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一章 着实是无力回天了

    为祸说到此处一脸错愕没再说下去,众人见为祸一脸惊恐不约而同回眸盯着凌寒彻看,只见这回凌寒彻的手中又拽着另一样东西!

    七离纳闷的说“凌饕餮,你有完没完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在此耍宝?万一这个云天并非替身他很可能为了自保与这个凌汛一拍即合!外加这个巴不得将无涯碎尸万段的为祸!他们仨凑一块小北便不幸言中我们顷刻间陷入腹背受敌、孤立无援、里外不是人的境地了!老子实在是不明白此时此刻你为何还能如此镇定自若!凌饕餮,在这之前老子一直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了解云天的人,方才才猛然发现十几年来老子连那个自称干爹的家伙是真是假!是假的亦或是替身都没弄清楚更别提他的图谋了!老子实在没有多大的把握将他找出来,凌饕餮,你还是不要太笃定小心为上呵呵呵!”

    “无妨!过了今日七离你便是货真价实、名正言顺的灵族理事会理事长、医药学院院长,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人能撼动你的地位质疑你!七离,这就是作为生死之交本王祝贺你成为灵族之主的贺礼!恭请七离理事长笑纳呵呵呵!”凌寒彻淡笑着回答。

    七离一脸懵逼回眸看着北辰问“医呆子,凌饕餮是不是迷魂草吃多了不清醒了?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居然满嘴胡言!万一他有个好歹凌大冰块找上门来梦蓉妹妹说不定会跟老子绝交的!”

    “小七,事已至此我们只能见一步走一步!除此之外别无它法了!”北辰担忧的回答。

    “什么?这里到处都是巴不得将我们剁成肉泥的家伙,挖地三尺都不敢保证能找到活路!你让老子上哪去找路见一步走一步呢?喂大逍,你不是说你有法子的吗?这会你怎么一声不吭站一边凉快了?”七离跳着脚急急的说。

    逍遥老神在在的说“禀七离理事长,小的此时此刻心中一片空白!别说良策即便是王妃娘娘口中的骚主意,小的也是一筹莫展啥都想不出来了!不过七离理事长,小的见贤王殿下一脸的胜券在握、镇定自若!理事长,你先别着急不妨先静观其变、谋定而后动方为上策呵呵呵!”

    七离翻了个大白眼气鼓鼓的说“凌饕餮,既然医呆子和这家伙为你作保,老子就袖手旁观看看贤王殿下如何运筹帷幄、扭转乾坤!若是出了岔子老子顶多拼了性命保住你的小命,至于其他什么宏图大计请恕七离才疏学浅着实是无力回天了!”

    “七离,你等着收礼便好了!”凌寒彻淡笑着说。

    阡陌瞪了凌寒彻一眼气鼓鼓的问“凡人,你手中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与少主毫无关系你拿出来混淆视听是何居心?”

    凌寒彻没搭理阡陌继续将手中的一块白色的东西高举过头,踱着步子慢吞吞走到为祸跟前转了个圈,为祸楞了一下不自觉的垂眸盯着凌寒彻手中的小玩意看了一眼,一看之下为祸倒吸了一口冷气险些栽倒!

    淡笑着停在为祸跟前轻声问“摄政王,本王方才无意中听到一个云天跟百里隆争论着什么?距离有些远本王的功力尚未达到耳听八方的境界,故而没听到两人因何事争得脸红耳赤、剑拔弩张!出于好奇本王悄悄靠近他们想弄清楚他们为何是争辩不休!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云天说‘有了它便能揭穿她的真面目让他俯首称臣!’诸如此类的话!”

    为祸强装镇定的说“凡人,你们各族争权夺利、耍弄阴谋为何要告知本王座呢?既然大巫师不打算插手你们各族的事务,本王座也不便横加干预否则万一是非不分坏了大事岂不是要承担千古骂名?”

    “摄政王误会了!因为没听真切他们究竟在争辩何事本王一时技痒!当了一回梁上君子从云天身上不问自取得到了两样东西,头一样就是大巫师口中少主的长命锁,至于第二样这是这枚外形和质材都十分奇特的笛子,本王方才一世情急亮出了长命锁,大巫师证实那的确是找寻你们少主的标记,因此本王特意向大巫师、摄政王展示这枚笛子,估摸着此物应当也是幻族族人之物,没想到摄政王跟大巫师对此物毫无反应,看来是本王押错宝一厢情愿、自以为是了呵呵呵!”凌寒彻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为祸轻声念叨着。

    为祸表面上镇定自若暗地里回眸瞥了身后树林深处一抹身影一眼,阡陌气鼓鼓的说“凡人,原来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少主如今身在何处!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愚弄本宗还妄图与本宗合作?你们当真是居居心叵测、阴险奸诈之徒哼!”

    凌寒彻没有搭理怒气冲冲的阡陌,反而随手将那支笛子塞到为祸手中,似笑非笑的拍了拍为祸的手!

    为祸顿时觉得一股寒气自上而下穿透了他的身体,他勉强扯了扯嘴角淡淡的问“贤王这是何意呢?本王座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凌寒彻吃惊的问“摄政王,本王以为已经解释的十分清楚了!握有你们少主的长命锁和这支笛子的人很可能知悉你们少主的真实身份!意图利用他的身份挟天子以令诸侯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莫非大巫师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摄政王所说的一切全都是违心的虚妄之词?摄政王彻头彻尾、由始至终都没打算找寻你们少主的踪迹,故意拖延正正就是想积攒实力将幻族的王座据为己有?”

    “这!贤王你这番欲加之罪会将幻族的基业毁于一旦!将本王座推入万劫不复之地!正如他所说贤王果真深谋远略、不可小觑啊!”为祸一脸尴尬急急的说。

    听了凌寒彻的话嗖的一声阡陌冲到云天身前,轻轻一挥手一道无形的劲道将云天笼罩在其中,云天楞了一下诧异的问“阡陌,你这是何意?老夫与你素昧平生从无瓜葛你这是作甚?”

    阡陌没搭理云天反而回眸盯着凌寒彻看,正在这时树林之中……。

    ------题外话------

    究竟那个是真的云天和凌汛呢?为祸如此恐惧莫非那根笛子与他有关?究竟哪一个知道无涯的下落呢?凌寒彻究竟想干什么?

    抱歉因为赶飞机昨天断更了!今天刚刚到家只有一更,明天恢复正常谢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