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第七章:白衣女侠

    雪白的服饰配上一面娇小欣凤扇,这穿饰很难看出是否是从锁阳城那边过来的?但有一点可以看出,此人虽是男儿身,但却有一丝怪异,看他那雪白的肌肤,怎么看都像是个女的。

    秦枫心事重重,并没有怀疑他,但这些小事又岂能瞒得住智多星尚书元的眼睛。

    尚书元道:“阁下恐非是男儿之身,应是一介女流吧”?

    白衣之士闻言,瞬间俏脸蛋已微微泛红,“女流之辈又怎么了?我新唐女流之辈就不能钦佩英雄吗?就不能行侠仗义吗”?

    秦枫忧心忡忡,他对其是否是女流之辈一点都不关心,在他心里,如今只想着有朝一日能重整清玄门与覆灭嗜血青龙门之事。

    秦枫问道:“兄台,既然你说你是从锁阳城过来的,那能否带我等三人去面见西凉王,我三人有要事禀奏”。

    “走吧”!白衣之士右眼一眨,摆出一副轻松的模样向前走去。

    二个时辰后,四人正式往界牌关外的大漠中走去。

    到了午时,天气炎热,烈日如火炬般直挂头顶,在这四面同如环绕的大漠中,水是能保住他四人性命的唯一财富。

    “喂,唐副掌门,水还有多少,我快走不动了,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再走下去我可能会死”。尚书元一而再再而三的擦拭着头上的汗珠,在他心里对沙漠还是存在着更多的恐惧。

    “尚副掌门,没事的,人家姑娘这条沙漠来来往往都走习惯了也没事,你一个大男人哪那么多的事啊”?秦枫回应道,看着眼前这位白衣之士镇定自若的神情,他仿似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

    “踢踏”“踢踏”……

    驴蹄声还在继续往前行走着,突然,在前方沙漠中发现了一处破旧的茅草屋,白衣之士右手一挥,四人进入了其中。

    正清首当其冲,下马后往里面探查了一番,原本他是想在里面探查一番是否有埋伏,然而在里边却发现了意外收获。

    就在这小小的茅草屋内放置着金黄色的水桶十八只,其内装满了清水,在墙角内放置了一张竹床与五只木椅,像似知晓了此番有人要来似的,一切皆已准备就绪。

    随后正清一声大喊:“大家快来啊,此处有水有床有椅,咱们不用睡在沙漠中了”。

    “什么”?秦枫一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会吧,唐兄,你仔细看看,此处是西凉之地,咱们还需多多留意啊”。

    一旁,白衣之士朝秦枫斜了一眼,道:“秦少侠,若我说此处是我派人打造的神秘驿站,你会信吗”?

    “你?那你到底是谁”?秦枫闻言,立刻转过头去眼神直直的看着他,“莫非此人是我大唐派在西凉国的奸细”?

    他心想,从与此人的交流中可以发现,此人并无恶意。

    正清挥霍着双手再次大声吼道:“喂,秦兄,尚副掌门,你俩还在磨蹭些什么呢?快进来啊,里边无埋伏”。

    白衣之士嚷嚷道:“走吧,我又不会害你们,若是你们不信任我,也可以不进去啊”。

    秦枫闻言,举起驴鞭正要拍打,尚书元拦阻于他身前,尚书元摇着头,他始终觉得眼前的女子有点不可靠。

    当然,白衣之士见他二人犹豫不决,便与正清二人进入了茅草屋内。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秦枫会变得如此犹豫,可能是因为此地是西凉之地吧。

    酉时十分,四人坐于茅草屋前,淡定的看着上空的明月,尚书元板着脸,似乎对这名白衣之士感到甚是不满。

    正清坐于秦枫身旁,他多少知晓一些关于秦枫的心事,“怎么,你是在担心思雨姑娘吧”?

    “糍”!秦枫摇头愤恨,道:“确实,此番思雨姑娘落入了陈金龙手中,她为了我,烧了洞房,让她爹在武林群雄面前丢尽了颜面,不知道她会不会出事?”

    正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的,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思雨姑娘有一身好武艺,足可自保呢”。

    尚书元走出屋子,他取出一桶水,将烤熟的鸡扔入了水桶中,大口的喝着清水。

    白衣之士朝他瞄了一眼,道:“你倒是清闲,难道你就不怕走不出这一片沙漠”?

    尚书元闻言丝丝一笑,道:“若是你莫郡主不在,那我等必死于此地,如今有你莫郡主在,那我等还有啥可怕的”。

    “莫郡主?我不知兄台所言何意”?白衣之士低着头,转身离去。

    走入屋内,白衣之士熄了蜡烛消失在了屋中。

    听见尚书元提起莫郡主,秦枫疑惑道:“尚副掌门,为何方才你称他为莫郡主”?

    尚书元双手交叉,眼神凝视着前方,道:“秦掌门你有所不知,方才白衣之人是一位女子,且她的身份极其特殊,属下猜到她可能是西凉王莫克多之女莫碧云”。

    “莫碧云”?秦枫脑中顿时灵犀一闪,猛地转过头去一看,茅草屋内此刻已熄了蜡烛,且里边丝毫无任何动静。

    尚书元又道:“据说莫克多之女莫碧云是西凉国第一美女,有诸多王宫大臣子弟追求她,那她又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呢”?

    “莫非真是莫碧云”?秦枫好奇不已,他起身轻步的往茅草屋方向走去。

    “咯吱”一声……

    门打开了,里边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莫碧云?应该不会”?秦枫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忽然,一声轻盈的女声传入他的耳中,“秦少侠,为何你认为不会是小女子呢”?

    “噗通”,他听见声音后一惊,右脚一哆嗦撞倒了身旁的木桶,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

    “秦兄,有刺客吗”?正清听见了声响一脚踹开了门,只见屋内一片漆黑。

    “没,没事唐兄,你先出去吧,此处太黑,我不小心被木桶绊倒了”!秦枫摆了摆手,起身将门关上。

    一步一步,他摸着墙壁朝边上走着,若放在从前,一柄仙云剑足能让整间屋子放出奇幻大光,也不必那么麻烦了。

    想知道下一章的故事,请关注仙雲劍傳說第五卷第八章《西凉王选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