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6章 再次垂钓九幽

    九幽是相对于寰宇的死亡世界,那是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神秘空间。

    不,甚至都不算是空间,或许是一篇虚无之地。

    上一次为了复活天老,辜雀和鬼谷子等人垂钓九幽,却是钓出了拥有浩瀚之力的鲲,差点没毁了这个世界。

    这么危险的行为,辜雀以为自己不会再做第二次,却没想到竟然又有了垂钓九幽的理由。

    而且这个理由是如此迫切。

    辜雀答应了很多事,他不想要等到渡过了世界末日才去实现,那时候自己是否活着都不一定。

    现在有时间,并且有机会,为什么不做呢?

    他终于抬起头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打破九幽的壁垒,上一次有鬼谷子,这一次只有你了。”

    百晓生道:“那又如何?我帮你打破壁垒,但我却不会帮你垂钓天道。”

    辜雀道:“帮我打开壁垒即可,其他的交给我。”

    “你真的打算垂钓天道?”

    辜雀笑道:“你忘了冰洛了么?她就是枯寂世界的灵魂,要吸引天道没什么不容易的。”

    百晓生道:“可是你别忘了,天老的灵魂只是被打碎了,但枯寂世界的天道是因为枯寂而崩溃,它或许已经完全消失了。”

    “不会。”

    辜雀道:“枯寂世界的天道是崩殂了,但那片世界的天道还没有枯寂到直接消亡的地步,它的崩殂是远古巨神推动的,应该留有生机残片。”

    “我通过演化天道的残片,便可修复整个天道,演化出枯寂世界,然后打破枯寂世界的时空,回到我想去的时代。”

    百晓生看了辜雀一眼,忽然一笑,道:“你成长了很多很多。”

    “总该如此的。”

    辜雀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只朝神雀而去。

    几个呼吸之后,他直接落在了皇宫之中,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

    这一次是有风险的,拿冰洛冒险,值得吗?

    他突然有点犹豫了。

    “夫君?怎么不进来?”

    屋中清澈的声音传出,辜雀推开门,看到了冰洛。

    她依旧穿着白衣,依旧是那一张精致的脸,已经是清澈的眼眸。

    她没有任何变化,但辜雀看到了她眼角淡淡的皱纹。

    这两三道皱纹为她平添了几分韵味和沧桑,显得更加有魅力。

    但这不是辜雀想看到的,她所承受的枯寂果然越来越严重了。

    冰洛站了起来,似乎看穿了辜雀的心,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辜雀沉声道:“枯寂是叠加的,世界每枯寂一分,枯寂的力量就会大一分,你所承受的枯寂之力就会多一分。意思是,你每一刻都会老得更快。”

    冰洛噗嗤一笑,道:“你巴不得我老了是嘛,不许提这个。”

    辜雀将她抱住,道:“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抵御你的枯寂。”

    “什么办法?”

    辜雀咬牙道:“重塑枯寂世界天道,以宇宙天道,滋养枯寂世界天道,滋养你的身体。”

    冰洛脸色一变,连忙道:“这可不行,这样的话,这个纪元的枯寂会愈发可怕,此消彼长,哪还有什么一元之数,恐怕几万年就要灭了。”

    辜雀道:“生生死死,早晚之事,若生不在于早,若死不在于晚。”

    “我不允许你那么做,你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人,你还有媚君,还有芒,还有很多人,包括你的儿女,你忍心让她们少活几万年吗?”

    辜雀心中大痛,喘着粗气道:“会有办法解决的,先重塑枯寂天道再说,走!”

    两人穿越无尽的星空,又来到了百晓生所在之地。

    冰洛没有问要做什么,只是静静等待辜雀的安排。

    爱意交织,灵魂会慢慢长在一起。

    他们少了很多依赖,少了很多缠绵,但心却早已不分你我。

    他们了解对方的想法,他们知道未来的路。

    一切都是为了未来啊。

    哪怕遥远,哪怕渺茫。

    温情不流于形势,早已在每一处流淌。

    百晓生看到两人,顿时一笑,道:“心都快长在一起了,真不容易。”

    辜雀道:“开启九幽吧。”

    百晓生道;“你不需要准备什么吗?”

    “当然需要准备枯寂世界的大道。”

    辜雀朝冰洛看去,递出一块神石,道:“把你的意识、大道、鲜血都注入一点,但基因和大道要完整,形成枯寂世界的映射。”

    冰洛点了点头,一瞬间完成所有的事……

    辜雀以大道成线,绑住神石,笑道:“可以钓鱼了,就差鱼塘了。”

    “鱼塘?有趣。”

    百晓生右手伸出,食指轻轻一戳,时空洞开,世界洞开,一个幽深的黑洞便露了出来。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知道关键的时候来了,他已经闻到了九幽的气息。

    因为黑洞已经开始蔓延,并把整个天穹遮蔽,天空黑了,成了深不见底的深渊。

    “乾坤倒转,九幽降世。”

    百晓生沉声一呼,这一方天地顿时倒转起来,片刻之后,辜雀等人已然是脚踩苍天,头顶大地了。

    而九幽的黑暗,也自然到了头顶下方。

    辜雀渐渐将神石朝下放去,百晓生忽然道:“辜雀,你的身份是天道,目前为止,没有出现过宇宙天道冒犯九幽的情况,后果连我都无法预料,你确定要这么做?”

    辜雀道:“我确定,我不怕。”

    他说话的同时,一口巨大的铜棺已然从天外飞来,悬在了冰洛的头顶。

    镇界灵柩棺在,即使是九幽都伤害不了冰洛,而自己和百晓生并没有什么可惧的。

    神石朝下,深入九幽。

    辜雀已经听到了其中莫名的低吼,甚至隐约看到了无尽的死灵在飘荡。

    神石坠下,并没有引起死灵的注意,它们只是朝上而来。

    辜雀一手持长线,一手持魔刀,线提神石,魔刀斩灵,强大的气势压迫着整个九幽。

    现在的他早已今非昔比,一举一动都是圣雄之力,而且他的力量是圣雄之中极为高级的天道之力。

    “吼!”

    “嗷呜!”

    莫名的吼声绝不来自于生命,古老的树桩、腐朽的巨山、漆黑的河流都从九幽而出,被辜雀一刀刀持续斩破。

    而接着,冰洛忽然道:“我感觉有一股熟悉的力量正朝这边而来。”

    辜雀闻言不语,只是全神灌注盯着九幽深处,只见一道道光影超上激射而来,那赫然是枯寂世界天道的一缕规则。

    “够了!够了!”

    辜雀激动道:“有一缕便足矣。”

    话音刚落,忽然一个血盆大口张开,将那一缕缕规则全部吞下,看得辜雀目眦欲裂。

    他厉吼道:“那他妈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