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丢

    夏天的风起,程可佳在院子里瞧着顾定扬兄弟玩耍,如今顾定磊能够瞧得明白顾定扬的明示,兄弟两人格外的亲近起来。

    顾定扬去卓家听课的时候,程可佳原本不想送顾定磊一道去,结果顾定扬主动跟卓家大老太爷请求后,卓家大老太爷心喜顾定扬的性子,自然是送信给程可佳。

    程可佳想着小儿尚且只会爬行,如何当得起卓家人在他身上费心力,她因此去了一趟卓家,有些厚待太过,她担心最终反而会不美。

    卓家大老太爷听了她的心里话,只觉得程可佳想得太多了,顾定磊如今的年纪,他只不过是来卓家走亲戚,他们卓家的人,现在还没有本事教导一个还不会开口说话的婴儿。

    程可佳轻舒一口气,她瞧着卓家大老太爷笑了起来,颇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表示,顾定扬兄弟以后要多辛苦舅家人。

    卓家大老太爷直接冲着她挥手,说:“你少跟你母亲学一些规矩道理,你应该多跟你父亲学习洒脱的为人行事。”

    程可佳瞧着卓家大老太爷感叹说:“大舅舅,我如果跟父亲学着洒脱行事,只怕大舅舅直到今日还要为我多操一份心事。”

    卓家大老太爷想一想程恩赐的行事,如果程可佳为人行事完全相像了她的父亲,那的确是要轮到他们这些当舅舅的人费心。

    卓家大老太爷再想一想程家三老太爷夫妻的行事,他一样是不太看中那对夫妻的为人处事,卓家大老太爷只能瞧着程可佳说:“佳儿,做你自己最好。”

    程可佳瞧着卓家大老太爷笑了起来,说:“佳儿多谢大舅舅指点,从今往后为人行事一定如同从前一样遵从规矩识大体。”

    卓家大老太爷笑瞧着程可佳轻点头后,他一脸严肃神情说:“佳儿可教导,去吧,下一次这样的闲事,也别来扰了我的安静。”

    自那以后,程可佳由着顾定扬兄弟前往卓家学习,只是私下里面,程可佳也一样给卓家厚备了换季的布料。

    顾家人对顾定扬兄弟的出行,都带有几分关注之情,端良氏曾经动过心,想把长子和次子也顺带请卓家人教导。

    只是给顾佑掸拦了下来,说:“则弟妹和卓家有舅甥的关系,平日里来往亲厚,他们夫妻可以把儿子交付出去,然则我们则不能如此行事。

    你如果有心想要儿子们上进读书,你可以让他们兄弟多多亲近一二,这样受到影响后,孩子们真有读书的天分,我们再去请则弟夫妻代为周转一二。”

    端良氏轻轻的点了点头,程可佳与她说过,他们夫妻送长子去卓家,只不过贪图让孩子早一些懂得一些为人处事的大道理,至于读书方面的事情,他们夫妻其实不曾多想。

    端良氏只是一时兴起,经顾佑掸劝过之后,她轻叹道:“果然夫贤才是家中的正道,我差一点就想差了,也差一点就毁了我和则弟妹的好交情。”

    顾佑掸被端良氏的话惹得笑了起来,他也知道端良氏为何会有那种心思,这为人母的盼着儿子们有出息,自然是会使劲一切方法和机会的。

    顾佑掸能够明白端良氏这一会的自私行事,但是他还是提点端良氏:“娘子,你和则弟妹相处原本就是坦荡行事,有什么事情,你坦然跟则弟妹言说,她和你的交情才不会有变。”

    端良氏过后跟程可佳提了提她的想法,程可佳听她的话后,她面上无任何意外的反应。

    她思绪半会后,她很有诚意的跟端良氏说:“嫂嫂,只要侄子们在读书方面有天分,他们又愿意上进好学,我舅舅家的人一向是乐见到这般的学子。”

    端良氏瞧着程可佳低声说:“那时节,我的孩子真能够受到你舅舅们或表哥们的亲自指导?”

    程可佳笑着轻点头说:“我舅舅家的人,从来只重视学子们的品行和学问,他们对待没有亲故的学生,尚且愿意出手指点一二,自然是不会薄待姻亲家中有心上进的子侄。”

    顾家的侄子们如果无心读书,程可佳自然是不会做那种白费心思的事情,她和舅家人关系亲厚,也是有一定的度,过了,薄了,倾斜了,就会磨薄两边的亲情。

    程可佳自卓氏的身上体会甚深,母女感情都能由深到薄,那旁的情意,又何偿不会如此?

    端良氏听程可佳的话,她是一脸的心满意足神情,如果儿子有心读书,那有名师可以请教,她为人母的心事便可以放了下来。

    如果儿子们对读书无多大的兴致,那顾家还有从军这一条大道可以走一走。

    端良氏一向是提得起放得下,只要不涉及到她的夫婿和孩子们,她其实对利益也没有多大的心思,反正她是嫡小儿媳妇,如今婆婆当着家理着事,上面还有能干长嫂撑着。

    她又不是成氏那个糊涂人,愿意放着大好休闲日子不安心过,而是天天在心里思忖着如何要多干事情。

    端良氏打心眼里瞧不上成氏,她觉得所有的妯娌里面,哪怕月氏心思阴暗了一些,可也只是专注在男人的身上,而没有那种抢风头的小心思。

    端良氏觉得成氏的确如顾家大夫人所言,是一个有福气的女子,她嫁进了顾家,顾佑凯哪怕知道她的本性,还是依然厚待她。

    初夏的时候,顾将军退下来,他寻了一处安静之地休养身体,顾佑凯是随行的人员之一。

    顾家人知晓实情后,大家的心里隐约觉得顾将军愿意在此时提携顾佑凯,还是因为‘顾’姓的渊源。

    成氏却非常的不高兴,只是成大夫人知情后,她急急赶到顾家来安抚住成氏,她一脸严肃神情跟成氏说:“玉儿,你如果不想顾家休妻,你便要表现出支持姑爷行事的态度。”

    成氏瞧着成大夫人面上的神情,她终是忍不了心里的委屈,她哭泣着跟成大夫人说:“大伯母,他只怕早早有了这样的盘算,他一直隐瞒着我,如今大伯母还要我在他面前装一装?”

    成大夫人瞧着成氏好半会后,轻声道:“玉儿,你自个从前做下的事,才会有今天的因。

    姑爷既然对你隐瞒下这样的大事情,那便表明了,不管你有任何的理由,姑爷都不会再改心意。”

    成氏苦笑了起来,她瞧着成大夫人低声说:“大伯母,我其实是不会拦着他的,我只是气他不在事前与我说一说,他让我在家里人面前丢了面子。”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