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六章 强取豪夺

    千千  ,

    连静姝惊讶地看着刘秀,喃喃说道:“原来……陛下早就看出来了,那……那陛下为何还……”还送她玉佩,让她随时来皇宫呢?

    刘秀含笑说道:“你的琴,弹得的确不错,而且,刘开和其夫人,也的确是有些过了。”

    不管嫡出、庶出,连静姝终究是连夫人的亲妹妹,让一个姑娘家帮忙打理生意,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连静姝本来就是庶出,将来嫁人,即便是找门当户对,也只能找庶出的子弟,现在又沾了商,身份还得再降一等,将来让她去找什么样的婆家?

    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刘秀懒得去管,不过他倒真是很欣赏连静姝这个姑娘,要才学有才学,要容貌有容貌,才貌双全,且心思通透、敏捷。

    她有心想摆脱其姐和姐夫的控制,刘秀也愿助她一臂之力。

    连静姝听明白了刘秀的心意,随即站起身形,屈膝跪地,说道:“静姝多谢陛下成全!”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长安乐府令,年事已高,如果静姝有心,可接任此职。”

    连静姝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向刘秀,结结巴巴地问道:“静姝……静姝能做乐府令?”

    古代女子能为官的情况极少,说起来,女子做官做得最大的,也就是北齐的陆大姬,做到了丞相。

    刘秀含笑说道:“长安乐府令虽是一闲职,但总比你做酒舍的掌柜强得多。”

    汉代主管音乐的部门有两个,一个是太乐,一个是乐府。太乐隶属少府,主管的是古代的音乐,传统的老音乐;乐府隶属于太常,主管是当下音乐,流行音乐。

    虽然乐府和太乐都主管音乐,但却是泾渭分明的两个系统。

    现在刘秀时期,情况有点特殊,有两个乐府,一个在洛阳,一个在长安。

    洛阳的乐府是主体,长安的乐府基本就是个摆设,让老音乐家们养老的地方。长安乐府令,的确是个闲指,平日里也没什么事务。

    但有一点,这个职位再闲,它终究还是朝廷官员,属人上人,而玉华阁的掌柜,把酒舍做得再大再赚钱,也终究是个商人,按照法家的说法,那是五蠹之一。

    连静姝神情激动,再次跪地叩首,哽咽着说道:“陛下之大恩大德,静姝无以回报,只要陛下有用到静姝之处,无论什么,静姝皆会答应陛下!”

    她这番话,已经不算是暗示了,和明示没什么区别。

    刘秀闻言乐了,摆手说道:“你起来吧!”等连静姝起身,刘秀说道:“我在长安,还需住上一段时日,这段日子里,免不了还要麻烦静姝,入宫陪我解闷。”

    后宫的嫔妃都不在身边,刘秀在未央宫里也挺无聊的,有连静姝这么一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陪伴,倒是可以打发不少的时间。

    连静姝闻言,立刻欠身说道:“静姝责无旁贷。”

    未过几日,铫期、盖延、花非烟抵达长安。

    铫期带来了不少的羽林军和虎贲军,到了长安之后,立刻加强了未央宫的守卫。皇宫周围的岗哨明显增加,流动的巡逻队,也是以前的数倍。

    盖延则是带来了两万多的京师军,并入吴汉的兵马中,一并参与到屯田。

    刘秀在长安这里,封连静姝为乐府令,这让洛阳的刘开和连彩懿都万万没想到的。刘开和刘秀的关系很一般,毕竟年龄上有差距,在舂陵时,他们不是一帮的。

    现在刘秀任命连静姝为乐府令,刘开也搞不清楚刘秀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如果自己在陛下面前有这么大的面子,那么自己可真应该好好把握一下了。

    出于这样的心理,刘秀封了连静姝之后没过多久,刘开便美滋滋的从洛阳专程赶到长安,求见刘秀。

    得知刘开求见的消息,刘秀一笑,先是交代了洛幽几句,而后令人把刘开请进来。

    进入大殿,看到居中而坐的刘秀,刘开立刻屈膝跪地,向前叩首,毕恭毕敬地说道:“草民刘开,拜见陛下!”

    “开哥请起。”在舂陵时,刘秀就叫刘开为‘开哥’,现在他做了天子,也依旧是这么称呼他。

    想不到天子还和以前一样,叫自己开哥,刘开面露惊喜之色,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草民多谢陛下!”

    等刘开站起身形,刘秀向旁摆摆手,示意他入座。刘开欠了欠身,规规矩矩地在旁跪坐下来。刘秀看向刘开,上下打量他一番。

    刘开四十左右岁,保养得极好,皮肤溜光水滑,脸色红光满面,实际年龄四十出头,看起来还像是三十来岁。刘秀说道:“开哥,我们有多少年未见了?”

    刘开吞了口吐沫,喃喃说道:“上次见面,还是陛下定都于洛阳,算起来,已有六、七年了吧。”

    刘秀说道:“想不到,一晃都过去这么多年,当年我等在舂陵生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啊!”

    刘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眶突然一红,声音哽咽着说道:“倘若伯升兄还在,我们舂陵的这些兄弟,就算齐了!”

    听刘开突然提到大哥,刘秀眼神也顿是一黯。刘縯可算是刘秀心中永远的通,即便大哥死了这么多年,只要一提起,刘秀的心还如同刀割一般。

    刘开感叹刘縯,其实是有私心的,如果刘縯还活着,那么当今之天子,哪里还能轮到刘秀,肯定是刘縯嘛!

