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妙手回春!杨真传道!

    急了,孟廷蒿是真急了,吃竹子这种话都说出来了。m.x23us.m

    听到孟廷蒿的话,冯景图一愣,苦笑一声说道:“前辈莫急,不是晚辈如此盲目信任杨真,实在是已经两年未曾开口说话的爷爷,第一时间便和杨真交流,而且是传音入秘,我……”

    “什么?”孟廷蒿眼睛一下子瞪圆,盯着冯景图说道:“传音入秘,冯老头居然主动和杨真交流了?”

    说着,孟廷蒿和紫袍老者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讶。

    两人不是很长时间没见过冯老头了,实际上前些时日,两人还曾来冯家看望过冯老头,黑沙的事情,就是两人张罗的,只是最后发现,黑沙也已经无法弥补冯老头生机的流逝了。

    这个过程中,冯老头都没有和两人交流,一是三人都比较熟悉了,最重要的是传音入秘十分费神,一旦说话之后,冯老头就会陷入沉睡之中,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

    如今听到冯老头居然第一时间和杨真交流,两人如何能不惊讶?

    尤其是孟廷蒿,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冯景图,又转过身去,一脸懵逼的看着小筑,喃喃自语:“这……他,冯老头他又算出了什么?”

    冯景图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晚辈就不知道了,只是如果没有希望的话,爷爷应该不会如此冒险才对。”

    孟廷蒿听的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话来。

    冯景图说的没错,如果将冯老头换成他,没有希望的时候,他也会保留精气神,不会轻易传音入秘和人交流。

    况且这不是传音入秘的事情了,是说一句少一句的事情啊。

    孟廷蒿一脸懵逼的向着小筑看去,良久之后才开口刚要说话,忽然浑身一震,两只眼睛都放出光来了,目光灼灼的盯着小筑,惊呼一声:“有变化了。”

    紫袍老者也是神色一凝,双眼死死的盯着小筑。

    嗡!

    一阵低沉的嗡鸣声传来,那股玄妙的气息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来势汹汹,看得两个大乘期巅峰强者眼角直跳。

    “胡闹,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动,冯老头能承受的住?”

    孟廷蒿脸色大变,就要往前冲,不知道为什么又忽然停下了,冷哼一声:“希望杨真这小子不要胡来,冯老头的身体已经禁不起任何折腾了。”

    紫袍老者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小筑内爆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喃喃自语:“老孟,你这竹子,看来是可以准备准备了。”

    “准备竹子干什么?”孟廷蒿被紫袍老者莫名其妙的话弄得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一翻眼睛,哼哼说道:“那也要杨小子将冯老头的命从九幽炼狱拉回来才行。”

    孟廷蒿话音刚落,整个小筑周围忽然变得云气氤氲起来,一股股翻涌跌宕的恐怖气息开始翻江倒海,看得两人神色凝重。

    周围那些氤氲的云气,开始凝结,就像是被风吹动的云海一样,在小筑周围旋转起来,向着小筑上方汇聚而去。

    就在孟廷蒿和紫袍老者,以及冯景图等人看得一脸懵逼的时候,小筑内忽然传来轰的一声轰鸣,凝聚而起的气浪顿时疯狂咆哮起来。

    一股股像是沸腾了的能量上下翻飞,鼓荡不已,在小筑半空中轰然相撞。

    “不好,杨真这小子疯了,如此恐怖的阴阳二气撞在一起,整个小筑都让他给毁……哈?”

    孟廷蒿的眼睛差点突出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半空中阴阳二气撞出来的阴阳图,浑身巨震。

    “这……阴阳二气还可以这样?”

    孟廷蒿和紫袍老者对视之中,都看出了彼此眼里的凝重,杨真弄出来的这个阴阳双鱼图,已经超脱了两人的认知范围。

    尤其是阴阳鱼的眼睛,阴阳交互,简直神奇。

    “当真是鬼斧神工,老夫平生仅见。”紫袍老者喃喃自语:“阴阳两种力量,居然还能够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共存。”

    孟廷蒿怪叫一声,一把拍在了肚子上:“哔其娘之,这哪里是简单的共存,这这这……玄妙的很啊,老夫居然说不出来,为什么说不出来呢,明明就能够感觉出来,不对,一定是哪里不对了,怎么说不上来呢?”

    看着一脸怀疑人生的孟廷蒿,紫袍老者一巴掌拍在孟廷蒿的肩膀上,说道:“收神,这不是我们能领悟的境界。”

    “啥?”

    孟廷蒿被一巴掌打醒,闻言顿时怒了,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说老夫的境界连杨小子都比不上?”

    “虽然很打击人……”紫袍老者面无表情,瞥了孟廷蒿一眼,接着说道:“可这就是事实,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这杨真,恐怕已经进入了天人境。”

    “不可能,他才几岁!”孟廷蒿一脸的难以置信,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一脸迟疑的说道:“会不会是冯老头?”

    “你觉得呢?”

    孟廷蒿:“……”

    一群人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个大乘期巅峰强者的对话,都让杨真的境界吓了一跳,天人境,杨真竟然已经突破到了天人境?

    那个十个渡劫期,有九个半都突破不了的天人境?

    这特么……杨真果然是个妖孽。

    这时,杨真的话忽然从小筑里面传来,听的众人心神狂震,急忙紧守心神。

    “生机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离俗,积精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这便是生理天衍数术,你们能领悟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注意阴阳图的变化……”

    听到杨真的话,孟廷蒿和紫袍老者浑身一阵,几乎同一时间抬头看着半空中玄妙的阴阳图,慢慢的痴了。

    “大乘期之下的人不要看阴阳图……只要形体不敝,精神不散,皆可以阴阳达百数,其法则天地,象似日月,辩列星辰,逆从阴阳,分别四时,将从天地合同于道,精华躯体……”

    “咦?”

    “咦?”

    孟廷蒿和紫袍老者同时惊喜的咦了一声,彼此对视,眼里全是狂喜的神色。

    杨真这话,已经将阴阳二气的作用以及逆转阴阳图的方法都告诉了他们,这是在……传道!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整个小筑瞬间炸裂成了无数弥粉,吓了所有人一跳。

    气浪翻飞之中,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氤氲的气浪中哈哈大笑,开口说道:“杨小友,不知可否借套衣物一穿?”

    “这有何难!”杨真的话悠悠传来:“一块紫晶。”

    众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