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1章 不,它叫垃圾!

    “华龙玉,应该能成吧?我据说,他可是拜了一个筑器名师为师啊!”

    “对,我也听说了!据说那个筑器名师很是不凡,华龙玉在他座下苦习数千年,才将他的本事学去三成而已!”

    “什么!以华龙玉的天赋,学了数千年才学去三成?那筑器名师到底是谁?”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震撼!

    华龙玉可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天赋异禀,聪慧过人,以他的天赋用闻一知十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而这样的人物,却用了数千年的时间只学会了自己师傅三成的筑器讥诮,这不得不说是叹为观止了!

    “那个人,你们都认识!他的显赫声名,贯穿九天十地,在他手下锻造出来的极道圣兵,数不胜数!”

    “他,就是左念慈!”

    哗!

    此言一出,顿时在场所有人表情狂变!

    左念慈!

    熔炉之神左念慈!

    他可不仅仅是筑起名师那么简单,他应该被称之为筑器之最!

    这世界上,就没有他所无法锻造的器皿!

    而但凡出自他手的器皿,便均为世界轰动的名器!

    就连圣人都请他帮忙铸造圣兵,因此出自左念慈手中的圣兵,可比他们亲手锻造要强大的多!

    所有人顿时哗然!

    原来华龙玉那数千年的光阴里竟然是拜入了左念慈的门下,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用了数千年却还是没办法从左念慈手下学会他所有的技艺!

    “左念慈被誉为筑器练兵第一人,华龙玉身为他的弟子,想来是能创造奇迹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华龙玉投去期待的目光!

    而这个时候的郁萱萱,表情也稍微缓和了一些,仿佛也从华龙玉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与此同时,郁萱萱也随之望向了夜风,却也看到夜风全神贯注的锻造兵器!

    当即,她的脸上便是浮现一抹冷笑:“不管你再怎么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华龙玉被左念慈立为亲传弟子,在不久的将来便将继承左念慈的衣钵!”

    除了左念慈之外,再无人能赢得了华龙玉!

    哪怕夜风已经取得了三连胜的成绩,但只要这第四关失败,那么他一样得被踢出局!

    而反之,虽然华龙玉前面三关的成绩都不尽人意,但是只要这第四关也过了,那就是四关通过!

    胜者,便注定了是华龙玉!

    “这个家伙,怕是无法再创造奇迹了吧?”

    所有人有些同情的望向夜风,哪怕夜风均是以第一的成绩通过了前面三场比试,但这第四关只要失败,那便是万事皆休!

    “看样子是这样了!毕竟,华龙玉可是左念慈的亲传弟子,是他所有弟子之中最优秀的,早已被他立为了继承人!”

    “这也就意味着,这普天之下,除了左念慈之外,华龙玉的炼器之术便是举世第一!”

    所有人均是不看好夜风!

    而听到那些赞誉,华龙玉的脸上也是浮现出得意之色,心中暗忖道:“我就不信你真的无所不能!准备好迎接失败吧,青帝!”

    而此时,加耶罗的眼中也泛着阴森的杀机:“等他失败的那一刻,便是他命丧当场之时!”

    他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了!

    一旁的容桂君虽然没有吱声,但脸上同样是遍布杀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轰!!!

    就在此时!

    一股磅礴灵气陡然冲霄而起!

    一道道灵光陡然掠上云空,纵横交错,疯狂旋转!

    那是一排铜钱,每一个都大放异彩,宛如七星连珠一般,流淌着绚烂的光泽!

    “成了!”

    全场轰动!

    竟然真的成了!

    靠着一群劣质器物,成功筑造了一件不俗的宝物!

    “赢了!!!”

    而郁萱萱也是攥紧了拳头,脸上布满喜色,得意无比!

    在器成的那一刻,结局便已然注定!

    他们赢了!

    “天啊!太不可思议了!竟然真的成功了,华龙玉不愧是左念慈的弟子,他完全的继承了自己师傅的天赋!”

    “是啊,假以时日,他必定能够超越左念慈,成为新一代的筑器传奇!”

    在场众人均是震惊无比,对华龙玉投去了敬畏的目光!

    而听到众人对华龙玉的夸赞,郁萱萱也顿觉脸上有光,继而对天武侯望去:

    “事实证明,你看错华龙玉了!他一定都不比那个家伙差!”

    天武侯只是冷笑,没有吱声!

    而裁判很快便是走了上来,将华龙玉的器物取了下来,仔细的观摩一番后,便是震惊道:

    “这竟然是交织出大道纹理的纯阳级兵器!”

    什么?

