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2章 四大亲王!

    “见过国师!”

    在全场武者庄重严肃的行礼声中,国师走入会场中。

    那白鹿每一步都走在虚空内,不疾不徐,高贵不凡,而白鹿背上的国师,犹如云游的仙人,逍遥自在!

    “国师朝道!他也是监天司的司首!”陆寅低声笑道。

    林白看见全场武者都起身行礼,就连十八位一等军侯,龙主凤主,左右二相,斩龙司司首,悬剑司司首,也同一时间起身行礼,显然这位国师的地位,是远远在这些人之上。

    “诸位免礼!老夫年迈,便不一一来谢礼了,希望诸位大人安康!”国师坐在白鹿上,笑呵呵的对着第三阶梯上的诸位大人拱手一礼。

    这些大人们也并未往心里去,仅仅是笑着与国师多多寒暄一番。

    白鹿踏空而行,走向席位上,当路过铁剑侯面前的时候,国师笑着对铁剑侯点头一礼,随之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的落在铁剑侯背后的林白身上。

    这刹那间,国师目光突然一凝,坐下白鹿也停在虚空中。

    白鹿微微侧身,面向铁剑侯!

    “国师大人,别来无恙!”铁剑侯瞧见国师停下来,急忙行礼道。

    “一切都好,侯爷,一如当年啊!”国师笑着说道。

    铁剑侯一笑,起身与国师寒暄一番。

    而其他第三阶梯上的人,纷纷侧目看向铁剑侯和国师,他们都大感意外,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国师,不喜与庙堂诸雄来往,可如今怎么会停下来与铁剑侯攀谈一番呢?

    一番寒暄后,国师目光不禁看向铁剑侯背后,轻笑道:“这位公子不知是谁?”

    铁剑侯一愣,回首看向背后,瞧见国师目光落在林白身上,轻笑道:“这位是林白,曾经是小女水秋蝶的护卫,而如今凭借自己的努力进入阳殿,修为以至问鼎境七重,要参加今日的比武呢!”

    “林白,还不上来见过国师!”

    林白走上前去,抱拳欠身一礼:“林白见过国师!”

    国师依旧是笑呵呵着,轻声念道:“问鼎境七重便敢参加今日比武,你也算是有些气魄,好好努力!”

    “多谢国师!”林白回应道。

    “那侯爷,日后再叙!”国师一笑,对着铁剑侯点头一下,驾驭白鹿,再度离去,落在自己的席位上,而那白鹿便盘膝在国师身边,十分温顺!

    坐下后的国师,目光一滞,不禁轻声念道:“已经问鼎境七重了吗?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很多啊!”

    “快了!快了!”

    国师仰天长叹着,似乎口中吐出了一口浊气!

    坐在国师不远处的左相似乎看出国师眼中的感悟,也并没有理会,只是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自酌自饮!

    如今神都内的大人物们,几乎悉数到场!

    “荣亲王,到!”

    “华亲王,到!”

    “富亲王,到!”

    “贵亲王,到!”

    当即,会场中,突然传来一个公鸭般的声音,高呼传来,四个身穿莽龙袍,威严不凡的中年男子,昂首阔步,走入会场中。

    在他们背后,随行护卫队便长约数千米,浩浩荡荡而来。

    第三阶梯上的一等军侯,龙主凤主等人纷纷起身,目迎四大亲王到场!

    林白侧目看去,荣亲王个子极高,身形略显干瘦,双臂修长,目光阴冷。

    华亲王身形短小,手中拿着两颗龙珠玩弄,嘴角带着一丝纨绔子的笑容。

    富亲王身形胖硕,满脸白嫩肥肉,一双不足黄豆大小的眼睛藏在肉中。

    贵亲王极其之瘦,犹如干尸,面色发白,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一般!

    四大亲王,形态各异,让人一见便十分容易认出来!

    “见过荣亲王、华亲王……”

    全场武者纷纷起身行礼。

    荣亲王笑着点头回礼,华亲王则是一笑没有理会,贵亲王满脸冷色不苟言笑,只有富亲王走到席位上,随意坐下后,笑着道:“都愣着干什么?上酒上菜,好酒好菜给我一个劲的上,今日大家要吃痛快才好!”

    “九弟,你看凤主是不是最近有水灵了?”华亲王坐下后,目光一扫凤主,当即乐呵呵的对富亲王问道。

    “嘿嘿,的确不错!可惜了,当年不是七哥从中作梗,凤主应该要嫁给我才是!”富亲王笑着回应道。

    “你放屁,明明是你从中作梗,父皇都下了圣诏,是你拦住宣诏官,抢夺圣诏,还一把火烧了!否则的话,凤主早就给我生了好几个儿子了。”华亲王不满的瞪着富亲王吼道。

    他们二人的声音极大,也让全场武者停在耳中。

    凤主听见二人的话,面色平静,不为所动,仿佛早已经习惯如此了。

    陆寅低声对林白说道:“百年前,这位凤主可是中央圣国内的第一美人,神都内的追求者不计其数,四大亲王内有两位亲王便是她火热的追求者,当年富亲王和华亲王为了凤主,差点在皇宫中打起来了!”

    “看得出来,这女人的确拥有者绝世的容颜!”林白扫了一眼凤主,低声笑道。

    纵然岁月变迁在她身上留下许多沧桑,纵然她如今带上面纱遮盖容颜,但林白依旧能看得出来,她的美貌绝对震古烁今!

    “也是因为当年富亲王和华亲王闹得太凶,为了凤主,连圣诏都敢烧,所以到如今凤主才无人敢娶!”陆寅轻笑着说道:“据传闻说,这位凤主还是处子之身呢!可惜了这么一个没人,百年岁月,却还未尽人事!”

    林白一笑,富亲王和华亲王闹得那么凶,谁还敢去娶凤主,那不是要和富亲王和华亲王作对吗?

    “我们如今这四大亲王,荣亲王为人稳重,心机极深;华亲王生性放荡不羁,喜好女色;富亲王整日酒池肉林,不问世事;贵亲王不善言辞,阴险狡诈!这四位亲王可谓是别具一格!”陆寅低声说道:“林兄,你有没有听说过贵亲王的王府,在神都内被人戏称为阎罗殿!”

    林白微微摇头,多看了一眼贵亲王,此人形如干尸,阴森恐怖,的确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贵亲王察觉到林白在看着他,当即他也微微回首,目光落在林白的身上,那一双尖锐阴冷的眼神犹如两把刀剑刺入林白神魂之中,紧接着,贵亲王看着林白,嘴唇微微掠起,露出一丝比恶鬼还恐怖的笑容。

    这一幕,让林白心中胆寒!

    但贵亲王给了林白一种感觉,似乎此人……认识林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