    以他和刘縯的关系,刘縯做了天子,他即便不位列三公,起码也能成为九卿之一。

    可惜啊,世上没有如果,刘縯被刘玄那个卑鄙小人给害死了。他举目向前看了一眼,见刘秀眼帘低垂,面露伤感,刘开连忙清了清喉咙,话锋一转,说道:“陛下,草民听说,陛下封静姝为长安乐府令,这……陛下未免也太厚爱静姝

    了,她一个小女子,哪能做乐府令啊?”刘秀深吸口气,整理下情绪,对刘开一笑,说道:“静姝是位难得一见的才女,琴棋书画,不仅样样精通,且样样都有过人之处,尤其是琴技和棋艺,更是连我都自愧弗如

    啊!”

    刘开闻言,面露喜色。他知道连静姝有才学,庶出嘛,出身卑贱了一些,自然要付出多得多的努力,才能为自己的将来谋得一个不错的出路。

    不过他可不认为连静姝真像刘秀说的那样夸张。天子这么说,估计是在给自己面子。

    他含笑说道:“陛下太过奖了,静姝何德何能……”

    刘秀摆摆手,正色说道:“开哥,我不会随便夸人,如果静姝并无过人之才能,我也不会让她做长安乐府令。”

    “是、是、是!”刘开乐呵呵地点点头。

    刘秀话锋一转,说道:“本来,静姝在玉华阁做掌柜,现在静姝到了乐府,玉华阁没了掌柜,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这样吧,开哥就把玉华阁转让于我。”

    “啊?”刘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诧异地看着刘秀。

    刘秀继续说道:“当然,我也不会让开哥吃亏。”说着话,他向旁看了看,洛幽快步走到刘开近前,将一张地契递给他。

    刘开呆呆地接过来,展开一瞧,这是一张洛阳酒舍的地契。

    “我不会白要开哥的酒舍,这座洛阳的酒舍,就算是我和开哥的交换吧!”

    “这……这……”连静姝把玉华阁经营得很好,在长安这里,日进斗金,别说刘秀拿一家酒舍与他交战,即便是拿两家、三家的酒舍,他也不愿意交换。

    “怎么,开哥不愿意和我换?”刘秀笑问道。

    “不不不,草民绝非不愿意,而是……而是……”

    刘秀慢条斯理地说道:“开哥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但说无妨。”

    “我……”天子都开了口,还让他怎么但说无妨?现在刘开真后悔自己专程跑来长安这一趟,以为能有便宜可占,没想到,这一来还把玉华阁给弄没了。

    “看来,开哥是觉得换亏了。”刘秀一笑,又向洛幽点点头。后者从一旁又端过来一只托盘,上面放着几颗金饼。

    刘秀说道:“这些金子,开哥也一并拿去吧,算起来,当年开哥在长安开设玉华阁时,所有的花费加到一起,也就是这么多的金子吧。”

    言下之意,你现在已经占了不少的便宜了。

    当年刘开在长安开设玉华阁时,长安还是一副落败景象,城内没有多少百姓,现在长安已经逐渐恢复,即便还不如当年之鼎盛,但也想去不远。

    玉华阁当年之价值,和现在又哪里有可比性?

    刘开明知道自己吃了亏,但也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认了。他向前欠身,说道:“草民……草民谢陛下隆恩。”刘秀居高临下地看着刘开,慢条斯理地说道:“静姝出身再卑贱,毕竟是开哥的妻妹,开哥让她做酒舍的掌柜,实在欠妥。好了,开哥从洛阳而来,一路疲累,也早些去休

    息吧!”

    “草民告退!”刘秀的这番话,把刘开惊出一身的冷汗。陛下这是在向自己明确的表达不满啊。

    其实也很好理解,刘秀虽主张节俭,但对宗亲,对大臣,一向大度。对宗亲的奖赏,更是从未小气过。

    这次,刘秀却一反常态,突然要占他刘开的便宜,而且还只占他一家酒楼的便宜,这不就是在变向的惩戒他吗?

    他不知道连静姝在天子面前说了什么,也不敢多问,他站起身形,躬着身子,退出大殿。

    等刘开走后,刘秀抬了抬手,唤道:“非烟。”

    从大殿一侧的屏风后,花非烟走出来,到了刘秀身旁,福身施礼,说道:“陛下!”

    “以后,玉华阁就由你来经营。”

    “是!陛下!”花非烟福身应道。刘秀把玉华阁甩给花非烟,就是要把玉华阁并入到了云兮阁的情报系统内。

    玉华阁在长安久负盛名,这对于做情报而言,也是个极佳的掩护。

    刘秀不会闲到去霸占一家酒楼来惩戒刘开,他想要玉华阁,其真实原因是花非烟看上了它,想将其纳入云兮阁系统,刘秀只是顺水推舟帮着她把玉华阁拿下来了。

    花非烟对刘秀一笑,说道:“有了玉华阁,云兮阁在长安总算是有了一个稳固、安全又隐秘的据点了。”

    刘秀点点头,正色说道:“长安这里,龙蛇混杂,隗嚣、公孙述、卢芳,皆有暗线在此经营,接下来的一段时日,要让非烟多费心了。”“陛下折煞非烟,这是非烟应尽之责。”花非烟福身说道。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