    纯阳级兵器?

    众人顿时就懵了!

    一双双眼睛泛着浓浓的错愕,华龙玉能够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还能筑造出器皿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竟然还是一件纯阳级兵器!

    这,更加的不可思议!

    “不只是纯阳级兵器,还是交织出大道纹理的纯阳级,不用说了!这一次,是华龙玉赢了!”

    所有人都认为此次的胜利,必为华龙玉所得!

    从来没有人能顺利通过第四关,而华龙玉做到了!

    他创造了一个奇迹!

    “结束了!他可以死了!”加耶罗身上陡然爆发恐怖杀机,目光骤然将夜风锁定!

    “不愧为左念慈的亲传弟子,阁下不负师名啊!”那些裁判对华龙玉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华龙玉表面谦虚拱手,但那眼中的得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阁下既然造就这等不凡的器物,理应为它取名!”

    华龙玉想了想而后,而后朗声大笑道:“那就爱萱吧!”

    爱萱?

    那不就是爱萱萱吗?

    “哇啊!好浪漫啊!”

    在场的女性们顿时激动万分!

    眼神灼热的望向华龙玉!

    强大!

    俊朗!

    还痴情!

    这样的好男人去哪里找?

    这是在公然的向郁萱萱表白!

    “这个家伙!”

    郁萱萱也是脸颊羞红,虽然嘴上在嗔怪,但眼中却明显带着笑意。

    但是!

    下一刻发生的一幕,却是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头皮发麻!

    砰!砰!砰!

    一道乌光爆射而来,陡然击打那些在凌空飞旋的铜钱支之上,将它们尽数当场轰碎,彻底化成齑粉!

    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头皮发麻!

    谁???

    所有人顿时大骇,谁在出手,将华龙玉辛辛苦苦铸造而成的兵器震碎?

    一时间!

    所有人都望向夜风,却发现夜风手里拿着一个宝壶,嘴上泛着一抹冷笑:

    “不,它的名字,应该叫垃圾!”

    轰!!!

    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顿时头皮发麻!

    一双双眼眸,难以置信的望向夜风,这个家伙竟然说华龙玉铸造的东西是垃圾?

    它不叫爱萱,它应该叫垃圾!

    太嚣张了!

    太羞辱人了!

    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人的脸啊!

    “等等!他手里那个宝壶,他也铸造成功了?”一人顿时发现了夜风手中的东西,顿时惊呼其啦!

    而这个时候,在场所有人也都反应过来,齐齐朝着夜风望了过去!

    果然发现夜风的手中多了一个器物!

    流光溢彩!

    神能滔滔!

    “一击即击破了纯阳级的兵器,那他筑造而成的兵器岂不是...”

    这个时候,郁文鸯目瞪口呆,后面一句话她没有勇气说出口,因为她担心那是真的!

    静!

    全场气氛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

    而这个时候,华龙玉也是当场就懵了,眼神惊骇的望向夜风,甚至连生气都忘记了!

    彻底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赢过自己!

    自己可是左念慈的弟子,除了左念慈之外,没人能够赢得了他!

    这个家伙就算是青帝又怎么样?

    这绝对不可能!!!

    那些裁判急忙朝着夜风迎了过去,一个个脸上均是带着激动之色!

    “阁下能否让我看看这器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问道,他的眼中透着渴望,像是看到绝世美人一般激动!

    夜风便递过那器物!

    那老者便是小心翼翼的接过,然后聚精会神的观摩反抗,同时双眸爆发璀璨光束,以瞳术窥探其中根本!

    而气氛便是在这一刻陷入了沉寂,在场所有人均是不敢言语,一双双惊骇欲死的目光纷纷凝聚在夜风的身上!

    良久!

    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便是将那宝壶举了起来,眼中泛着极致的狂热:

    “天阳级兵器!!!”

    哗!!!

    全场便是沸腾了!

    果然,他们真的猜中了!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铸造出一个超越华龙玉的兵器!

    可是,这怎么可能?

    华龙玉的纯阳级就已经是奇迹了!

    而夜风竟然造就出更加高阶的天阳级!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家伙的筑器之术,竟然还在华龙玉之上?

    这不可能啊!当代之中,华龙玉可是最优秀的筑器名师!

    除了左念慈之外,无人可以胜过他!

    这个家伙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简直就像是无所不能一般!

    四个关卡均是以碾压的姿态完美取胜!

    华龙玉等盖世豪杰在他眼里,简直如同笑话!

    噗通!

    郁文鸯一屁股跌坐在地,面如死灰:“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一败涂地!

    他们竟然输的一败涂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