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邀请

    燕倾城变的越来越唠叨,不过最起码看起来,比她还有钟晴,以及柳轻烟几人,更像是一个合格称职的人妻。

    加上还要操持这么大一个家业,所有人的用度,几乎都是从她这里出,而且时不时的那个败家的夫君,还会拿着大笔的钱贴补各路大军,或者是北地四路的灾民。

    白纯自然也知道,燕倾城肩上的压力并不比她们任何一个人小,虽然说有轻烟在旁帮助她,但如今轻烟连斜风细雨楼的那点儿生意都放下了,一门心思扑在了照顾几个孩子上面,平日里,也就剩下燕倾城一个人忙前忙后了。

    扬州城外城城廓经过又是一年的修建,加上接受的北地灾民也多于年初,使得整个扬州在规模上扩大了不止一倍的时候,城内的住户也是增加了不少,从而使得如今的扬州城,越发像是一个繁华的富裕大城。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随着北地四路已经被宋廷占据几年,人们已然完全进入到了一个平和、满足的状态,那种当初时时刻刻挂在脸上,写在心里的忧虑,早已经随着金人被赶的越来越北,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一个繁华的和平盛世,远离了战火的侵扰,也少了残暴金人的威胁,水路与陆路商贸的发达,让此时的扬州完全步入到了一个正确的繁华的轨道上,开始的快速的前进着。

    白纯透过车帘,时不时的打量着这个夜幕下的扬州城,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各种各样的灯笼照耀着人们平和的脸庞,即便是现在,街面上的商铺依然也是没有打烊,迎来送往着一波波的客人。

    斜风细雨楼依旧是如同扬州标志性的存在一般,金碧辉煌之余同样是热闹异常,那宽阔的门口处,数十辆华贵的马车并排停在那里,足以想见,如今的扬州,非富即贵的百姓也在逐渐增多。

    梁兴与白纯,跟随着温婉走进斜风细雨楼早就已经安排好的雅间,不一会儿的功夫,崇国公赵师淳与庆王赵恺二人,先后也在斜风细雨楼前下了马车。

    朝廷的种种举动,让他们为叶青深深的捏了一把汗,而商贾无法再从关山进入夏国的消息,从商贾之间传到扬州时,不论是赵师淳还是赵恺,都曾在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叶青怕是大势已去,要步上当年岳飞的后尘了。

    岳飞当年虽然是含冤而死,但不管如何说,最起码还是死在了临安,尸骨齐全,而远在辽国的叶青,连这样的处境都没有,不单是会死在夏人连绵起伏的关山内,恐怕到时候连尸首都凑不完整。

    接到叶青名义的请柬,不论是赵师淳还是赵恺都不觉得意外,在他们看来,此时接到叶青名义的请柬,恐怕也将会是最后一次了。

    特别是在拿到请柬的瞬间,赵师淳都有些恍惚,是不是叶青身死的消息传过来了?所以叶家的夫人,才会借着她们夫君的名义,请自己帮忙找回尸骨。

    赵恺拿着请柬则是重重的叹着气,他自始自终都觉得,叶青不管是死是活,自己都逃脱不了一份责任,若是自己那个时候能够坚决一些,或许也就不会给赵汝愚暗中算计叶青的机会了。

    两人在斜风细雨楼前站定互望,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丝丝的沉重,不论是赵师淳,还是赵恺,在叶青那里都得过不少好处。

    赵师淳如今能够在淮南东路享有盛誉,完全是因为叶青的关系,若不是叶青,他此时恐怕也还是一个被皇室遗忘的宗室,就只能在扬州浑浑噩噩的过完一辈子拉倒。

    而赵恺同样是心生感慨,自己被差遣回临安后,因为赵汝愚的鼓惑,想要来淮南东路任差遣,如今虽然平安,但若不是叶青当初点醒自己,自己可就是赵汝愚一直在利用的棋子,还完全不自知,也就更不会知道,赵汝愚在朝堂之上竟然如此的阴险狡诈,完全没有一点君子该有的光明磊落之风。

