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6章 ?两大变故

    如此多的修士造访长安书院,有的是散修,更多的是名门大派弟子。

    李淳风无法把人都拒之门外,索性让弟子维持纪律,不管是谁进来都好生招待。

    慈恩寺,一时名动京城。

    可惜这些人都没有见到龙飞出来,来这里呆了一两天就失望离开。

    只有太华公主让李淳风给她们俩在外面找了个院子,每天在院子里吃住。

    没事就到慈恩塔附近溜达一圈,看看龙飞从里面出来了没有。

    王小雅沉下心来,每天还跟着太华公主去藏书阁打发时间。

    在这里面,她发现了一篇前人关于凤凰涅槃之法的论述。

    这篇手札不是什么绝密的修炼法则,在里面摆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估计是什么没有名气的道人写下。

    她的字迹娟秀,应该也是女人。

    在修炼凤凰真血后,无疑间死过一次。

    醒来后,发现自己不但没事,而且修为还往上突破了一层。

    她犹如开窍了一样,开始钻研起凤凰涅槃之法。

    这涅槃不是随随便便抹脖子,上吊,喝毒药,而是凤凰族追求大道的一种秘法。

    凤凰涅槃,浴火而生。

    关键在与一个火字。

    后世的资料记载,此神鸟,本是天地初开,从阴阳五行中孕育出的第一只羽禽。

    雌雄同体,雄为凤,雌为凰。

    由它而始,诞生了数以万计的羽族。

    人修其法,只知道汲取炼化血脉,到老也不得寸进。

    若是悟透凤凰二字的真意,自有所明悟。

    凤乃阳火,凰乃阴火。

    阴阳二火,在体内不断增长,到了一定程度,自是互不相容。

    当两种火焰发生碰撞,到达极致,便会将自身焚成灰烬。

    浴火重生,由此而来。

    在火中重生,以此法不断修行,当恢复凤凰祖脉。

    手札里提到,经过对各种文献的考察,还有对凤凰血脉羽族的了解。

    此法也许有九层,浴火九次,得见凤祖。

    这手札里,只有三层的方法。

    在这手札的最后面,特别提醒,若无恒心,若贪生怕死者切勿修行。

    王小雅看完,大受启发。

    以前她总是混混沌沌,修的是人之道,而非凤凰之道。

    人之道修神,凤凰之道修肉身。

    她的肉身血脉,除了吸收了一些凤凰血,一些大鹏,孔雀等神鸟血脉,其他的并无寸金。

    这手札,好像给她打开了一道指路明灯。

    龙飞生死不明的这段日子,她也在藏书楼里可是沉淀了下来。

    这一转眼,三个月便已过去。

    长安城大事频发,先是函谷关的星空古路打开。

    一批批修士从里面离开,想要去追着先人的脚步,看看那终极之地。

    据说那里是古天庭的废墟,里面的天材至宝,数不胜数。

    第二件事情是新皇恭帝,也就是孝帝的大儿子李士弘巡幸洛阳的时候暴毙。

    因为他是陪同武后一起过去,所以民间人纷纷传言,他是被武后所杀。

    国不可一日无君,武后随即召集群臣,册封三儿子李士儒为新皇。

    天下一时哗然,不明白武则天为什么不选择贤明的二皇子李士贤为皇帝。

    反而把皇位,交给了一个懦弱无才的三皇子。

    太华公主因为此事离开,只剩下王小雅一人留在长安书院里。

    外面纷争不断,长安书院的龙飞倒是被人遗忘。

    大家都说,他能战胜五族老祖,全靠的是运气和佛法加持。

    最后不惜耗尽生命,博取胜利。

    结果胜利倒是胜了,人却没了。

    不知道多少仇家暗中欢庆,尤其是五族子弟,本就不想屈从龙飞之下。

    现在他死了,大家心里都乐开了花,大骂他自不量力,以卵击石。

    他就像是一颗飞过大唐国的流星,在黑暗的夜空划过一道光芒后,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短短三个月,他便被人遗忘在了脑后。

    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一个是星空古路,一个就是皇家的变故。

    王小雅如往常一样,早起后,在慈恩塔的一旁坐了一会,自言自语的冲着慈恩塔说了一会话。

    这里的和尚对她早就习惯,她说她的,和尚们该打坐还是打坐,该念经还是念经。

    只是有些话,和尚们听着也脸红。

    智庵和尚等她念叨完,过来跟她合手叹气道,“圣女,你还没有放弃啊?”

    王小雅笑着道,“为什么要放弃?我夫君又没有死。我知道,他肯定还活着。”

    智庵和尚不忍骗她道,“实不相瞒,我以佛法可以沟通慈恩塔。里面除了一些塔奴每天有规律的忙碌,不见龙施主的一点影子。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这是真的,贫僧不想再骗你。”

    王小雅没有半点震惊,仍旧是脸上挂着笑意道,“多谢智庵师傅的好意,可是我知道,我夫君没死。他肯定还会出来,也许就在今天。”

    “阿弥陀佛!”

    智庵摇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王小雅告辞离开,本想去藏书阁,结果在路上碰到了一群人迎面走过,将她拦了下来。

    这群人可是盯了她不少时间,领头的正是执法堂的主事武承宗。

    他腆着肚子,冲着王小雅色笑着摸了把口水道,“王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藏书阁!”

    王小雅紧起了眉心。

    武承宗大笑,“去藏书阁干嘛,来我院里,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武主事,你过分了!”

    王小雅的神色冷了下来。

    武承宗越发无礼道,“唉吆吆,你这个小美人说话可真是好听。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是武主事了,你该唤我一声武尚书。太后娘娘下了诏书,特封我是当朝兵部侍郎,正四品官员。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做我的侍郎夫人哦!”

    今天是武承宗的好日子,朝廷来旨,终于将他调出了这里。

    他一步青云,直接进入兵部,成为正四品的官员。

    多少人依靠科举,一步步爬上去,到来也不知道有这样的待遇。

    早在龙飞和王小雅第一天来这里,武承宗就看上了王小雅的美貌。

    整个大唐国,难寻几个似是这样拥有仙家气韵的女人。

    他越惦记,心里越是痒痒。

    没想到这个时候,龙飞偏偏出事。

    他觉得这是上天的恩赐,在离开长安书院之前,还能带个这么绝色的女人回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