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偷亲

    三天后,王默必须走了。

    他得回江南,免得夜长梦多。

    这三日来,他与岳小小渡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岳小小虽然是个小魔女,但对他特好,好得他都有点害怕。

    毕竟岳小小说过,将来要嫁给他。

    他怕自己会喜欢上这个小魔女。

    岳小小到底有什么毛病,他没问岳师古,更不可能问岳小小。

    世上有许多事,不是问了就能开心的。相反,不问倒能活得更自在。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怪心岳小小。

    只是关心可以有许多种方式。

    譬如说,岳小小想要当一回新娘子,他就做新郎,背着岳小小下山。

    对他来说,岳小小的身体实在太轻了,跟羽毛没什么区别。

    岳师古原本也想送他一程的,可不知怎么回事,当他把白玉皇说过的话单独告诉给岳师古听之后,岳师古的神色就显得特别古怪,甚至还发了脾气,要他赶快走。

    “呆瓜,你到底跟我爷爷说了什么?”岳小小问道。

    “没什么。”

    “没什么?少骗我,我从来没见我爷爷那么古怪过,你一定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是啊,我确实说了不该说的话,我说你都这么大了,还是那么皮,将来没人要。”

    “我会没人要?”岳小小双腿紧紧夹住他,“我真想要男人,天底下没一个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别把我算在内啊,我对你没兴趣。”

    “哼,我对你也没兴趣。”

    “那太好了,我们……”

    “瞧你高兴得。”岳小小不高兴了,“好像我是母豹子似的,非吃了你不可。”

    “你比母豹子可怕多了。”

    “那倒是。”岳小小颇为得意,“不过你不会真的怕我。”

    “为什么?”

    “因为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

    闻言,王默心头不由一震。

    老实说,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但岳小小突然说出来,他又觉得这个问题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你……”王默想了想,“你上次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呆瓜,我还能认不出你吗?”岳小小吃吃笑道,“你化成灰我都认得。”

    王默干笑道:“你别说得这么恐怖,我想你一定是看出了什么,只是这种感觉独一无二,除你之外,其他人不具备。”

    “那你还问?”

    “我就是……喂,你干什么?”王默吓了一大跳,差点将岳小小扔出去。

    原来,岳小小突然摘下面具,在他脸上偷亲了一下,让他有种受到偷袭的感觉。

    “你叫什么?”岳小小戴好面具,说道,“你现在是新郎,我是新娘,新娘亲新郎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下次有机会,我们还要入洞房呢。”

    王默面赤耳红,叫道:“什么入洞房?小姑娘家,不要说这种胡话。”

    岳小小伸手在他耳垂上轻捏了一下,吃吃笑道:“我就喜欢说这种胡话,以后我见你一次说一次,说到你答应和我入洞房为止,嘻嘻嘻……”

    王默赶紧加快步子。

    终于,两人到了一处山脚下。

    王默正要将岳小小放下,岳小小却是叫道:“不要!”声音特别刺耳。

    王默呆了呆,但还是照办了。

    不知过了多久,岳小小自己下了地,轻叹一声,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呆瓜,你以后要好好保重。”

    王默转身笑道:“你又说胡话了,我们以后……”突然呆住。

    只见岳小小眼中含泪,竟是哭了。

    霎时之间,一种说不出的悲伤从她身上散发出去,竟能影响人的情绪,甚至连花草树上都能感染。

    王默伤怀了数息,骤然回过神来,心惊:“这丫头到底怎么回事?”

    “你哭什么?”王默想上去安慰她。

    可奇怪的是,岳小小却是后跃八尺,叫道:“我们以后不会再见了。”

    “放……”王默说道,“你今天怎么古里古怪的,我答应你,以后我们一定还会相见的。”

    “你不懂。”岳小小泪流不止,似乎伤心到了极点,“不管我们之前多么要好,当我们再见时,你已不是你,我也不是我,再见只是陌生人。”

    王默安慰道:“那我答应你,我还是我。”

    “但我不能答应你。”

    “没关系啊,反正你永远是你,从未变过。”

    岳小小望着他,泪花在眼眶里打转,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片刻之后,岳小小忽然问道:“我要是跟你去江南,你会带我去吗?”

    “你想去江南?”

    “算了,我不去了。”

    王默被她搞得稀里糊涂,念头一转,故意问道:“你怎么一直戴着这副面具?难道你变丑了?”

