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桃花姥姥

    “少正春!”劲装老头不再客气,冷冷说道,“你是刀剑山庄的大少爷,何必在老夫面前惺惺状态?”

    “惺惺状态?等等。”少正春问道,“你说我爹输给了君天佑?”

    “当然!”劲装老头说道,“但老夫怀疑这有可能是他的……”

    “不可能!”少正春沉声说道,“我爹战无不胜,他是不会输的。”

    劲装老头见少正春的样子不像是作假,疑心又起,暗想:“难道是我多想了?”

    他问道:“少正春,难道我万象殿十七个高手不是你们刀剑山庄的人杀的?”

    “笑话。”少正春说道,“如果我刀剑山庄真要杀你万象殿的人,又怎么会让你逃脱?”

    听了这话,劲装老头觉得也有道理。

    他虽然多疑,但这个时候,却又觉得这件事跟刀剑山庄应该没有关系。

    毕竟刀剑山庄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自顾都不暇,又怎么还能在半路上截杀他们万象殿呢?

    虽然劲装老头对少正春的戒心没有完全消除,但他脚下停了下来,同时也是在试探少正春。

    只要少正春还想继续靠近他,那么,不管少正春是不是来追杀他的,他都要跑。

    然而,少正春早已摸透了他的心思,见他停下,也就停了下来,笑道:“你老是不是姓顾?”

    “不错,老夫正是姓顾。”劲装老头对少正春的戒心越来越小,笑道,“对了,少大公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你……”

    “我在这里等人啊。”

    “等人?”劲装老头微微一愣,问道,“不知你等的是什么人?”

    “我爹跟我说过,他有个朋友会出现在这里,要我在这里见这个人,然后跟这个人说一件大事。”少正春说起假话来,一点也没有变色,就跟真的一样。

    那劲装老头虽然不是等闲之辈,但也被骗过了。

    况且少正春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转来转去,像是在找什么人,这就让他更加没有怀疑了。

    “哈哈。”劲装老头说道,“少大公子,我忽然来到这里,没有打扰你吧?”

    “哪里,哪里。”少正春话锋一转,“对了,顾前辈,你们万象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不是在我刀剑山庄做客吗?”

    少正春这么说,那劲装老头更加怀疑他不会对付自己,叹了一声,说道:“此事说来一言难尽,不过这里不是说话之地,等……”

    忽然,少正春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指向远处,说道:“顾前辈,你瞧,我等人来了。”

    劲装老头听了,不由回头一瞧。

    但就在这一瞬间,少正春运足全身之力,将《刀剑无量功》施展到极致,一掌朝对方拍了过去,强大的力量已将对方笼罩。

    别说劲装老头有伤在身,就算他没有受伤,他也无法躲开。再说他还上了少正春的当,更不可能避开。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劲装老头勉强与少正春对了一招,就被少正春打的经脉寸断,穿过不断飘落的飞雪,远远落在了几十丈外。

    少正春身形一晃,落在了劲装老头的边上。

    他低头一看,发现劲装老头已经断气,只是临死之前,双目稍微睁大,显然是不甘心,还有一点点的无法相信。

    “姓顾的,不是我要杀你,而是我必须这么做。”少正春说道,但没有离开。

    过了一会,只见一个男子从远处而来,走到了少正春附近。

    他一看之下,就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

    “我可以走了吗?”少正春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开口问道。

    那男子笑了笑,说道:“大公子,你当然可以走了。”

    少正春转身欲走。

    但这时候,那男子想起了什么,叫道:“大公子,有人要我转告你。”

    “什么?”

    “令尊输给了君天佑,要不是君天佑为了对付你刀剑山庄的一只奇兽,与奇兽同归于尽,只怕你刀剑山庄已经被君天佑所灭。你是刀剑山庄的大少爷,若不回去瞧一瞧的话,会让人起疑的。”

    闻言,少正春浑身一震。

    其实,他早就想回刀剑山庄,只是……

    那男子不再理会少正春,而是走了上去,拔出一把宝剑,将劲装老头的脑袋割下,面露诡笑:“这家伙是万象殿的绝顶高手之一,有了他的脑袋,应该可以吓住不少人。”

    少正春虽然就在边上,但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心中想起了许多事。

    ……

    这是一片宛如世外桃源的地方,但现在,这里却成了人间地狱。

    只见地上躺了许多尸体,且都是女尸。

    这些女尸都是花狐堂的人,其中不乏“坐照”段位的绝顶高手。

    她们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距离女尸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黑衣老妪。

    这黑衣老妪也是花狐堂的人,而且还是花狐堂的首领,段位乃“坐照”中段。

    她并没有断气,不过以她所受的伤,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事实上,就算她没有受伤,她也挡不住“那个人”的一招。

    那人是一个红衣老太婆,年纪看上去比黑衣老妪更大,也不知道多少岁了。

    红衣老太婆有十多个弟子,均是站在她的身后,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显然是被之前发生的事给震惊了。

    而红衣老太婆的边上,站着一个人。

    这人是个白衣老妪。

    她不是红衣老太婆的弟子,但她在红衣老太婆的面前,却也只能是个晚辈。

    白衣老妪与黑衣老妪是朋友,要不是白衣老妪的缘故,花狐堂的人也不会到这里来。

    “为什么?!”黑衣老妪双目怒瞪白衣老妪,陡然发出了一声质问。

    她的朋友,也就是白衣老妪,并没有出声,只是把头低了下去,显然是心中有愧。

    “不要问她,问我就对了。”红衣老太婆发出阴恻恻的笑声。

    黑衣老妪虽然不认识这个红衣老太婆,但在她的感觉中,这个红衣老太婆的武功,绝不在花狐堂的堂主之下。

    她身上所受的伤,就是被对方打的。

    但不知怎么回事,红衣老太婆之前明明可以一招杀了她,但却让她活到了现在。

    “你到底是什么人?”黑衣老妪只得问红衣老太婆。

    “我是这桃花谷的谷主,名叫桃花姥姥。”红衣老太婆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