却不可能渗透秋寒家,想证实,没那么容易。

    “陆盟主,鱼幕此人非常奸诈,他说的话未必可信”香脂道。

    陆隐语气冷了下来,“你是不相信我?以为我把鱼幕藏起来了?自己去查,看看秋寒家是不是有高手来了外宇宙中一片疆域,对了,那个高手貌似叫什么华叔,和长老听到了”。

    香脂沉吟片刻,“好,我们会调查,打扰了,陆盟主”。

    陆隐道,“其实我很好奇,鱼幕说你们三叶草公司研发了一种星源丹,可以破入星源宇宙,这应该也是他加入秋寒家的筹码,你们,真有这种丹药?“。

    香脂冷笑,“破入星源宇宙?那是星使的特权,宇宙神奇,岂是丹药可以做到的,如果我三叶草公司真有能力造出所谓的星源丹,早就与极光宇宙飞船公司还有梅比斯银行平起平坐了,何苦连将总部大世界搬入界山都失败”。

    “陆盟主如此聪明的人,不会相信鱼幕的鬼话吧”。

    陆隐迟疑,“可他确实破入星源宇宙逃跑,否则凭什么能活下来”。

    “鱼幕这些年在外宇宙总裁的位置上得到不少好东西,据说就连上古隐藏于虚空裂缝的宗门家族都被发现好几个,有点保命手段很正常”香脂道,说着,继续道,“如果陆盟主不信,大可来我三叶草公司参观,以陆盟主的地位,我三叶草公司任何药物制造都可以看到,陆盟主可以来查查有没有所谓的星源丹”。

    陆隐语气冷了下来,“看来这个鱼幕还真骗了我,抱歉了,香脂小姐,妨碍了贵公司对鱼幕的惩罚,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给

    你们补偿”。

    “不用了,一个丧家犬而已,倒也没什么价值,联系陆盟主只是不希望因为此人再有什么误会,既然此人被秋寒家带走,我们会找秋寒家索要,陆盟主,打扰了”香脂道。

    陆隐嗯了一声,挂断通讯。

    身后,飞花大姐吱吱称奇,“你还真能编,不放秋寒家那些人,就是怕被这个公司查出来吧,还特意提醒那个女人鱼幕会以星源丹作为筹码加入秋寒家,这样,秋寒家再怎么否认,甚至告诉三叶草公司华叔那些人失踪了,三叶草公司也不会信”。

    柳叶先生感慨,“难怪能骗神骗鬼,骗的整个树之星空大乱,四方天平都被搅得天翻地覆,白龙族在接下来很长一段岁月里都会沦为笑柄,连龙祖和寒门老祖都察觉不到,够狠”。

    陆隐怎么听怎么觉得不是在夸他,“我只是在自保”。

    “那个星源丹真能让启蒙境破入星源宇宙?”飞花大姐问道,这种事在树之星空都没听过。

    陆隐耸肩,“不知道,希望吧,当今宇宙,谁知道真假”。

    柳叶飞花对视,随后齐齐看向陆隐,就这小子说的话最假。

    有的时候想摸鱼,必须把水搅混了,三叶草公司未必相信秋寒家的话,前提是秋寒家愿意解释,以秋寒家那种性格,还真未必会给三叶草公司解释,甚至可能怀疑三叶草公司对华叔等人做了什么。

    当然,这其中肯定也会怀疑他,他要的只是时间,给鱼幕一点时间,带来星源丹,只要星源丹到手,秋寒家那些人就可以放了,三叶草公司那里,他也可以多聊聊了。

    望着前方三环大陆,还有那熟悉的星球,陆隐有些激动,回来了。

    自地球走出,踏上真宇星,随后踏上前往星空战院修炼的道路,期间,他回过真宇星很多次,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激动。

    此次外出真是险死还生,树之星空更是让他以为永远回不来,而今再看到真宇星,是那么的亲切。

    作为大宇帝国摄政王,陆隐很不合格,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开朝会了,以后也没打算开,东疆联盟盟主的身份可比大宇帝国摄政王这个身份高多了。