    “呸呸呸。”果然,岳小小被她逗笑了,“你才变丑了,我不知有多好看。女大十八变,我戴着它是怕你看上我,毕竟我还没有看上你。俗话说,自古多情空余恨,我不能祸害你啊。”

    王默哈哈一笑,说道:“谁祸害谁还不一定呢,我……”

    突然,岳小小飞扑过来,一把抱住他,轻声说道:“我做过你的新娘,你也做过我的新郎,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哪怕到了地府,我们也要是一对。”

    王默身体僵住。

    倏然间,岳小小飞了出去,回眸一笑,说道:“呆瓜,我把你休了,你爱娶谁娶谁去,我可不想让你做负心汉。你快滚吧,有多远滚多远。”

    王默哭笑不得。

    转眼间,岳小小腾跃如飞,像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去的远矣。

    ……

    郧县。

    襄阳府重镇。

    正值黄昏,距离县城尚有两里远的官道上,行走着二十多个人。

    这伙人像是回乡探亲的老爷带着一班仆人,除了老爷之外,其他人都穿的很朴素。

    眼看众人距离县城越来越近,突然,几十个强贼飞速杀到,刀剑闪耀,内中竟有一个绝顶高手。

    眼看老爷和他们的仆人们就要死在乱刀乱剑之下,那老爷竟是不变面色,像是司空见惯了似的。

    而他的仆人们,一共二十三个,除了三个负责保护老爷外,其他二十个人,一起出手。

    数息之后,战斗结束。

    那二十个仆人里面,竟藏着两个绝顶高手,出手狠辣,一招毙命,即便对手也是绝顶高手。

    但仅仅过了数息,一道人影闪电飞来,快的谁也看不清他的长相。

    轰!

    那两个绝顶高手本来想拦,但拦不住,直接被震得口吐鲜血,远远落在地上。

    不过,那三个负责保护老爷的仆人,更是绝顶中的绝顶,联手出剑,要把来人制住。

    岂料,那人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神级般力量,屈指连弹,不但将三把宝剑弹断,还将三个绝顶中的绝顶中震飞,距离老爷越来越远。

    奇怪的是,那个老爷仍是面不改色,视死如归。

    眼看那人就要出手杀了老爷,忽然间,有人到了他身后,一掌拍出。

    那人转身一掌打出,喝道:“找死!”乃是个头戴高帽,双眉斜飞,年约六旬的男子。

    砰!

    两人手掌一碰,内力都是排山倒海一般自掌心涌出。

    突听“呃”的一声,后来之人嘴角流血,像是受了内伤。

    那高帽男子正要将对手震飞,然后回身杀了必杀之人。

    猛然间,高帽男子面如灰色,功力只剩下两成,内力更是若有若无。

    他知道自己遇到了劲敌,待要……

    就在这时,一股凌厉之极的剑气如飞而来,实力原本就不输给高帽男子,更何况高帽男子已是重伤?

    刹那间,剑气打入高帽男子体内,震碎了五脏六腑。

    高帽男子惨然一笑,缓缓坐下,却没死去。

    “全都退下!”剑气的主人,手腕一翻,拿出一块令牌,赫然是大内供奉。

    于是,老爷的仆人们全都退了下去,不敢靠近。

    “原大人,你受惊了。”那大内供奉将剑宝剑往高帽男子肩上一搭,对老爷说道。

    “原某没事。”那老爷笑道。

    那大内供奉见了,暗暗吃惊。

    这位原大人名叫原杰,不是武林中人,更不懂武功,而是个进士出身的官员。

    若是其他官员,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可这位原大人竟是连面色都不变一下。

    除了不怕死之外,根本无法解释。

    “这位壮士,你的伤……”原杰对那个嘴角流血,三十来岁,头顶无毛的汉子说道。

    “大人,在下没事。”那汉子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那大内供奉陡然喝道。

    汉子站住,但没有回头。

    “你叫什么名字?”

    “不羁假僧。”

    “老夫是为问你姓名,你竟敢……”

    “古供奉。”原杰说道,“这位壮士刚才救了我,请给我一个面子,不要追问,可好?”

    “既然原大人为他说话,我就不追问了。”

    突听那高帽男子哈哈一声大笑,满嘴是血。

    “你笑什么?”

    “你就是古有为?”

    “不错,老夫正是……”

    “见面不如闻名。”

    “你!”

    古有为本想一剑活劈了此人,但因为原杰就在边上,人家都没说要杀这人,他要是杀了,岂不是自降身份?

    “你可知道我是谁?”

    “无名之辈。”

    “我叫纪飞雁。”

    “纪飞雁!”古有为神色一变,“怎么会是你?”

    “我现在叫宁天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