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李世民去了哪里?

    “方圆数里,难道还能瞒过我们不成?”吕子臧摇晃着手中的千里镜说道,神情之中略显得意之色。

    “听说王世充的兵马已经到达轩辕关?”谢映登关心道:“李固那小子能挡住王世充的进攻吗?要不要武关出点出手。”

    “王世充虽然有五万之众,但想要攻克南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将军还是小心李世民吧!这个家伙可是连王上都忌惮的主。”吕子臧将手中的千里镜塞在谢映登手中,说道:“只要城中的世家不出现问题,南阳就不会有问题的。这个时候,我很庆幸王上对世家的态度,没有私兵,我们防守也就轻松许多了。”

    谢映登并没有说什么,吕子臧现在已经成为李煜的手下,所以才会站在李煜的角度上,而不是站在世家大族角度上。

    “告辞了。”吕子臧朝谢映登拱拱手,就下了城墙。

    谢映登却举起手中的千里镜朝远处望去,远处的大营虽然看的不清楚,但大概的布置的还是能看的清楚。谢映登相信,有此物在手,李世民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将军,李世民又出来观阵了。”这日一大早,谢映登刚刚练武完毕,就见阴弘智飞奔而来,大声说道:“不过三天而已,难道想到什么计策了?将军,不如冲出去,将李世民生擒活捉了。”

    “阴将军,我知道你想着家仇国恨,但王上有了明确的旨意,不准我们进攻。”谢映登将手中的长枪丢在一边,说道:“李世民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这个时候可是在寻找我们的漏洞呢!走,上去看看。”谢映登忠实的执行着李煜的命令,以防守为主。

    阴弘智心中暗恨,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跟着谢映登上了城墙,在城墙上,果然看见一队人马簇拥着李世民正在观看城墙,那李世民不时的扬鞭指着城墙,在说着什么。

    “一段城墙而已,难道他还能想出点什么东西来?”阴弘智不屑的说道。

    “那可说不准,人家可是王上看中的人。连王上都小心,更何况我们了。”谢映登放下手中的千里镜,正待离开,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朝举起手中的千里镜,认真看了一遍,招过阴弘智说道:“阴将军,你看看,怎么感觉不对。”

    “不对?有什么不对?”阴弘智笑呵呵的接过千里镜说道:“将军,难道这李世民还能变出一朵花来不成,更或者说,是假的?”

    “总感觉不大对。”谢映登迟疑了一阵,摇摇头,他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他不是李世民,绝对不是李世民。”阴弘智忽然失声道,连手中的千里镜都差点跌落在地。

    “你说真的?那不是李世民。”谢映登一把将千里镜抓在手中,紧张的询问道:“你确定那不是李世民?那李世民去哪里了?”

    “看上去很像,但实际上,绝对不是李世民。李贼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他绝对不是李世民。”阴弘智咬牙切齿。

    “那李世民去哪里了?”谢映登不敢怠慢,对身边的亲兵吼道:“让凤卫去,立刻让凤卫打探一下李世民的去向,写信,写信给王上,告诉这个消息,李世民不在这里,肯定是去了其他的地方。李世民阴险狡诈,肯定是有阴谋的。”

    谢映登神情慌乱,幸亏有千里镜,否则的话,还真的不知道李世民已经换了,他仔细算了一下,居然发现李世民已经有三日不曾出来查探地形了,三日的时间,足以改变战场上的局势。而且还是李世民这样重要的人物,更是不简单了。

    “将军不必担心,不过三日而已,而且李世民绝对不会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离开的事情,我们还有改变的机会。”阴弘智赶紧说道。

    “三天的时间,足以改变许多东西。”谢映登摇摇头,三天的时间,或许不能改变武关的情况,但对于其他战场,那就不一样了。

    “可惜了,李世民聪明一世,却不知道我们有此物,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对付他。”阴弘智赶紧跟着谢映登下了城墙,他一边走,一边说道。

    “不错,你说的不错。”谢映登也感到十分庆幸,庆幸这千里镜来的及时,庆幸今天及时出来观察李世民,不然还真的被他给骗过去了。

    片刻之后,就见数十只信鸽冲霄而起,朝东方而去,又有十几匹快马冲出了武关,谢映登生怕信鸽出了问题,还专门派了骑兵传递信息。

    阎涧水,李煜骑着战马出现在河水边,远处有一队骑兵飞奔而来,却见一个中年人意气风发,很快就和李煜隔河而望,不是李密又是谁。

    “贤侄,好久不见了。”李密看见李煜,一阵哈哈大笑,扬鞭说道:“没想到,你我会在这里相见。贤侄,一向可好?”

    “放肆。”李通德等人勃然变色,不曾想到李密如此猖狂,居然称呼李煜为贤侄。

    “魏公,好久不见了。”李煜却不在意,说道:“魏公风采依旧,孤很欣慰。只是没有想到,你我会在这里相遇,可惜了,你我再见的时候,却是敌人了。”不过是占了口头上的便宜而已,李煜不屑为之。

    “贤侄,如此大好江山,当与贤侄共有。贤侄,不如你我合兵一处,共同夺取天下,待日后功成之日,必定裂土封疆,如何?”李密哈哈大笑。

    “世叔,如此甚好,你我合兵一处,孤可以封你为魏王,共取天下,如何?”李煜也是哈哈大笑。同样是合兵,却是以李煜为主。

    “我李密纵横天下,如今,西到洛阳,东到大海,北至黄河,南之庐江,数千里之地,都为我大魏所有,瓦岗军战将千员,兵马数十万之多,贤侄,你如何和我比。”李密面色阴沉,原以为自己亲自前来劝降,李煜肯定会答应,没想到,李煜比自己还要猖狂。

    “世叔,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世叔,你已经老了,已经过时了。”李煜摇摇头,再也没有理会李密,而是调转马头,转身就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