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武关下

    “你家魏公要孤兵进三十里,并且保证不会半渡而击?”李煜看着手中的书信,很惊讶的望着郑颋,也不知道是自己傻,还是李密傻?莫非是欺负自己没有读过书?

    “夏王放心,既然我们魏公做了保证,那自然会实现的,让你兵进三十里,渡过阎涧水,那就是渡过阎涧水。”郑颋脸色不好看,好像非常不赞同这个建议一样。

    “还有这样的好事?”袁紫烟也是一脸的惊讶。

    “当年夏王曾经救过魏公,这一次是来报恩的,魏公说了,战场归战场,但当年的恩情还是要还的。”郑颋臭着脸,说道:“若是夏王愿意,我军立刻兵退三十里,让出地盘来,请夏王过河,不过,魏公说了,夏王兵进三十里之后,双方的情义到此为止。”

    李煜听了哈哈大笑,指着郑颋说道:“既然魏公愿意先兵退三十里,那本王就答应他,渡过阎涧水。”他很惊讶李密的大方,居然自己先退三十里,难道李密已经骄狂到这种地步了?

    “夏王最好快一点行动,免得我家魏公改了主意,那个时候,再想渡河,可就不一样了。”郑颋听了脸色很差,朝李煜行了一礼,转身就告辞而去。

    “王上,臣怎么感觉假的很?李密真的这么好说话?”李通德忍不住询问道:“自己先兵退三十里?难道对面的大营不要了?”

    “李密这是在欺我没读过多少书呢?”李煜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他既然兵退三十里,甚至将大营让给孤了,那孤就不客气了,让梅花内卫去,一把火烧了李密的大营,让李密再折腾一次。”渡过阎涧水那是不可能的,李煜可不是来打仗的,而是为了拖住李密的。

    无论李密也好,或者是王世充也好,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让王世充得了李密的地盘,王世充的实力就会增加,关东世家就会转而支持王世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两人两败俱伤,或者王世充重伤,李密被灭,这才符合李煜的利益。

    “王上圣明。”袁紫烟忍不住说道:“李密若是见到之后,脸色肯定很好玩的。”

    “那是。”李煜却摇头,说道:“实际上,孤担心的不是东部战场,而是西部战场,李世民这个家伙可不简单,虽然夺取武关是李渊最关心的事情,可是,李世民真的会老老实实的夺取武关吗?”

    袁紫烟面色一紧,忍不住说道:“王上的意思是李世民会有其他的考虑,更或者说,李世民根本就不是夺取武关的?”

    李煜迟疑一阵,只是说道:“紫烟,你不感觉到李世民这一次表现太平凡了吗?就是进攻武关,更或者说,他会让人防备薛举东进。让凤卫加强对李世民的监视,看看这个李世民到底想干什么,这个人绝对不会那自己手下的兵马强行进攻武关的。肯定是有其他的动作。”

    袁紫烟点点头,李世民是李煜最重视的敌人,她永远都记得,在得知李靖东归的时候,李煜高兴的样子,这是斩掉了李世民的一只臂膀。

    “臣立刻传信给向伯玉和谢将军,让他们盯紧李世民的去向。”袁紫烟赶紧说道。

    而此刻,武关之下,李世民领着众将望着眼前高大的武关,面色凝重,他骑着战马,眉宇之间多了一些凝重。亲自巡视战场,这是李世民最喜欢干的事情。

    “武关高大,坚固,谢映登更是沙场宿将,他是不会主动进攻。”刘文静皱了一下眉头,若是能直接夺取武关自然是最好的。

    “薛举行动了吗?”李世民放下手中的马鞭,心中暗骂关中世家的无能,当初将武关这样险要的地方让给了李煜,否则的话,哪里有这么麻烦。

    “玄甲卫传来的消息,薛举领军十万已经出发了,相信李孝恭将军很快就能遭遇上。”刘文静笑道:“倒是声势浩大。只是不知道,十万大军每天会消耗多少粮草。”

    “王世充的兵马呢?按照道理,这个时候已经进入叶县了。”李世民冷笑道:“这个时候,对方的兵马恐怕才出轩辕关吧!”

    “二公子猜的不错,王仁则的兵马前进的速度很慢,的确才到轩辕关。”刘文静笑道:“这个王世充还以为他的算计我们不知道呢!他那点小心思,还想瞒过别人,不仅仅是我,属下相信,恐怕李煜也是知道的,否则的话,李煜也不会只是派遣一万人驻守南阳了,分明是知道王世充的算计了。”

    李世民听了点点头,说道:“虽然不喜欢李煜,但不得不承认李煜是我们的大敌。我们这边的一举一动,或许都是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二公子是说他会破坏我们的行动?”刘文静有些不相信,说道:“难道凤卫真的这么厉害了?”

    “不是凤卫厉害,而是我们关中世家厉害,你可知道,江都的科举,关中的世家大族都派人去了,只是去的是旁系而已。”李世民苦笑道:“到底是封地动人心啊,连吕子臧这样的人,都对李煜死心塌地了,关中的那些世家也是如此。不过,李煜想来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的,就算他发现了,又能如何,他也只能接受眼下的事实。”

    “总之还是小心一些为妙。”刘文静想了想,说道:“属下还是派人巡视大营周围的一切,不能让凤卫知道了。”

    “走吧!”李世民并没有在武关下呆多长时间,看了一下武关的地形之后,就返回自己的军营。

    武关之上,谢映登和送来粮草的吕子臧两人看着李世民一行人离开,才说道:“都说李世民厉害,还真是有一手,亲自来观察地形,就这一点,不简单。”

    “那又能如何,难道能攻破武关不成?”封了爵的吕子臧不一样,意气风发,面带红光,精神饱满,连话语中都充斥着力量。只是在谢映登面前却很谦逊,因为他知道,谢映登未来前程不可限量。

    “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李世民来了五天了,只是观察地形,却从来不进攻。有些反常。”谢映登摇摇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