    陆隐归来没有惊动真宇星,只有少数人知道他回来了。

    紫山王府门口,柯乙望着熟悉的身影,身体一震,连忙行礼,“属下恭迎殿下回归”。

    陆隐嗯了一声,看向柯乙,赞赏道,“不错,进步不少”。

    柯乙弯着腰,不敢直视陆隐,“多谢殿下夸赞”。

    当初收服柯乙也是心血来潮,想着未来可能与噩氓族有交集,而今,噩氓族对他来说无足轻重,连星使都没有的势力,他可以轻易摧毁,不过柯乙守门多年,倒也习惯了。

    “呀,殿下回来了,我去准备花茶”昭然看到陆隐吓一跳,然后蹦蹦跳跳走了。

    她还是那么没心没肺,不过能记得自己,陆隐还是挺安慰的。

    柳叶飞花被安顿在了紫山王府

    ,他们是离不开陆隐了,陆隐也需要这两个保镖。

    “殿下,尝尝”昭然给陆隐沏了杯花茶,陆隐怔怔望着,这造型,怎么越来越古怪了。

    曾经的花茶最多颜色渗人,而今,陆隐觉得自己在花茶里看到生物在游动,这玩意,能喝?

    昭然期盼的看着陆隐,如同等奖励的孩子。

    陆隐抿了抿嘴,“你先喝一口”。

    昭然迷茫,“为什么?很好喝的,殿下不喜欢?“。

    陆隐咳嗽一声,“没有,只是”,这时,柯乙声音响起,“殿下,万千城城主琼山海求见”。

    “请进”陆隐连忙道,随后看向昭然,“你先出去吧,等会叫你”。

    昭然哦了一声,看了看花茶,有点委屈的样子。

    不一会,琼山海进入,看到陆隐连忙行礼,“琼山海参见盟主”。

    陆隐做了个请的手势,“熙儿呢?没一起来?”。

    琼山海苦笑,“那丫头忙了几天,还没出来,失礼了”。

    陆隐摆手,“对付三叶草公司一事多亏她,替我谢谢她”。

    “应该是我们感激盟主,如果不是东疆联盟收容,我们万千城都不知道去哪”琼山海道。

    “没那么夸张”陆隐笑道。

    琼山海叹息,“殿下是不知道菲尼亚斯一族的境况,据说他们过得不是很好”。

    菲尼亚斯一族,也就是暗凰族,位于西方无尽疆域,当初与第六大陆一战,木先生将整个无尽疆域推向了边南疆域,暗凰族自然也在其中,如今西方疆域尽归第六大陆统治,暗凰族自然也在其中。

    暗凰族曾加入东疆联盟,在第六大陆要接手外宇宙的时候,王文接触过暗凰族,暗凰族不愿意离开西面疆域,东疆联盟也不可能因为他们与第六大陆开战,那是脑子有问题,最终,暗凰族自然归于第六大陆统治。

    “暗凰族被第六大陆哪一家统治了?”陆隐好奇,他对西方疆域如今的形势不是太了解,看来应该找时间跟那个华叔聊一聊。

    琼山海道,“箭宗“。

    陆隐诧异,“什么,剑宗?”。

    “射箭的箭,箭宗,曾经是第六大陆秘祖境东域势力,诞生了蛮荒箭神这么一位诸天印照的绝顶高手,一跃成为第六大陆顶级势力之一,宗内都是巨人一脉,擅长用箭,每一支箭都有五米多长,极擅杀伐,是可怕的势力,暗凰族就是被箭宗把持,成为了箭宗坐骑”琼山海道。

    陆隐脸色一变,“坐骑?“

    琼山海感慨,“箭宗都是巨人,于星空杀伐,以箭术杀敌,自然要坐骑,暗凰族就成了他们的坐骑,其实,暗凰族应该后悔没有搬迁来沧澜疆域了”。

    陆隐也没想到暗凰族如今这么惨,怎么说也是从内宇宙杀出来的强族,竟沦落到坐骑的地步。

    不过这也是他们自找的,东疆联盟不是没给过他们机会,他们自己拒绝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