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天狐之心

    “找我?”王默笑了笑,说道,“我与韩大侠只见过一面,虽然我很想……”

    “那是我猜错了。”岳师古说道,“这小子不知跑哪去了,再不回来,我以后见了他,可得要揍他一顿。”

    王默心想:“岳老前辈,你不要怪我,不是我非要瞒着你,而是韩大侠忍辱负重,非要做我的跟班,我要是说出他的事,你一定会大发雷霆。”

    这么一来,他也明白了张太岳与韩征的难处。

    此事肯定关系到武当派的命运,要不然的话,张太岳也不会没跟岳师古说这件事。

    而以岳师古的性格,实在是不可能让武当派的弟子做别人的手下,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掌门师弟。

    此老宁愿武当派灭亡,恐怕也不会自己或让其他弟子受到这等“奇耻大辱”。

    ……

    竹山县有一座山,名叫方城山。

    这方城山距离县城不太远,也就一二十里,距离武当山一百多里。

    深夜,方城山下,花狐堂的人驻扎于此,十步一哨五步一岗,戒备森严。

    山下的一座大庄园,主人得罪不起花狐堂,象征性的拿了一点银子,就一家大小包括庄内的十几个护院,全躲在庄西,也不知道这些凶神恶煞的女人什么时候才会走。

    庄东,一间屋子里,坐着一人,站着两人。

    坐着的人正是川西老母。

    站着的那两个人,却不是花狐堂的高手,而是九阴宮的日游神与夜游神。

    “哼!”川西老母看上去很生气,“你们两个来干什么?还嫌我不够丢脸吗?”

    夜游神笑道:“我们怎敢?大帝叫我们来看看,我们觉得不能就这么走了,所以只好来探望你老。”

    “我有什么好探望的?”川西老母想了想,忍不住说道,“我干哥哥不是说过他会帮我吗?”

    “大帝是这么说过,也做过了。”

    “放……我干哥哥做了什么?”

    “我二人听大帝之命,找过襄王世子……”

    “原来朱祁镛是你们叫来的。”

    “其实襄王世子也不想江湖大乱。”

    “你这么说,那就是说我故意挑起武林之争了?”

    夜游神笑道:“你老脾气还是这么强势,你老若不解气的话,打我几掌。”

    “我可不敢打你。”川西老母说道,“我只是恨野王那个老魔,杀了我花狐堂那么多人……”

    “这还不是你老自找的?”

    “你……”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大帝说的。”

    “他早已料到我会失败?”

    “大帝曾说过,张太岳是他的一生之敌,偏偏你老不信,非要带这么多人来武当山闹事。大帝还说,如果花狐堂损失惨重,他也不会觉得意外……”

    “世上哪有这样的干哥哥?”川西老母赌气说道。

    “你老又不是不知道,大帝重来不任人唯亲,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整个邪道,甚至是整个天下,绝不会因小失大。”

    “算了,算了,你们两个跟我干哥哥一样,我说不过你们。你们两个长得太丑了,我不想看到你们,快点从我眼前消失。”

    “那好,我们告辞了,你老保重身体。”

    话罢,日游神与夜游神颇有点高兴的走了。

    不久之后,有人进了屋子,乃“狐仙”之一,不过川西老母见了她,却站了起来,不像对待其他人。

    由此可见,这个“狐仙”身份极为特殊,连川西老母都要给她面子。

    “堂主。”那个狐仙说道,“我们这次损失了这么多人,只怕会很麻烦。”

    “不知林师姐有何高见?”川西老母问道。

    “堂主。”林狐仙说道,“为今之计,只能如实上报,不然的话,后果将会更麻烦。”

    “可是……”

    “堂主,那位老仙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林狐仙说道,“要是让她知道我们骗她,她一定会加倍处罚我们。堂主身份再怎么特殊,恐怕也……”

    “我明白了,就依林师姐的意思办吧。”

    “那好,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万一真的受罚了,还请堂主帮我说好话。”

    “那是一定的,我宁愿自己受罚,也不会让林师姐受委屈。”

    “堂主……”林狐仙欲言又止。

    “林师姐,你我认识已有六十多年了,有什么话不可说的?请说。”

    “我觉得你那个干哥哥……”

    “我干哥哥怎么了?”

    “靠不住。”

    “靠不住?”

    “如果他真的想帮你,武当派早已听我花狐堂的号令,就连穷家帮,也得听。”

    川西老母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想了想,问道:“林师姐,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当初花狐堂之所以承认九阴宫为邪道第一大势,无非是因为邪尊太过强势,而今过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风水轮流转了。”林狐仙说道,“邪尊再怎么厉害,也比不上了几位老仙,更比不了我蜀山第一人。那位老仙早已说过,九阴宫可以利用,但不能走的太近。你该是时候疏远他了。”

    川西老母沉思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林师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林狐仙突然叹了一声,说道:“堂主,我当初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记得。”

    “记得就好,没人可以背叛蜀山,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你当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应该明白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突然,川西老母朝林狐仙拜了下去,说道:“林师姐,当年要不是你,我早已死掉了。而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你帮我铺好的路,我不会让你……”

    “堂主。”林狐仙叹道,“我早已不在乎这些了。我只是觉得,女人可以强大,但不能太过强势,否则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我当年一心为了报仇,入了蜀山,现在想想,却失去了快乐。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嗯,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川西老母说道:“我知道,我会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但愿如此。”林狐仙朝外走去,可当她走到门边时,突然问道,“堂主,你有后悔过吗?”

    “没有!”川西老母说得很坚决。

    林狐仙没再说什么。

    “我从不后悔!”川西老母心想,“我一心一意对那个负心郎,他却将我弃之如敝屣,我发过毒誓,有朝一日定要他千万倍还我。什么争霸江湖,什么独尊武林,我才不稀罕!我要的就是他低头,在我面前低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