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8章 一见终身

    后面跟来的人,识趣儿的等在了门外,体贴地将房门轻轻合上。

    他们公子才刚醒,就挣扎着要起来,若非是因为落红赫不下的姐姐,阻挡了动作,早就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想到今日公子终于跟心心念念的人相见,门外的人也不由长舒了口气。

    希望一切顺顺利利,让他们这些伺候的人也可以安心。

    “我……”

    “什么都不用说,”司徒云白闭着眼睛,所有的心酸苦楚都顺着眼泪滑落,“我知道你是忘了我,但是没关系,只要我记得……”

    这番话让落红瑛心酸之余,还是强硬的将人推了几下,“我已经恢复记忆了。”

    司徒云白没想到听到这样的答复,怔了下,这才手忙脚乱的将人松开。

    他本以为过来会看到昏睡中的落红瑛,谁曾想对方已经醒了过来。

    眼角眉梢的模样,比他梦里的还要清晰。所有的喜欢在这一刻涌了出来,化成了幸福的味道。

    “你是不是骗了我?”

    然等到的一句话,让司徒云白身体明显僵住。

    他看向落红瑛,想要追寻半分欣喜的痕迹,可是他在对方的眼中只看到了陌生。

    那是一种带了警觉的打量,即使没有初见时的冷漠,却也足以让他心如刀绞。

    费了功夫,他才勉强让自己动了动,“什么?”

    “从前你曾经说过,你背负了太多,你不愿意说,我自然不会去问。可是你不该隐瞒我,你曾经幼年与我相见的事。”

    司徒云白这一次是彻底愣了,“你是说,你儿时跟我见过?”

    “不然呢?”

    片刻错愕后,他哭笑不得的笑了声,“这怎么可能。”

    “你不记得了?”到了这一步,落红瑛心中也带了疑虑,“可是在我的记忆里明明有你的存在。”

    司徒云白长舒了口气,看着她谨慎的模样,眉眼间满是温柔。

    “如果你听了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或许能够找到答案。”

    虽然如此相见让司徒云白感觉心中遗憾颇多,但是只要能够再次碰触到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重要起来。

    落红瑛从未想过,司徒云白当初隐藏的秘密会是如此,就像现在即使亲耳听到,她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不是司徒飞将军的孩子?那他……”

    “他为了一个承诺,坚守到了现在,”司徒云白苦涩地勾了唇,“从前谢九维总说我爹痴情,我自然以为他是极爱我娘亲的。那时候我不明白,为何每每提起这个话题,他们二人会有那样的反应。”

    “暗恋的花就像盛放在黑夜中的罂粟,散发着芳香却不会让人察觉。当月光窥见时,只余下它孤芳自赏刺目的红,”他低垂了头,“想来我娘也没有想到,他会终身不娶一直孤单单的到了现在。说起来他跟我娘,也不过两面之缘。”

    “谢九维后来私底下跟我说过,他们的孽缘始于云国万花节。谢九维想要去凑热闹,便拉着司徒飞到了云国,谁曾想不近女色的司徒飞居然对我娘一见钟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