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前行

    沉思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米高柱愕然道:“不需要用了吗?”

    “已经查完了,谢谢。”秦夜也不遮掩,身形直接化作阴风消失。

    他并没有回米家,现在没必要给别人添麻烦。而是直接回到了酒店,谛听正趴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电视,听到推门声眼睛都不抬,支起一只耳朵:“怎么样?”

    “大马群山确实有问题。只不过特别调查处想不通而已,所以没有评级。我估计,只是将那片地方化为极度危险区域。”秦夜给自己泡了杯肃容咖啡,躺在沙发上沉声道:“他们想不通的是,如果有强大的厉鬼,那么早就出山了。但现在大马群山只是会吞噬进入的人。这更像一种被动防御而不是主动防御……这是什么情况?”

    谛听眼皮上的一小块肉拟人化地皱了起来,许久才道:“闻所未闻……不!有一种可能!”

    它猛然抬起头:“升官!”

    “升官?”秦夜嘴里的咖啡差点没有喷出来:“赵大哥已经官居鬼王,还要怎么升?上面还有官位?”

    “……你能不能不要老赵大哥赵大哥的,弄得你们好像很熟那样……”槽多无口,谛听双眼望天,这抱大腿的姿势和速度,简直熟得不能再熟,简直怀疑要进行肮脏的py交易……

    “严格来说……阎罗是实力,官职五花八门。他的晋升,应该是实力的晋升……照理说阎罗上面已经没有境界了,但是……二代阎王你怎么解释?”

    它叹了口气:“应该还有,只不过我们无法找到而已。他这种迹象,和升官差不太多。具体怎么样……还得去看一看。”

    沉默,许久,秦夜点了点头,手一招之下,一只知更鸟飞出天际。

    这一去大马群山,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俄罗斯方面的事情处理完毕,地府还需要通知一下。一些工作还要安排下去。

    十分钟后,一片真气凝聚屋内,一位大约八十多岁的老者,穿着清代的文士服出现其中。刚出现,就立刻拜倒下来,无比恭敬地开口:“张家口土地,伊尔根觉罗氏都望,拜见地府上官。敬请吩咐。”

    “这个东西,带给地府。”秦夜拿出一封早就写好的信:“另外告诉他们,本王一个半月以内回归。”

    “是。”

    他并未起身,因为秦夜没有让他离开。他很懂规矩,地府可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在破而后立的现在。

    秦夜缓缓走到他面前,俯下身,看向对方光秃秃的头顶,柔声道:“本官在这里,河北省……难道就没有什么灵异想对我说的吗?”

    都望仿佛愣了愣,苍老的身体好像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数秒抬起头来,咬牙道:“有!”

    “大人……请务必解决大马群山灵异事故!那里……完全不正常!”

    “相关资料我已经送进了蓬丘,但现在还没有回应。大人……”他的身体抖了抖,好似在害怕:“那个地方……无物不食!别说普通人,就连走阴差都吞进去五位!河北省总共只有十五位走阴差!我、我根本不敢靠近!”

    “普通人可能看不到。但在我们这些天庭命官眼里,那里的阴气已经凝聚到了最恐怖的状态!随时随地都会爆发!而且……它的浓郁程度早就突破了阴阳平衡,

    打碎了那道界限!那……就是一个在无限变大的活地狱!!”

    他布满皱纹的五官轻轻颤抖,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那绝对不是无常……甚至判官该有的阴气……那里面……藏着一只怪物……目前华国大地上最恐怖的怪物……”

    “怎么说话的?”秦夜斜了他一眼:“那是我赵大哥,能叫怪物吗?我兄弟,懂?”

    土地:……

    官高一级压死人……他从善如流地回答:“是,是您兄弟。”

    会说话,秦夜坐到了沙发上,这才看向脸已经乌漆嘛黑的谛听:“走阴差?”

    谛听冷冷瞪了他一眼,这大腿抱得太没节操,依稀记得阳间某位主播也经常说:xxx我兄弟,现在去世了……

    你也不会有好结果的!舔狗不得house!舔狗biss!

    “二代教你的时候没学吗?”看不起这种舔狗,所以说话也没好声音:“走阴差,就是活人阴差,是让有阴阳眼,或者阴气极重的人,担负一些阴差工作。在地府俗称编外/阴差,同样不适于阴阳互通铁则,是阴阳联系的线。看似无用,实则,很多消息,都是通过这些细小的丝线和一位位土地,才能传到阴间。”

    “每个城市无论县还是市,地府复苏之后,一定会存在走阴差。而他们也会得以寿终正寝。一生无灾无难。还有,就凭你也敢和我子龙兄称兄道弟?!”

    秦夜:……

    mmp!

    谛听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舔/起来了?