    两人一同向着约定好的雅间走去,当雅间的门打开,温婉笑意盈盈的迎着他们二人时,赵师淳跟赵恺却是站在门口愣在了当场,他们原本以为会是燕倾城在此等候,没想到此刻转过身来的,竟然是一直在临安,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扬州的白纯。

    “叶夫人……?”赵师淳率先反应过来,在白纯行礼后,急忙还礼。

    旁边的赵恺也跟着急忙还礼,而后随着温婉让伙计下去后,雅间内就剩下了白纯、赵恺、赵师淳以及梁兴与温婉五人,温婉给在座的三人斟茶,梁兴则是一直静静的坐在白纯身后不远处的一把椅子上,完全就像是不存在一般。

    “叶夫人是何时回到扬州的,若是知道,当该由华国夫人、信安郡夫人为叶夫人接风洗尘才是。”赵恺对于白纯本身了解不多,但也知道,在叶青的几个不分大小的妻子里,尤以白纯为最才是。

    “多谢庆王了,妾身可是担待不起华国夫人与信安郡夫人的邀请,若是庆王与崇国公不嫌弃,等以后有机会了,妾身倒是可以做东,请华国夫人与信安郡夫人一同游玩一天。”白纯本就不爱笑,一直都是给人一种高冷淡漠的感觉,而今即便是面对庆王跟崇国公,脸颊上的笑意也只是见初见时显现了一下,而后便又变成了如今淡漠的

    样子。

    两人同样是心知肚明,所以叶青名义的请柬,并没有让两人去问白纯,为何要以叶青的名义来邀请他们,从而也使得刚一见面后,气氛便开始显得有些尴尬。

    最终是庆王率先开口问道:“叶夫人以尊夫之名邀我们来此议事,不知……。”

    庆王话说一半,便扭头看向了赵师淳,毕竟如今在他们眼里,白纯也好还是燕倾城也罢,已经是如同孤儿寡母一般了,看在昔日的情分上,若是直接提起此事儿,总觉得有些不妥。

    “妾身知道以夫君的名义邀请庆王与崇国公来此,确实是有些不妥,但……。”白纯看了看庆王跟崇国公,便直接说道:“但这却是妾身夫君的意思,希望庆王跟崇国公能够前往京兆府路一趟,妾身的夫君是诚意邀请庆王、崇国公前去商议一些事情。”

    白纯说完话,便看到了预料之中的景象,赵师淳跟庆王微微张大了嘴巴,有些难以置信,今日来此,竟然是叶青的意思,而且叶青还要邀请他们前往京兆府路!

    短短的一句话中,所包含的信息却是太多太多了,一时之间让庆王跟崇国公有些难以消化,甚至是都来不及思考那一个接着一个,在一句话中暴露出来的问题。

    “叶……叶夫人是说……这是叶青的意思?”赵师淳嗓子有些发干的问道。

    “叶青……没死?”赵恺同样是有些结巴的问道,两人脸上的神情,此时也渐渐显得有了些兴奋。

    叶青没死,那么岂不是证明……自己就不用天天躲在王府懊悔了?

    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可以不再忧心,自己的两个丫头,天天嚷嚷着要跟叶家那两个小子玩耍了?

    通通所有的问题,在这一刻都被庆王跟崇国公抛到了脑后,心里头只想着,要是叶青还活着,那么自己跟叶青走的近这件事儿,就不算是犯皇家忌讳。

    “不错,正是妾身夫君的意思,叶青……没死。”说到没死两个字时,白纯还是不由自主的加重了语气,以表示对庆王口无遮拦的不满。

    “叶夫人误会了,本王不是那个意思……。”庆王听到白纯加重了语气,便急忙解释道。

    而旁边的赵师淳,此刻回过味来,露出思索的表情,看着白纯、梁兴以及温婉,而后慎重的分析道:“叶夫人说这是叶青的意思,那么就说明……叶青如今的危机已经解决了,而让我们前往京兆府路,是叶青已经在京兆府路了,还是说……他需要我们的帮助,才能够回到京兆府路?也或许……叶夫人还有什么隐瞒着我们?”

