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 好多钱

    眼看着陆隐呆了一般站在原地,采星女连提醒的欲望都没有。

    七段炼器者残忍一笑,手中锤子当头砸下,对付陆隐,只是发泄一下而已,他也没打算将此人作为人质,人质这种东西在战争时期压根没用。

    陆隐眼看着锤子砸落,那种轨迹,那种对虚空的封锁远远超出了之前交手的四段炼器者,这是印照者的力量,一切星能都无用,他们凌驾于星能。

    轰的一声,陆隐避开了,锤子砸中虚空,荡起力量波纹,层层扩散,囊括方圆万里。

    陆隐眼中瞳孔化作符文闪烁,力量波纹扩散,符文道数却被削弱,等触碰到他的一刻并不比四段炼器者未被削弱的攻击强多少,还在陆隐承受范围之内。

    看着陆隐稳稳屹立高空,承受住了力量波纹的扩散。

    不管是七段炼器者还是采星女都震惊了。

    虽然七段炼器者将战力压制在二十万之下,但印照者毕竟是印照者,对力量的理解与常人不同,随意一击足以跨境碾压敌人,他们可以把有限的力量以无穷的破坏力释放出来,否则同为二十万战力之下,他们也不会无敌。

    而且星能对他们无用。

    但陆隐居然撑住了。

    采星女惊愕,连她都需要避开,而不是硬撑,这个人居然撑住了?

    陆隐削弱的是扩散开来的力量波纹,而非七段炼器者本身的符文道数,所以七段炼器者根本不清楚力量被削弱了,真以为陆隐挡住了。

    “小子,你是什么人?”七段炼器者厉喝,紧盯着陆隐。

    有些人样貌年轻,却活了很久,这种人也不少,但这种人很容易分辨,自身的气质加上目光都可以看出来,但陆隐在七段炼器者眼中确确实实就是年轻人,一个年轻人能挡住他的一击,这就诡异了。

    陆隐没有回答,目光奇异的望着下方,原本平凡的山脉很多地方都裂开了,应该是采星女与七段炼器者交战引起的,在裂开的山脉中,露出了星能晶髓。

    如果有人问陆隐此刻最想干什么,他的回答绝不是击败七段炼器者,而是抢劫,场域下,他发现下方山脉延绵无尽,居然都是星能晶髓。

    有多少?一座山脉最少最少也有上亿立方星能晶髓吧,而下方,随便数了数就有数十座山脉,这还不是全部。

    陆隐呼吸急促,这也太多了,太多了,多到数不过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陆隐眼珠子都要泛红。

    见陆隐样子怪异,七段炼器者警惕,能挡住他一击,此子不简单,如今这幅样子有古怪。

    远处,采星女没动,她的任务原本就是拖住七段炼器者,给其他人时间,而今大家都不动,很轻松。

    此刻,运输陆地一角,元师与无目老祖一战逐渐占据了上风,皆因为无上祖之皮。

    祖境之物在元师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而无上祖之皮并未被天象抹除,因为这东西根本不产生什么符文道数。