    “好了,帮我找一位走阴差向导,带本王进山。”说完这句话,秦夜也不等土地回答,轻轻一挥手,土地的声音化作丝丝白烟,随风而散。

    ……………………………………

    程建峰。男,二十八岁。自由职业。单身。

    经营着一家香烛元宝店,态度乐观,和周围商户关系也相当不错。靠着一个地级市,生意勉强过得去。但是他仿佛并不在意生意,从不自己主动去招揽。

    “毕竟……人一生都能无灾无难,无福无祸,对我这种早该死了的人,已经是最大的享受。”他看了一眼已经六点,却仍然舍不得关门的其他店铺,摇摇头关上了老式的门板。

    屋子里灯火通明,一只只惨白的纸人,坟飘,花圈上大大的奠字。都让这间不大的屋子看起来有些憋仄。他虽然不怕,也不想在这种气氛下停留。直接推开里屋,走近了房间。

    这里原来是青龙山公墓旁的小村庄,修建公墓的时候绕过了这里,并没有拆迁。这也是他们自己的房子。所以装修地非常随性。

    里外完全不同,里面是一片现代化简约风的装修,各色家店一应齐全。但是,正中央偏偏有一尊点着蜡烛,供着土地公的神龛。更诡异的是……上面的烛火仿佛从来感受不到风力一样,哪怕他推门进来如此大的动静,烛火也没有闪一闪。

    他长长舒了口气,直到走进这里,他才感觉片刻的宁静。让他回想起几年前,自己身患重病快要死在床上的时候发生的一幕幕。

    “多谢土地公垂帘。”他虔诚地跪在垫子上,上了柱香,轻声念诵着什么。

    就在此刻,那从不曾晃动的烛火陡然晃了起来,屋子里的灯齐齐熄灭。红烛照耀下,富态

    的土地公竟然看起来有些许诡异,而也在同时,这尊土地雕像的双眼……竟然缓缓睁开了!

    “走阴差甲七。”一个不含感情的声音从土地公口中传出:“有一件事,请务必做好。”

    程建峰目光一亮。

    成为走阴差已经三年,他还从未接到过任务,因为河北省阴灵实在是不成气候,也从未听土地公用如此严肃的口吻吩咐一件事。

    “您请说!”

    土地公微微沉默了一下,沉声道:“地府高官已至燕京,不日即将前往大马群山。你可知,大马群山是张家口市禁地?我亲自给你们下过命令,以你们的实力,在月圆之夜哪怕看一眼,都会烟消云散。”

    “我明白。”

    “而这次,我希望你能作为这位大人的向导。如果你能得到那位大人的青眼,死后……不敢说荣华富贵尽享,也必定平步青云。”

    程建峰本来平静的心,陡然跳动了起来。

    没有人不渴望成就事业。经历过生死的他,看淡的只是普通的事业,但不代表他不懂抓住机会。

    “敢问土地,这位大人是?”

    再次沉默,三秒后,土地凝重道:“不可说。”

    “但你切记,他是……随时都能让你灰飞烟灭的存在。千万……千万不要开你的阴阳眼。”

    说完,灯光再次亮起。烛火已经不再跳动。而他面前的地板上,竟然出现了香灰写成的字样。

    “夏潮酒店642号房,秦大人。明日上午。”

    记录下所有信息,程建峰租了辆车。按捺着忐忑的心情,第二天天刚亮,就来到了夏潮酒店。

    他没有敲门,现在对方肯定在休息。他在酒店大堂无聊地翻着手机,看着各种震惊新闻。心中止不住的期待。

    阴司的大人吗?

    怎样的人物才能让土地公如此恭谦?会不会长得非常可怕?

    各种各样的思维翻涌脑海。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就在他不知道多少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心,忽然停跳了一拍。

    那种感觉……就仿佛眼睁睁看着自己面前一只史前巨兽在苏醒。自己在他面前仿佛只是食物一般。

    这是只有走阴差能感觉到的阴气,而且……这片阴气越来越强,越来越可怕!这一瞬间,他好似独自行走在鬼物满布的地狱,哪怕周围无数行人也根本无法阻止这种来自灵魂的恐惧。又好像小舟遭遇到了狂风巨浪,随时都会翻船。

    那是来自于灵魂的压迫!

    咚……他刚站起来,就双腿一软,跌到了地面。呼吸急促,满头冷汗。

    这就是地府来客吗?太……太可怕了……和自己预想的完全不同……这才是那些厉鬼的主人?

    啪嗒……就在此刻,一双运动鞋踩在他的面前,一个年轻的声音微笑道:“怎么?现在的走阴差没见过真正的阴差吗?”

    “拜、拜见大人!!”程建峰在没有任何想法,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一刻,他仿佛找到了生命的归宿。

    这一刻,他仿佛明白了,到底是谁给他的这条命。

    不是土地。

    而是地府!

    除了膜拜,没有其他任何想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