    赵恺听着赵师淳的分析,瞬间也跟着冷静了下来,这些时日里来,虽然在宋廷是秘密,但这种大部分人都知道,或者是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还能算是秘密吗?

    叶青没死,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夏人跟金人的围剿失败了?当然,也可能意味着,叶青投降了。

    “那么不知道叶夫人能否详细的说一下,如今那边的形势?”赵恺在问话,但是腿肚子却是不住的打颤,就连整个心脏,也在怦怦直跳,让他有种快要呼吸不畅的感觉来。

    京兆府路,那是什么地方,那之前可是金人所占据的地方,连同北地四路一样,如今还没有哪怕一个皇室宗亲,有勇气敢于踏上那片土地,毕竟,当年二圣被俘后的凄惨,以及宗亲们的屈辱早已经在民间流传开来,同样也是深深的烙进了他们宗室的灵魂深处,每次想起,都会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现在让他们踏上那片充满了屈辱跟惧怕的土地,毫无准备之下,不管是庆王还是崇国公,在心里都开始有些打退堂鼓,很不情愿在叶青那边明朗前,踏入北边的疆域。

    “庆王跟崇国公想知道些什么?”白纯对于赵恺跟赵师淳的犹豫,其实在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

    毕竟,北地对于皇家宗室来说,那可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如今想要让他们踏上那片土地,他们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当年金人对待皇室宗亲的残暴跟羞辱。

    “叶青现在在哪里,为何要让我们前往京兆府路?”赵师淳首先问道。

    “崇国公可知道,于两日前,扬州的不少商贾就开始再次活跃起来了?今日据说就有不少商贾已经踏上了再次北上的贸易之路,而他们的目的地,依然还是夏国。”白纯不紧不慢的说道。

    “不错,听说过一些,但并没有多少商贾敢于冒进,而今日一早启程的,大部分都是扬州商会的商贾,他们携带了大量的不同于以往数额的货物开始北上,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赵师淳皱眉说道,此时他更怕的是,白纯会不会拿他跟庆王,作为与夏人交换叶青的一种手段。

    “不妨直说了叶夫人,不管是赵某还是庆王,在力所能及之内,在不离开扬州的前提下,任何事情,只要叶夫人提出来,我们都保证绝无二话的看在叶青的面上帮助你们,但若是……。”赵师淳皱眉严肃说道。

    与叶青确实私交甚好,但不代表,这份交情会好到,可以拿自己的命去换叶青命的份儿上。

    白纯依旧是保持着她淡漠的表情,不过是微微蹙了下眉头,而

    后平静的说道:“十日前关山已破,妾身的夫君在攻破马鹿关后,第一时间便是请庆王与崇国公前往京兆府路。如今妾身的夫君,已经在京兆府路,之所以不回来,是因为关山如今已经在我大宋朝廷的手里,而他眼下急需要做的,则是重新修缮、加固关山秦家源、关陇两道共计十一道关口。崇国公手里有什么,想必不用妾身多说了吧,如今的扬州城外城城墙,基本上都是因崇国公手里的水泥,而变的坚不可摧。至于庆王,妾身确实不清楚,为何要请您过去。而妾身,也会跟随庆王、崇国公一同前往京兆府路。”

    白纯的话语说的很坚决,丝毫没有退让的余地,也没有给赵师淳跟赵恺两人推诿的空间。

    赵师淳手里的水泥,与其说是他自己鼓捣出来的,不如说是当初叶青,不计任何报酬的,白白送给了他一份大礼,也才让他如今,在整个淮南东路,甚至是整个南宋,成为了不亚于燕家的有钱人。

    叶青当然要加固整个关山上的十一道关卡,甚至他已经开始在看着地图,而后琢磨着,在不放弃扬州的情况下,如何能够把如今的京兆府所在的长安城,恢复到往日的汉唐盛世之景象。