    如果不是将战力压制到二十万之下,元师一时不习惯,早就可以分出胜负了。

    无目老祖不敌,护送运输队的铸器世家九段炼器者出手,同时,童家老祖躲藏在一角恢复伤势。

    整个运输陆地都乱了。

    原本用来拖住九段炼器者的一群高手只能拖住一名印照者。

    尽管运输队大乱,看似内外宇宙修炼者占据上风,但此地是内宇宙,大半地域落入第六大陆掌控下,元师相信运输队早已联系了周边第六大陆高手,援军很快会到。

    他不想被拖在此地,否则最终即便他胜了,其余人也必死无疑。

    想着,元师利用无上祖之皮击退无目老祖与九段炼器者,传音整个运输陆地,让所有人撤离。

    外宇宙众人自然听元师的。

    内宇宙那群人原本就是来破坏资源,而今不仅破坏了不少资源,连被囚禁的内宇宙修炼者都放出来了,可以说超额完成任务,自然没打算久留。

    不过就算想走也没那么容易,无目老祖同时传音,让所有第六大陆修炼者拼死阻拦,援军很快会到。

    采星女抬头望向元师战斗的角落,撤离吗?是时候了,想着,她取出一个类似祭坛的东西,站在祭坛中央不知道要做什么。

    远处,陆隐还在跟七段炼器者对视,彼此警惕,眼看采星女如此做,脸色大变,一跃冲过去。

    七段炼器者以为他要出手,取出锤子就砸下。

    强悍的力量波纹再次扩散,同样囊括方圆万里。

    采星女皱眉,无奈收起祭坛,避开力量波纹,看向陆隐,“拦住他,我争取时间一起逃走”。

    陆隐削弱力量波纹符文道数,再次挡住了一击,盯着采星女,“一起逃走?是你们逃走才对”。

    采星女目光一闪,“什么意思?”。

    陆隐厉喝,“你们敢来此,肯定有后手可以撤离,那玩意应该可以把所有人拖拽走吧,如果没猜错,所有袭击这片陆地的人都被你做了记号”。

    采星女惊讶,这个人知道的不少,这可是采星门的手段。

    “既然知道就帮我拦住他,我可以带你走”采星女淡淡开口。

    这时,七段炼器者听出来了,那个女人居然想逃,他不管陆隐,一锤子对着采星女砸去,“想逃,做梦”。

    采星女避开,望向陆隐,“拦住他,你就是有功之人,点将台上我保你封王”。

    “需要你保?”陆隐嘲讽,他的实力足以封王,唯有封王者才能与印照者交手。

    采星女语气低沉,“陆隐,你什么意思?你想背叛内宇宙?”。

    陆隐沉声道,“你们逃了,我们外宇宙那批人就完了,等我们的人先走,我保证帮你们逃”。

    采星女厉喝,“你们无意中闯入,不可能逃得掉,你想让我们一起陪葬吗?内宇宙修炼者不是外宇宙能比的,你知道这次袭击的人有多重要吗?他们来自各方势力”。

    “你们的人命重要,我们外宇宙人命就不值钱?”陆隐怒道。

    采星女紧蹙眉头,“陆隐,不要自误,否则我可以让你身败名裂,永不容于宇宙”。

    陆隐眼中闪过寒芒,“你可以试试”。

    采星女无奈,威逼利诱都试过了,此人一点都不怕,她早先调查过此人,在融境时就敢跟白夜族叫板,果然天不怕地不怕。

    七段炼器者怒了,他感觉这对狗男女完全没把他放眼里,他很想放一波大招灭了这对狗男女,但条件不允许,一旦放大招了,这对狗男女死没死不知道,他或许就完了。

    越想越憋气,七段炼器者出手更凌厉了。

    恶心的是采星女总能避开。

    “陆隐,你要有大局观,就算放弃整个外宇宙也不能放弃内宇宙,内宇宙才是第五大陆的根”采星女继续劝道,没有陆隐拖延七段炼器者,她用不了那东西。

    陆隐根本不听她的,现在运输陆地上内外宇宙跟第六大陆修炼者实力旗鼓相当,一旦内宇宙这批人逃了,外宇宙的人就死定了,温蒂宇山,阿盾,材坚强,包括黑面杀手,鱼幕,第九院院长,和长老,这些人都完了,他宁愿赌一把,赌众人在第六大陆援军到来前逃掉,也不想放弃外宇宙。

    什么狗屁大局观也没他亲人朋友重要。

    “如果我们这批人也死了,未来就没人周旋在内宇宙,没人拖住第六大陆的后腿,他们甚至可能打破宇宙海,真正统治我们第五大陆,到时候你就是罪人”采星女语气严厉,扫向陆隐。

    七段炼器者突然狂笑,“小丫头,别费劲了,你说的全是废话,那小子心中自有判断,不会被你道德绑架”。

    采星女真的怒了,瞪了眼陆隐,却发现陆隐居然朝着山脉内冲去,转眼不见,这家伙要干什么?

    七段炼器者也发现了,然后毛了,他以为陆隐想破坏星能晶髓,“小子,别乱动,容易引出天象”,说着也不管采星女,跟着冲入地底。

    采星女目光一亮,立刻取出祭坛开始动手。

    陆隐是打算收取星能晶髓的,这么多钱放在这不拿浪费了,他也没想到居然会把七段炼器者引下来。

    他手一挥,无数星能晶髓朝着凝空戒内收去,当他看到七段炼器者也跟下来,急了,“你下来干什么?那女人要逃了”。

    “小子,你想干什么?别乱动,一不小心挥发容易引出天象”。

    “我知道,你上去,我只是拿点走人”。

    “你给老夫上去”。

    “你先上”。

    “你先”。

    …

    眼看着七段炼器者跟防贼一样盯着他,随时准备出手,陆隐无奈,再次收了一波跃出地表。

    此刻,采星女使用的祭坛光芒大作,而运输陆地上,内宇宙修炼者体表都有光芒出现,众人如释重负,终于可以离开了。

    陆隐冲出地表,一眼看到采星女想逃,祭坛已经升起光幕了,这一幕他不陌生,当初之所以能逃离苍莽大陆,靠的就是天炎道场那个祭坛。

    除夕到了,谢谢各位兄弟一直以来的支持,祝兄弟们新的一年如这章标题一样,挣更多的钱,过更美好的日子!!

    随风年底太忙了,但就算再忙,加更还是要有的。

    下午五点加更,谢谢兄弟们的支持!!随风尽力了!!谢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