    唐时的长安,是多么梦幻、强大,让人向往的一个城池,那时候的长安远非如今的长安能够比拟,而若想要收复所有的北地,若想要让整个北地都能够安静下来,没有几个重城富镇,是完全无法撑起来接下来的北伐之战的。

    失去的时候容易,只要宋廷拍拍屁股,毫不负责任的放弃抵抗走人就足矣,但如今想要逆水行舟,把所有的失地全部收复,可就是完全没有当初金人南下时那般轻松了。

    叶青不担心庆王跟崇国公是否愿意来,因为他相信,就算是不愿意,伞就算是绑架,也会把他们绑架而来的,毕竟,伞没有看好赵汝愚,反而使得自己深陷困境一事儿,必然是会时刻鞭策着他们更为卖力的,直到如今发生的一切,告一段落后,恐怕伞才能真正的松一口气。

    当然,叶青也绝不会想到,白纯那个败家娘们一直生活在自责里,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陪着赵师淳、赵恺等人一同北上京兆府。

    叶青拿过墨小宝递过来的密信,看到白纯也要来的消息后,先是会心一笑,而后便瞪着眼珠子,掩饰着自己内心的闷骚,怒斥道:“简直是胡闹,谁给她的命令让她来了?现在到哪里了?还不赶紧去接人!”

    “大人,您先看完了好不好?刚刚启程没几日,虽说如今北地五路都在我们的辖下,但毕竟路途遥远,你还是再忍耐几天……对不起大人,我错了……。”墨小宝抱头跑了出去,刘克师则是莫名其妙的看着一溜烟儿的墨小宝,而后迷惑的走了进来。

    “如何了?”叶青问道。

    “大人,差不多了,我各路大军的伤亡下官已经统计出来了,但若是按照大人您给的抚恤金,咱们接下来也别攻河套三路了……。”刘克师摊手说道。

    “为什么?”叶青扭头不解问道。

    “没钱了啊,都当抚恤金了,还拿什么打仗,打仗更费钱啊。”刘克师哭丧着脸无奈道。

    他想到了叶青差遣他来京兆府路后,他的差遣会很艰巨,但没有想到的是,他如今的差遣会艰巨到他完全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地步。

    “没钱了啊……。”叶青摸了摸今早刚刮完胡子的下巴,思索了下道:“夏人的俘虏数一数,一个人算两个人,而后价格翻倍,我亲自跟热辣公济谈,这些年吃了我们那么多钱,正好借这次机会让他给我吐出来!对了,让李横在固关,这几日没事儿就去夏境转悠转悠,兰州城附近要是能去,也去转转。”

    “大人,您这是打算抢还是打算谈啊?”刘克师下巴差些惊掉了。

    “一边抢一边谈,咱们没钱日子不好过,也不能让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的夏人好过不是?”叶青嘿嘿的笑了起来,当初虞允文问他热辣公济该如何处置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如何能够更狠的报复热辣公济了。

    “好,下官这就去安排。虞允文大人还在那边等您,金人的使臣来了,议和赔偿,总之就是,对于与夏人联手的事情来道歉的。”刘克师耸着肩膀,神态却是很骄傲。

    曾几何时,金人竟然能够主动的跟宋人求和,而且还是那种……就如同当年宋人使臣前往金国时一样,态度是卑微到了快要摇尾乞怜的态度了都。

    “金人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完颜璟竟然跟我玩儿声东击西这一套,他还嫩了点儿啊。”叶青笑了下,而后解释道:“兵家的事情你愿意听吗?总之,完颜璟此举就是想要趁我们刚刚拿下关山后,让我们放松警惕、粗心大意之下,而后让他有机可趁。但不管他到底想要夺哪边,都不会得逞的,老刘头、赵乞儿、泼李三休整够了的话,就该让他们大摇大摆的回济南府了,到时候再看看完颜璟,他是什么样的反应。”

    叶青最后笑了下,他很想看看,完颜璟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迷惑他,或者是认为自己有意放弃河套三路,转而从东边渡黄河北上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